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女主光環被奪之後我重生了 > 第027章 歸來

第027章 歸來

  這天中午,三個娃娃不停筷,顧平也是連聲稱贊,大丫頭的手藝,見漲,見漲啊!

  吃完中午飯,顧謹謠又背著背簍出門了。

  她還要去公社買油,繼續收大黃米,順便再去問問紀小安上學的事。

  紀小安十歲了,本來在上小學三年級,他爸死的時候剛好是暑假,後面又去盧家待了小半月,上學的事就耽誤了。

  現在家裡情況穩定,紀邵北也上班了,是時候讓那小子回學校了。

  公社的小學就在油房邊上,顧謹謠買好油將東西放下就去裡面找了校長。

  上個小學,也沒啥,交錢就能上,就是學不學得好就看自己了。

  校長的意思是,課是能回來上,如果不想留級的話,課業得自己私底下補一補。

  顧謹謠見過貼在牆上紀小安得的獎狀,感覺他成績應該還可以,就沒有留級,交了幾塊錢將書跟本子領回來了。

  回到家,顧謹謠將紀小安叫到跟前。

  “想去學校讀書嗎?”

  “讀書!”

  紀小安有些詫異顧謹謠問他讀書的事,一想到她剛從公社回來,心下也有些猜想。

  他想去學校讀書嗎?

  自然是想的,讀書、解題、得獎,受老師誇贊,那種感覺他很喜歡。

  可他走了,家裡就交給她?

  紀小安瞄了顧謹謠一眼又一眼,最後小聲說:“我去上學,家裡你能看好嗎?”

  顧謹謠:“?”

  這人的小腦袋瓜到底在想些啥!

  “你叔走這麼幾天了,這家裡難道我沒看好?做飯、洗衣、地裡幹活,難不成都是你做的?”

  顧謹謠揉揉他的小腦袋瓜,“胡思亂想什麼呢,我是你嬸嬸,這個家以後交給我就對了。”

  一聲嬸嬸,她的聲調輕柔,面容溫婉。

  紀小安愣愣地看著顧謹謠,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那模糊的記憶裡,曾經有個女人也用這樣的神情對他說過話。

  “小安,在家乖乖別亂跑,媽媽去抓豬崽了,等到過年,小安就有豬肉吃了。”

  只不過那次她離開後再也沒有回來……

  紀小安突然覺得心裡發酸,眼淚吧噠直往下掉。

  顧謹謠覺得有些莫名,紀小安這小子,怎麼哭了!

  她剛剛?

  也沒說什麼吧!

  顧謹謠有些慌,詢問道:“你不想去上學?”

  紀小安搖頭,“我想去。”

  “想去還哭什麼?我已經幫你交錢了,下周就能上,連書都給你帶回來了。”

  顧謹謠說著趕緊將藏在背簍裡的書拿出來,結果紀小安這小子哭得更大聲了。

  “你這孩子,怎麼了這是?”

  顧謹謠真是弄不明白,剛好這時候顧平跟兩個小的也過來了。

  萌萌:“小安哥哥,是不是,餓了?”

  牛牛滿臉懵圈,然後看看紀小安抱在懷裡的書,“小安哥哥不想去讀書。”

  他以前就見過為了不上學撒滾打潑的哥哥姐姐們。

  這麼多人瞧著,紀小安也不好意思,抹淚瞪了牛牛一眼,“誰說我不想讀書。”然後抱著自己的書回房間裡去了。

  顧謹謠:“別理他,不知道咋回事。”

  其實她也有點明白過來了,這孩子,感動了。

  就剛剛關門時,他回頭看了自己一眼,裡面充滿了感激跟對親人的依戀,只是那小子太倔,不好意思表達自己的感情。

  紀小安這一待,天黑了才出來。

  他的書已經用舊報紙包上了書皮,還寫好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幫顧謹謠燒火的時候,紀小安終是忍不住,對正在擀面條的顧謹謠說:“嬸嬸,謝謝你。”

  重生回來,這小子第一次叫她嬸嬸呢。

  顧謹謠心裡樂開了花,表面卻淡定得不行,她不想這小子臉紅不好意思,只是輕聲道:“想謝我就好好讀書。你現在已經落下一半課程了,從明天開始得好好補,有什麼不明白的到時問我。”

  她也是上過六年學的人,而且學得並不差。

  “我知道了。”

  從明天開始他不出去玩了,肯定好好學習。

  中午吃的豬骨蘿卜湯還有剩,晚上顧謹謠就擀了面條,混著蘿卜肉湯一起吃。

  因著顧平吃完飯還得回去,晚上這餐紀家一般吃得比別家要早。

  一家老小正坐在堂屋的桌前吃飯,院門口傳來一些響動,一個扲著小包袱的高大身影推開木欄柵門進來了。

  初冬夜的寒霜深重,清冷月光下,男人身形頎長,步伐沉穩,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進了門。

  “紀北,你怎麼回來了?”

  顧謹謠有些驚訝,不是說星期天才休假嗎?

  豆大的油燈照亮堂屋這一片小天地,屋子裡溫暖祥和,女人在,顧平也在,三個孩子也坐在桌前,他們面前或大或小都放著一碗面條,面條裡摻著一點青菜,上面淋著蘿卜肉湯,香氣逼人。

  紀邵北不動聲色地將三個孩子掃了一眼,氣色紅潤,好像還胖了。

  “同事有事,跟我換班了。”

  所以他提前回來了。

  是這樣嗎?

  顧謹謠其實有點不信。

  看這男人審視的眼神,說不準是故意提前回來打探自己的。

  不過無所謂,她行得端坐得正,擔得起嬸嬸這兩個字,不怕這人探究自己。

  短暫愣怔之後,紀邵北歸來大家自然是高興的。

  顧謹謠放碗,又去和面擀面條,給男人弄一口吃的。

  紀邵北本來要去幫她燒火,給顧平叫住,一個勁問他在城裡的工作如何如何。

  孫女婿也是吃糧本的人了,顧平高興,也驕傲。

  很快,顧謹謠的面條就端上來了,滿滿一大海碗,沒有蘿卜肉湯了,給男人煎了兩個雞蛋。

  又是面條又是雞蛋,紀邵北也不知道心裡什麼滋味,其實他也好久沒吃過這麼好的精細糧了。

  動筷前,紀邵北問了三個孩子,要不要雞蛋。

  三個孩子都搖頭,他們現在已經不稀罕那口雞蛋了。

  紀邵北看得出來他們都是真心不想吃,便問顧謹謠要不要。

  “不用了,中午我們才吃了蘿卜燉豬骨跟豆芽炒肉,這些你吃吧。”

  原來這樣,紀邵北不推了,呼啦吃了起來。

  這面可真好吃,麥香濃溢。

  雞蛋也煎特別好,七分熟,一面焦香,一面嫩滑,蛋黃中間還有流心,咬一口下去,專屬於蛋黃的香氣在口中溢滿,讓他覺得滿足,長途奔波的疲憊一掃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