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霍格沃茨:我是伏地魔 > 第九十五章 爐邊夜談

第九十五章 爐邊夜談

  :,

  伏地魔是帶著慶幸,回到霍格沃茨的。

  如果過早的讓奇洛講述這一切,他一定不能有這麼多的感悟。

  不止如此,能一睹格林德沃的風採,也讓伏地魔心中滿足——殘魂或許沒有這種想法。

  “奇洛?”

  心滿意足的伏地魔,被忽然響起的聲音定住了腳步——大意了,得意忘形了。

  “鄧布利多校長。”

  伏地魔轉過身,露出一個疲倦的笑容——他當然不疲倦,但他要裝模作樣,便於獲得思索的空間。

  “你看起來很累,這麼晚來找我,是有事麼?”鄧布利多問道。

  感謝您為我解圍……伏地魔心中想著,拔出已經邁入樓梯的腳。

  “關於那天的見聞,我查看了許多資料。”伏地魔一邊走向鄧布利多,一邊說道,“我想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向您請教。”

  “不要在這裡說。”鄧布利多抖了抖華麗的披風,那上面還有雪花,“太冷了,我們進屋說。”

  他說著,讓校長室門前的石像跳開,隨後帶著伏地魔上了樓。

  “呼。”

  用無聲咒點燃壁爐,鄧布利多又詢問伏地魔要喝什麼飲料。

  “熱巧克力,校長,我想我被您帶壞了。”伏地魔已經調整好心態,他甚至對著校長室中的校長畫像們展現了笑臉。

  “我的母親從來不喜歡我們吃太多的甜品。”鄧布利多一邊變出飲料,一邊說道,“但晚年的我獲得了自由。”

  伏地魔點點頭,沒有在這件事上開玩笑。

  鄧布利多母親死的很早,他顯然不需要只在晚年獲得自由,老蜜蜂這句話是在講述他對母親的思念,他說話一向意義深遠。

  “聰明的孩子,你在迷惑什麼?”鄧布利多變出兩個躺椅在壁爐前,隨後脫去染雪披風,端著熱巧克力坐在上面。

  伏地魔在他的示意下,也舒適的躺在了上面,並且緩緩開口。

  他開始講述對於“格林德沃燃氣罩”的猜測,用以提問他對“給魔法以思想”的理解是否正確。

  鄧布利多贊揚了他的智慧,並與他展開討論,並在最後重申“給魔法以思想”的危害性。

  “以我淺顯的智慧,還不能理解這樣的危害。”他這樣說道,“但格林德沃先生的話語,實在是太有感染力了。”

  “與伏地魔比起來,他還是有所不如。”鄧布利多悠閒道。

  伏地魔假裝打了一個冷顫——如果不這麼做,他覺得不合群——然後以不可置信的語氣道:“怎麼可能?”

  “我沒必要欺騙你,孩子,他們是兩種不同的人。”

  鄧布利多的語氣依然輕松,他甚至都沒有看伏地魔,只是自顧的說道,“伏地魔會被黑魔法銘記,但格林德沃會被歷史銘記。”

  這話讓他傷心,擁有伏地魔殘魂的他,覺得自己被人鄙視了。

  “如果他會被歷史銘記,他的感染力怎麼還不如那個人?”伏地魔疑惑的問道。

  “孩子,人格魅力和魔法是不同的,格林德沃從來不屑於使用那種手段,他是有思想的。”

  鄧布利多終於望向伏地魔,但說出的話更傷人。

  “哦,原來是這樣。”

  明明心中不服,卻偏要點頭認同,伏地魔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他後悔跟過來了。

  “你怎麼了?看起來狀態不是很好。”鄧布利多問道。

  “思索魔法的本質問題,讓我非常疲憊。”他找了個借口。

  鄧布利多點點頭,喝了一口熱巧克力後問道:“怎麼樣,有所得麼?”

  伏地魔尷尬一笑,他今天才看到,能有什麼所得。

  “我很難理解那種愛……”伏地魔思索著說道。

  鄧布利多點點頭,看起來他也不覺得伏地魔能理解,或者說,他不認為奇洛能理解。

  “您能給我講一講,您當時是怎麼做到的麼?”

  伏地魔又來了興致,半起身問道,“讓變形出來的物品,擁有使用魔法的能力,天吶,在那之前,我都不敢想象。”

  “事實上,我也已經做不到了。”鄧布利多有些可惜的開口說道。

  伏地魔一愣,這是他沒想到的。

  “你既然查過格林德沃的資料,我想你也了解我的過去。”

  “哪一段?”伏地魔問道。

  他當然了解鄧布利多的過去,但對於一百多歲的人來說,他的過去太多了,伏地魔必須精確一個大概時間。

  “我母親去世的那一段時間。”鄧布利多讓椅子要動起來,看起來很悠閒,但聲音卻頗為沉重。

  “我知道。”伏地魔回答道。

  “當時的我,仇視麻瓜,怨恨魔法部,十六七歲的孩子,面對父親進入阿茲卡班,母親突然離世,真的很難做的更好。”

  伏地魔點點頭,他知道那段歷史。

  因為其妹妹被人三個麻瓜欺負,他的父母挺身而出去教訓麻瓜,結果……父親進入阿茲卡班。

  而妹妹因為這件事,情緒極不穩定,最後魔力暴動,誤殺母親……悲劇一環套著一環,沒有給年輕的鄧布利多任何喘息的機會。

  或許格林德沃的到來,才讓他的情緒得到緩解,這也是二人愛恨糾葛一生的原因之一吧。

  再想想自己,於孤兒院,又何嘗不是悲苦其中,只是自己,沒有屬於自己的格林德沃。

  “那種情況下,格林德沃教導我為魔法置入一些什麼。”

  鄧布利多緩緩開口,記憶仿佛進入年輕的思緒之中。

  “我本能的窺視到思想進入其中的麻煩,黑魔法早就證明了這一點,而我最後選擇了愛,你看到了,我變出了我的母親,我甚至相信那裡面有她的一縷亡魂。”

  伏地魔頷首,側頭望向鄧布利多,發現這個老人的眼角,居然蘊含著淚珠——他忽然覺得好奇怪,鄧布利多居然在跟他聊心事。

  是的,雖然聊天的核心,圍繞著魔法,但伏地魔早就發現,鄧布利多的情緒並不在這裡。

  他看起來有些悲傷,並且不如往日敏銳,從見面的第一次他就發現了,這讓他有些奇怪。

  好似注意到伏地魔的凝視和疑惑,他扭頭衝著伏地魔笑了一下,這惹得淚珠滾落而下,但老人沒有一絲不好意思。

  “我去了一趟紐蒙迦德,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他說完,又說了一句多餘的話,“那天給你分享知識,讓我想起了這位陳年摯友。”

  “額……可以看出,他對您影響很大。”伏地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鄧布利多點點頭,道:“是啊,他啟迪了我的魔法,我想那對你也很有意義,對麼?”

  伏地魔望向鄧布利多,看到他望向屋頂的目光中,帶著無限的追憶。

  或許人老了,總是難免回憶往昔崢嶸歲月吧,就像穆迪一樣……伏地魔想著,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