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之生財之道 > 第九十一章:吳主任

第九十一章:吳主任

  此時,握在陳鋒手中的手機,就像是個炸彈一樣,接電話就相當於剪斷炸彈的紅線,不接電話就等於剪斷炸彈的藍線。

  陳鋒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損失降到最小,他思索再三,決定走到一邊先接三哥這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了三哥陰沉的聲音問“小鋒,你們那邊是不是出事了?”

  他要是不這麼問,陳鋒還不咋敢肯定把這件事和三哥聯系到一起,可他開口第一句話,直接中了陳鋒命門,陳鋒現在敢百分之百斷定,這個事就是和三哥有關。

  這事未必是三哥在幕後指使管理局做得。

  但陳鋒敢肯定的說,在管理局對自己出手之前,三哥一定知道這件事。

  更重要的是,三哥知道這件事後,他非得沒阻攔,更沒提前告訴陳鋒。

  他這個時候打來電話什麼意思?

  一是想趁陳鋒焦頭爛額之際,提出幫忙然後送陳鋒一個天大的人情,而以後的每次商業利潤劃分,陳鋒都必須看在這個人情的份上,多分三哥一些。

  二,三哥想通過這件事側面打擊一下陳鋒,向陳鋒展示一下自己的軟實力和人脈,目地自然是為了敲打一下不老實的陳鋒。

  就像吳闖跟陳鋒所說的那樣,三哥從來都不是想要一個合作夥伴,他想要的是個聽話,不斷給他錢花的小傀儡。

  如今看來,吳闖的話並沒說錯,三哥好像真是這麼想的。

  在三哥問完你那邊是不是出事了之後,陳鋒反問一句“是嗎?出什麼事了?”

  這一下給三哥將住了,你要是說知道啥事,那這事你一定脫不了幹系,你要是說不知道,那你打電話來又幹嘛呢。

  電話那邊沉吟了能有5.6秒,三哥才說“你的手機不是讓管理局的給抄了嗎?我也是才知道的,一早上小廣打電話跟我說,看見大頭那邊手機店讓封了,又說你的也被封了。”

  “大頭的店也被封了?”行了,這事跟你小子指定是有關系了,陳鋒是越來越肯定這件事了。

  三哥那邊好像在吃面條,發出了一陣嘰裡咕嚕的豬叫聲後,含糊不清的說“這事很有可能是老樓家做得,需不需要我幫忙,去給你調解一下。”

  陳鋒明白了,這句話,才是三哥打來電話的目地。

  三哥想幫著調解是假,兩面要好處費才是真。

  三哥的話聽起來冷冰冰的,那意思就好像如果陳鋒不同意調解,他就會幫著老樓家往死裡整自己。

  聽他這麼一說陳鋒就明白了,這事肯定是老樓家捅出來的,但他三哥絕對在整自己和大頭這件事中,承擔了智囊團軍師的角色。

  利用管理局玩借刀殺人這招,百分之百就是三哥出的。

  “調解?三哥你什麼時候看見我需要跟人調解才能換來一絲生機,這事用不著你管了,我自己處理。”

  說完陳鋒就把電話掛了,沒給三哥留下一點面子。

  我就告訴你,不管什麼時候,我陳鋒都不可能被你於老三牽著鼻子走。

  電話掛斷,陳鋒大踏步朝著集市管理局的大門走了過去。

  從遠處望去,集市管理局那灰白色的辦公樓,威嚴令人肅然起敬。

  表面上,這裡是管理集市秩序,替周圍商戶解決麻煩的。

  實際上周圍所有商戶的麻煩都來源於它。

  陳鋒認為,表面上的威嚴並不是真正的威嚴,你表面威嚴,內心卻想盡齷齪之事,人家知道了,你還堵住人家的嘴不讓人家說。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一定會洪水滔天的。

  只不過管理局人家想得是。

  洪水滔天,與我何幹?

  所有商戶,要是想進到管理局的辦公樓,都必須先到門衛那登記,陳鋒隨便報了個假名字,說自己是鋼鐵集團的榮總,來找管理科主任談事的。

  門衛大爺,特意摘下老花鏡,認真的看了陳鋒一眼。

  “大爺,管理科一科的主任辦公室怎麼走?”

  “小夥子你從樓梯上去,左手邊第一個辦公室就是。”

  “謝謝大爺。”

  “不客氣。”大爺一聽說陳鋒是鋼鐵集團的,臉上的笑,變得愈發卑微了起來。

  上二樓,左轉,陳鋒抬頭看了一眼牌,上面寫著主任辦公室,他這才深吸一口氣,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辦公室裡傳來一陣濃厚的痰音,這是老煙鬼特有的聲音,聽他說完進,陳鋒都不自覺的清了清嗓子。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嗓音。

  偌大的辦公室內,只有一個人,他就是吳主任。

  吳主任是個方臉,下巴上的肉比較多,從陳鋒角度看,他長得特別像個瓷磚。

  吳主任穿著管理局的制服,手裡拿著保溫杯,見陳鋒進來,先是一愣,然後迅速板著臉問“你找誰啊?”

  陳鋒用事先演練好的客氣語氣說“您好,我找管理一科的主任。”

  “我就是,你有什麼事嗎?”

  “我是那個小韋手機店的負責人,今天一早剛聽說,我們因為影響市容的問題,貨被扣了,手機店也被封了。”

  哦,吳主任的臉在一瞬間,變得陰晴不定,他看向陳鋒的眼神中也從之前的陌生,變成充滿了敵意。

  “我知道你們,你們小韋手機店是屢教不改,多次派人去你們那進行整頓,說得話全當耳旁風聽

  你們大喇叭開得那麼響,人家周圍商戶還怎麼做買賣,海報發完了被人扔的到處都是,多影響環境。”

  要是不知道的,聽吳主任這麼一說,還以為他是個多負責的主任呢?其實陳鋒知道,只要自己這兩萬塊拍到他面前。

  什麼狗屁市容,他是一點都不會管。

  所謂的周圍商戶,說白了就是和吳主任有利益輸送的樓家。

  看到沒,這就是高手,以大家的名義對你進行打擊,到最後賺錢的是自己、獲得名望的也是自己。

  事辦了,錢賺了,人家還能落一個好。

  只不過,我陳鋒也不是什麼軟柿子,還能叫你說捏就捏?

  吳主任腿一盤,吐著茶葉沫子說“今天說什麼也不好使了,對你的處罰是封店整改10天,罰款1萬元,去繳罰款吧。”

  這並不是最終處理結果,這是吳主任在威脅陳鋒,他實際想說的是如果你沒能給我我想要的,那我就這麼做。

  封店10天……那還不如直接要了陳鋒半條命。

  陳鋒看了吳主任一眼,小心翼翼的從包裡拿出白紙包著的2萬塊現金,遞到了吳主任的桌子上。

  “吳主任,我知道您為了我們的事不少費心血,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您先收下。”

  陳鋒很幸運,重生回到的是2008年,那個時候人們還不像現在這麼警覺,在如今這個時代,誰要是敢這麼明晃晃的揣著現金,去高層辦公室行賄,人家很有可能腿都給你打折了。

  看到桌子上的白紙,吳主任不經意間露出一抹貪婪的微笑,他不懷好意的看著陳鋒,慢慢把手放在了錢上。

  陳鋒可以很肯定,這個吳主任一定是那種收了錢還不辦事的人,今天把店解開,明天說不定又找理由再給你封店,再訛詐你更多的好處。

  所以,陳鋒留了後手。

  他引導著吳主任說“這些錢不多,只有2萬,等過些天錢周轉過來了,我再給您多送一些。”

  吳主任是個老狐狸了,他什麼都不說,只是默默點點頭,算是默許了陳鋒的說法。

  陳鋒忽然站起身,拍了拍桌子上的白紙說“吳主任,我好像搞錯了,這裡邊裝的不是錢,你等下我打開看看。”

  不顧吳主任的阻攔,陳鋒故意一撕白紙,譁啦一聲。

  裡面粉嘟嘟的鈔票全都露了出來。

  吳主任就像吃了蒼蠅一樣看著陳鋒,嘴角直哆嗦。

  “你……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