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清穿之四爺的鹹魚格格 > 過年

過年

  後院又添了新人的消息沸沸揚揚的傳了幾天就自己平息了下去,因為四爺自那日給了那位苗格格一個名分後,就再沒踏入過後院,也沒見四爺對那位苗格格有什麼不同。所以眾人都以為四爺只是一時新鮮,但在瓜爾佳側福晉和崔格格都表達出不屑後,確實影響到了四爺,對那位苗格格便冷了下來。

  但崔蘅對這些沒有興趣,她忙著清點她的財產。

  快到年底了,大戶人家,該收賬了!

  她的莊子田產,鋪子酒樓這些都有崔家看著,她只需要負責收錢就行了。至於賬目問題,崔夫人會替她看著,不讓下面的人弄虛作假。但如果是崔夫人弄虛作假,那就弄唄!那是她親娘哎!都給了,崔蘅也不心疼,反正四爺府的福利待遇挺好的,她除了一開始的院子花了些錢,後面幾乎就沒有動過老本。

  四爺可能是覺得他當初讓崔蘅自個兒修了院子有點過意不去,又看她花錢大手大腳,私下裡給了她五百兩的銀錁子,讓她用這個來打賞。

  是真的很貼心啊!

  和大廚房的關系混好了後,每個月差不多打點個十兩銀子就夠了。有魚有肉,有葷有素,味道還好,很劃算的。

  其他的也就是相互之間送個生日禮物什麼的,也是用首飾料子這些,不動銀錢。至於打賞奴才,一般用點心果子這些就行,再不濟也就十幾個銅板打發了,除非是主子身邊的大丫鬟大太監們,才需要銀子。

  這麼一合計,崔蘅每月支出差不多要二十兩銀子。

  她入府時光壓箱銀子就一萬兩,算她一年花三百兩,這一萬兩也夠她花個三十年了!古代的通貨膨脹再膨脹也膨脹不到哪裡去,銀子的購買力一直值得信任。萬一四爺真上位了,她就更穩了!

  哪怕在雍正朝一直是個嬪,但到了乾隆朝,她只要安分,就是個太妃!還怕沒錢嗎?

  所以哪怕崔家最後不再願意這麼盡心對她,對她來說其實沒什麼所謂的。

  她的父母和兄弟對她有感情,所以會盡心盡力。但以後父母不在了,兄弟們也有了妻子兒女,她這個大姑子如果還一直伸手,怕就會惹人厭煩了,哪怕那些錢其實就是她該得的。

  人心難測,人心易變,人心可怖。

  但現在崔家還是她最堅實的依靠,這就夠了。

  有些東西總是要失去的。

  莊子和田地的產出都賣了出去,折成銀錢和那些鋪子的分紅利潤一並遞了進來。

  她大哥今年擴大了生意規模,還和那個俄羅斯商人達成了交易,崔蘅的牛奶皂仍是核心產品。所以今年光牛奶皂的分紅就有三千兩,這還是和那個俄羅斯商人初次交易,彼此都有保留,如果真的要合作,崔蘅怕是要分到五千兩。其他的零零總總的也給崔蘅湊到了三千五百兩。

  崔蘅的腰包鼓鼓。

  “院子裡的人都做一身新棉衣!每人再賞一兩銀子!”

  大家都來沾沾她的財氣。

  “謝格格賞!”

  奴才們喊的都很大聲。

  與蘅蕪院的歡聲笑語不同,萱芷院可謂悽風苦雨。

  福晉雖被四爺警告,不敢再對苗採盈下手,可不代表她沒有別的手段折磨人。反正她和四爺不可能了,就更不想看到苗氏這個賤人過得痛快!

  後宅爭鬥,多得是看不見的刀子。

  每次拿回來的飯菜不是冷到油花都變成白色的固體,就是難吃到令人難以下咽;針線房送來的衣裳也是最次最薄的,還會跑棉花,皮子也是那種陳年的舊料,穿上也無法御寒;冬天的炭火也是煙最大的黑炭,嗆的人難受不說,分量還不夠,哪裡能奢侈的用來燒地龍,伺候她的奴才們凍瘡嚴重到不能行動……

  苗採盈也試著花錢買能入口的飯菜和取暖的衣服,炭火等,但那些人獅子大開口,要價一個比一個狠!

  她只是一個繡娘,平日的月例都用來買了藥吃,她手裡的錢還是崔蘅買那副觀音像給的,可這麼買下來,連半個月也撐不到。

  臨近年關,宮中事務繁多,四爺都快住到宮裡了,她就是想告狀也找不到人啊!

  不得以,她找上了崔蘅。

  在那兩個多月的相處中,她也摸清了崔蘅的一些脾性。

  脾氣爆是真的,心軟也是真的。

  她有一種不合時宜的憐憫。

  崔蘅其實是不想得罪苗採盈的,畢竟能讓四爺破例,從伺候人的奴才一躍成為四爺的格格,還逼著福晉喝了敬茶,肯定是有本事的,能和平相處是再好不過的。

  可惜啊,都知道她是福晉的人,苗採盈又是踩著她上位的,她不生氣才不正常。而且比起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苗採盈,當然是未來的孝敬憲皇後更值得她抱大腿!

  四爺就算再抬舉苗採盈,一個不入旗的漢女,連崔蘅這個入了旗的漢女都遠遠不如,更別說是滿人大姓出身的福晉了,越不過去的。

  哪怕四爺的母妃也是漢女,在四爺的心裡,還是滿人貴重。

  在滿人坐了這天下後,每一個滿人都會站在滿族的利益上,四爺也不例外。

  崔蘅並不知道苗採盈和烏拉那拉氏的恩怨已經到了互相恨不得讓對方去死的地步,她還以為這兩人結仇只是為了四爺罷了,所以還能心大的看戲。

  她是不會見苗採盈的。

  站在了福晉那邊就要有操守,牆頭草可得不到個好。崔蘅不知道苗採盈以前經歷過什麼,但她這個人確實不值得深交:思想偏激,心思敏感,絕不大度。

  崔蘅在敬茶那日狠狠打了苗採盈的臉,以其秉性,怕是早記恨上她了,她何必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苗採盈又不會承她的情!

  像苗採盈這種人,你對她的好有一千次,她卻只會記住你對她的一次壞!

  心軟也是要分人的!

  就是真的讓她起來了,除了四爺的寵愛,她又有什麼呢?

  她能像福晉一樣,指使府裡的奴才欺負崔蘅嗎?不能!

  她能掌控得了四爺,讓四爺來替她出氣,去教訓崔蘅嗎?不能!

  四爺要是被一個女人掌控,你當康熙爺是死的嗎?!

  所以,崔蘅無所畏懼。

  崔蘅不見她,苗採盈就算再如何巧舌如簧,也沒發揮的地方啊。

  但事情再忙也有結束的時候,四爺也會過年假的。萱芷院的一應用度,皆從前院撥用。福晉手再長,也伸不到前院去。

  這一局,苗採盈勝!

  進了臘月後,年味兒就濃起來了。

  真真印證了那段童謠順口溜: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粥你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炸羊肉;二十七,殺公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玩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初一餃子,初二面,初三合子,初四烙餅卷雞蛋。

  過完一個年,崔蘅胖了五斤。

  還好她長得高,身材倒沒那麼變化明顯。可惜,她胖臉!

  可她管不住嘴啊。

  德嘉幾乎把現代宅女愛吃的東西都蘇了出來,蛋糕,辣條,薯片,奶茶,面包,烤腸,糖果,堅果,果脯,肉幹……

  冬天天冷,崔蘅又極度畏寒,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吃就成了她最大的樂趣!

  冬天,就是一個養膘的季節啊!

  不止她,她院子裡的人都圓潤了不少,可想而知夥食有多好了!

  有了四爺的插手,萱芷院也終於過了個好年。

  因為崔蘅的“見死不救”,所以兩個院子,離得最近,關系最差!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苗採盈不是不想借四爺之手教訓崔蘅,可四爺就算在萱芷院過夜也是在隔壁睡的,始終不肯碰她。

  她在四爺面前的形象是為了不被福晉迫害,無望之下找到四爺,尋求庇護的年少玩伴,可不是想爬床的揚州瘦馬!所以她不能主動!

  四爺對她這般特殊,只是惦記著年少時的情誼,況且她是因為四爺,才受到烏拉那拉氏的迫害,所以四爺對她也是有愧疚的。

  她一直是無辜的,善良的,赤忱的。

  所以更不能主動送到四爺面前,否則以四爺的聰明,她只會毀了年少的情誼。

  只能忍。

  崔蘅本來都做好了苗採盈給她上眼藥,然後四爺就冷落她的準備了,畢竟從四爺不忙了後,去的最多的就是萱芷院了。

  萱芷院的奴才都抖起來了,沒道理他們的主子這麼沉得住氣啊?

  她和瓜爾佳氏的英勇事跡可是全府都知道了!苗採盈就這麼忍了?!

  當然代價也挺美好的,到現在四爺也沒進過她倆任何一個的院子,讓萱芷院獨領風騷。

  不過一個有地位,一個有錢,底氣都足的很!

  不像苗採盈,沒有絲毫根基,福晉動動手指頭,就把她折騰的苦不堪言。讓崔蘅非常慶幸當時選擇了福晉抱大腿,後院的生活質量當然都在福晉手裡管控,四爺有個屁用啊!她可沒有苗採盈的本事,能讓四爺為她出頭。得罪了福晉,她卡死崔家為她送銀子的路,就算崔蘅有萬金也架不住流水的花啊!

  她二十兩一個月就過能得舒舒服服的,想吃啥吃啥,想用啥就用啥。落到苗採盈那個境地,相同的生活質量,要翻出十倍價錢去,誰撐得住這麼花啊。

  福晉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不犯到崔蘅頭上,崔蘅就不會在乎。人都是自私的,只要自己的利益沒被侵犯,誰會閒的沒事去和福晉對上呢?

  苗採盈可憐,那崔蘅就活該被她踩著上位嗎?崔蘅得罪過她嗎?不僅沒有,崔蘅還幫了她一把呢!苗採盈有愧疚嗎?沒有!她還憎惡崔蘅打她臉呢!

  人吶,總是記仇不記恩的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