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明者皇太子 > 第一百零七章 冷處理

第一百零七章 冷處理

  :,

  萬歷皇帝失魂落魄的呆坐在乾清宮裡,身邊只有陳炬一個人陪著。

  看著外面的飛雪,萬歷皇帝身體抖了一下,不知是凍的,還是猛然的回神。

  萬歷皇帝聲音嘶啞的說道:“鄭妃現在怎麼樣了?”

  陳炬小聲的回道:“回皇爺,貴妃娘娘現在被太後禁足翊坤宮了。”

  萬歷皇帝痛苦的閉上眼睛流下一滴渾濁的淚水,然後他再說道:“陳炬,你說會不會是有人在陷害鄭妃?”

  陳炬聽到萬歷皇帝的話後,心裡驚顫,然後強作鎮定的說道:“老奴不知,但是九緞金絲錦除了皇爺和太後、皇後,別人如果想有,只能皇爺賞賜。”

  聽到陳炬的回道後,萬歷皇帝痛苦至極。

  “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朕已經在操作二王並封了,只要再有點耐心,她想要的朕都能給她呀。”

  陳炬沉默不言,雖然他相信萬歷皇帝說的是真心話,但是二王並封之事從萬歷十八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年,還是遲遲沒有動靜,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到,此事文官們雖然吵的厲害。但他們也僅僅是吵的厲害而已,並無實質推進這件事的意思。

  因為,這邊文官們都太愛惜羽毛和名聲了,誰都怕擔上妄言長幼,禍國亂政的惡名呀。他們都熬著等最後的時刻。

  萬歷皇帝又說道:“母後會賜死鄭妃嗎?”

  陳炬為難至極,他硬著頭皮說道:“老奴不知道太後心意。”

  其實,這時候的李太後她早就看透了這件事的本質,這件事情就是一場簡單粗暴的栽贓陷害!手段雖不高明,但是皇家的弱點卻掐的很穩。皇家可是最重臉面的,所以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被栽贓陷害之人就只能自認倒黴。

  不然,漢武帝時巫蠱之禍就不會那麼輕易的逼死皇後,逼反太子了。雖然,最後漢武帝幡然醒悟,但是人都死了還有何用?最多就是把巫蠱之禍的發起人江充殺了,把參與其中的大臣武將再殺一遍,而漢武帝的皇後和兒子在他的有生之年也只能以罪人身份以示天下。即便是後來衛太子之孫機緣巧合的做了皇帝,最後為了穩定,還是不得不給自己的爺爺上一個“戾”字的惡諡,並且認昭帝為爸爸。由此可見,此事絕非一般的小事,弄不好朝野上下都要經歷一波清洗。

  李太後決定要冷處理一段時間,看看會有誰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

  出於對鄭貴妃的了解,李太後雖然知道她囂張跋扈,但她絕不是個沒腦子的人,這麼低級的錯誤,鄭貴妃是不可能犯的。她最擅長就是拿捏萬歷皇帝,讓萬歷皇帝對她言聽計從。而且,皇後身體不好,在紫禁城中是人所共知的,連李太後都曉得以王皇後的情況,肯定是天不假年,早晚之事罷了。所以,高傲的鄭貴妃是不屑於跟一個將死之人一較長短的。

  所以,李太後斷定此事必是陷害!

  既然是陷害,肯定就會有受益者,而這件事的受益者明眼一看就是恭妃。

  所以李太後想到了恭妃,但是恭妃的性子她是知道的,恭妃性子懦弱,但有風吹草動,她自己都嚇得不行。顯然,這麼膽大包天的事情不會是恭妃做的。

  然後,李太後的腦子裡就出現了朱常洛的身影,但隨即李太後就否定了這個荒唐的想法,因為朱常洛才多大呀?他才是個十多歲的孩子呀。

  雖然,有點小聰明,但是這麼惡毒的手段怎麼可能是一個孩子能幹出來的?

  而且,朱常洛常常在紫禁城和西山皇莊兩地跑,他在宮中也沒有勢力來做此事的,唯一支持他的文官們,也只是在宮外而已,他們手還是伸不到內宮的。

  李太後現在是真的看不透這場迷霧了。

  但是,出於對後宮鬥爭的殘酷性的了解,李太後還是決定要查清此事,不然真的會寢食難安。

  不過,魘鎮之事茲事體大,更何況王皇後還真的被魘鎮所害,已經崩逝。

  所以李太後只能強行壓住,不能明察,否則京城上下必是動蕩不安,甚至還會威脅到朝局和天下安定。所以,李太後只能讓人悄悄去查。

  翊坤宮內,鄭貴妃清醒的坐在翊坤宮中的軟塌上。

  翊坤宮中的門窗全都開著,凜冽的寒風從外面洶湧而至,殿內的帷幔隨著風飄來飄去。

  鄭貴妃的貼身宮女和太監都凍的瑟瑟發抖站在旁邊,一句話也不敢說,更不敢隨便離開。

  雖說鄭貴妃現在是最大嫌疑人,但到現在,皇後已經崩逝七天了,至今還沒有人來處置她,所以,這時候關於鄭貴妃是被人陷害的謠言又在宮中暗自傳播著。

  其中的真假迷離,也沒有一個人可以看得清楚。就連一直智珠在握的朱常洛也難免心裡發虛。

  這安靜的有點太可怕了。

  鄭貴妃這幾天也終於清醒過來了,她的腦海裡一遍一遍的復盤著這件事情的經過。她想不通為什麼她珍藏著的九緞金絲錦會被人偷去剪下一段做成了陷害她的魘鎮之物,會是誰偷的呢?鄭貴妃清冷的目光掃過她翊坤宮裡的眾人,她想從中找到一絲蛛絲馬跡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現在她卻一點都看不出來到底是誰,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表現的很無辜。而且,鄭貴妃現在也沒有處置他們的權利,只能等著李太後派人來調查。

  “誰陷害的本宮?”

  鄭貴妃已經在寒風中吹了很久,她終於忍不住開始發問,並且她銳利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但翊坤宮裡沒有一個人回答她,都好像沒有聽見鄭貴妃的問話一樣。

  “不說也好,等本宮被賜死的那刻,本宮會告訴他們,你們都是本宮的幫兇,都幫助本宮制造了這個魘鎮之物。本宮倒是看看誰能救的了你們?”

  鄭貴妃最後帶著魚死網破的威脅語氣,冰冷的說著大家最後的下場!

  這時候這些太監宮女們都嚇的跪在地上,“娘娘饒命呀。真的不是奴才幹的,奴才對娘娘的忠心,日月可見呀!”

  鄭貴妃厲聲問道:“不是你們還能有誰?誰能到我翊坤宮裡偷走九緞金絲錦?而你們都是本宮的心腹太監宮女,除了你們誰又能知道本宮的九緞金絲錦在哪?現在承認本宮保證保全你們全家不死。”

  等鄭貴妃質問完後,跪在地上的其中一位宮女身子一軟直接就昏了過去,也不知是凍的了,還是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