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這真不是第四天災 > 第四十二章 看不懂

第四十二章 看不懂

  地球時間10月22日,距離首測結束還剩下1天的時間。

  凌晨兩點,張淼關了電腦的聊天頁面,整理一下放在桌面上的、整理好的轉職魔藥師的資料,躺回床上,登陸遊戲。

  遊戲裡的天還沒有亮,npc還沒有上班,雜貨鋪旁已經有人在等他呢。

  王朝陽笑著向剛上線的小二哥迎了過去,老遠就伸出手。

  大表哥跟在身後,喊了一聲:“小二”

  張淼滿懷戒心的跟王朝陽握了握手,聽他說:“恭喜,第一個魔藥師,前途無量。”

  “你有什麼事嗎?如果是加入貴公司就算了,別人也跟我聯系過,我對上班沒啥興趣。”

  王朝陽並不介意,笑呵呵的說:“不聽聽條件?”

  “不必了!”,張淼看了看周圍,正是人少的時間,npc沒上班,很多人都不上線,只有一些白天沒時間的家夥還在抓緊最後的時間衝刺。

  玩家來來往往,每個人都像身後有人追似的。

  “其他公司也聯系過你,我能聽聽條件待遇嗎?”,王朝陽的態度很好,一點沒有大公司老板,遊戲業巨頭的架子,就好像一個平常的、很親近的大學同學似的,當然,歲數對不上,他都快四十歲了。

  再加上大表哥的面子……啊,這家夥怎麼跟勝達遊戲搭上線了,不會賣身投靠了吧?

  “無非是錢,開工資,獎金啊分紅之類的。”

  “別的呢,他們沒有什麼要求嗎?”

  “當然了,資本家會做虧本的買賣?”,張淼忍不住刺了王朝陽一句,說:“有的要求頭盔的歸屬,有的要求遊戲中的收益,有的還要求遊戲行為要在他們的指導下……感覺就是賣身。”

  “呵呵……那是他們的消息滯後了,不親自登陸這個遊戲,聽手下匯報,看網上的資料總歸隔著一層,我就不一樣了,聽聽我的條件怎麼樣?”

  張淼心說也是,別人頂多派一個經理主管之類的,像他這樣的名人,多少達官貴人的座上客,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人物,半夜登陸遊戲,只為和他這樣的小人物會面……不說不知道,這家夥怎麼這麼另類?

  “我的條件是……”,王朝陽露齒一笑,極具親和力的笑容讓人心生親近,“沒條件!”

  “……沒條件是啥意思?”

  大表哥忍不住了,插話說,“王總的意思是沒有任何強制要求,頭盔還是你的,遊戲行為也不受約束,遊戲所得也不要求分成。”

  “年薪20萬,五險一金,公司統一安排高標準公寓,單住合住都行,日常所需與後勤服務有專人負責。”,王朝陽笑著補充。

  “啊!?”,張淼有些愣住,還有這樣的好事,不會是騙子吧?

  轉眼一想,人家那麼大一個老板,分分鍾幾十萬上下,犯的著就為了區區20萬,就食言吧?

  再說,這樣的待遇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怎麼樣,寫進合同,只要你加入新組建的公司,什麼責任都不需要擔負,只管玩遊戲就好。”

  “我……我想想……”

  “好好考慮一下,我下線了。”

  等王朝陽一走,大表哥一把拉住張淼,說:“你是不是傻,這有什麼好考慮的?”

  “我是怕……”

  “你怕什麼?白字黑字的合同,人家那麼大一個老板,半夜上線親自出馬,還不夠誠意?”

  張淼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自從有了這個遊戲,身邊的一切都變了,從一個下個月房租都沒著落的宅男,啃老族,到現在走到哪都是個香餑餑。

  連家鄉的父母都聽到了什麼風聲,昨天打來電話問……

  太美好了,美好的就好像一個夢,夢總會醒的,張淼怕自己太過“貪心”讓這個夢提前醒來……

  “你們都加入了?”

  “廢話,什麼都給,什麼都給安排好,還什麼要求都沒有,傻子才不答應……就說你,住的地方安全不?你不是說半夜聽見有人撬門?你還有錢?還準備問家裡要?”

  張淼還在猶豫。

  “不看這些,就說人家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拉攏過來的玩家肯定不少,這麼多玩家聚在一起,還是線下,玩遊戲是不是容易一些,情報、組隊、開荒、副本……還有你的魔藥師,有這麼多人力物力,是不是提升的更快?”

  張淼這才心動了。

  但不忙著做決定,下線後好好想想。

  “你們開荒咋樣了?”

  “別提了,不轉職根本沒戲。”

  “可轉職要勇者之證?”

  “誰知道狗策劃是怎麼想的,團滅了好幾次,就是打不過。”

  下線後,張淼又到論壇裡逛了一圈。

  開荒新手村boss的帖子有很多,視頻、圖片、火熱的討論,隨便點開一個,都是玩家在吐槽和大罵遊戲組。

  下面的雲玩家起哄、羨慕、咒罵等不一而足。

  從官網搬運過來的二測公告是最火的,上面還有一個遊戲頭盔的預售連接,張淼試了試,果然點不開,又去官網試了試了,服務器卡的要死,刷新半天才把頁面加載出來。

  帖子裡整整齊齊的全是點蠟燭做祈禱的,什麼保佑自己抽中,還有賭咒發誓的,還有擺資歷希望遊戲制作方看到的……

  其實在各方面有心無意的配合之下,遊戲的熱度已經退卻了,網上各主流平臺已經很少見到相關的新聞,抖音和頭條上也不做推送。

  就算如此,預售頁面也被擠的經常出錯。

  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是阿狸故意這樣做呢,比起tao寶,這點訪問和交易量又算個什麼?

  “答不答應呢?”

  躺在床上他還在想。

  第二天,認識的幾個玩家差不多都答應了勝達集團的邀約,加入了一個由勝達集團新組建的全資子公司——深藍遊戲。

  與此同時,其他嗅覺靈敏的資本大鱷也在聞風而動。

  就是華科院也組建了一個草臺班子,一筆特殊的科研經費也獲得了審批。

  不多二百多個首測玩家都陸陸續續的受到了各種邀請。

  每一個玩家都發現,他們突然變成了香餑餑,之前那些苛刻的條件全都不見了,遊戲,你只要需要玩遊戲就好,其他的全都可以交給公司解決。

  不求名,不求利,求個什麼?

  包括張淼在內的大多數玩家就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