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卑劣遊戲[下部] > 第 127 章 第 127 章

第 127 章 第 127 章

  钘葉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

  石勇橋和石勇林看見康文聞咳嗽,兩人先是一愣,隨即出現了完全不同的表情。

  “你也要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石勇林捂著嘴大笑道,即使都快喘不上氣了臉上還盡是幸災樂禍。

  而更靠近康文聞他們的石勇橋,則是一臉無措的不知道自己是該往後退還是繼續站著。

  杜謙林一邊擔憂的給康文聞攏緊了外套,一面抬眼怒目瞪著石勇林。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石勇林收起笑意,。

  康文聞抬手握住了杜謙林的手,笑道“我就是剛才冷著了,怎麼可能被他們傳染。你一直和我在一起的,你不也沒事嗎?”

  杜謙林明白康文聞說的更為可信些,但是聽著石勇林說什麼文聞快死了的話,心裡就煩躁的想去揍他。

  “你在這能聞到屋子裡的氣味嗎?”康文聞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嗯?”杜謙林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但還是回答道“沒有,這裡是順風氣味吹不過來。”

  康文聞如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抬眼看著石勇橋。

  “杜謙林,你進屋去問問那些人嘛。只是單憑他們倆說的,我覺得還不足以為信。”康文聞一臉正色對杜謙林說道。

  “那你?”杜謙林微微挑眉問道。

  康文聞皺著鼻子,耍賴道“裡面太臭了,我不想進去了。而且我在這看著他們倆,要是他們進去做小動作就不好。”後一句他是附在杜謙林耳邊小聲說的。

  杜謙林雖然覺得康文聞突然不全程跟進有些奇怪,但是他也不會強求康文聞進那屋子,便點頭說好。

  杜謙林才轉身走向木屋,康文聞的眼裡就沒了笑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石勇橋看。

  “你...你幹嘛?”石勇橋警惕的抱著手。

  “你們被感染後,都有一些什麼症狀?”康文聞往後一瞥見杜謙林已經進屋了,才輕聲問道。

  石勇橋恍然看著康文聞“你真的感染了?”

  “沒有,只是先問問。你說就是....你....”康文聞話說道一半就戛然而止,一臉詫異的看著石勇橋。

  只見石勇橋臉色越來越紅,鼻下突然緩緩出現兩條殷紅。

  石勇橋還像是沒感覺一樣,疑惑的看著康文聞為什麼話只說一半就停住了。

  但是他才一張嘴,就控制不住的劇烈咳嗽“咳咳咳!!怎麼...咳咳!怎麼會?!咳咳咳!”

  聲音沙啞得可怕,像是被誰勒住了氣管無法呼吸一般。

  石勇橋兩手握住自己的脖頸,臉色開始變紫,用盡全身力氣才說出那幾個字後就趴匐在地上,全身顫抖著咳嗽。

  “喂,你沒事吧?”康文聞趕忙走到他身旁,給他順氣。

  屍體他見得多了,判斷人是怎麼死的他也有一定的經驗了,但是讓他給人做急救他是一點都不會啊。

  一直在一旁倚著的石勇林也臉色大變,跛著腳跳到石勇橋身邊,嘴裡默念著“怎麼會這樣?”

  康文聞轉頭看向他,剛才石勇橋也說過相似的話。

  “咳咳咳!!!”血沫子飛濺在黑色的土壤和石勇橋自己的手背上,鮮紅的血液似乎是刺激到了康文聞,隨著石勇橋的咳嗽,康文聞也控制不住的喉嚨發癢想要咳嗽。

  “他怎麼突然成這樣了?”聽見屋外聲音的杜謙林,快步走到康文聞身邊。

  “發病了。”石勇林回答道。

  石勇橋似乎是聽見了石勇林說話,轉頭伸出沾著黑土的手掌想要去抓石勇林的手臂,但是他的嘴角咳出了越來越多的血沫,手也漸漸沒了力氣摔在了地上。

  “嗬嗬...咔...嗬...嗬嗬....”石勇橋的嗓子裡像是冒著血泡,無法再呼吸,只有聲帶隨著咳嗽發出瘆人的聲音。

  “快想辦法救他啊。”康文聞著急道“把他抬進屋裡去,快啊。”

  杜謙林雖然覺得他已經沒救了,但是還是動手架住石勇橋的腋下,想把人拖進屋子裡。

  “沒用了。”石勇林攔住了杜謙林的動作。

  石勇橋已然沒有聲音了,只是尚存一口氣翻著白眼看著面前的石勇林,身體不斷抽搐著。

  康文聞根本聽不進去,直接蹲下伸手就要去掰石勇橋的下巴,他這副樣子很有可能是血沫流進了氣管堵住喉嚨導致了窒息,要是真的放任石勇橋就真的要死了。

  看見康文聞什麼防護都沒有,直接上手去掏石勇橋的口腔,杜謙林想都沒想就一把抓住了康文聞的手腕,把懷裡的石勇橋就往石勇林身上一扔,抓著康文聞的手,抿著嘴瞪著眼不知道是想要說什麼。

  康文聞卻一心撲在石勇橋身上,杜謙林抓著他呢他還一個勁的要往石勇橋那邊去。

  “別去了,他已經斷氣了。”杜謙林黑著臉說道。

  “啊?”康文聞愣住,還沒等反應就被杜謙林拖著去洗手了,

  杜謙林用力的搓洗著康文聞的手指,臉色很難看但是還是開口說道“剛才你才掰開他下巴的時候,他就已經沒動靜了。”

  “我知道,但是這時候他可能只是閉氣了,還是有救的。”康文聞皺眉,掙了掙手指。

  杜謙林氣得眼尾都紅了,用力掐了掐康文聞的指尖“他就不是被血液堵塞了氣管,他那樣子是病發了。”

  康文聞看著杜謙林的眼睛,頓時不敢說話了。

  等著杜謙林把康文聞的兩只手都衝得發白泛青的了,才放開了康文聞。

  “杜謙林。”康文聞輕聲叫他,握了握手掌,已經冰的沒有知覺了。

  杜謙林沒理會他,徑直走向石勇林。

  石勇橋已經被放平在地上了,一旁的石勇林臉上的表情還是之前那樣,看不出難過或是其他情緒,但是看他剛才那著急著跳下來的模樣,想必他還是不願看見石勇橋死的。

  看著石勇橋臉上的血跡,康文聞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從石勇橋突然流鼻血,到現在也不過才過去了六七分鍾,而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死了。

  比起動手殺人,救人不得更為難過。

  康文聞抬手想捏一捏眉心,放松一下精神,卻被一旁無視他的杜謙林再一次抓住了手。

  “別摸臉。”杜謙林眼底似乎有些無奈,待康文聞放下手他卻又恢復了冷漠的樣子。康文聞輕咳了兩聲,心裡莫名有些委屈。

  杜謙林帶上手套和口罩,先檢查了石勇橋的口腔,看著血沫多但其實並沒有滯留在喉嚨裡,當時那種情況他也已經無法吞咽,所以石勇橋的死亡應該就是和他們村子裡這個“”有關。可是肺病導致的呼吸衰竭會讓人在劇烈咳嗽中渾身抽搐著死亡嗎?

  康文聞站在一旁,看著杜謙林檢查屍體,而因為屍表上沒什麼損傷,康文聞眼神也就轉到了石勇林身上。

  從他跳下來後,似乎就沒聽見他那時有時無的咳嗽聲和氣喘聲,而且他的臉色也沒有之前倚在牆上時那麼慘白了。

  康文聞已經可以確定了,人體內的“病毒”和屋子裡的氣味有關,而這“病毒”。

  一開始在人體種下“種子”,那氣味就是水源,一旦長時間遠離水源種子就會枯死,但一直待在水源處也會被慢慢淹死。

  感染者聞不出屋子的氣味,可能是因為身體需要或者是其他原因吧。但是現在康文聞更擔心的是,要是他長時間沒有接觸這氣味的話他還能行動多久?

  看著還在生氣的杜謙林,康文聞心裡泛苦,要是自己病倒了杜謙林應該會更生氣吧?說不定出去以後一個星期不理自己了。

  想到那場景,康文聞卻不由得彎了眉眼。

  “你笑什麼?”杜謙林不知道何時站在了康文聞面前,看著眼前傻笑的人,只覺得頭疼。

  自己還在生氣,他不會都沒發現吧?

  康文聞呆呆的回神,噘嘴道“我才沒笑。”

  ,眉頭卻越皺越深。摘下手套,,立馬就跳出了一個數字。

  “你發燒了。”杜謙林臉更黑了。

  康文聞乖乖的看著杜謙林,一副可憐無辜的樣子。

  “37度嘛,我吃點藥睡一覺就好了。”

  杜謙林聞言卻沒有松了一口氣,反而心裡越發覺得蹊蹺“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康文聞敏銳的發現,杜謙林沒有叫自己文聞,心裡咯噔一聲。

  “瞞著你什麼?給我用冷水擦身的不就是你嗎?”跟著張登進別的沒學到,倒打一耙學得挺好的。

  杜謙林自然沒這麼好糊弄,冷哼一聲道“要是真的瞞了我什麼,我可是會真的生氣的。”

  康文聞心裡稍稍顫了這麼一下,又立馬恢復正常。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真的沒瞞你,要是最後是你胡亂猜忌那我也要生氣。”

  “你別給我攪混水。”杜謙林皺眉道。

  說是這麼說,要是文聞真的背著他做了什麼他也拿康文聞毫無辦法。

  而康文聞卻打定了注意,無論如何都要咬死自己當時昏迷,什麼都不知道。

  就算最後讓杜謙林知道自己手臂上的針眼,那剛才擦澡的時候他都沒看見,自己自然也是沒發現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