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咒回+龍族]只能拔除一點點 > 番外2

番外2

  惠,你小叔叔想吃排骨。 本站名稱

  “這個點,我去哪裡搞排骨!”伏黑惠看著手機上的消息,氣的差點摔了手機。

  他剛剛結束任務,就看見他糟心的父親發來的消息。現在已經傍晚了,菜市場早就收攤了,要買的話得跑老遠,他看更本不是小叔叔想,是甚爾想吃才對!

  但是…萬一…真的是小叔叔想吃呢?

  “嘖,煩**。”雖然這樣說,惠還是往家的反方向走了。

  ******

  “我是真的沒有魅力嗎?”直哉坐在榻榻米上,甚爾甚至不願意給他搬把凳子。

  “真的。”甚爾側臥在榻榻米上,爆米花被抓的滿地都是,還好他媳婦出差了,不然起碼又要追著滿屋子打。

  “我哪裡沒有魅力了!”直哉大喊,他可是當選了三年的卡塞爾老公排行榜榜首,和兩年的老婆排行榜第一!

  “你要是有魅力,現在就應該在家裡,而不是跑來和我抱怨,我不是你爸。”甚爾吃的有點(幹gan)了,拿起一旁的可樂就灌。

  “不是每個人都吃你這張臉。”我媳婦就不吃。

  甚爾下意識忽略自己媳婦也喜歡直哉的臉,甚至惠也喜歡直哉大於自己(惠:因為這個家只有你不是人)

  “所以,這一次又怎麼了?”甚爾看著直哉氣鼓鼓的臉,無奈的坐起來,他最受不了自己這個表弟一臉委屈的樣子了。

  “我暗示了他。”直哉有些惱怒的咬咬牙“從衣著到行為。我就差扒了衣服…算了,你懂什麼,你兒女雙全,又和妻子情投意合,哪裡懂我的苦惱。”

  從來都是被卡塞爾家族當繼承人養的直哉,哪裡經歷過這種挫折,他明明感覺昂熱對他不是沒有感情,但為什麼,就一點表示都沒有?

  “這種事情不能急,我教你幾招。”甚爾(勾gou)(勾gou)手指,示意直哉貼過來。

  兩人密謀了很久,甚爾將自己當年做小白臉的秘訣傳授給他,直哉甚至做了筆記。

  在一人敢教,一人敢學的氛圍中,直哉的手機響了。

  “嗯?怎麼會?他們是想翻天!”直哉掛斷電話拿起外套就要往外走。

  “怎麼了?要我幫忙嗎?”看在惠的面子上,他可以打個九折。

  “…算了,我還沒有沒用到這個地步,跟惠說我會帶三個人來吃飯。”

  甚爾看著直哉開車走的,油門轟到最大,可以想象明天禪院家要收到一大筆罰單了。但這關他什麼事呢?他巴不得看熱鬧。

  “給惠說說,讓他買點排骨吧。”

  ******

  昂熱趕到的時候,直哉正躺在醫院的(床g)上。他畢竟還是禪院家的嫡子,日本分部就算難為誰也不敢難為咒術師,誰知道會不會有一天需要他們幫忙。

  “……”昂熱坐在床邊,直哉本身就不是戰鬥編制,要不是事出突然,他也不會讓直哉頂上。

  咒力和龍血的雙重加持搞得他(身shen)體異常的脆弱,現在在燈光的效果下,更像是瓷娃娃一樣。

  “你來了。”直哉握了握昂熱的手,此刻他的笑容脆弱的讓昂熱有些心疼,這是他放在心尖上疼愛的孩子,他事事為他考慮,處處為他著想,卻不想他還是在看不見的地方受傷了。

  “昂熱,我喜歡你。”直哉看著天花板,他不敢去看昂熱的表情,但是如果不說出來,他會後悔一輩子。

  “在水下,被怪物**的時候,我就發誓,如果我能活著回去,不管你喜不喜歡我,不管你以後會不會遠離我,我都要想你表白。”

  昂熱看著這個被託付給他看護的孩子,要是說一點想法也沒有,那是假的。

  他年輕、帥氣,有著大好的未來,梅涅克和自己都會為他鋪路,他會成為新一代的魁首,而不是和自己這個半截入土的老人一起去看夕陽。

  “聽著,孩子。你還…”

  “年輕,我知道!”直哉打斷昂熱的話“但你也沒有多老,我們混血種隨時都徘徊在生死之間,更何況我還是一個咒術師,雙倍的危險。既然我們明天就要死去,那為什麼不趁著今天享樂?”

  “你不會死的。”昂熱就直哉的手置於額頭,他現在就是虔誠的信徒,不停的為了直哉禱告。他無法想像直哉躺在棺材裡的樣子,他想,他是愛他的。

  “你不會死在我前面的。”昂熱(摸Mo)了(摸Mo)直哉漂亮的臉,這個孩子這些天所做的一切他不是毫無感覺,但**怎麼面對梅涅克,他遠在英國的友人將直哉看成自己的孩子,自己要怎麼跟他說,他對他的養子動了心?

  但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如果我們明天就要死去,那為什麼不好好把握今天?

  “你贏了。”昂熱親了親直哉的嘴角,下一秒兩人唇齒相依,淺嘗即止的(吻wen)帶動著少年的心。

  讓梅涅克咆哮去吧,他可不是會放過心愛之物的人。

  昂熱要比直哉經驗豐富,至少他沒有因為這個(吻wen)而面紅耳赤。

  “小叔叔,我和惠燉了排骨湯給你…”伏黑惠提著飯盒跟在津美紀後面進入的病房。

  穿著考究的老人直起身,有模有樣的整理著自己的西裝外套。直哉則坐在(床g)上,滿臉通紅的捂著自己的嘴。

  “……我們是不是打擾了?”津美紀撓了撓臉,滿臉的害羞。病房裡的空氣是如此微妙,就算是津美紀也有些害羞。

  “怎麼能讓這樣漂亮的小姐回避呢?我還有感謝你們幫我照顧直哉。”昂熱保持著得體的微笑,好像剛才(幹gan)壞事的不是他一樣。

  “我還有些事要去辦,直哉就麻煩你們照顧了。”

  “我們的小叔叔,不用您多說。”伏黑惠暗地裡砸了一下嘴,他就知道,小叔叔不來玩一定是談戀愛了,肯定是甚爾在背後搞得鬼!

  昂熱不在乎小孩子們的脾氣,他體貼的扶直哉(睡Shui)下來,給他掖了掖被子。小聲的說“放心,我去給你出氣。”

  看來日本分部不好好敲打是不行的了。

  昂熱拍了拍津美紀和伏黑惠的頭,坦坦蕩蕩的離開了。

  只留下在被子裡冒煙的直哉一個人害羞。

  “親(吻wen)什麼的…也太早了…至少要約會兩次才可以吧。”直哉在被子裡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