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演苦情受的我拿了作精劇本 > 第 18 章

第 18 章

  一看陸覃那樣,趙斐說話都磕巴了,如果當時光影再暗一些,他甚至會懷疑陸覃是不是哭了。 本站名稱

  陸覃會哭?!

  這個想象帶來衝擊力實在太大,讓他思緒都在震撼下跟著凝固了好一會兒。

  對方先回了神:“該進去了。”

  語氣有些冷清清的。

  進去?哪能就這麼進去?

  趙斐立馬挨過去,問他怎麼了。

  陸覃很不自然地微退一步,表情和以前和沒什麼兩樣,垂眸看著他說:“你明天還要早起。”

  “是要早起,但你……”

  “誒,回來了怎麼還不進來呢?”劉姨出來倒垃圾,遠遠看著他們。

  趙斐到嘴的話卡殼了。

  陸覃直挺挺往前走,趙斐心裡七上八下的,也跟著進去了。

  客廳裡是趙殊然,正坐在沙發上做題,厚厚的書本壓在腿上,聽到動靜便抬起眼,盯著一前一後進來的兩人。

  一瞧趙殊然那窩在沙發寫作業的憋屈勁兒,趙斐就想把人一屁股給踹上去,奈何陸覃還在,只能幹瞪眼。

  欲要跟著陸覃上樓。

  沙發上的少年突然開口:“哥,家裡來客人了啊?”

  “……”

  前面上樓的少年腳步微頓,回頭掃了眼下面的趙殊然。

  趙殊然則看著趙斐。

  趙斐微微一笑:“小然,好好寫你的作業好嗎?”

  趙殊然看出他眼底的怒火,低下頭,一聲不吭地繼續看書。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等再轉身,前面的陸覃已經沒影了。

  畢竟在外面跑了這麼一圈,他們都是一身的汗。

  想著陸覃回房間也要先衝澡,趙斐就沒跟上去,再瞅瞅樓下的糟心孩子,索性大搖大擺直接回到客廳。

  他咬牙切齒:“以前也沒見你窩這兒學習啊,怎麼著,自己屋裡今天鬧鬼了?”

  趙殊然抬頭看他一眼:“沒有。”

  趙斐:“啊?居然沒有,那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趙殊然沒理會他的陰陽怪氣,問:“你怎麼和陸覃……”

  “我和陸覃怎麼混到一起的?怎麼還把人家騙到家裡來了?”

  “……”

  趙斐睨著那張臉打量起來,片刻後,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身子慵懶地傾斜著,抬手抖抖額前汗溼的發:“趙殊然,哥哥的忍耐其實也是有限度的。”

  那雙漂亮眼睛裡原本的熱度全部冷卻,對弟弟此刻略帶局促的反應更是視若無睹:“你都快十八歲了,不是一個需要一堆人圍著的寶寶了,你不會覺得我最近在別人面前對你太溫柔,你就真的可以肆無忌憚了?”

  少年臉色煞白。

  “我與別人有什麼關系,又請什麼人來,你實在好奇呢,可以隨意在心裡揣測,有本事也可以背著我自己查……可在我開心的時候問那種下頭的話,你不會還真的把我當成你貼心溫柔的好哥哥了吧?”

  “……”

  “做什麼美夢呢你!”

  “哥……”

  “我不是你哥!再用這種眼神看我,小心挖了你眼睛!”語氣如刀一樣冷,轉而又輕飄飄的,伸了個懶腰繼續,“你被趙家收養,有什麼委屈,大可直接找那對夫妻,誰養的誰負責,我可不欠你的!”

  趙殊然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綠,難看至極,起初還倔強回視趙斐,此刻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了,正要收拾書本逃上去,眼角餘光一晃,忽然注意到旋轉樓梯上有個人影。

  趙斐一直眯眼瞥著他,自然也跟著他的視線,往旋轉樓梯那邊看去。

  “……”

  人一下就傻了。

  陸覃也不知在那裡站了有多久,深色眼眸往下,全程鎖在囂張面冷的少年身上,他整個人立在一片陰影裡,看不出情緒。在趙斐頭皮發麻抬眼的瞬間,轉身離開。

  客廳裡,趙殊然看了趙斐幾眼,抱著書本走了,動靜很小。

  趙斐收回視線,盯著茶幾上的那堆水果細細地看。

  他在想,這個蘋果如果長在樹上,它能成精嗎?

  那個香蕉好黃啊,說到黃,黃金現在什麼行情?

  這個檸檬酸不酸,切成片用力往他眼睛上塗,能逼出幾滴眼淚嗎……

  打住!

  不至於的。

  不是世界末日,地球還在運轉,人也依舊好好地活著。

  等最開始幾分鍾的嚴重崩亂過去後,趙斐忽然就覺得自己悟了。

  他從廚房拿出菜刀,對劉姨趕忙遞過來的水果刀視若無睹,當場表演大力切水果,順便做了個水果撈。

  劉姨驚了:“小斐……大少爺呦!你這是怎麼了?”

  “多吃水果,對身體好。”端著水果撈上樓的少年輕輕道。

  二樓的房間除了他自己的,此時全部緊閉著。

  趙斐過去,敲響了陸覃的門。

  沒有回應。

  他又敲了一次:“小覃?”

  這次門開了。

  少年原本神色莫測的臉在看到他手上的東西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吃點水果吧?”低下頭,像是在靦腆,“我特意給你切的。”

  少年眨了下眼睛,盯著他一動不動。

  等不到回應,趙斐疑惑地抬頭。

  陸覃移開視線:“謝謝,我已經準備睡了。”

  還是那麼客氣那麼禮貌,卻和以前不一樣了。

  趙斐說:“哦,晚安。”

  “晚安。”

  門關了,趙斐轉身,拿著水果撈下去,自己一口一口全部吃掉,豎起拇指給自己打了個十分!

  然後上樓回屋衝澡,等休息一會兒又開始做男士瑜伽,最後按部就班躺上床,蓋好被子睡覺。

  十分鍾後,一雙烏溜溜水靈靈的眼睛在黑夜裡緩緩睜開了。

  趙斐抬手擦擦眼角,閉眼繼續睡了。

  沒關系,不是世界末日,地球還在運轉,他還好好活著。

  只是,只是原本的他沒有那麼討人喜歡而已。

  好在陸覃還是那麼的禮貌。

  問題不大。

  趙斐穿越後很少會做夢,尤其是夢見關於穿越前的事,這一晚卻做直接了個大雜燴的夢。

  全都是以前的事。

  夢見父母離世後,搶走秘方遺物還打一耙的叔叔;夢見初次遇到的那個貴人奶奶,引薦他試鏡一部大導的戲;夢見多年後拿回秘方,送叔叔進監獄那天的大太陽;夢見那個紙醉金迷的世界,那些人說:“趙斐,你真的是我見過最溫柔的人,跟一些故意弄人設的明星根本不一樣。”

  不,其實是一樣的。

  只要大家都喜歡這樣的他,只要這樣可以達成願望,他就可以演一輩子。

  畢竟他的職業就是演員。

  ……

  天沒亮,趙斐就起來了,腦子清醒後,那些夢就像被大水衝走的小垃圾一樣,全部忘光光,根本就沒往他心裡多停留。

  洗漱完做了個簡單的小早操,他便按照昨天列的計劃起來背書背單詞。

  等窗外的白光越來越亮,外面逐漸響起走動的聲音,趙斐才換了身衣服出去。

  隔壁客房的門依舊緊緊關著,趙斐去敲了敲門:“小覃,要一起晨跑嗎?”

  裡面沒有動靜,他又喊了一聲,倒是後面的臥室開門了。

  “他不久前走的,早飯都沒吃,”趙殊然留意到他微腫的眼皮,表情微變,“他……他沒跟你說?”

  “當然說了!”趙斐呵呵地朝他翻白眼,“這種十八歲大人的事,十七歲的小屁孩少管!”

  “……”趙殊然黑著臉關門回屋了。

  吃完早飯回房間,趙斐拿起手機,發現不久前陸覃給他發了個消息。

  陸覃:家裡來了人,我先回去了。

  趙斐恍惚幾秒,也不意外,回道:好的。

  都把理由找得這麼好了,他自然不必多說。

  挺好,大家都是體面人。

  離高考不遠了,趙斐重新定制了這兩天的計劃,時間安排得很緊密,連每天的運動都安排在家裡的健身區域了,根本不打算出門。

  下午家教工作完離開,他也只送到自己臥室門口,轉身就回去坐下繼續刷題。

  趙殊然從他門口路過時,停了幾次。

  要是之前,多看一眼就要狠狠砸玩偶過來了。

  這次根本沒有任何動靜,大少爺是真的很專注,看書寫字全程不帶走神的,一雙眸子炯炯發光。

  走廊的燈光很暖,趙殊然看著看著,忽然忘了自己原本要幹什麼了。

  屋內裡的少年似乎終於累了,揉揉脖頸,修長的手輕輕扔了筆,伸長脖頸往後仰去。

  柔軟的短發懶懶散散傾瀉而下,露出整張明豔的輪廓,嘴深深吐出一口氣,眼尾輕勾,精準而冰冷地瞄向他:“滾。”

  趙殊然幾乎是踉蹌地回了自己房間。

  捏著手機的手有些僵硬。

  心虛,憎惡,奇怪……卻又因這些矛盾的心情而心跳加快。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那時候控制不住地拿出手機,偷偷把那個畫面拍了下來……

  一想就後悔極了,慌慌張張打開手機要第一時間刪除。

  屏幕亮後,畫面上顯示還在錄像中……

  當時點錯了!

  迅速結束錄像,重新點進去,可刪除的選項卻遲遲點不下去。

  ……

  另一邊。

  陸覃和陸才良從道館出來,前者一身清爽的黑色運動服,後者西裝革服,完全看不出是個年近七十的老人。

  “爺爺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小楓都不看專門看你,結果你就這麼不歡迎爺爺?”

  “沒有。”

  “沒有?爺爺想跟你比劃比劃,你卻嫌棄爺爺老了打不了,臉臭成這樣。”

  “沒有。”

  “你就會這兩個字是嗎?”上了車,陸從良才開始正兒八經打量他,不懷好意地笑起來,“誒,你這樣子,別是失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