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反派們的團寵小師妹 > 11. 看病

11. 看病

  小念清這段時間過得昏昏沉沉,意識在黑暗的大海起伏不定。google搜索"書名 本站名稱"

  親眼看著自己的小狗被人敲碎脊梁亂棍打死,對於一個才三歲多的小女孩而言實在是太恐怖、太殘忍的一件事了。

  在劉繼仁的**下,她有一段時間是毫無意識的,直到冰冷的身體被女人們溫暖過來,似乎才有了一點點意識。

  她斷斷續續地聽到女人們議論哥哥的下場,哥哥如同踏雪一樣被亂棍打死,又被狼吃掉。

  小姑娘混沌的大腦中,逐漸做起可怕的夢來。

  她不斷夢到在血泊中顫抖的小狗,它的小腦袋和肋骨在棍棒下凹陷下去;可逐漸的,血泊中被男人們亂棍打死的小**變成了虞松澤的樣子。

  無數光怪陸離的噩夢籠罩著虞念清,曾經虞松澤摟住她講過的各種故事,裡面的怪物與野獸都張牙舞爪地跑了出來。

  念清沒見過狼,哥哥講故事的時候說狼就是大了無數倍的狗,與曾經村頭獵戶的那家大**一樣,但會大很多很多。

  她一直很怕那頭大黑犬,曾經有一次它陪主人打獵過來,嘴裡咬著一只皮**染了血的白兔子,是它的獎賞,血淅淅瀝瀝地流淌下它幽黑的胸毛。

  小念清不斷地做著這些噩夢,一會兒是比房子還要高的大黑四處嗅尋著虞松澤的蹤跡,想要吃了他。一會兒不斷被亂棍打死的踏雪,有時棍棒下血泊中又變成了奄奄一息的哥哥。

  起初是劉繼仁的**讓她無法睜開眼睛醒過來,後來則是小姑娘脆弱的身體又開始發起高燒,一下便病重了。

  當她被投入冰冷的井水中時,死亡般的寒冷驅散了那些困擾著她不放的夢魘。

  然後,她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

  滴——6249系統已上線。

  “小宿主你好,我是6249號——等等,宿主你怎麼在水裡?!”有人的聲音在她腦海裡驚愕的回蕩,那個聲音急促地說,“啟動保護宿主應急方案!”

  下一瞬,念清的身體逐漸被無形的力量拖上水面。

  她不再做噩夢,只是覺得好冷好冷,冷得仿佛骨頭都要凍碎了。

  所以——一有熱源靠過來,求生的本能讓小女孩立刻伸手緊緊地抱住了那份溫暖,而後才徹底昏睡過去。

  -

  謝君辭腳尖微點,便回到了地面上。

  身上沾溼的水瞬間由內力烘幹,他低下頭,注視著緊緊抱住自己手臂的小女孩,眸色不由得沉了沉。

  她輕得仿佛沒有重量,他一只手臂便抱得過來。

  小姑娘蒼白消瘦的小臉抵著他的手臂,一縷溼發沾在臉頰上,睡夢中的小眉尖無意識地輕蹙著,怎麼看怎麼令人心疼。

  謝君辭伸出手,他的手掌在她的後背上停了停,才撫了下去。

  他的力量一向暴躁又不好控制,連他自身都經常受傷。

  而懷裡的小女孩看起來如此脆弱,仿佛呼吸都會隨時停下。他的力量與她而言是極其危險的。

  謝君辭眉眼微沉,手中的力量輕了又輕,這才緩慢地烘幹她身上溼透的衣服與頭發。

  身上暖和了之後,她蹙起的眉尖似乎平復了許多,但又很快在冷風中打起寒顫來。

  謝君辭隨手從儲物空間裡拿了一件自己的外袍攏在她的身上,這外衣極有防御力又防寒,小姑娘終於在溫暖中舒服安穩地睡著了。

  安頓好小女孩,謝君辭這才抬起頭。

  他看向仍沒蘇醒的劉繼仁。

  劉繼仁因受不了那股高階修士的威壓而昏死過去,又被同樣的力量激得醒過來。

  他從地上撐起身體,剛坐起身,腦子還沒清醒,就感覺一陣陰雲籠罩在自己的頭上。

  劉繼仁抬起頭,頓時打了個戰慄——謝君辭就在他的面前,由劉繼仁仰視地看上去,正好對上青年那冰冷死寂的眸子。

  青年垂眸看著他,像是無悲無喜、藐視凡間蒼生的神,又像是前來索命的閻羅王。

  下一瞬,他骨節分明的修長的手指攥住劉繼仁的頭頂,劉繼仁只覺得自己的記憶以十倍的速度不受控制地被人迅速翻閱,那種被人強行掌控大腦的可怕感覺讓他痛苦地慘叫起來。

  青年的懷裡,因噪音影響的小姑娘不太舒服地蠕動了一下。

  謝君辭睫毛微動,他松開劉繼仁的頭,轉而伸手抓住男人聒噪張大的嘴巴,掰斷了他的脖子。

  旁邊,立在半空中的玄黑劍立刻又收下一個惡貫滿盈的魂魄。

  謝君辭看完記憶,再低頭看向懷裡的小女孩,眸色有點復雜。

  他已知她叫虞念清,與兄長相依為命,而她的哥哥已經在昨日死於城外。

  如今,她也成為孤兒了。

  謝君辭本想將她交給同村的百姓,沒想到他在城中找到劉繼仁記憶中看到的那幾個村民的時候,村民看到是修仙者下凡救人,都紛紛跪下求他將小念清帶走,誰都不肯收下她。

  她們說村裡貧困,又說虞松澤已死,留下他的幼妹在村裡長大,只會徒增更多的悲傷與心理陰影,村民都求他帶走小念清,哪怕留下當做個灑掃的丫鬟,也比留在村裡受苦強。

  村民不收養,謝君辭自然不可能將她放在地上一走了之,只能帶著她離開安定城。

  修仙者腳程快,不到半個時辰,謝君辭已經來到另一個州縣最繁華的城池。

  他此次前來人界是來磨練的,沒想到途中多出這麼一個意外,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謝君辭這一生只殺過人,從沒救過人。

  他的力量太危險,還交雜著閻羅之力的戾氣,所以不敢擅自用真氣治療她。

  來到城裡後,他找了個醫館裡地位最高的大夫給她看病。

  客棧中,大夫為念清搭脈看病的時候,她仍然在謝君辭的懷裡。

  不是他不肯松手,而是從井裡救出她之後,小姑娘就一直緊緊地抱著他左臂,掰都掰不開。

  謝君辭些微一用力,懷裡柔軟又脆弱的小東西就發出嗚嗚咽咽的不滿聲,仿佛淚腺隨時準備放閘。

  小念清醒著的時候很乖,但她不清醒時就是個普通孩子,而且是有起床氣的那種。

  她年紀小,習慣被哥哥抱著睡覺,每次感受到他要離開,她就會不開心。只是虞松澤了解妹妹,知道她就是哼唧一下,充其量也就是孩子都會的假哭技能,不掉眼淚地嗚咽兩聲,安撫一下就好了。

  ——可謝君辭不知道。

  他這輩子就沒抱過孩子,一看到路上一直安靜的幼崽忽然發出這麼委屈的抽噎聲,他正在輕輕掰她手腕的手指便是一僵。

  空氣一時間安靜。

  如果虞念清不松開他的手臂,就不能給她把脈,可是一讓她松開自己,她就要哭。

  謝君辭面無表情地抬起頭,看向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老大夫。

  他如今已經戴上了自己遮蓋紅瞳的銀色側邊面具,可似乎還是沒有任何作用,老頭子仍然怕得戰戰兢兢的。

  在他平淡卻有壓力的注視下,滿頭大汗的老大夫忽然懂了謝君辭的沉默,他建議道,“孩子一般都是這樣的,你把她正過來抱,她就能將手伸出來了。”

  謝君辭雖然不懂其中原理,但他仍然打算遵從大夫的提議。

  只是想將她抱正過來,就還是要讓她先松開自己的手。他修長如玉的手指剛碰到她的手背,小東西已經提前開始嗚咽。

  看著他的動作又頓住,給無數孩子看診過的老大夫忍不住支招道,“您狠心快點掰開她手,趁她沒反應時迅速換個姿勢,就好了。”

  謝君辭垂下眸子,他俊美白皙的樣貌自帶一種極有威壓的氣質,只要不說話,便仿佛在沉思什麼大事。

  沉默半響,他最終還是輕輕掰開了虞念清的小手,撐著她身體的左臂一動,便將她正過來抱了。

  不待他心中放松,便覺得自己脖子一緊,被一雙瘦小卻有力的手臂摟住。

  下一瞬,小女孩軟乎乎的臉蛋靠在了他的臉頰旁。

  ——而且還輕輕貼貼了一下。

  謝君辭整個人瞬間僵硬。

  他已經有整整兩百年沒有與人如此近距離接觸了,他身邊一向除了仇恨便只有死亡。

  可是偏偏是這麼一個脆弱又嬌小的幼崽,讓謝君辭大腦一片空白,竟然不知該如何處理。

  他抬起眼皮,這次目光犀利危險了很多——仿佛老大夫是圖謀不軌打算暗算他的人。

  看著謝君辭冷酷又僵硬的樣子,老大夫只能顫顫巍巍從零教他抱孩子。

  “你身體稍微向後一些,讓她靠在你的胸膛肩膀上,然後左手託著下面,右手抵著她的後背或者後腦……”

  這麼一調整,沒過一會兒,終於睡踏實的小姑娘緩緩卸下了手臂的力氣,身體也逐漸向著旁邊斜去。

  謝君辭的手掌仍然僵硬地抵著她的後背,他平鋪直敘地闡述道,“她歪了。”

  “這個時候慢慢隨著她的重量摟在懷裡就行。”看著小姑娘仰面躺在青年的懷裡,老頭子忍不住吐槽道,“現在才是對的,您剛開始那手法根本是在抱貓,她當然不舒服。”

  看到這個氣質冷峻可怕的年輕人似乎沒有要讓自己腦袋搬家的意思,老大夫終於松了口氣,他一邊給虞念清把脈,一邊說,“你這個當爹的要學的東西太多了。”

  看這年輕人氣宇不凡,身上衣服也不是平常的面料,應該是家裡不差錢的。只是再有錢,女兒都這麼大了,連孩子都不會抱,也是有些不著調。

  老大夫又忍不住看了眼小女孩貼身穿的裡衣,很明顯是最粗糙便宜的那種,和青年身上的面料截然不同。

  “養女兒要細心,看您是有錢的,也記得給孩子換些舒服的衣物才是。”他忍不住嘆息道,“若不是看這小姑娘精致可愛,與您一脈相承,老夫都要誤以為這孩子是你在路邊撿來的了。”

  其實真的算是在路邊撿來孩子的謝君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