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養大瘋批美人後我跑不掉了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林司奕聽著付榕的話,一時間不知道手該往哪裡放,她不敢直視付榕的眼睛,別開了頭,慌亂地握住自己的衣角。google搜索"書名 本站名稱"

  她不知道付榕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只希望是她多想了,但人的自戀讓她腦中產生了一個荒謬的想法——她不會喜歡我吧……

  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她否認,bg文裡的女主肯定是直的啊,肯定是直的,而且這個世界沒有百合元素。

  林司奕深吸幾口氣,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後終於鼓足勇氣看向付榕,此時付榕依舊懶散的樣子讓她心裡堵得慌,眼神慌亂地不知所措。

  “你……”

  她唇瓣微啟,剛想說話卻嘴巴被付榕用手指堵住,兩人的臉似是而非的貼著,淺淺的呼吸聲均勻噴灑在彼此的臉側,使人心中一怵。

  付榕輕輕地趴在她的肩膀上,手指細細摸索著她的胳膊,像小貓一樣。

  她打了個哈欠,雙手摟著林司奕的脖子,埋頭深入脖間吸了一口氣,入鼻就是她自己調制的味道,比任何毒.品都令人痴迷。

  “姐姐,你和太子有什麼關系啊,剛才他一直盯著你看,你是不是不要我們萬花樓的姐妹了。”

  其實更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假裝失望地嘆了口氣,見林司奕沒有回話,又低落地用手指拿起林司奕的一撮頭發,懶散地纏繞著,嘴裡嘀咕著些什麼。

  她希望林司奕能給出一個令她滿意的答案,可如果真的和太子有關系的話,她也不介意給對方送一份大禮。

  比如先皇後的死。

  付榕沒有做得太過,自身力度掌握的很好,這個姿勢不容易讓林司奕掙脫,但也不會讓她覺得十分有壓迫。

  剛開始進屋的時候林司奕就把她的外衣脫掉了,因為付榕的動作過大,這時裡衣正松松散散地掛在付榕的身上。

  林司奕低頭就是看到了對方細膩的肌膚,顏控屬性瞬狙被激發,她此時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呆呆地怔住,直到腦子裡傳來了系統瘋狂的吼叫才慢慢回過神。

  她甩了甩頭,嘗試推開眼前的美人,可對方的雙腿一直纏在她的腰間,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怎麼也分不開。

  林司奕咬緊下唇想讓自己冷靜,她不想讓自己表現的很齷齪。

  說不定付榕的這種表現只是普通的親情呢,畢竟她們一直相依為命,親人直接直接親一口或者摸一下也是很正常的,應該是很正常的。

  是她自己太敏感了,看來單身太久也不好。

  她組織了一會語言,舌頭卻不按她的安排行事,一直在打拌:“我和太子現在沒什麼關系,今年也是第一次見面……”

  就是以後應該是親家關系。

  但她現在還沒有摸清太子的人品,那個葉五小姐到底是什麼時候,再加上太子的出廠設置……讓她不忍心把付榕送走。

  付榕低頭撇著嘴喃喃自語:“你又騙我。”

  林司奕沒有回答她,笨拙地把她平放到床鋪上,身體沒了負重,瞬間一輕,她深深松了一口氣,低頭卻突然反應到現在她們都姿勢非常別扭。

  她雙手撐著床板將付榕禁錮在臂膀間,付榕全身貼著她不松手,可以完美地感受到彼此的輪廓。兩人個就這樣一上一下的貼著,讓人不禁想入非非。

  她尷尬地看向一邊,不自在地道:“你先松開手和……。”

  “松開手和腿。”

  付榕聽到後笑著搖了搖頭,不但沒有松開,反而更纏得更緊了:“不要,我一松手你就去找大夫了,大夫開的藥很苦。”

  “行吧行吧,我不去找大夫,你松手我給你倒茶,茶壺馬上就燒壞了。”

  說著她看些一直咕嚕咕嚕的水壺。

  付榕聽到確實在響,這才松開了手。

  林司奕初獲自由,立刻從床上蹦了下來,拿起桌子上的抹布就把燒開得水壺提了下來,另一個水壺裡剩的有些涼水,她把水摻了一下,等到不燙的時候端給了付榕。

  剛扭頭就看到付榕眼睛撲靈撲靈地看著她。

  “……”

  這是林司奕第一次發現付榕這麼像一只妖精,還是會攝人心魄的那種,她在心裡默念幾遍清心咒,驅逐著腦子裡的歪想法。

  她要時刻記住,自己是直的!

  她是直的!付榕也是直的!她們只喜歡美男子!

  靜下心後用手微微託起付榕的頭,又吹了幾下杯子裡的水,確認不燙後小心翼翼地喂給了付榕。付榕喝完後林司奕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還是很涼,額頭上還是有著一絲冷汗。

  林司奕皺起了眉頭,生病可就麻煩了。

  “你今天穿得也不是特別少啊,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凍著了,以後一定要多穿點,那些薄的到夏天再穿。”

  她像個長輩一樣訓著付榕,卻沒有一點威懾力,想不到就幾天的時間,她直接搖身一變成了照顧付榕的那個人了。

  付榕抬眸,看到對方擔憂的樣子微微一笑,眯眼看著她解釋道:“我沒有感冒,就是肚子有點痛。”

  肚子痛?吃壞肚子了?不應該啊,付榕的飲食習慣都很好的。

  “那需不需要我給你弄點藥。”說完林司奕又想要了付榕怕苦,補充道:“不苦的那種,我這裡有水果幹。”

  說著指了一下牆角處的盒子。

  那裡面可都是她的寶貝,之前都前段時間吃完後又集了一盒,搬到這屋裡的必備物。

  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小零食,葡萄幹芒果幹之類的,特別甜。

  聽到這裡付榕臉色一變,露出了陰險一笑,繞有趣味地看著盒子道:“哦,原來是在那個盒子裡啊。”

  林司奕這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之前她因為吃太多糖而長了蛀牙,付榕知道後就讓她戒糖,這些零食都是她平時偷偷摸摸攢下來的,看來馬上就要見不到了。

  她此刻臉色一青一紫的,氣憤自己這麼容易被套話,可看付榕的樣子應該是真的痛。

  付榕看著她的樣子噗笑一聲:“我不要你的水果幹,我就是……來葵水了。”

  這時林司奕才恍然大悟,原來不是生病啊,不過她有些納悶,為什麼她這種飲食作息不習慣的人都不會經痛,付榕卻會痛呢。

  體質原因嗎,那得好好補補。

  在這裡沒有什麼止疼貼、止疼藥之類的,女子的這個需求也沒有受到重視,想了許久她才記起之前一篇古籍裡的治經痛的方法。

  看來無聊時看些書也是有用的。

  她收拾了一下桌子出門找連小碗要了一碗四物湯,聽說可以治療痛經,付榕喝下後果然就好了許多。

  古代醫術真是博大精深。

  林司奕在床邊看著付榕慢慢閉上眼睛,看得她也很想睡,可腦海裡天道一直在嚷嚷著蹦迪,她煩躁地搖了搖腦袋,最終也沒有睡成,只希望把天道搖下去,可惜並沒有效果。

  看著付榕慢慢舒展的睡顏,看來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她嘆了口氣,把被子掖好就出了門。

  是時候找天道談談了。

  她找了一個沒人又清靜的地方,靠在三樓的護欄上,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抓著樓上飄下來的彩帶。

  樓下是熱鬧的商業區,人來人往,但在她眼裡都是一個個會行走的錢袋子。

  沒想到她這種□□絲穿書也能成為一個躺著賺錢的人,只能說她真是太幸運了。

  你現在想怎麼辦。天道突然出聲,平靜地問道,沒了之前的氣憤。

  什麼怎麼辦?

  當然是付榕,你準備怎麼安排她,她可不是什麼好人。天道看她裝作不懂的樣子語氣加重幾個度。

  林司奕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這是雙沒有經歷社會打磨過的手,發達前靠柳其州,發達後靠付榕,她就是一個妥妥的掛件。

  這樓下繁華的一切,前期是靠她自己的點子,可後期卻都是付榕經營的功勞,身為女主,付榕的頭腦和智商是超乎常人的,即使在思想束縛的古代她依舊能有許多另類的想法。

  說實話她是不想把付榕送進皇宮這座墳墓的,太屈才了。

  換句話說,她不想失去這個長期飯票。

  如果說剛開始他就有些猶豫不決,那見到男主後她就更遲疑了,為了感情也為了利益。

  她咬了咬牙,雙手緊握,淺淺地問,可以用其他方法嗎,我不太想……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渾身的刺痛扎地睜大雙眼,看著從遠處走來的天道虛影她扶著圍欄問道:

  “你怎麼……在這裡。”

  天道聽著她的話嗤笑一聲:“你不想?那你想做什麼,你有什麼能力反駁我,我隨時可以將你的靈魂驅趕出這個身體,然後換個聽話的來執行任務。

  如果不是付榕破壞了我的身體……我早就讓你卷鋪蓋走人了。”

  天道的霸總語氣十分狠厲,說到付榕的時候她渾身散發出來的戾氣讓人望而生畏。

  “付榕發現你了?”林司奕弱弱地問道,此刻她身上的電擊已經消失,身體慢慢地恢復了正常,她望著眼前的天道十分不解。

  付榕怎麼可能會破壞她的身體,付榕這幾天明明一直和她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