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HP坩堝燉一切 > 第十五章 坦白

第十五章 坦白

  “西弗勒斯!”薇薇驚魂未定,還好面前是斯內普,“你怎麼在這兒?”

  斯內普皺著眉頭打量一番她:“這裡是有求必應屋。”

  “那你聽到剛才盧修斯和…它的對話了嗎?”薇薇問道。

  斯內普手上的動作一停,許久才“嗯”了一聲。

  薇薇看到他手上拿的那本書的題目,驚道:“黑魔法?”

  斯內普用眼神制止住她:“小點聲,他們沒走。”

  薇薇趕緊閉上嘴,果然聽到牆外傳來盧修斯氣急敗壞的聲音:“主人,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薇薇屏住呼吸,清晰地感受到牆的那邊有什麼人用手刮過牆面,刺骨的寒冷順著牆縫傳過來。

  “呵。”

  陰冷的低笑聲仿佛是直接在腦海裡響起的一樣,薇薇和斯內普往後退了好幾步,斯內普緊張地掏出了魔杖。

  不知過了多久,那種讓人不適的感覺終於消失了,薇薇也放松下來。

  “嚇死我了,西弗勒斯,那就是伏地魔嗎?太可怕了!”薇薇毫無形象地坐在地上,爪子撫著胸口,心髒還在劇烈地跳著。

  “別說那個名字!”斯內普皺起眉頭。

  薇薇撇了撇嘴,沒有和他爭辯。

  “你看這些書是為了你上次說的那個事情嗎?桑迪載伊給你回信了?”薇薇湊過去,斯內普卻立刻把書合了起來。

  “是的,我在找資料。”

  薇薇更加疑惑:“什麼資料啊,我看看都不行。”

  斯內普幹脆把書裹進了衣袍裡:“走吧,去和莉莉他們說一下比賽題目吧。”

  “好。”薇薇盯著斯內普的背影。

  今天的西弗勒斯,好奇怪啊。

  薇薇這樣想著。

  “比賽題目是密室?”

  “盧修斯馬爾福也參加?”

  “'youknowwho'出現了?”

  “你們怎麼逃掉的?”

  斯內普把事情和莉莉他們講了之後,四個人吵得像一窩帶了擴音器的麻雀一樣。

  “你們小聲點!想讓全校都聽見嗎?”斯內普小聲呵斥道,幾人意識到周圍可能有人,趕緊把嘴閉上了。

  “可是…這也太可怕了吧,'youknowwho'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學校裡面。”莉莉滿臉擔憂,“我們快去告訴校長吧!”

  “是啊,鄧布利多的話,一定有辦法的!”盧平也附和道。

  “不要太多人一起去,斯內普、莉莉,你們和我去找鄧布利多!小天狼星、萊姆斯,你們都寫信回家問一問,最近魔法界有沒有出現動蕩。”詹姆當機立斷,五人一貓分成兩隊開始行動。

  詹姆一行人風風火火地衝到校長辦公室門口,噼裡啪啦一頓拍門,鄧布利多一頭霧水地打開了門。

  可等他們說清原委,鄧布利多竟然笑了起來。

  “各位,我想你們是弄錯了,”鄧布利多請他們進到辦公室來,並讓家養小精靈給他們每人上了一杯檸檬茶,“如果你們說的是盧修斯馬爾福先生,那你們嘴裡的神秘人只能是我了。馬爾福先生今天一下午都在和我討論魁地奇比賽的事情,在你們來的前五分鍾剛剛離開,你們沒有碰到嗎?”

  “怎麼可能?”斯內普愣住了。

  “教授,您確定馬爾福一下午哪兒都沒去嗎?”莉莉不甘心地追問道。

  “是的,伊萬斯小姐,我拿我手中的檸檬冰沙發誓。”鄧布利多語氣篤定地說道。

  “時間轉換器!”波特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教授!他用了時間轉換器!您看到的不是他,是未來的他!”

  “哦?波特先生聽說過時間轉換器,”鄧布利多還是一副笑眯眯地模樣,“很可惜,它們在二百多年前的一次大戰裡被全部破壞了,而且再也沒有魔法師能夠制作它了。”

  “什麼?”薇薇失聲尖叫出來,莉莉和斯內普想捂住她的嘴,但鄧布利多已經看了過來。

  “看起來我們這裡多了一位新客人,”鄧布利多雖然還是笑著的,但眼神明顯冷了下來,他盯著薇薇看了許久,才又恢復了和善,“不是阿尼瑪格斯,這位朋友能介紹一下自己嗎?”

  薇薇想了想,回頭對著莉莉三人點了點頭。

  莉莉有些擔心地松開手,薇薇便從她懷裡跳了下去,對著鄧布利多行了個禮。

  “校長,你好。”

  薇薇告訴鄧布利多,她是異世界的妖精,無意闖入這個世界,想要幫助詹姆他們。

  “那你剛剛為何反應這麼大,時間轉換器怎麼了呢?”鄧布利多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東方的妖精,所以他並不覺得有何稀奇。

  “啊,那是因為…”

  突然,眩暈的感覺又傳了過來,她在原地晃了兩下,一股不可抵擋得困意傳了過來,瞬間眼前就變成了一片黑暗。

  “薇薇!”斯內普趕緊衝上前去,在薇薇快要摔到地上的時候把手墊在了下面。

  “不可能啊…她沒說那個啊…”詹姆呆在原地,仔細思考著薇薇剛才說過的話。

  “不好意思鄧布利多教授,”莉莉看到鄧布利多含有深意的眼神,連忙解釋道,“薇薇最近身體不太好,上個月也是突然暈倒了好幾次,您別介意,她不是故意逃避問題!”

  “哦?上個月?”鄧布利多目光更加幽深。

  “莉莉、斯內普,拜託你們把薇薇送到醫療翼吧,我有點事情單獨和校長說。”詹姆仿佛下了什麼決心一般。

  鄧布利多看了看詹姆,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莉莉,笑了笑:“去吧孩子,去和龐弗雷夫人說,我讓薇薇住在醫療翼的。”

  莉莉道謝之後便和斯內普抱著薇薇離開了,等他們關上了門,鄧布利多才不急不慢地轉向詹姆:“波特先生,你現在可以說了,不著急,我們有一個晚上的時間。”

  詹姆看向鄧布利多,鄧布利多一愣,這不是一個一年級的孩子應該有的眼神。

  詹姆深呼了一口氣,他說道:“教授,您相信,轉生這件事嗎?”

  鄧布利多一愣:“你的意思是,詹姆…難道你…”

  “是的教授。”

  詹姆把他經歷的事情都說了出來,鄧布利多聽得很認真,聽到他和莉莉為了保護哈利犧牲的那一段,鄧布利多拿起了手帕擦拭眼淚。

  “孩子,你們受苦了。”鄧布利多拍了拍詹姆的肩膀,“這些事情…伊萬斯和斯內普知道嗎?”

  “不知道,只有我和薇薇知道,而且說實話,薇薇知道的比我更多。”詹姆老實說,“但是她好像一直受到什麼…世界意識的束縛。這個詞我也不太清楚是什麼意思,就好像'youknowwho'一樣,薇薇只要一說這個詞就會毫無徵兆的昏迷過去。可是…”

  “可是今天薇薇小姐並沒有說過這個詞。”鄧布利多補充說道。

  詹姆狠狠點點頭:“自從上次她無緣無故暈過去三天後,薇薇說話做事都非常小心。”

  “那按照剛才薇薇小姐的反應,大概是對時間轉換器這種東西的失傳表示詫異,”鄧布利多又看向詹姆,“詹姆,你對時間轉換器有什麼印象嗎?”

  詹姆撓了撓頭:“沒有,教授。”

  鄧布利多低頭思索許久:“薇薇小姐耳朵上的掛墜很特別,她一直帶著嗎?”

  詹姆繼續撓頭:“是的,她說從她出生開始就帶著了,好像是她師父送的禮物,她也是通過那個來和她的師父聯系的。”

  “我知道了,孩子,你先回去吧。”鄧布利多站起身來,“我突然想起來,有位好久都沒拜訪的老朋友,我該去看看他。”

  “好的教授,可是…”詹姆有些不知所措。

  鄧布利多笑道:“別怕,詹姆。既然梅林讓你重回來一次,那肯定有他的安排。”

  詹姆點點頭。

  “只是有一點,”鄧布利多提醒道,“最近不要和薇薇小姐說太多機密的事情,也可以試著騙騙她。”

  “您是懷疑薇薇?”詹姆驚道。

  “不,她是個好孩子。”鄧布利多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只是做個小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