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回八零:假千金才是真首富 > 第58章 縱火人是誰

第58章 縱火人是誰

  “有人說話的聲音你確定確定沒聽錯”溫暖正色地看著他問。google搜索"書名 本站名稱"

  “溫暖姐,我確定我沒聽錯!不信你問林業,我當時有跟他說。”

  林業也點頭,“是的,溫暖姐。小丁沒聽錯。後來我們連番薯都沒扒,抄起刀和棍貓著腰走到門縫邊上去聽,但又沒聽到到聲音。

  可後來進去了裡面,又聽到了。

  後來我們商量了一下,由我提刀騎摩託車做好準備,在門邊守著;小丁拿著長棍溜出去察探情況。”

  “對,我拿著長棍,悄悄地開了條縫,探頭出去,左看右看,沒看到有人。後來我又繞著往後面走去,結果在末尾彎角處看到有個人影。於是我就拿棍邊喊邊衝過去。

  對方聽到我開口,就飛快地跑了。

  我以為是來偷東西的,見人被被我們嚇跑了,天又黑又冷就沒跑去追,轉身回庫裡。

  結果還沒走進去,就看到有火光,還聞到汽油的氣味。抬頭一看,就發現前面著火了。

  於是我就大喊林業出來幫忙撲火,結果又發現另一處也在起火。

  然後風大,左右兩邊很快就燒成一片。

  我看就我和林業倆怕是撲來不了,就趕緊跑去公司那邊打給村管委會和消防中心。

  然後再加來繼續接水管淋水救火。

  火勢越來越大,我們倆人怎樣淋都淋不滅,我們一邊淋水一邊大喊救命。

  後來你們就趕過來了。

  對,就是那樣!對了,溫暖姐,你怎麼也會在呢你們不是回家過年了嗎”小丁好奇地問。

  “我放心不下,家裡又沒什麼事,就想著幹脆早點上來。哪知會這麼巧。”溫暖也在慶幸自己回來得巧。要不然,出了事她都不知道。

  “小暖,我和肖隊他們繞著倉庫轉了一圈,也在附近看了,發現很有問題。我們懷疑有人在縱火。”標哥帶著肖隊幾人走了過來。

  “我剛也問了小丁和林業。昨晚輪到他們值守。

  他們說半夜的時候,曾聽到有人在倉庫外面,小丁還差點和其中一人對上。

  但因為北風大,天又黑,人一下子跑得沒影。再加火起得又快又猛,他們著急救火,就沒去追人。”

  “既然你們也確定是有人縱火,那就報警,交由警方來處理,我們就不好插手了。不過我看你們這裡,消防安全隱患極大。

  這要是著火了,像你們這種木頭和竹子搭蓋的簡易棚就極容易燒開;包括後面那片荒地也是,一點火星就可以蔓延成大火,甚至還會波及影響到附近的廠房。”肖隊指著前面的棚架嚴肅地說道。

  溫暖也清楚這個隱患。但目前她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暫是這樣了。

  也幸好這是自己的庫倉。要是前面那些租出去的棚架被點著了,燒著了人家的貨物,到時候還不知道要賠多少,然後聲譽多少也有影響。

  不過她臉上一點兒也不顯,態度十分誠懇地說:“謝謝肖隊的提點,我們會注意的。當時在搭建的時特意在後面拉了水龍頭,荒地那也劈開一條隔離帶。

  此外,我們也一直派人值守,時刻注意著防火安全問題。

  後面那片荒地也不會荒太久的,年後我們準備把它整理出來,著手蓋房。所以請您放心!”溫暖示意標哥送送他們,和他們解釋清楚。

  出了這麼大的事,溫暖也沒睡意。

  她把溫老爹和溫婉等人打發回去休息補眠一下後,就打電話報警。

  派出所的人過來了解完情況後,表示會大力追查緝兇。

  “媽的!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龜孫子這麼狠毒,我一定要把它宰了,大切十八塊扔鵬城河去!”標哥看著被燒得只剩片灰的布匹和焦黃的貨架,忍不住重重地踢了幾腳。

  溫暖揮揮手趕手飄在眼前的煙灰,咳了幾聲,才啞著嗓子說:“現在生氣也來不及,我們還是快清點整理一下,還有多少能用的,損失了多少,會不會影不影響後面的訂單。

  其實我們該慶幸,幸好沒人員傷亡;幸好是過年放假,沒壓庫存,沒多少東西在。要不更慘,哭都沒地哭去。”

  “你啊,你,我真的是服了你!都這樣了,你還能想到好的一面,還能笑得出來!”

  標哥看著她,都無語了。

  他雖還是很生氣但語氣也沒那麼兇了。

  “要不然還能怎樣我們總得往前看。畢竟還有那麼多人看著我們做事。來吧,我們好好想起,想想到底有誰對我們這麼大的仇恨,恨到要放火來燒死我們!”

  這要是他們一家早點上來,也住在這裡。那要是放火的話,會不會點到他們入住的那幾間屋子半夜三更,要是睡著了,起火了,估計生還的機會都沒。

  這樣一想,溫暖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我們一定要把放火的人抓出來。大家都想想,想想誰最有可疑,平常有沒有得罪過誰”

  溫暖先是想了一下自己認識的人。

  這附近四方八街、各大工廠,和自己結怨的好像沒誰。就是不小心得罪過的人,胡莉和胡小仙姐妹倆,那都是過去的事,早已翻篇了。

  溫老爹更不會。

  他就是一個老好人,平日要不是大家看在她的面上,溫老爹早就被人欺負死了。

  至於妹妹溫婉,那更加沒可能了。

  她人才回來沒幾天,人都不多認識一個。

  這樣想著,溫暖的目光就從標哥、細豪、小丁等人臉上一一掠過。

  嚇得細豪、小丁等人連連擺手。

  “溫暖姐,肯定不關我們的事。我最近這一兩年可沒得罪過人。自我進了公司,跟您做事後,就一直腳踏實地的,聽你和標哥的話,認真跑客戶,哪怕遇上客戶為難人,也是笑著面對的,更別說最近了。

  我最近天天拿著你給我們的英語句子,‘學好英語三百句’天天背著,那學習勁頭連我爸媽看了都感動不行,整日給我煲湯補腦。真的,我不騙你,不信你去問我爸媽。”

  “對,沒錯!我也是這樣。我哥和我嫂現常拿我來給侄子做榜樣了。還有我們村裡人,他們也念叨我,說是什麼浪子回頭金不換。溫暖姐,肯定不是我們!”林業他們斬釘截鐵地說,臉上滿是驕傲和光榮。

  他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別人家的孩子,心裡都高興得不得了,哪怕再看不進書,學不進去,但只要一想到大家的誇獎,都是硬著頭皮逼自己念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