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要命,這傲嬌的男主 > 簪子

簪子

  或許是因為山太高,璇璣殿的月亮似乎更亮了一些。

  江婉趴在欄杆上,抬頭望著天空的月亮。

  過幾天就要出發去南海,所以這幾日傅塵寰都會教她一些法術入門,怎麼使用符紙,怎麼逃遁,怎麼結防護屏障。

  全都是一些簡單實用的速成法。

  又給她布置了十幾張符紙的任務作為練習,江婉畫了整整一天,這才忙裡偷閒,有時間到外面透透氣。

  “怎麼了?”溫柔的男聲在江婉的耳邊響起,熱氣撓的她耳根癢。

  江婉瞬間呆愣在原地,一偏頭,就看到曲醉影眼含笑意的望著她,桃花眼微微泛紅,黑發用白色的絲帶系起,換掉了他常穿的黑色長袍,一身白衣飄飄,如同冰雪般幹淨純粹。清冷,高貴,他此刻溫柔的笑眼,讓江婉呼吸一滯。

  她突然理解,為什麼原本的曲驚鴻會喜歡上曲醉影了,被這個男人看著,就連心跳都會慢半拍。

  更不用說,他此刻微微俯身,貼著江婉的耳邊說話,眼神一閃,就可以看到他微開的衣領,玉白的脖頸,泛著銀光的鎖骨…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妖孽的人!

  “你怎麼來了?”江婉反應過來,連忙拉著曲醉影往房間裡走,確認了四周都沒有人,才鬼鬼祟祟的關上了房門。

  曲醉影很聽話的任由她拉著手,嘴角帶笑。

  “驚鴻是在擔心我?”曲醉影反客為主,拉著江婉的手往懷裡一帶,就把她圈在了懷裡。

  這麼親昵的距離,江婉能聞到他身上冷冷的香味,像是高山之上的雪水,凜冽又孤傲。

  傅塵寰身上的,卻是淡雅的蘭花香,溫柔恬淡,一如他的人,溫文爾雅,總是讓人如沐春風。

  直到江婉腦門上被輕拍了一下,曲醉影三分嗔怒,三分撒嬌道“你不專心。”

  “不是,我是在想你怎麼進來的。”江婉把頭從他懷裡離得遠了一些,不著痕跡的想要離遠一些。無奈腰被曲醉影抱著,撲騰了幾下就放棄了,只垂著眼不看他。

  “當然是正大光明的走進來的。”曲醉影察覺到江婉的抗拒,本來想放開她,誰知江婉竟然安靜下來,乖乖的任由他抱,頭枕在他胸前,能看見頭頂毛茸茸的發旋。

  惡趣味陡升。

  “走進來的?”江婉有幾分不解,隨即反應過來,他修習幻術,就算別人看到他的臉,也只會覺得是同門的師兄弟,根本不會有任何的懷疑。

  一絲涼意如同毒蛇般在背上爬行,江婉有些僵直。曲醉影竟然可以在璇璣殿來去自由,他的修為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境界。

  若是他不開心,揚一揚手,怕是整個璇璣殿都要遭殃。

  “嗯…”曲醉影用手指挑起江婉的下巴,寵溺的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許久不見,驚鴻想我了嗎?”

  手指從江婉的眉毛,滑到鼻尖,最後停在嘴唇上,下一秒,曲醉影就把頭湊了過去。

  嚇得江婉趕緊捂住嘴,驚恐萬分的往後靠。

  “冷靜…冷靜…”

  曲醉影抬眸,好看的睫毛落下一片陰影,眼角紅紅,帶著絲受傷的語氣,“以前…你很主動的…”

  “……”

  “我只是覺得,我們還沒有成親…這樣不是很好…”江婉使勁掐著自己的手,讓自己保持冷靜不要被這張臉迷惑,面上卻一片緋紅,帶著小女兒的嬌羞與忐忑…

  江婉雖然好色,但是這個人太可怕了…讓她從心底有些忌憚…

  她喜歡調戲別人,卻不喜歡被人調戲…

  “……”沉默了許久,曲醉影放開了圈著江婉的手,眼神溫柔如春水,“好,等所有事情都結束,我們就成親。”

  笑眼彎彎的捏了捏江婉的臉蛋,曲醉影在她的耳邊輕聲承諾道,“既然拿了你的守宮砂,我肯定會對你負責。”

  夭壽啦!

  這些人不是很講禮教的麼?

  玩的這麼開放?

  江婉欲哭無淚,曲醉影把曲驚鴻從小養大…不是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麼?難道還玩惡趣味的養成?

  魔道果然民風開放啊…

  “師父…”

  “叫我醉影。”

  “醉…醉影…”江婉幹笑著換了個稱呼,連忙走到桌邊倒了杯水,這才繼續問道,“當年,是我屠了君家滿門嗎?”

  曲醉影點頭,頗為贊賞“那一戰,你拿到了君家最好的仙器。”

  仙器?

  “你為了給我準備生辰禮,去神龍谷扒了幾十條龍筋,差點把真龍給滅族…後來,又去君家討要仙器,他們不給,你就…”

  說完,曲醉影便從腰間的儲物袋裡,拿出了一對簪子。

  玉白通透,秀美雅致。

  “仙器?是這對簪子?”

  曲醉影搖了搖頭,想了想又點頭道,“原身是一把冰劍,後來我用龍族的龍筋,神醫谷的玄冰絲鍛造許久,才把冰劍煉成了簪子。”

  “即是你千辛萬苦找來的,理應有你一份。”

  說完,曲醉影便拿出雕著玉蘭的那根簪子,細心溫柔的插到了江婉的發間。

  這哪裡是什麼簪子啊,這流光溢彩的白玉上,全是血淋淋的生命…

  “驚鴻,也幫我束發吧。”

  江婉拿著梳子,一下又一下的梳理那綢緞般的黑發。

  插在曲醉影發間的那根發簪,沒有雕花也沒有裝飾,只是簡單的白玉簪,就像是玉蘭花的樹枝,一花一木,天生一對,清新而別致。

  “你現在修為不足,還不能體會這根簪子的神奇之處。”曲醉影說著,給了江婉兩顆丹藥,“兩日一顆,四天之後,你的傷就會痊愈。此次南海之行危機四伏,務必小心。”

  “你怎麼知道?”會去南海?

  江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曲醉影打斷了,“因為我也要去。”

  “那個,我從小和你的關系就很好嗎?”

  “你很黏我。”

  “我們是…戀人?”

  曲醉影似笑非笑,桃花眼笑眯眯的盯著江婉看,“對。我們互相愛慕,情不自禁…”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江婉還想再問些別的,曲醉影已經把食指放在她的嘴唇上,用口語說道“有人來了。”

  把一瓶黑色的瓷瓶放到江婉手上,抱了抱她,曲醉影悄聲囑咐“到南海之時,給傅塵寰服下…”

  剛把黑色的瓷瓶放進儲物袋,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江婉一驚,連忙跑到門前,轉頭想讓曲醉影躲起來…

  屋裡哪裡還有曲醉影的身影…

  “江道友,公子讓你帶著功課去找他…”

  “你在裡面嗎?”

  敲到第三下的時候,江婉打開了門…

  葉深舉起的手有些尷尬的放了下來,輕哼了一聲,“快去,可別讓公子久等了…”

  話剛傳完,便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開了。

  自從上次江婉把髒手印拍在葉深袖子上之後,葉深再也沒有在江婉面前多待,潔癖傷不起啊。

  江婉抱著畫好的一堆符文,正往傅塵寰的月華殿走,路上卻意外的看到了葉深和冉霓裳。

  葉深手裡提著食盒,笑容滿面的正和冉霓裳說話。

  “公子怕姑娘你剛來,吃不慣這裡的闢谷丹,所以讓天水峰做了些吃食,姑娘口味輕,廚房做的都很清淡。”

  “麻煩道友了。”

  冉霓裳輕笑,手裡接過食盒,一舉手一投足都飄著仙氣。

  趁著月色朦朧,冉霓裳的臉也罩上了一層光華,遠遠看去,那種揮之不去的仙女感越發強烈。

  美人太過動人,葉深一時之間竟看的呆了。

  “口水擦擦。”

  江婉出言提醒。

  擦肩而過時,葉深和江婉同時哼了一聲。

  江婉美女嘆息,明明她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大美人,這人為啥還有兩幅面孔呢?

  到了月華殿,除了傅塵寰,清音峰的月無涯也在。

  說到符文和陣法,月無涯才是整個璇璣殿最為精通的人。

  而且符文和陣法對使用者的修為要求並不高,只要能催動符紙,跨越兩個等級的法術都可以施展。

  得道大能們,便會給宗裡的小輩們提供豐富的符文和陣法,傳送符傳音符天雷符…應有盡有。

  也是為了小輩們操碎了心。

  傅塵寰拿起江婉畫的那些符紙,一一仔細看過,挑出幾張不錯的,剩下的一大半都不能用,成為了廢紙。

  修仙者看重勤勞,卻更看重天賦。按照江婉目前的狀態來看,至少在符文和陣法上,她走不通。

  “第一次嘛,有幾張能用的不錯了。”

  傅塵寰不發一言,神色難辨。江婉便想給自己強行挽尊…

  “當年祖師教無涯的時候,他只看了一遍。”傅塵寰搖了搖頭,“結果畫出來分毫不差。”

  月無涯聽到傅塵寰誇自己,臉上的表情依舊平靜無波,“不過是依葫蘆畫瓢罷了。”

  月無涯話很少,冷冷清清的,對周圍的事物都很平靜,或者說是漠視。

  只有在提到符文和陣法的時候,眼睛才會發光。

  咳,江婉咳嗽一聲,大家各有所長,沒天賦她也沒辦法啊。

  最後,還是月無涯畫好了三十張各種各樣的符文,留給江婉防身。

  傅塵寰無奈嘆氣,“你自己可有想學的?”

  “唔…”如果可以的話,江婉想著,她最想找個無人的村子,種種田養養花…安享晚年。

  “不然?學劍法?”

  ……

  在教了江婉三遍劍法之後,傅塵寰和江婉,都放棄了這個大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