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公主殿下和太監互穿了-番外 > 番外2

番外2

  
上個番外補了一章。  秋日下午,北風獵獵。

  鬢發斑白的徐朝陽倚在窗前望著外頭景色,試圖數清枯黃樹下跳躍的家雀兒,以此驅一驅這擾人的秋困。

  算來……

  距離徐朝陽和孫繹當年聯合消滅永王、得到順帝無奈之下的成全至今,已有四十載春秋有餘了。上半年孫繹因一場風寒辭世而去,享年七十歲整,是高壽了。

  徐朝陽自從東海一戰過後,便對生死之談無甚太大的忌諱。打從孫繹死了,她便無有一天不惦記著自己也早點兒隨他而去,早日在奈何橋上與他再見。

  但她不會自戕,因為那種行為太過愚蠢,孫公公也不許。

  “可我若是死得太晚,他在奈何橋上等不及怎麼辦?又或者,路過的鬼使不準他一直傻等著,把他強行帶走了,我再也見不到他怎麼辦?”

  阿伴此時也已年近花甲,一直在孫府做事兒,當即對徐朝陽輕輕嗔道:“主子,莫要胡思亂想。”

  “哦……”

  徐朝陽打了個哈欠,聽話地沒再言語,閉上了眼。

  再睜眼時,徐朝陽發現一切事物在自己眼前呈現得格外清晰。那因老年眼病所導致的、看什麼都灰蒙蒙的毛病,此時竟已然痊愈!

  她又翻身而起,揮了揮胳膊蹬了蹬腿,發覺胳膊腿也不似之前那般沉重乏累。當下的身體狀態,讓徐朝陽想起數十年前那個有心上九天攬月、下四海摸魚的,久違的年輕的自己。

  “我的小祖宗誒,起來作甚?快躺下,風寒未好,你這是撒的什麼歡兒哦!”

  一農婦衝上榻前,將徐朝陽摁回了被窩裡裹起來。農婦的眼眶發紅,眼袋烏青,想來是熬了夜、又流了淚。

  徐朝陽張了張嘴,想問問如今是哪朝那代,自己這是死了沒死?

  “……”

  最終卻在農婦那憐惜疼愛,如同慈母注視幼兒的目光中,抿唇噤聲,什麼都沒能說得出來。

  之後的幾個時辰裡,徐朝陽識海裡接受了來自現在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

  原主人尚且是個五歲小娘,人稱“丹娘”。

  據說丹娘出生那日天邊日頭又大又紅,故而中過秀才的外祖父給她取名“丹陽”,可後來因為犯了宮中某位貴人的名諱,只得把“陽”字去了,改成單名一個“丹”,聽起來比之前俗氣許多。氣得外祖父怒罵聖上不仁、百姓無以仰仗雲雲……小丹娘在旁聽著,似懂非懂,卻將此一節記得格外清楚。

  除此之外,丹娘三歲前的很多記憶皆是模糊不清。記得最為清楚的,還是被徐朝陽的靈魂佔據身體之前那場落水事故。——竟是隔壁家十七八歲的二哥心懷不軌,用糖墩兒把小丹娘騙去池塘邊的大榕樹後後邊對她動手動腳。不巧當時有人路過,隔壁二哥怕被撞破醜事,就將小丹娘扔進池塘裡,自己慌不擇路溜了。

  “這狗日嘞畜生……”

  徐朝陽從丹娘的記憶中得知,小丹娘其實剛被打撈上來沒多久就咽了氣兒。所以才給了年過半百死於秋日的她,一次重生的機會。

  她咬緊牙關,肉嘟嘟的小拳頭死死攥著:“不搞死那畜生,老子徐字兒都倒著寫!”

  年過半百的徐朝陽雖已不是當初那個魯莽嬌憨的少女,卻仍滿心要為世間的不公和惡劣重拳出擊。孫繹尚且在世的時候,往往會百般寵溺地嗔她老大歲數了還跟小孩子一樣。

  而後,他便毫無底線地縱著她,一切都由著她。

  孫公公……

  想到孫繹,徐朝陽又蹙眉低語:“可倘若我還不死,不就又不知猴年馬月才見到孫公公了麼?”

  “什麼死啊死的?丹丹!”

  之前那名農婦是丹娘的母親,聽到“女兒”低聲說著生啊死啊的話語,駭得不輕:“丹丹,你可別嚇唬為娘啊。你這是……魘著了?”

  徐朝陽尚未相好該如何安撫這名婦人,就感到一陣細細的風從屋門處灌了進來。

  伴著風聲,還有男人的怒罵:“隔壁孫家一幹豎子宵小,非人哉、非人也!”

  “瞧你,嚷什麼?別嚇著了孩子!”

  婦人低低地怨了一句,又問:“這是怎的,怎麼氣成這樣?”

  就在徐朝陽以為丹娘的父親已經知道隔壁二哥對原來的丹娘做了什麼的時候,卻聽男人咬牙切齒地道:“孫家二房夫妻倆為了牙行許給的那幾吊銅板,託人將孫大哥孫大嫂遺留在世的獨子帶入京城做閹人了!你說他們還、他們還叫個東西嗎?”

  “真是笑話,就他家老二那副德行還想花錢買官?怕不是入了官場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只可憐了繹奴兒那孩子,那孩子多懂事,倘若我一早知道這件事,說什麼也不能……”

  此時的徐朝陽仿若失聰一般,已經聽不到丹娘父親接下來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她腦海中只縈繞著一個名字,那個她自打他離去後便不敢再心心念念,怕自己忍不住心痛、忍不住想要結束生命與他相見的名字。

  繹奴兒。

  她的繹奴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