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女子科舉路 > 第 5 章

第 5 章

  告知了老宅的僕役,讓他們盡快收拾好東西,第二天一大早林瑤就出發回家。

  比起初來桃溪縣時,這次回京算是輕車簡行了。

  其實如果不是天太冷,林瑤原本是準備騎馬的,僅僅是獨自在外兩天而已,她就被鬱悶得一肚子氣,而且對爹爹娘親思念無比。

  這次速度快了許多,不到晌午就已到了家中。

  看到等待了許久的娘親,林瑤跳下馬車撲了上去。

  “娘的阿瑤瘦了。”蕭芙緊緊抱住林瑤。

  “娘,我不開心。”林瑤被娘親擁抱在懷裡,突然的,濃烈的委屈湧上心頭,“娘,我好不開心。”

  “阿瑤不難過,娘在這裡。”蕭芙聽到女兒帶著哭腔的聲音,無比心疼,“平安,我們不去考科舉了好不好。”

  “不要。”林瑤從娘親的懷裡出來,站得筆直,“娘,他們看不起我,那我就更要讓他們看到,我是怎麼一步步超越他們,走到他們這輩子都觸及不到的地方去的!”

  “娘相信你。”蕭芙溫柔的看著面前的女兒,明明是眼圈都紅了的十一歲小姑娘,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卻如松竹般堅韌。

  她的小姑娘,好像真的將要長大了。

  “娘,我好餓~”林瑤扯著娘親的袖子撒嬌。

  “阿瑤想吃什麼?”蕭芙牽著女兒的手向五福堂走去,“娘親準備了許多你愛吃的。”

  “想吃烤羊肉!要辣一些,還要水煎包,上次聽驚蟄說很好吃。娘,有湯嗎?我想喝雞湯,沒的話那我想晚上喝。娘,娘,娘,你準備了什麼糕點?我想吃米糕、桂花糕,還有最最最重要的白玉糕!”林瑤牽著娘親的手,一路上嘴巴沒停過。

  很快,兩人到了五福院。

  林瑤看到了一大桌的菜肴,而且都是她喜歡吃的。林瑤瞬間開心起來了。

  “娘,你吃了嗎?”

  “娘等著陪阿瑤一起吃。”蕭芙看著女兒,怎麼也看不夠似的,僅隔兩日,卻如隔三秋,“都怪你爹,我本來是準備跟你一起去的,他偏不同意!”

  “……是我想自己去的,我覺得自己長大了嘛。”林瑤赧然道,臉有些紅。

  之前林澤是想讓林瑤自己去的,但是到了快出發時又不舍得,於是想讓蕭芙陪林瑤回鄉,偏偏林瑤覺得自己長大了,非要自己去,還說她才不是喊著要娘親的小孩子。

  結果沒兩天,林瑤就喊著娘親回家了。

  林瑤尤其覺得羞恥的是,爹爹知道她說的話,所以回來一定會嘲笑她的!

  “還是你爹的錯!”在丈夫和女兒之間,蕭芙無條件的偏向女兒,“阿瑤,你是想吃家裡做的糕點,還是讓人去給你買一品齋的?”

  “想家裡的味道了。”林瑤想起自己的黑歷史,頓時乖乖的不敢作妖了。

  “娘,下次你早點吃吧,別等我了。”突然想起娘親說要等著陪自己吃,林瑤趕緊說道。

  “阿瑤不想跟娘親一起吃嗎?”

  “當然不是了!”林瑤趕緊澄清自己,“餓著好難受,我擔心娘親會餓。”

  “……”蕭芙一時無言,只是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頭。

  在家裡吃完飯後,林瑤陪娘親去花園散了散步。

  丞相府的花園在整個京城都是極有名的,裡面種滿了蕭芙培植的珍奇的花卉。

  散步之後,林瑤回房睡了個午覺,之後就一直待在書房讀書。

  蕭芙也在書房陪著女兒,也不打擾,自己拿了本農書當作消遣。

  ——————

  傍晚。

  林澤回到家裡,驚喜的發現平安也在。

  說實在話,平安的馬車剛走,他就立刻後悔了,平安還那麼小,孤身一人到一處陌生的地方,面對的都是陌生的人,而且不少人都對平安心懷惡意。

  他當時怎麼狠得下心啊。

  但他沒有叫平安回來,這是平安選的路,他畢竟不可能永遠活著,不可能永遠庇護平安。

  所以平安必須成長,必須了解並正視女子的地位,正視自己將要面對的困難。

  但是當林澤看到林瑤後,之前想好的的一切全都被他忘了。

  他不老,還未及不惑之年,在所有同僚中都算得上年輕的,那他當然可以成為平安的後盾,將平安納在羽翼下,護佑她一生平安。

  林瑤偷偷的看向爹爹,發現爹爹除了喜悅並沒有嘲笑她的意思,一瞬間心安了。

  “爹爹,我回來了。”雖然爹爹沒有嘲笑她的意思,可是林瑤還是覺得不好意思,聲音小小的。

  “嗯。”林澤淡淡應道,他的形象向來是比較沉穩嚴肅的。“聲音怎麼這麼小?是受委屈了?”

  “……也沒有,就是別人好像有些看不起我。”林瑤小小聲的說,這麼一說出口,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脆弱,“他們沒有表現出來,我就是感覺……”

  “那你覺得他們都比你厲害?”林澤反問。

  “當然不是!”他們當然比不上自己,林瑤在才學上向來極為自信。

  ……除了寫詩。

  “既然他們永遠比不上你,那你何必在乎他們的小看。”林澤淡淡的說,他是真的不在意,從一個喪父喪母的孤兒走到今天這個地位,他所經受的小看、嫉妒、詆毀都不是林瑤可以想象的。

  只是一想到女兒可能也遭遇自己所經歷的,林澤心裡就有著憋不住的憤怒。

  “我已經不在乎了啊,你問我我才說的嘛。”林瑤也想開了,何必為幾個只能見兩三面的人生氣,還不如多吃一塊白玉糕呢。

  唉。林瑤內心裡學著爹爹的樣子嘆氣,只是看桃溪縣的態度,她仿佛已經看到了未來,自己將要面臨的諸多不公了。

  好麻煩啊。

  “對了,爹爹,昨日我寫了一篇文章,我覺得我寫得可好啦!你要不要看?”林瑤從驚蟄手中拿過自己精心收好的文章,獻寶似的遞給爹爹。

  “不看!”蕭芙一手接過林瑤遞過來的紙張,一手打掉了林澤伸過來的手。

  她陪了女兒一下午,女兒也不說讓她看文章,哼!而且,“該吃晚飯了,瑤兒也該休息休息了。”蕭芙心疼的撫著林瑤的肩膀,面對女兒的不開心,她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這樣安慰女兒。

  “嗯,先吃晚飯,吃完再看。”林澤把手背在身後,看著頗有些瀟灑風流。“夫人,你先把瑤兒的文章放房裡,等我吃完晚飯再看。”

  他一家之主的威嚴!何在……

  嘶,好疼。

  晚飯後,林澤仔細讀了讀林瑤的文章。

  “這篇文章確實比之前好一些。”林澤點頭稱贊,“瑤兒你寫文章總是過於隨性,在寫科考文章時,由於必須拘泥於框架,所以總是不能完全發揮出你的水平。”

  “對這個問題,唯一的解決方法還是多練,以後每日我會給你出題,你自己記著時間,按著科舉的要求寫一篇文章,如果文章寫得不合格,則要受罰,可好?”

  “好,麻煩爹爹了。”林瑤點頭,她知道爹爹是為她好。

  “嗯,回去休息吧,不可學習太晚。亥時必須睡覺。你要記住,科考考的不僅是學識,還有身體素質。”

  “知道啦,我每天都在練拳。”

  拳是養身拳,是救下剛出生的林瑤的老和尚傳授的。

  等林瑤大了點,林澤就教給了林瑤。而林瑤確實是在練拳之後身體才漸漸轉好,甚至比同齡的孩子更健康。

  因此林澤從小就督促林瑤練拳,也讓林瑤養成了每日練拳的習慣。

  “嗯,回去吧。”林澤拿起一卷書,準備讀書。

  林瑤轉身出門,走到門口時又突然停下,轉身面對林澤,臉上的表情有點小糾結。

  “對了,爹爹,如果你和娘親喜歡叫我平安,那就叫我平安吧。”林瑤一副做出重大犧牲的樣子,不自覺的皺著眉,“平安……還挺好聽的。”

  ‘當然是阿瑤更好聽!’

  “好啊,平安。”林澤看女兒一副糾結又不舍的樣子,沒忍住笑了,“我會告訴你娘的,你娘一定會很高興。”

  他跟妻子喜歡稱瑤兒為平安,也沒什麼原因,只是希望他們每念一聲平安,平安就可以更平安一分。

  “嗯,阿瑤……”林瑤沒忍住撅了噘嘴,平安真的沒有阿瑤好聽!“平安告退。”

  林澤在女兒把門關上後,沒忍住笑出了聲。

  林瑤剛走沒幾步,就聽到了門裡爹爹毫不掩飾的笑聲,簡直氣死了!!!她也不加掩飾的大聲哼了一聲。

  聽到門外林瑤帶著怒氣的哼聲,林澤趕緊忍住笑聲……沒忍住。

  他千嬌百寵才養大的平安,果真是無比稱他的心,哈哈哈,他過會兒一定要跟夫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