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在哈利波特當御獸師 > 第70章 路威的歸屬

第70章 路威的歸屬

  三天後,校醫院。

  “我可不認為龐弗雷女士會允許你們這樣做。”哈裡斯試圖阻止雙子把一個馬桶圈送給哈利。

  他昏迷了一個晚上就醒了過來,不過也很遺憾地錯過了最後一場考試。

  要是其他考試也就算了,教授們並不介意給他和哈利來一次補考,畢竟他們從奇洛手中保護了魔法石。

  可惜的是,最後一場考試是魔法史……

  賓斯教授明顯不知道什麼是通融,要不是鄧布利多勸說,他們連一個及格(a)都拿不到。

  喬治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馬桶圈,“送一個巧克力做的馬桶圈說不定更好一點?”

  “那哈利估計得把它放到臭了也不會想要嘗一口的。”弗雷德說。

  “哈裡斯說的對,如果被龐弗雷女士知道,我們都會被趕出去的。”羅恩拆開了送給哈利的一個巧克力蛙。

  反正哈利還躺在床上,他也不會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介意,這裡有一大堆呢。

  “又是鄧布利多!”羅恩失望地把巧克力蛙的頭咬掉,“明明有著這麼多張鄧布利多,竟然浪費我們這麼多時間去查尼可·勒梅!”

  赫敏不滿地瞅了一眼羅恩,“小點聲,你這樣會把哈利吵醒的。”

  “吵醒了更好,他都躺了三天了,”羅恩嘟囔了一下,“要不是有哈裡斯在,我們就要錯過最後一場魁地奇比賽了!”

  說起來驚險,考試完的第二天正是他們最後一場對戰拉文克勞的比賽。

  哈裡斯剛剛醒過來就被拉到了魁地奇賽場。

  也不知道伍德用的什麼辦法,說服了龐弗雷女士,反正哈裡斯最終騎上了哈利的光輪2000。

  高超的飛行技巧和優越的飛天掃帚搭配,呈現的就是一場近乎完美的魁地奇表演。

  甚至不需要金飛賊,哈裡斯通過幫助追球手就給隊伍取得了巨大的優勢,比分一度拉到了210比50。

  只是哈裡斯過於興奮,沒有注意到金飛賊,或者說根本沒有關注過金飛賊。

  所以最後拉文克勞的找球手戲劇性地拿到了金飛賊,結束了比賽。

  格蘭芬多最終以210比200的驚險比分獲得了勝利,成功拿到後查理時代的第一個魁地奇杯。

  慶祝持續到了第二天,要不是雙子過於興奮,不小心把煙花灑進了壁爐裡,他們根本不會停下慶祝的念頭。

  赫敏擔憂地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哈利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這時,龐弗雷女士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鄧布利多。

  “你們手上的是什麼?!”憑借護士長的自覺,她一眼就看到了雙子手上的馬桶圈。

  “呃,這是給羅恩的,他總是喜歡用自己的。”喬治把馬桶圈藏在身後。

  弗雷德也幫忙擋住龐弗雷女士的視線,“自帶總比和別人共用衛生一點,嘿嘿。”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些小心思!”龐弗雷女士照顧了這雙胞胎好幾個月,太清楚他們腦海裡永不停歇的鬼主意。

  “病人需要休息,你們趕緊出去!”

  眾人連忙收拾自己的東西,魚貫而出,不過走在最後的哈裡斯打算出門的時候,鄧布利多叫住了他。

  “可以聊聊嗎?”鄧布利多的語氣平靜,讓人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我說不可以可以嗎?哈裡斯心裡吐槽了一下。

  據赫敏所說,那天他們出了活板門,沒走幾步就撞見鄧布利多,了解情況之後,老鄧二話不說就跳進了活板門裡面。

  也就是說,最後把哈裡斯和哈利帶出來的,就是鄧布利多。

  遞給赫敏一個安心的眼神,哈裡斯決定看看校長想要做什麼。

  “當然可以,我們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嗎?”

  吐槽歸吐槽,鄧布利多作為第一白巫師,哈裡斯可不認為自己逃避就能隱瞞住他。

  “那就在走廊裡吧。”

  說完,鄧布利多也不擔心哈裡斯會跑,率先從校醫院走出來,來到空無一人的走廊裡。

  考試結束後,學生們都抓緊時間享受著難得的假日時光,待在城堡的學生都不多,更何況是在校醫院這個地方。

  鄧布利多透過窗戶,看向外面茂密的樹叢,就在哈裡斯胡思亂想著這次談話的時候,他開口了。

  “我已經勸說了海格,他同意把三頭犬送給你,不過我得確認三頭犬真正對你服服帖帖,才能放心地把路威交給你。”

  哈裡斯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夏天的酷暑都少了幾分,他抬頭看向鄧布利多,鄧布利多依然是看向窗外的淡漠表情,讓人琢磨不透。

  路威的事情他還打算等哈利醒了,就一起過去勸說海格,沒想到鄧布利多竟然知道了!

  也不清楚老鄧知不知道諾希雅和布丁的事情,不過就算想要隱瞞,估計也瞞不了多久。

  哈裡斯心裡下了決定,手一甩,一個迷你版的三頭犬就出現在了他的手心中。

  路威結束了看守魔法石的任務,這幾天都躺在海格的養殖場,當做看門的了。

  它正無聊的搖著尾巴,哀嘆自己又過上了吃生肉的日子。

  沒想到一眨眼就見到了哈裡斯!

  路威歡快地在手掌裡蹦跶,三個頭輪流嗷嗷叫,尾巴甩的飛起。

  還好不會搖花手,不然就起飛了。

  鄧布利多猛地轉頭,讓人感慨這位老人的頸椎竟然還這麼好。

  但是他湛藍色的眼睛卻瞬間透露出一股咄咄逼人的銳利,死死地盯著在那蹦跶的路威。

  就連遲鈍的三頭犬都感受到了這股壓力,整條狗蜷縮成一團,嗷嗷的叫聲漸漸變小,變成了壓抑的嗚咽聲。

  哈裡斯心疼地把路威收回了寵獸空間,毫不避讓地對上鄧布利多銳利的眼神。

  你有攝神取念又怎麼樣,老子有系統!

  兩人就這麼對視了一會,也可能是很久,哈裡斯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被鄧布利多探究的魔力縈繞,夏天的陽光都被這股魔力阻擋在外。

  “不好意思,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魔法。”鄧布利多突然回過神來,充滿歉意地說道。

  哈裡斯靜靜地聽著,想要聽聽這位第一白巫師會有個什麼說法。

  “你應該知道攝神取念吧,”鄧布利多語氣肯定,“我很少會粗暴地進入別人腦子裡翻檢記憶,更多的是通過感知對方當下的情緒,再輔之以自身豐富的經歷來揣測思想。

  請原諒我的不謙虛,我的經歷比魔法界大部分巫師都要豐富,這個方法無往而不利。

  但你不一樣,我在你的身上屢屢失敗,這讓我感到不安,尤其是你一直待在哈利的身邊。

  所以我需要確認一點,哈裡斯。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