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總裁,夫人帶崽跑路了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生一代一雙人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生一代一雙人

  “陳宓性格比較活潑開朗,能說會道,雖然有點吵但也不算聒噪。”說著說著,季宇仿佛再次回到了那無奈的兩天時光。

  因為王瑛芮幫他脫離苦海,滴水之恩都要湧泉相報,當時他問王瑛芮如何才得以報答此恩,她當時也沒說什麼,只是希望能陪她女兒玩兩天,為了幫他度過難關,公司有許多未完成的工作,恰好她女兒出國留學回來沒幾天,無人作陪她這個當媽也比較愧疚,所以才對季宇提出這種條件。

  王瑛芮這麼一說那季宇就更不應該拒絕了,於是頂著意外和不安的心情應了下來。

  他不知,其實他早已見過這個女子,瑛芮姐曾委託過他幫定做一套首飾,至於給誰季宇現還未可知,做好後季宇當時是親自送過去的,當然這一點也是王瑛芮指定要求的,而從不上門送貨的季宇之所以同意正是因為她是給自己的舊友萬姒工作,所以才免費將這套價值貴重的產品送達王瑛芮的公司中。

  也正是在那時,一次碰撞差點釀成大禍的季宇,也是與陳宓邂逅的第一回,也許就是那一眼,陳宓便惦念上了萬年吧。

  所以在答應王瑛芮的條件後,隔天一早自己的手機便在他正洗漱還沒吃早飯的時候響起,是陳宓那清脆悅耳的聲音,約他出去吃早飯。

  正當季宇以為她會帶自己到十分奢華的早餐餐廳時,沒想到她卻去了一家自己經常光顧的店子中。

  在她見到季宇的那一刻就開始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好像對陳宓來說季宇就像是認識了許多年的青梅竹馬,沒有一點老板女兒的架子,也沒有初見面時的唯唯諾諾。

  “她長得沒有你漂亮,可也算的上是亭亭玉立,大方得體,性格上麼…”季宇仔細思考了幾番“大大咧咧的,看起來很自由無憂無慮,是屬於他們那個年齡的孩子心性。”

  對於季宇如果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妹妹。

  年齡越大,經歷的風雨越多就越喜歡吃甜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理兒,反正萬姒這個情路坎坷的女人是不厭其煩的又把一大杯奶茶喝了一大半。

  其實她之所以喝的這麼快也是想吃杯底的奶茶,在找珍珠的過程中不免會吸進很多奶茶,又不能吐回去所以喝的就快上很多。

  肚子飽了,暫時是一點東西也喝不下了。

  萬姒放下奶茶杯繼續投入到剛剛她仔細聽講的話題中,“那你覺得她的優點有哪些,缺點又有哪些?”

  如果優點和缺點都沒有,那就是因為相處的時間還是不夠長,試問這世上的人哪個沒有優缺點呢,只不過是天未長,日未久,沒發覺而已。

  這個問題讓季宇聞到了一抹套路的味道,他意味深長的對著萬姒笑了笑“我可以不回答嗎?”

  “不可以。”萬姒毫不客氣的回絕,臉上的笑容更甚。

  如此看來季宇對陳宓也不是沒有想法的,至少在他這幾年認識的女生中,對於陳宓的印象已經算是較為深刻的了。

  男人無奈的嘆了口氣,搖頭一笑“好吧。要說優點,站在我的角度出發我認為她是蠻活潑無拘無束的,而且比較細心,會為他人思考著想。”

  萬姒聚精會神的聽著季宇的一番比較重要的總結,如果所言不虛,那她還真的會認為季宇和陳宓有些幾率。

  接下來就是缺點了,季宇也是左思右想了好久,那幾天短暫的接觸其實相對於優點,缺點還是很少的,也可以說zero,畢竟他本人不是和相信三秒鍾定律,但對於一個人的優點卻是骨子裡透露出來的。

  “缺點麼,優點吵吧,而且是不厭其煩的吵,不過也沒到我無法接受的地步,總的來說第一印象還不錯。”季宇實話實說道。

  萬姒有些意外,曾經她也問過這個沉悶的帥小夥對她的第一印象如何,可當時季宇只給了三個字‘一般般。’要不是後來他又說了些挽回局面的話,可能萬姒就不會趟這趟冷水了。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季宇真誠而不虛偽的人格,以及對待萬姒的這種好朋友態度。

  “其實說白了,如果要是讓你和陳宓再接觸幾天你也不會拒絕的,對吧?”萬姒單刀直入,時間不早,不能再拖泥帶水了。

  季宇皺眉一笑“所以說,你這個媒人是當對了對嗎?”

  萬姒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媒人要當,積德。可當不當的成還要看你和陳宓,我不會強扭。”

  如此說來季宇反倒輕松了幾分,他喝了口甜香味涼的奶茶發自內心的回答道“我對陳宓的定義只能說是,朋友。畢竟瑛芮姐對我有恩,我也不好太決絕,如果接觸一段時間下來我對她真的有眼緣,我會主動追求她,但如果沒有,也希望你們可以放放心,別拖累了人家姑娘。”

  這是一個成熟男性的回答,不拖泥帶水,不優柔寡斷,不害人害己,懂得及時止損,為他人也是為自己。

  萬姒將這剩餘的奶茶喝光,許多珍珠露出,她用吸管一顆兩顆三顆的把愣著,杯子光光人心煌煌,她拍了把自己的大腿起身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就好辦了很多,左右你這幾天也沒生意,不如就先休息一陣子,我會親自告知陳宓那邊,放心,不會給她太大的希望,你明天有時間就接通告吧。”

  萬姒像一個經紀人一樣,完全把季宇捆綁住,牽著他看世界各地的美好風景,直到他親口說stop,萬姒自然就會給他松綁。

  臨走前萬姒又突然轉身對他說道“你這個國際珠寶雕刻大師要是相親未果可以考慮來我公司,正好我公司需要像你這種本事高話還好的有位中年男子,薪酬標準會以市場最高價,畢竟你可是國際公認的珠寶雕刻大師,放心吧,我公司也是面向國際的,不會委屈你的。”

  萬姒拍了拍季宇的肩膀,其實自她坐上總裁這個位子就一直想要挖季宇的牆角,可奈何這幾年風波不斷,如今稍有平息,正好他本人也處於低谷,做朋友的就是要在這個時候拉一把方顯重情重義。

  季宇有些意外,不過既然萬姒發出了邀請函自己也不好拒絕,左右都是利人利己的美差,拒絕的話倒顯得他有些不識抬舉了。

  “謝謝。”

  萬姒抿唇點頭“客氣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先走了,電話聯系吧。”

  “嗯。”

  萬姒心滿意足歸去兮,夕陽西下,女人的身影向那堵了一層金的車子走去,直到被車子包裹,車內她勾唇一笑,揚塵而去。

  季宇遠望,直到車子消失在他看不到的視線範圍內才終於回到屋內,看著茶幾上兩杯帶著回憶的奶茶杯,他苦笑出來。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季宇的愛啊,早都被逝去的她帶到了另一個世界中,可生活還要繼續,桃樹開了敗敗了開,季宇雙手插兜站在原地望著窗外的那棵樹,‘也許重新開始未嘗不是一種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