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退婚後全世界都想追她 > 第168章 預謀

第168章 預謀

  !

  厲行舟渾濁無力的瞳孔閃爍了下。

  “厲家今晚的慈善晚會上有蘇小姐的名字。“

  房間裡空氣靜謐。

  就連呼吸都聽的一清二楚。

  時間倒映在傾城的陽光裡。

  拉長了厲行舟的身影。

  模糊了他的五官。

  蘇寐忍著痛從床上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下午。

  肩膀上的槍傷已經被人處理。

  不用問也知道,是老九找的人。

  蘇寐環顧四周。

  陌生的一切,卻不覺得令人窒息到待不下去。

  她靜靜待躺著。

  大腦放空。

  這個時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面對厲行舟。

  從前,厲行舟這樣的人絕對不是她首選的人。

  可緣分就是這樣。

  讓你措手不及。

  等反應過來,早已經滄海桑田。

  淪陷到讓人無法自拔的地步。

  蘇寐閉眼。

  不想再去想這件事情。

  不想再思考厲行舟這樣驕傲的人是怎樣守著一個小時侯的初戀煎熬了這麼多年。

  更不想去想,那人在厲行舟的心裡到底有著怎樣重要的位置。

  房間安寧。

  老九不知道去了哪裡。

  半天也沒有看到人。

  蘇寐忍著肩頭的痛,艱難的拿出手機,看著手機上無數的來電顯示,那熟悉的號碼,蘇寐避而不見。

  只是撥通了猴子的電話。

  電話剛打通,就被對方秒接,帶著戲虐欠揍的聲音飄來:“偶像啊,你還真是不讓我失望,居然帶著傷把人家豹子的地盤連人給一鍋端了,你要不要這麼猛?

  你說你,這麼牛逼還能受傷,是不是為了保護老九那蠢貨?

  要真是這樣,我現在就跑過去打爆他的頭。

  居然能讓我的偶像為了他這個沒用的受傷。

  不值得。“

  老九剛端著早餐過來就聽見這麼一句。

  沒好氣的回懟了句:“一群沒良心的,我這都是為了誰,現在過河拆橋,過分了啊!“

  蘇寐不方便接電話。

  所以開的是免提。

  聲音自然很大。

  猴子聽見立馬不樂意了:“老九,你還有沒有人性,居然偷聽閨蜜講電話?“

  “這跟人性有一毛錢關系嗎?“前一秒還偶像,下一秒就是閨蜜。

  果然是善變的女人。

  “怎麼就沒關系了,讓你保護個人都保護不好,還讓我偶像保護你,老九,你堂堂南城老大,丟不丟人?“

  “我……”提到這裡,老九無話反駁。

  昨晚蘇寐的狂野他算是見識到了。

  這是女的嗎?

  簡直比漢子還牛逼。

  這丫頭他可沒膽子惹。

  也終於知道為啥猴子這麼佩服蘇寐了。

  簡直不是人。

  “我怎麼樣輪得著你管嗎,被她保護,也是我的本事,你管得著嗎你。“

  “老九最近不教訓你猖狂了啊,翅膀硬了。“

  “猴子你少給我來這一套,不就是欠你一次嗎,這次我都還清了,你以後少使喚我。“

  “你還清了嗎?你忘了昨晚誰在人群中救你了?“

  “關你什麼事?“

  兩個人唇舌交戰,蘇寐神色倦倦,慵懶的看著戲。

  等了不知道多久。

  蘇寐終於煩了。

  不是耳膜聒噪的疼了。

  也不是心疼電話費了。

  就是純純的擔心早飯涼了。

  蘇寐不等倆人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聲音嘎然而止。

  世界終於清靜了。

  蘇寐看著還愣在原地的老九,一個眼神掃過。

  那意思在明顯不過。

  '你還不走?'

  等老九消失不見。

  蘇寐艱難起身吃了個早飯。

  滿意的重新躺在做個鹹魚。

  這才用一只手給猴子發了個消息。

  猴子知道蘇寐著急用錢。

  半個小時後。

  一個地址和尾款一起打了過來。

  蘇寐蹙眉。

  又是京華園。

  繞了一圈還是回到了原點。

  蘇寐此時此刻真的很想看下。

  要求送貨的賣家到底何方神聖。

  這麼折騰到底什麼意思?

  是在耍她還是對付厲家?

  胸前的冰涼沁人心脾。

  讓蘇寐想起了什麼從胸口掏出那塊掛在胸口上的古玉。

  黃色的玉墜在光線下泛著螢螢之光。

  玉質細膩潤滑。

  沒有一絲雜質。

  幹淨的如少女清透明亮的眸子。

  捏在手心裡,都隱隱泛著絲絲冰涼。

  一看就知道是上好難得一見的玉石。

  蘇寐看著這塊玉石。

  觀察著它黃色透亮的玉身,隱約覺得熟悉。

  腦海裡突然浮現出宋衍的話。

  “第一集團丟失了價值三十億的古玉,人家懷疑是我們偷的。“

  第一集團厲家丟了的古玉兜兜轉轉真的落在了她的手裡。

  而最終的目的地卻是京華園。

  這繞了一大圈。

  不就是讓她成為罪魁禍首,出現在厲家舉辦的慈善晚會上。

  挖好的坑就等著她往裡跳。

  這麼一出好戲,背後的人還真是下了一手的好棋呀。

  到底是想讓她背鍋頂替罪名。

  還是有別的預謀?

  蘇寐的視線望向小院外的花園裡。

  老九正細心的澆花剪枝。

  在這清幽的小院裡,過的像個老年人。

  和他那狂野囂張的表象真是丁點不符合。

  蘇寐捏緊了手裡的古玉,神色清幽靜謐。

  看來今晚勢必是要走一趟了。

  這場好戲,邀請了這麼多人,倒是真的很令人好奇。

  厲家的京華園。

  今晚的慈善晚會邀請了所有在a市能叫的上名號的人物。

  排場自然夠大。

  兩天前厲家老宅的人就開始張羅一切。

  等著這一次翻身的機會,把厲行舟徹底壓在身下,無法讓他翻身。

  厲家的董事長,只能有一個人,絕對不能是厲行舟。

  “準備的怎麼樣了?“

  落地窗前,四十歲出頭的男人,目光犀利深刻。

  修長的身影被陽光拉的很長。

  倒映在一片陰影之中。

  男人和厲行舟略微相似的五官輪廓非常的標準。

  眉弓骨十分的立體,給整張來呢都增添了立體感,告訴過你的眉弓和深邃的眼窩擋不住他穩重內斂的氣質。

  略微褶皺的手裡握著高腳杯。

  透明的杯身裡搖曳著猩紅的葡萄酒。

  像是欣賞一幅美好的風景畫,靜靜的觀賞著。

  “已經準備好了。“

  男人抿起的唇線終於彎了彎,幽深的瞳孔微眯:“好,那我們就安靜的等著好戲上演吧!“

  渾身上下透著貴氣,涼薄又無情。

  不放心似的又囑咐了一句:“記住,厲行舟,無論如何,不要讓他出現,今晚,是我的主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