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虛無衍生 > 第3061章 大道九重,道之無上

第3061章 大道九重,道之無上

  !

  “哼!無有,本聖主給你準備的大禮如何,你可否滿意?”

  說到這裡,藍聖陽言語微微一頓,他好像想起了什麼,繼而又道:

  “哦對了,本聖主差點忘了,除了這個大禮之外,你的千蒼本聖主也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但可惜的是,你好像看不到了。”

  說完,藍聖陽想到等下無有就要死在他的手中,死在他這無上祖神之力之下,便不由得再一次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無有,本聖主問你,現在你有何感想,有沒有後悔招惹到本聖主!!”

  面對著如此狂態的藍聖陽,無有神情波動不生,只是淡淡地看著藍聖陽。

  一旁,朱藍踏步而來,到了無有身旁之後,他這才目光古怪地看向了無有:

  “我說無有啊,這種人物,你還留他到現在,還真委屈你了。”

  聞言,無有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搖了搖頭:“沒事,只是沒顧上他罷了。現在剛剛好,在他最得意的時間將其打入最深的深淵……”

  “這才是對他最狠的懲罰!”

  說著,無有看向藍聖陽,嘴角微微翹起,雙眼之中流露出了一種不屑:

  “我說,藍宇陽啊,這有什麼好後悔的,真要說的話,就是在當時我為何要看在藍水心的面子上,沒有一掌斃了你。”

  “只要你死了,也不會有後來這麼多事。當年只怪我一念之仁,可接下來不會了。”

  “還有,你真以為動用了聖兵最終的源解,就可以無視我了嗎?”

  無有淡淡道:“說真的,你這道者九重天的實力……還真不怎麼樣。”

  “搞得誰沒有道者似的,贏虎,婁善財,讓他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道者。”

  說罷,無有對著身後的贏虎與婁善財微微示意了一下。

  二人聞聲微微一笑,齊齊一步踏出,下一瞬間,兩股道威衝而起。

  大道出,道力現,大道通玄,掌控天地。

  同一瞬間,這葬世之界的主宰權,就又被分出來了兩份。

  “什麼!又兩位道者?誰?他們是誰??”

  眾神心中狂吼,因為第一時間遭殃的還是他們。

  如果說之前是一座大山在壓在他們的背上,而現在就是變成了三座。

  三股道威臨世,便也是讓這些眾神只剩下了思考的能力,體內神力道則什麼的,都陷入到了凝滯狀態。

  就連他們的神體也因為這三股巨大的道威,再也動彈不得分毫。

  甚至是,他們現在連開口說話的本能,也變成了一種奢望。

  兩股道之力現世,藍聖宇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十分的陰沉。

  贏虎與婁善財,兩人前者為天道九重天的祖神,而後者則是大道一重天的祖神。

  七彩天道道力與九彩大道道力相互輝映,將整個天地又映照出兩股不一樣的彩色力量。

  道力橫生,三股大道氣息充斥在整方天地時空之中,頓時間便讓藍聖陽失去了對這方天地時空絕對地掌控力。

  “好,很好!”

  “沒想到無有你竟然隱藏得這麼深!”

  “兩名道祖神尊護你,你當真是好大的運道啊!!”

  藍聖陽咬牙切齒地輕喝道,其言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憤怒與嫉妒!

  憑什麼?

  憑什麼他身為藍聖一族的少主,是藍聖一族未來的主人,卻竟然比不上無有這麼一個小小的竊據者?

  想那祖神是何等的至高無上的存在,而無有又憑什麼能夠讓他們以隨從自居!!

  嫉妒,讓藍聖陽心中恨意大升,但強大的力量也讓他無懼於任何一人。

  哪怕是……祖神,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

  他為大道九重天的祖神,而贏虎為天道九重天的祖神,其婁善財更是大道一重天的祖神。

  與之相比,他很明顯佔有優勢。

  雖然,藍聖陽不懂九彩與七彩之間的區別,但他能清楚感受得到,自己的祖神九重天,要遠遠強於贏虎的祖神九重天。

  而最強者也莫過於贏虎,只要他擊潰了贏虎,勝機依舊被他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意識到這一點,藍聖陽嘴角泛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兩位祖神又如何?

  在他這大道九重天的實力之下,也只不過是兩只稍微強大點的螻蟻罷了!

  觀其舉動,無有與朱藍相視一笑,卻是根本就沒有對藍聖陽在意分毫。

  對於自己兩人的實力,他們各自都十分的清楚。

  若真是大道九重天的祖神,或許還會讓他們多耗費一些手腳,多暴露一些底牌。

  可藍聖陽借助聖兵的源解,才達到的大道九重天,這就要另說了。

  說真的,不管是無有還是朱藍,都未將現在的藍聖陽放在眼中分毫。

  要說……聖兵。

  好像,他們手中都有。

  對於聖兵的‘源解’,本來這是只有神魔聖獸以及無有這個主人,才能動用的能力。

  但這對於擁有神魔混沌之力的朱藍來說,卻完全不成問題。

  藍聖陽可以以九位星老獻祭,從而以強大的神力強行衝破聖兵自身的封印,令聖兵達至‘源解’,釋放其最終的威能。

  而朱藍本身的力量本身就遠遠地超過了這九位星老。

  故此,他也能以自身神魔混沌水之力,令聖兵強行‘源解’。

  綜其所述,以他們兩人現在的實力,令聖兵‘源解’根本就用不著如藍聖陽這般費勁。

  想用時,隨時解開就是了。

  不過,在此同時,無有與朱藍在心裡卻十分感謝藍聖陽。

  是藍聖陽讓他們知道了,原來這聖兵的‘源解’,竟然可以令他們擁有道者九重天的力量。

  不理會藍聖陽莫名的自信,無有與朱藍同時微微一笑,各自喚出了自己所擁有的聖兵。

  無有喚出來的是雷罰聖兵:麒麟刃甲,而朱藍手中的自然是貪婪聖兵:龍牙之刃。

  聖兵在手,看得對面的藍聖陽當下瞳孔微微一縮。

  “難道,他們也能令聖兵最終解封?”

  “不能吧?我這可是獻祭了九位星老才完成的解封,難道他們能夠以自身之力辦到?”

  藍聖陽心中驚疑泛起,但好在,無有與朱藍並沒有什麼舉動,這才讓他放下心來。

  “等等,不對!”

  突然間,藍聖陽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他雙眼瞪著無有、朱藍、雷神三人,恨聲開口道:

  “好啊!無有,朱藍,你們隱藏的可真夠深的!能擋住本祖神的祖神威,一定是祖神。”

  “你們竟然已經破神入道,竟然早已成就祖神之尊!!”

  話落,藍聖陽心中的嫉妒無限地開始爆發。

  一股股氣浪隨之而動,頃刻之間便令整方天地時空如那深海一般,風起於無形,浪生於無跡,卻風雲湧動不止!

  “什麼!他們已然入道?”

  “這怎麼可能?他們這才多大,怎麼可能已然入道?”

  藍聖陽的話,讓在場眾神心中驚懼不已。

  想想朱藍與無有的年紀,再想想自己這數十萬載的修行,眾神只感覺天地竟然是如此的不公!

  難道這悠悠歲月,真的就不及其逆天級的修行天賦嗎?

  不由得,眾神心頭開始產生了一種業障與自閉。

  朱藍與無有兩人深深地打擊到了他們。

  可隨後,眾神於極大的不甘心之中卻突然發現……這好像不太可能。

  哪怕無有與朱藍的修行天賦多麼的逆天,可以他們的修行底蘊呢?

  以其小小的年紀,他們哪裡修行來的可以入道的神力?

  哪怕他們天賦再怎麼的逆天,他們所積攢的神力,應該不足以讓他們破神入道吧?

  就在眾神心中這般質疑之時,無有與朱藍同時給了他們一個準確無比的答案。

  無有與朱藍同時輕聲回道:“不,你說錯了,我們還不是道祖。”

  聽到這話,藍聖陽與眾神心裡皆齊齊松了一口氣。

  不是道者就好,不是道者就好啊!

  可接下來無有淡淡的一句話,卻又直接令所有人再一次陷入了無語之中。

  無有緊跟著又道:“但是,我與朱藍距離破神入道也只差了最後一線。說不得,等下就能破神入道也說不定。”

  “還有,我身後這位的雷神,他也不道者,但他的實力卻非一般道者可比。”

  “所以……”

  無有這話到此,便停了下來。

  眾神心中那個鬱悶與無語啊……就甭提了!

  他們知道,這無有絕對是故意的,將這些話分兩次告訴他們,就是為了故氣他們!

  可事實上,無有真沒有這個心思,他只是在向藍聖陽講述一個事實罷了。

  “所以,什麼!!”

  藍聖陽咬牙,下意識地問道。

  “所以啊,藍宇陽,你打錯主意了。你自以為能朱雀聖兵的‘源解’就能殺得了我嗎?”

  “不,事實上,你所想根本就不會成功,他哪怕就是站在這裡,你也殺不了我。”

  無有淡淡地道。

  “哼!放肆!!”

  藍聖陽大吼道:“無有,你以為你是誰?”

  “不為道者,你又有什麼實力,可以在本祖神面前說此等的大話!”

  “難道就憑你身旁的這兩人嗎?”

  藍聖陽怒吼道:“我告訴你,他們根本就護不住你!”

  “今日,我會用事實向天下證明,無有你今日死定了!”

  緊跟著藍聖陽指著贏虎與婁善財,大聲道:“而他們若是敢攔我,本祖神就誅了這兩尊祖神!!”

  震耳欲聾的天音,隨著是藍聖陽的怒吼,頃刻之間便傳遍了整個天地時空。

  其誅祖之言,更是讓眾神心中狠狠一愣,而後,所有人心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這藍聖陽瘋了,徹底的瘋了!

  你不為祖神,卻要行誅祖之事……

  這就是對至高無上的祖神,最大的冒犯!

  犯祖神威嚴者,全族誅滅!

  這是天地間對於祖神唯一留下來的形容。

  藍聖陽如此,他就不怕敢他藍氏一族帶來滅族之禍嗎?

  千年前傲視整個天地的邪惡一族被滅,難道在這一個千年,藍氏一族也要走邪惡一族的老路?

  哪怕藍氏一族背後有一位聖祖,但只憑其一人,也難抵眾祖神的追究之責吧?

  藍聖陽此舉實屬不智,還是說‘源解’的聖兵,真能給他帶來無懼天下祖神的實力?

  眾神心中皆顫,下意識地封閉了自己對外界的感知。

  接下來的事情,可不是他們能夠知曉的。

  知其誅祖之事,不管到最後誰成功,倒黴的一定是他們。

  若藍聖陽勝,他們不會好過;若藍聖陽敗,以藍聖陽的性子,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如此,唯有封閉六識,才是他們的明哲保身之道。

  “呵呵,好一個誅祖之言,既然如此,贏虎,你就讓他殺!!”

  無有微微一笑,輕言一點,贏虎帶著微笑走了出來。

  既然族主有令,那贏虎就讓這位藍聖陽殺了自己好了。

  當然,能不能殺得了他,那就要看這位藍聖主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