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黃泉擺渡人(老雞吃蘑菇)免費 > 第318章 老詭授首,意外來客

第318章 老詭授首,意外來客

  “且慢!”

  梁度突然發聲,讓道士詭物和老者詭物有些詫異,自然而然,那些僕人也停了下來。

  “你有什麼話要說?”

  老者詭物抬起頭看著角落的梁度,出口問道,心裡暗想著梁度這只雛鳥,莫非要在死前交代什麼遺言?

  沒想到梁度這時候站起來,看了四周一眼,眼神中哪裡還有一絲害怕?

  “哎,本來還想和你們多演一場戲,哪知道你們現在卻想著找死,實在沒什麼趣味。”

  聽到這,老者詭物和道士詭物面面相覷,心裡感覺有些不對勁,卻也沒敢輕舉妄動。

  他們兩小心謹慎之下,只能看著梁度又拿出了之前的酒葫蘆,把那杯中酒直接潑灑出去。

  只見梁度手一動,那酒便落在地上,竟然泛起陣陣煙氣,而後空間扭曲一陣,老者詭物宅院內的一切,此刻都變了模樣。

  只見桌子早已腐朽,床榻成了破爛的木板,窗戶上更是蛛絲密布,最可怕的是,角落裡砌起累累白骨,被鐵釘釘在牆面上,那些僕人更是盡成了幹屍!

  這哪裡是宅邸,分明是一處早已破敗的墓葬之穴。

  那老者詭物見狀,先是一驚,然後看了一眼道士詭物,心中稍微安定下來,緊接著便哈哈大笑起來。

  他驚的是,梁度這個家夥竟然騙過了他,手段有些厲害,看樣子不好對付,笑的卻是……

  “小郎君果然有些本事,可是這又如何,這是老夫的巢穴,你這當真是自尋死路。

  若我這只是普通宅子,你可能還有幾分逃脫希望,這下變回原始樣貌,再加上我有道友相助,你怕是插翅難逃!”

  梁度這時候沒有理會那老鬼的挑釁,更沒搭理逼近的僕役幹屍,倒是扭頭看了一眼道士。

  “你確定你們倆會精誠合作?”

  “啊?”

  道士詭物有些訝然,雖然知道這是梁度挑撥離間,可心裡還是有些迷糊。

  看著角落一堆堆釘住的白骨,再加上一具具幹屍僕役,他心裡還是有些警惕。

  好像這老詭的本事,比之前自己預料的,還要強上很多。

  他心中有些犯嘀咕,不過面上卻不顯,反而笑著說道:“你不用挑撥離間,我們後面如何,你死了可不用知曉。”

  老者詭物像是對道士詭物的回答相當滿意,忍不住點點頭。

  “不錯,你這小滑頭不用挑撥我們的關系,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梁度卻不為所動,反而點點頭,繼續問道:

  “那道士你可知,這白骨為何要用鐵釘釘死?”

  梁度話音方落,道士詭物還沒來得及回答,那邊老者詭物此刻已變了臉色。

  “道友,還愣著幹什麼?快殺了他,咱們一起增長陰壽,夜長夢多,這可是你說的!”

  老者詭物此刻大聲叫到。

  先前一直如木偶一般任他擺弄的僕役們,此刻也聽從他的命令,繼續包圍住梁度。

  老者詭物這時候沒有管道士詭物,此刻手一翻,卻是黑氣突現,直接衝著梁度而去。

  道士詭物本來順著梁度所說正在思考,不過看到老者詭物出手,也顧不得其他,急忙跟著出手。

  不管如何,現在把梁度除去,吞噬它增加自己的陰壽才是正途。

  道士詭物的手段也很簡單,直接用它那三分駭人詭臉,一口咬了過來,滿是腥臭味。

  面對兩人幾乎同時的攻擊,梁度卻不慌不忙,直接一指而來,瞬時間,對方攻勢立刻告破。

  “怎麼可能?”

  在老者詭物和道士詭物驚呼的時候,梁度卻在心裡暗自盤算,這詭物的攻擊,竟然強度堪比夜遊使。

  也就是說,這兩個家夥,竟然最少也是百年兇魂的存在,果然有點實力,怪不得敢謀算自己。

  不過道士詭物和老者詭物並沒有太過慌張,這本就是老者詭物的主場,面對梁度,他們很有信心。

  只不過梁度這時候嘴角微微上揚,輕聲說道:“老詭你能活到現在,是吸取了這些幹屍僕役的陰壽吧?”

  這話一出,老者詭物臉色一變。

  而後,只見梁度直接打了一個響指,而後那些幹屍僕役動作一頓,而後齊齊轉身,竟然面對老者詭物。

  老者詭物此刻顯得有些慌亂,不知從哪裡掏出手中一枚銅鈴,握在手中。

  而後,他手輕輕一搖,而後——

  “叮鈴。”

  聲音清脆,剛才轉身看向老者詭物的幹屍僕役們,此刻卻露出痛苦的神色。

  幹屍臉上竟然能看得到痛苦神色,可想而知,它們現在有多麼痛苦。

  在這鈴聲裡,梁度卻依然悠然自得,口中繼續說道:

  “你拿著這鈴鐺,是不是因為害怕?畢竟你吸取他們的陰壽,還把他們煉成了你的僕人。”

  在梁度話語當中,老者詭物手中搖鈴越發快速,鈴聲也愈來愈急,幹屍僕役此刻們更是痛苦地委頓在地。

  而後,它們的身上竟然冒出了血紅之色,雖然只是一閃而過,梁度還是有些激動。

  他終於第一次在這個黑白色調的世界,看到了其他顏色,而這便是幹屍僕役怨氣所在。

  這些幹屍僕役萎靡不振,老者詭物很明顯松了一口氣,看向梁度的眼神,滿是兇厲。

  這個家夥竟然能破除自己的禁術,讓這些幹屍差點反噬,自己竟然差點陰溝裡翻船。

  此刻幹屍僕役們癱倒在地,沒有一具幹屍僕役可以向前一步,老者詭物情不自禁露出了冷笑。

  梁度對此不以為意,他竟然走到了幹屍僕役旁邊,那些幹屍僕役看向他的眼神,竟然頗有幾分希冀。

  梁度這時候輕輕說道:

  “它們生前和你一樣,在這酆都生活,不想不但被你吸取陰壽,而且還要被你鎮壓,成為你的僕役。”

  “可是,他們本就對你怨氣衝天,所以若想鎮壓他們,為你服務,那便只能用鐵釘釘住屍身。

  這樣你就可以逼著他們,繼續為奴為僕,可若是……”

  說到這,梁度突然停頓下來,而後他就看向牆邊累累白骨,上面遍布鐵釘。

  老者詭物臉色明顯一變,而後有些震驚,眼前這小子真的看出了自己的布置?

  這怎麼可能!?

  “不得不說,你還有一些算計,誰都會認為這幹屍就是僕役的屍身,誰能想到這些白骨才是!”

  老者詭物瞬間面色慘淡,他最害怕的一幕還是發生了,而接下來梁度一句話,徹底讓它亂了陣腳。

  “如果取下這些白骨上的鐵釘,放其僕役命魂自由,那麼又會如何呢?”

  會如何?

  這一點自然是老者詭物當然最為清楚。

  “不!”

  他忍不住大叫一聲,竟然拋下手中銅鈴,化作一道陰風,直接向梁度撲了過去。

  “你敢!”

  可梁度哪管他如何,已然一揮手,瞬時間那些白骨身上鐵釘直接被一把拔出。

  那老者詭物本已撲到了梁度面前,但此刻看到這個情況,瞬間後退。

  他已經亂了陣腳,看著道士詭物在一旁一動不動,直接大吼道:“你還不出手,不然咱們都得死!”

  這話一出,被眼前情況接連反轉震驚的道士詭物終於回過神來,他現在可謂後悔不已。

  自己為何要貪心!?

  本以為是一只剛出茅廬的雛鳥,誰知道卻是扮豬吃老虎,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

  道士詭物心中後悔,但也知道自己和老者詭物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也不得不配合老者詭物一起出手。

  可是,老者詭物根本沒有和他匯合,因為白骨鐵釘掉落,那些幹屍僕役像是解脫一般,紛紛靈魂出竅,與白骨結合。

  嘎吱嘎吱。

  只聽得嘎吱聲響之中,那些白骨站了起來,而後立刻奔騰而出,與老者詭物糾纏在一起。

  立時,陰風慘慘,鬼哭神嚎。

  可是有道士詭物相助,那些白骨僕役反水之後,不成章法,竟然被兩人逐個擊破。

  老者詭物此刻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那些白骨僕役此刻明顯便漸漸不支,可梁度這時候卻呼出一口氣,沾染在第一具白骨之上。

  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那些白骨僕役此刻一個個生龍活虎,竟然抗住了老者詭物和道士詭物的攻擊,一時之間,戰況越發激烈。

  這小子到底用的是什麼手段,威力怎麼如此驚人,讓白骨僕役戰力何止增強了一籌?

  道士詭物滿是懊悔,作孽啊,自己就是豬油蒙了心,竟然打這年輕人的主意,簡直是嫌命長了。

  老者詭物卻沒想那麼多,不是他豁達,而是他是白骨僕役主要的攻擊對象,他根本來不及思考其他。

  這麼多年的怨氣,此刻一朝爆發,又豈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

  狹窄的墓室內。

  此刻,白骨僕役身上冒出一團龐大的陰氣,隱約和梁度那口氣有些關系,佔據了整個墓室大半空間。

  而悽厲的慘嚎聲中,但見白骨僕役之上,形成了十幾個怒氣衝衝的面孔,追逐撕咬著老者詭物。

  在此之中,老者詭物的叫喊痛苦不已,道士詭物在一旁不是主要攻擊對象,勉力支撐,可是神色之間驚懼不已。

  許久之後,白骨僕役身上的陰氣四散,身上的怨氣竟然消散大半,那老者詭物卻再沒蹤跡。

  這算計梁度準備增加陰壽的老者詭物,竟然被僕役反水徹底化為虛無。

  只能說,貪婪會讓人滅亡。

  另外一邊,因為白骨僕役報仇雪恨,暫時沒有對付道士詭物,他才得以喘息之機,滿是驚懼看著梁度。

  這家夥到底什麼人?

  一口氣竟然讓這些白骨僕役實力強了好幾倍?

  梁度這時候沒時間管道士詭物,因為白骨僕役們報仇之後,直接匍匐在地。

  而後他們對著梁度連磕幾個響頭,而後白骨化為灰燼,所有白骨僕役消失不見。

  只隱隱約約傳來一句

  “恩公大恩大德,若有來生,再來相報。”

  梁度沒有答話,只是看著白骨灰燼,半響無言。

  梁度感覺自己的印記竟然被點亮,就是曾經那拯救柳桂二城獲得的透明印記。

  難道……

  梁度陷入了思考之中,許久,他才像是回過神來,這才看向那瑟瑟發抖的道士詭物。

  道士詭物此刻哪裡還敢囂張,老老實實蹲在一旁,心中祈禱,梁度不要出手對付他。

  “你叫什麼名字?”

  梁度這時候開口,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道士詭物的名號,而道士詭物聽到這,明顯一喜。

  能開口問話,那就說明暫時不會殺了自己,既然如此,又怎能不是喜事?

  “小人名喚張三。”

  “張三麼?”

  梁度有些奇怪,像是沒有想到一個道士竟然沒有道號,反而起了這麼庸俗名字。

  不過這道士詭物,也就是張三,此刻連連點頭。

  “不錯,小的就叫張三。”

  梁度不在糾結張三這個名字,只是問道,“你可曾和這老詭一樣,害過其他人,以此增加陰壽?”

  那張三趕緊回道:

  “沒有,好叫郎君知道,小人年歲不長,並沒有吸食他人陰壽,不像這老不死的老詭,竟然做了這麼多惡事。

  也是小人幸運,遇到了郎君,不然真的要是和這老詭合作,恐怕我也會成為他的僕役,受盡折磨。”

  此刻,張三是真的慶幸,要是梁度真的是一般詭物,恐怕事成之後,就是鳥盡弓藏的結局。

  自己恐怕會被老詭算計,而後怕也是釘白骨成僕役的結局。

  也許是為了將功贖罪,張三把自己知道的老詭情況,全部說了出來。

  “此穴乃地氣交匯之所,這墓室更是由高人布置,那老詭長久經營之下,不但自成幻境,而且匯陰聚煞,宜養陰魂。

  所以,恐怕這也是老詭吸食僕役陰壽,讓僕役不消散,還能繼續驅使他們的原因。”

  梁度聽到這,只是默然無語。

  這老詭不是好人,這道士想要和老詭一起謀算自己,恐怕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也許是猜到梁度心中所想,這張三又說道:

  “但我也確實有些罪孽,不過都是一些小惡,就算這次謀劃郎君,也是功敗垂成。”

  說完,他俯身叩首。

  “我可以保證我說的話,句句屬實,絕對沒有半點欺瞞郎君,我只求郎君饒我一命。

  如果郎君氣不過我之前的罪行,我可以發誓,我願追隨郎君左右,請您成全,只求您能饒我一命。”

  唉!

  聽到這裡,梁度心裡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本來之前梁度沒想那麼多,最後直接把張三一斬了事,可是現在聽到張三這最後一句話,他卻有了其他想法。

  這地府本就是梁度不熟悉之地,而這酆都城自己也是一頭霧水,此刻多個本地土著當向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剛才在梁度精神威懾之下,張三的確也沒有說謊,說明他的確沒做什麼窮兇極惡的事。

  既然如此,自己把張三收在身邊,也不是不可以。

  再者說,有自己在一旁震懾,這張三縱使有什麼歪腦筋,恐怕也沒有實現的機會。

  所以,自己要不要給張三這個道士詭物跟隨自己而後改過自新的機會?

  就在梁度心中做抉擇的時候,突然——

  “砰砰砰!”

  外面竟然再次傳來陣陣砸門聲。

  此刻,這老者詭物的墓室,竟然迎來了第二批不速之客。

  一時之間,梁度和張三面面相覷。

  這時候,有誰回來這裡!?

  ???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