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帝少小妻又闖禍了 > 第375章 一肚子的罵人話

第375章 一肚子的罵人話

  連當媽的蘇夫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閨女。

  蘇夫人不如古暖暖和江蘇,這二人早已習慣了茉茉的毒舌。她嘴巴不毒,那就不是江茉茉了。

  當蘇夫人第一次見到女兒功力時,她想叫聲好,但是又想知道,她是怎麼把閨女養成這樣性子的?

  羅家父子的臉都被氣成烏青色。

  她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們!

  日後在商場上,等著她吃虧吧。

  江茉茉內心翻白眼,羅家父子倆硬和她拉關系的時候,怎麼不給她面子呢。

  她如果委婉否認,在旁人的眼中或許還會當成她在害羞承認。

  必須得強硬回復。

  身上有髒水,當場就要洗幹淨,出了這個門,再想洗幹淨就難了。

  這一點性子倒是像了蘇夫人。

  後來還是組局的老董出面調和兩家關系,一次好好的吃飯,卻讓眾人都知道了蘇家女兒的性子,很不好惹!

  蘇凜言帶著江蘇來到了一家幽靜的面館,夏日裡,四處都是嘈雜喧囂,這裡卻是安靜的天堂。

  二人在吃飯時,江蘇忽然開口問,“蘇大哥,你明知道我姑不是你親妹妹,你為什麼還對她這麼好啊?”

  “我把她當我親妹妹。”蘇凜言說。

  江蘇又問,“你對她這麼好,她要是想嫁給你怎麼辦?”

  他不吃飯,視線一直看著蘇凜言,希望從他反應中能看出點什麼。

  怎料,蘇凜言繼續吃飯,他隨口問了句,“小茉對你說的?”

  江蘇從他臉上沒看出什麼,“不是,我猜的。我姑要是真想嫁給你,你說你這麼寵她,會不會答應讓她當你媳婦兒。”

  “會吧。”

  小蘇震驚!

  靠,他暖姐又說對了?!

  某位暖姐最近正和她肚子聊上了,她總想讓兒子再踢踢她。

  結果某位傲嬌的小家夥就是不抬腿伸手,她上網找了很多辦法,都不行。

  鬱悶的暖姐走路時都要低頭看看肚子。

  後來,魏愛華觀察到她的異樣,她笑著說古暖暖,“你呀,就是太閒了,整天只關注肚子。”

  江老一聽,兒媳婦閒,他就開始喊人了,“暖娃,來來來,和爸玩一會兒。”

  江塵御已經出差好幾日了,古暖暖看電視沒心情,玩遊戲送人頭。

  “爸,籤合同不是很快的嗎,為什麼我老公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

  江老:“誰和你說籤合同那麼容易,塵御過去得搭建人脈網,你以為是那麼好搭建的。這個前提得是公司具備一套完整的領導框架,要不然塵御還得在外邊少則月餘,多則半年。”

  不知復雜事的暖暖手撐著小腦袋,鬱悶,“我老公如果真離家半年,等他回來,他兒子都滿月了。”

  “放心吧,塵御肯定不會出去時間長的,要不然,他肯定把你也帶過去了。”

  思念丈夫的某小暖鬱悶不已,甚至她會突然的反問自己,“我為什麼這麼黏人?”

  白天,江塵御在工作,她不能打擾丈夫。只有等到晚上,確定他在酒店了,古暖暖才會和他打視頻電話。

  天又快黑了,古暖暖拿著手機上樓。

  飯局也結束了,蘇部長已經在樓下等妻女了。

  他吃過飯散步走到這所酒店,然後開車載著妻女回家。

  蘇夫人喝了兩杯酒。

  羅瑞安提出想去送母女二人,

  蘇夫人拒絕,“瑞安,你爸也喝酒了,先把你爸安全送回家。我和小茉有人來接。”

  到了酒店門口,羅董醉醺醺的非要讓羅瑞安送這一對母女,拒絕都不聽。

  後來,蘇部長出現了。

  他一出現,原本喝醉的羅董立馬老實起來,也不敢推著兒子往蘇家母女那裡推。

  “怎麼回事?”蘇部長身帶官威,讓周圍的空氣都安靜了幾秒。

  江茉茉上去就告狀:“羅董非要羅總送我和我媽媽,我媽媽都拒絕了。”

  蘇部長看了眼不敢直視他眼神的小輩,到底是妻子商業上的夥伴,蘇部長說話客客氣氣,卻帶著不容拒絕的語氣,“既然我來了,就不麻煩你們了。你父親看起來也喝了不少酒,先照顧好你父親。”

  說完,蘇部長帶著妻女離開了。

  路上,蘇部長還在教育閨女,“你年紀小,不許亂處朋友。”

  “好噠好噠,誰追我,我就告訴我爸和我哥。”江茉茉抱著父親的胳膊興高採烈的離開。

  回家的路上,蘇夫人還在說今天羅家父子辦的事。

  “小茉嘴巴太毒了,話說的在理,但以後還是要注意些分寸。”

  江茉茉卻說:“媽媽,你是不知道我和暖兒、小蘇在一起的時候,我的嘴有多毒。我今天真的夠委婉了。”

  蘇夫人:“委婉你會說羅瑞安臉皮厚?”

  茉茉大小姐說:“媽媽我裝了一肚子罵他話,最後只挑了個最輕的懟了回去。我還覺得憋屈呢~”

  “你還覺得自己挺有本事,姑娘家能不能溫柔淑女一點。我都懷疑我和你爸在家只教你罵人了。”

  蘇部長笑著稱,“我覺得我閨女說的沒錯。”

  “就是就是~”

  父女倆一條心。

  她們到家時,蘇凜言還沒回來,二老都睡覺了。

  蘇凜言和江蘇還在咖啡館坐下查看資料。

  越看,蘇凜言越覺得魏家有作案嫌疑,蘇凜言道:“小蘇,明天你在家休息,我去一趟外市找他們了解情況。”

  魏家父子自從搬出z市後,被江塵御趕去了w市生活。

  時候不早了,兩人走出咖啡店。

  二人走後,胡同裡的一輛黑色車子緩緩開出來。

  葉信看著蘇凜言離開的方向,問後方坐著的老者,“老板,蘇凜言已經查到魏家了。”

  身為警務人員,他們的手機都會有一個監控系統,從蘇凜言和周子晟聯系時,郭書記就知道了。

  局內,大家都知道周子晟是蘇凜言的心腹,他如果尋求幫助,一定會尋找周子晟。

  只要監視了周子晟,不怕知道蘇凜言在幹什麼。

  沒想到,他找了十六年前的綁架案,甚至,今天讓周子晟幫他找魏氏集團的舊事。

  葉榮盯著車輛消失的地方,“阿信,又到你出鞘的時候了。”

  ……

  江蘇回家時,車子停在半路,打電話給江塵御,和他說最新情況。

  蘇凜言到家時,江茉茉已經洗過澡躺在沙發上睡了。

  “阿姨,小茉怎麼不回房間,在沙發上躺著?”蘇凜言問家中傭人。

  傭人回答:“小姐說要等你回來,和你說什麼事,結果躺下就睡著了。”

  蘇凜言走過去,看到抱著靠背睡得正香的妹妹,他俯身,取走她懷裡的靠背,拽著她的胳膊,讓她攀上自己的脖子,雙臂放在她的後背和雙腿處。

  起身,一把抱起她。

  看著她忽然睡得不安穩,蘇凜言站在客廳,一動不動,眼含深情的望著她。

  ???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