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女王她為了保命去修煉 > 第九十七章 點評

第九十七章 點評

  事情發生的猝不及防,空氣中殘留的靈力波動帶著陰寒的氣息,桃夭捏了捏眉心,無奈道:“大意了。”

  “剛剛的狐王···”澧從雲從空氣中感到一絲厭惡的氣息。

  “是妖主殘留的一縷意念。”

  “殿下!”門外傳來一聲呼喊,緊接著有人闖了進來。

  定睛一看,是代厲。

  此時的代厲很是狼狽,整潔的衣服一縷一道的掛在身上,頭發焦黑,滿臉都是灰塵。

  “你被雷劈了啊?”

  春花忍不住吐槽。

  代厲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嘴裡冒出一縷白煙,“對,是被雷劈了。”

  “怎麼回事?”

  代厲應該跟宗木一起阻截狐小月,可是從狐小月到王城的速度來看,他們兩個人明顯沒有成功。

  “宗木呢?”

  兩個人一起出發,宗木卻不見蹤影。

  桃夭一提宗木,代厲的臉色變得很古怪,“可能,快到了。”

  什麼叫快到了?

  幾人面面廝覷,時間也沒讓他們疑惑很久,因為代厲話音剛落,屋外就傳來嘁裡喀嚓的打雷聲,幾人趕忙來到門口,往外一看,齊齊無語。

  宗木領著騰蛇,滿城奔跑,兩人的頭頂上頂了一塊黑雲,碗口粗的雷電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向騰蛇劈去。

  宗木突然把騰蛇的腦袋塞進自己的胳膊底下,雷電猝不及防,生生拐彎來不及,不可避免的劈在了宗木身上,然後雷電在碰觸到宗木身體的瞬間炸開,宗木放開騰蛇,又一道雷電襲來,宗木又把騰蛇塞到胳膊底下,如此反復。

  畫面很有喜感,宗木表示有種光溜溜的憂傷。

  “他這是怎麼了?”春花很疑惑,憑她的知識儲備,愣是沒有遇見過這麼離譜的事。

  代厲也很好奇,只不過被雷劈的他腦子遲緩,還沒想起來問這件事。

  “騰蛇在渡劫。”

  桃夭臉上顯出淡淡的笑意,“先前騰蛇吞噬了大量的氣血,已經進化過一次,但是那只是最初級的進化,想要真正邁入煉虛,必定要經受雷劫的考驗。”

  “只不過宗木的情況比較特殊,他是巫族的聖子,受巫神保護,不必經受雷劫,騰蛇屬於他的守護靈獸,騰蛇渡劫要經歷的雷劫又避不開宗木,所以便出現了這樣的奇特景象。”

  簡言之,就是騰蛇受雷劫,宗木卻不必受雷劫。本應該打在騰蛇身上的雷劫又不能劈在宗木身上,所以雷電在碰觸到宗木後會自己炸裂,可是這樣一來,騰蛇還是沒有經歷雷劫,雷劫就不停的劈。

  “宗木,放開騰蛇,這是它必須經受的。”

  桃夭對猴兒一樣跳躍的宗木喊道,“你放心,劈不死他的。”

  頂多半死不活。

  宗木一聽桃夭的話,停了下來,在他的胳膊底下的騰蛇眼巴巴的看著他,心想你不會真聽那個黃毛丫頭的話吧,這雷劫劈下來,我肯定進氣兒的機會都沒得了。

  宗木黑白大眼眨了眨,摸了摸騰蛇的腦袋。

  騰蛇感動的想哭,還是主人好,還是主人親。

  下一秒,它就被扔了出去。

  頭頂的黑雲一看這礙事的小子終於松了手,飛速的直奔騰蛇而去,碗口粗的雷電咔嚓一聲狠狠劈下,騰蛇嗷的一聲,皮焦肉綻。

  宗木轉身往桃夭處奔來。

  還沒來得及靠近,一件青色的長袍蒙頭襲來,眼前一黑,身子不受控制的被轉了好幾個圈,頭暈目眩的停下來,才發現自己被裹了一層外衣,衣服帶子綁的牢牢的,一點肉都不漏。

  澧從雲淡定的站在桃夭身邊,滿意的衝宗木笑了笑。

  衣不蔽體,有傷風化,現在不就好多了。

  宗木的眼神溼漉漉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就這麼看著桃夭,桃夭忍不住瞪了澧從雲一眼。

  澧從雲:???

  大意了,這小子會賣萌!

  兩人的簡單過招以宗木技高一籌獲得勝利,桃夭沒注意到其中的風起雲湧,春花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這不比繼承人之爭有趣啊。

  騰蛇依舊嗷嗷的慘叫著,這群人誰都沒在意,這點雷劫,對騰蛇這種上古妖獸來說頂多身體受點傷,不會傷筋動骨。

  “等到騰蛇進化完全,你就踏入元嬰了吧。”

  桃夭觀察宗木的修為,發現他的丹田內金丹滾圓,靈氣脹滿,明顯是在金丹後期圓滿的瓶頸上。騰蛇的進化能反饋一部分靈力給宗木,等騰蛇進化完成,宗木也差不多該晉級了。

  宗木點點頭,從軒轅宗出來,他原本剛進入築基境,騰蛇大量吞噬的氣血反饋給他的力量讓他一舉衝上了金丹後期,這些日子的修煉,他的確卡在金丹後期圓滿上了。

  “一會兒突破元嬰,若有剩餘的靈力先壓下吧。”桃夭觀察著宗木的身體,“你晉級太快,根基不穩,日後不利於修行。”

  緊接著,桃夭看了看代厲,代厲心中一緊,就聽桃夭說道:“你最近偷懶了嗎?”

  以代厲的資質,現在還在化神境實屬欠收拾。

  代厲心虛,摸了摸鼻子,眼神飄忽,“這不是事情多嘛。”

  桃夭深深看了他一眼,直看的他心裡慌得百爪撓心,連連保證,回去一定專心修煉,絕不摸魚,桃夭才放過他。

  輪到春花,春花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桃夭如今的實力是所有人中最強的,春花以往的優勢不復存在,看桃夭教訓別人是挺爽的,輪到自己時,才感受到壓力無處不在。

  “你卡在化神境多久了?”

  “兩千多年了吧。”春花撓撓頭,她當初年少,憑借著化神境的修為橫掃妖界,剛剛稱霸一方便被擄走去了桃夭殿,給桃夭做了這麼多年的老媽子,修為雖有精進,可始終不曾突破。

  修為九層,每一層都是天上地下的差別。

  如桃夭這樣短短五年從化神衝上合體的速度,普天之下,僅此一個。

  不,或許某個人也可以。

  桃夭瞥了瞥澧從雲,見他春風拂面的,不由深思,她看不透他的修為。

  要麼是澧從雲的修為已經高過她,要麼是他身上有屏蔽的法器。桃夭更傾向於後者,澧從雲是紫微大帝的轉世,憑當年紫微的遠見,不會自己不留後路。

  “你們的修為都要提一提才行,等青衣繼承王位,就回桃夭殿專心修煉。”

  妖主已經崛起,去往妖界勢在必行,自身的實力越強大,生命就多一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