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1990之人要低調 > 第329章 舅舅

第329章 舅舅

  !

  “你認識李向陽?那太好了,你知道他在那裡?”

  “你還沒有告訴我找他幹嘛?”

  容欣雨雙眼死死地盯著那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正是劉叔和,他得到一個確切的消息,李向陽是北大歷史系的學生,所以他趕快來了。

  看到面前一臉敵意的小姑娘,劉叔和也是無奈。

  “我是他舅舅。”

  容欣雨直接被逗笑了,“你是哪裡來的舅舅,他從小父母雙亡,家中只有爺爺和奶奶。”

  “父母雙亡?”劉叔和全身都激動了,嘴裡哆哆嗦嗦地說:“是......是他,就是他!”

  然後,劉叔和滿眼流淚,對天仰望,“小妹,你在天上看看,我終於找到你的兒子了!”

  容欣雨被劉叔和的舉動弄糊塗了,見過有人哭的,但是還從沒有見過一個大男人這麼哭的,讓她看到了都覺得雙眼淚汪汪的。

  她感覺這位中年男子不會騙她,說不定真是李向陽的親舅舅。

  “舅......你跟著我走吧,我帶你找他!”

  劉叔和非常感激,親切地問道:“姑娘,你和李向陽啥關系?”

  “我倆是同學,而且我還是他女朋友!”容欣雨有點羞澀地回答。

  “啊,這真巧呀,剛進學校,就遇到我外甥的女朋友,那咱們的關系也能說著了,你應該叫我舅舅的。”

  “舅.....舅舅!”容欣雨有點不好意思。

  “別不好意思,以後見面多了就熟悉了。”

  “我是他三舅,家裡人還有他姥姥,大舅、二舅和他大姨,我們一家人都在東城區住!”

  “舅,陽子也在東城區住,你們竟然沒遇到過?”

  “哎,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次大地震,他父母都給埋下面了,我二哥和大姐處理的喪事,本來想帶他到京城住的,但是他爺爺不放他,我們只好讓他跟著他爺爺走了。”

  “哪裡想到,我們沒有他家的地址,想去找也找不到,就這樣拖了二十多年。

  要不是我碰巧看到他在五星級大酒店開房,說不定我們還不知道他在京城?”

  容欣雨羞澀地問道:“舅,他和誰開的房間?”

  “不說這事還好,一提我就生氣,這小子開了房間,但是他不住,也讓我找不到他!”

  “外甥他媳婦,你說我容易嗎?工作都不做了,光找他,我就找了他半年多時間,這也是一個熟人給我的消息,所以我趕緊過來了。”

  “你早遇到我就好了,也不用浪費半年時間了,我家住在西城區,不過離你們那裡遠一點。”

  “不晚,不晚,只要找到這小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兩個人說著話,很快到了李向陽所在的宿舍樓下。

  “舅,李向陽住二樓,我帶你上去,他一般都在宿舍裡待著,很少出去。”

  容欣雨帶著劉叔和蹬蹬地上了二樓,並敲了敲宿舍的門。

  “誰呀?”宿舍裡面傳出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是我!”

  李向陽聽到是容欣雨的聲音,感到很奇怪,平時這丫頭進他們宿舍都是一把推開或者一腳踢開,而今天這是怎麼了?

  吃錯藥了?還是低頭認罪來了?

  看來自己不能慣著她,否則小母牛上天,牛氣哄哄。

  見裡面沒有聲音答應她,容欣雨一把推開了宿舍門。

  “這就對了,來就來吧,還裝作什麼淑女?”

  “李向陽!”容欣雨氣壞了,大聲地喊了起來。

  守著他舅舅,他竟然這麼說她,這讓她以後的臉往那裡隔?

  看到容欣雨發怒了,李向陽趕緊從床上站起來。

  看到了發怒的容欣雨,也看到了後面的中年男子。

  面相有點熟悉,但是他不記得在哪裡見過。

  但是,劉叔和可是清晰地記得,就是這小子,即使化成灰,他也能認出來。

  容欣雨快步走到李向陽身邊,在他胳膊上亂抓亂撓,“讓你剛才說我,我撓死你!”

  “小雨,別鬧!”守著外人,李向陽不願意和容欣雨開玩笑,趕緊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繼續抓撓。

  “你是誰?”

  容欣雨解釋道:“他說是你舅舅!”

  劉叔和同時也說道:“我是你舅舅!”

  “舅舅?”對於李向陽來說,是一個多麼久遠的字眼,在他兩輩子的生活中,他可以有大爺、叔叔、姑父等,但是從來沒有舅舅。

  “騙錢的吧?”李向陽冷笑著道,眼前中年男子的身份在他腦海裡忽然閃過,讓他頓時記起來了。

  不就是沒讓給他總統套房嗎?至於這麼小心眼,追查他到學校裡來了,還說是他的舅舅。

  這真是讓人感到可笑!

  “陽陽,我真是你的舅舅,那天只是一個誤會,我不知道是你呀,否則我怎麼也得留下你!

  你知道嗎?自從你離開後,我找了你半年多,最終才查到你在北大歷史系。”

  “編,使勁編!我就不相信你能編出什麼花來?”李向陽繼續冷笑著道。

  這樣的騙子他在後世見得多了,盜取別人的企鵝號,然後冒充這個企鵝號的主人四處借錢。

  還有手機號碼,也可以用來詐騙錢財。

  “我真的是你舅舅,你親三舅!”

  “那我四舅哪?”李向陽反問道。

  劉叔和疑惑道:“你沒四舅呀,你姥姥只有三個兒子。”

  “哈哈,知道的還很清楚!”

  “當然,你大舅叫劉伯軍,你二舅叫劉仲舒,我叫劉叔和。”

  “你不妨把我大姨和我媽的名字都說出來吧,也讓我了解一下。”

  “你大姨叫劉欣瑜,你媽叫劉欣瑕,你大姨和你媽的名字是你姥爺給起的,瑕不掩瑜。”

  看到李向陽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劉叔和問道:“你不會連你媽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說對了,我只知道我媽姓劉,抱歉,我還真不知道我媽的名字,其他人的名字我更不知道。

  雖然你是一個騙子,但是我要謝謝你,讓我終於知道了我媽的名字!”

  李向陽不顧劉叔和的哀求,把他推出了宿舍。

  “我真的是你舅舅呀!”

  “拜託你換個人騙行嗎?我不會信你這一套的。

  再不走,我要喊保安了,到時把你抓起來,你就麻煩了!”

  “咣鐺”一聲,李向陽把宿舍門關上了。

  劉叔和在外面又喊了幾聲,見裡面沒有人搭理他,只好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透過窗戶,看到劉叔和傷心的樣子,容欣雨有些不忍,“我覺得這位叔叔不像是一個壞人。”

  李向陽摸著她的腦袋說道:“壞人會把壞字寫到腦門上嗎?你們這些女孩子,最可能被人騙了,以後你要注意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