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視頻盤點:諸天十大名場面 > 第050章 青城當滅

第050章 青城當滅

  :,

  福州城外,官道上有一些歇腳的破舊小茶館,供往來的行人們歇腳喝茶。

  這一日,走進來三個頭戴鬥笠的漢子,掃了一眼發現沒有其它食客,就走到一旁坐下:“龜兒子的,快給老子弄壺水,小二,快點上!”

  “好嘞,三位爺稍等!”

  茶館中,店小二趕緊招呼一聲,就趕緊上茶。

  一旁的掌櫃看了一眼,先是繼續低頭撥弄著算盤,然後不動聲色的就走了下去。

  不一會兒功夫,茶水小菜等等被店小二端了上來。

  三個戴鬥笠的漢子很謹慎,仔細的檢查一番,沒有不妥之後這才大快朵頤。

  飯後,三人神清氣爽的付賬離去。

  “跟上!”

  此時茶館中的掌櫃,快步從茶館中走出,跟了上去。

  譁啦啦!

  茶館中剛剛還人滿為患的顧客,全部站了起來,抽出腰刀,快速跟上茶館的管家。

  沒想到,他們居然是一夥的。

  剛才的三人走到一條小路上,其中一人晃了晃頭:“我怎麼感覺有些累?”

  “我也是!”另一人道,“越走越沒勁兒,格老子的,怎麼回事兒?莫非中毒了?可明明老子檢查過了啊,根本沒有!”

  “哈哈哈,你們確實沒有中毒!只是腿腳發軟而已!”掌櫃的已經追了過來,手持腰刀,一臉微笑的眯著眼道。

  “你們是什麼人?”三個戴鬥笠的漢子相視一眼,頓時慌張地抽出了長劍。

  “殺你們的人!”掌櫃的陰陰一笑,“讓你們做個明白鬼,殺你的是劍雨樓銅牌殺手莫有錢,你們中的是我們劍雨樓專門從西域傳來的十香軟筋草,無色無味,我就用提取出的一些汁液在每盤菜中放了很多。這不是毒,你們根本發現不了,吃下之後,會逐漸的骨軟筋酥,提不起勁來。到了閻王爺那也好做個明白鬼!”

  “龜兒子的,劍雨樓是什麼勢力?我們聽都沒聽說過?”

  此時被包圍的三個戴鬥笠的漢子感受渾身酸軟,內心充滿了絕望,紛紛破口大罵。

  “誰讓你們得罪了福威鏢局的林家!現在你們青城派的人頭已經被林家在我們劍雨樓發布了懸賞令,一個普通弟子的人頭就一百兩銀子,精英弟子更是值七八百兩!幹完你們這票在幹一票,老子就能升任銀牌殺手了,兄弟們,上,殺了這一波再尋其它的龜兒子,今晚賺他個缽滿盆滿!”

  這叫莫有錢的掌櫃,滿臉橫肉,說音未落就招呼幾人一擁而上,將青城派這三個弟子紛紛斬殺,腦袋也被掌櫃的割下。

  與此同時,福州城外的另一條大道上。

  大路上正有著四名騎馬的戴鬥笠的漢子縱馬狂奔,兩側的草垛中忽然落下來幾張漁網,讓下面的四人臉色狂變,來不及跳躍而去,就紛紛抽出背後的長劍將漁網撕裂。

  但剛剛解除漁網危機,迎面而來的就是漫天的糞叉,長矛,鐵錘,石塊等等。

  此時舊力剛去,新力未接之時,四名漢子驚恐萬分。

  轉眼間,四人就被當場擊殺。

  被擊殺的四人腦袋紛紛被割下,徒然留下幾具無頭屍體昭示著這麼剛剛發生的血腥一幕。

  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一隊青城派的弟子能夠安然無恙的進去福州城,越來越多的青城派弟子在踏上福州省內的時候就被聽雨軒的消息打探到,然後劍雨樓的殺手出動,半路劫殺,無一例外,除了餘滄海親自帶隊的那一路青城派人馬沒有人敢動,其他青城派的弟子全軍覆滅。

  林家,書房中。

  林振南正與自己的小兒子林曉下棋。

  啪……!

  林振南捻起一顆白棋落下,看了一眼兒子道:“曉兒,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做鏢局的跑江湖,還是要以和為貴!就像這盤棋,你的大龍已經被我困住,我現在贏你不需要殺掉你的大龍,只需要勝你半子即可,你可要輸了!”

  “爹!這可未必!”林曉聽到林振南還是這麼婦人之仁,頭都沒抬,看著自己的棋局微微思量了一會,然後又露出一絲微笑,笑著邊說邊下了這黑棋關鍵的一步:“昔日,曾祖林遠圖一手七十二路闢邪劍法闖下何等威名,可惜現在居然連一個川渝的青城派區區幾名三代弟子都敢欺負上門,我看是時候要跟世人亮一亮我們林家的力量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爹,你看我這一步棋!”

  “哈哈哈!你小子什麼時候有這麼好的棋藝,你這棋藝不錯,沒想到這口舌更厲害,怎麼說都是你自己的那套道理!只是你真的認為我們林家這一局能贏嗎?”

  林振南何嘗不知道林曉心中所想呢,只是事不由人,身在江湖的林振南知道這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自己這麼多年來也不過是泥菩薩過河罷了。

  “該做的都做了,若還不能贏,那這就是命!”

  林曉看著自己的便宜老爹,果然不是成大事的料,這件事雖然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林曉還是笑了笑,無所謂的語氣說道。

  “是啊!這就是命!萬般不由人!”林振南聽到自己小兒子口中說出這麼老成的話,也沒有多想反而更是感慨一聲:“年輕時不信命,可年紀越大,越感覺命運莫測,只是即使在這福州城內我們能贏,但曉兒這一關過後,我們鏢局當如何?這青城派又當如何面對?”

  這時候就連林振南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向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問策,在林振南的心裡,早就把林曉這孩子當成了一個成年人來看待。

  “青城當滅!”林曉看著自己的便宜老爹,斬釘截鐵的一字一句說道,“青城派不滅,我們林家永無寧日!爹,餘滄海來到福州,青城派必然防守大減,只要我們能讓餘滄海永遠都留在福州城內,那麼我就敢讓劍雨樓的殺手去青城山上走一回!到那時,攜帶者滅派之威,我福威鏢局的威名將會不再僅僅只限於南方一十四省,您之前不是一直想打通川渝和中原這兩條線路嗎?”

  “你這法子或許能夠重振我林家威名,但這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林振南聽到林曉的話,其實內心已經充滿了美好的遐想,但是想到這麼做如果沒有做成,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於是林振南,思考了許久,這才一頓一句的說出來自己最後的一絲顧忌。

  “我們現在與青城派本就不死不休,不惜一切代價滅青城也是值得的!”林曉落下最後一子黑棋,“餘滄海,我要將他徹底的留在福州!”

  聽到自家小兒子一字一句中帶著那種滔天殺意,林振南一愣,仿佛第一次認識自己的這個小兒子,此刻的林曉是那麼多陌生。

  “爹,你輸了!”

  就在這時,隨著林曉的最後一子黑棋落下,林振南驚訝的看著棋局,自己居然真的輸了,林曉反敗為勝,先睡斷尾求生,用半數的黑棋做代價逃出生天,然後反手十幾步棋,居然硬生生吃掉了林振南白方的大龍,果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