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穿書後反派把我帶歪了 > 第176章 喜歡的花摘不到

第176章 喜歡的花摘不到

  這花,突然不好看了。

  不好看的花,就要丟掉。

  沈嬋手一松,橘黃的花朵就撒了滿地。

  沈明南見此,眉頭微皺,他冷聲道:“不喜歡的東西就不要摘。”

  沈嬋抬頭,臉上有些難過:“好吧,三哥哥不喜歡,那嬋兒下次就不摘了。”

  隨即,她又揚起笑臉:“可是喜歡的摘不到怎麼辦?”

  她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棵樹:“樹很高,花摘不到。”

  沈明南看著她,忍不住眉頭皺得更緊了一些,他覺得沈嬋有些病態,甚至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厭惡。

  他把視線淡淡的挪開,薄唇輕啟:“有病。”

  說完,他便大步的離開了。

  沈嬋看著他的背影,有些落寞。

  今天的三哥哥又罵她了。

  跟八年前一樣,無論她怎樣的討好,他的眼裡從未正視過她。

  這種被忽視的感覺,好難受,好想毀掉……

  她低頭,腳邊就是殘花,她伸腳踩了上去,花汁溢出染髒了她的鞋。

  毀了。

  ……

  趙薈蔚在絳雲閣一邊練字一邊等著沈明南,見他來了,急忙狗腿的迎了上去。

  “公子,你回來了。”

  沈明南看見趙薈蔚,剛剛偶遇沈嬋的不適感才慢慢的褪去。

  他輕應一聲,便大步走到椅子前入座。

  “有看出什麼嗎?”

  趙薈蔚知道他說的是哪件事,於是就把今天在福滿堂見到的都說了一遍。

  沈明南皺眉:“你是說,不是沈姝?”

  趙薈蔚搖頭,“不是她,另有其人。”

  那麼就這得從頭開始查了,沈明南心中思量,嘴上說著:“行了,這件事我會去查的,你不用管了。”

  趙薈蔚輕呼一口氣,她發現從遇見沈明南開始,大大小小的刺殺就經歷了好幾次,真是造孽啊。

  隨即,她又想到了荷花宴:“公子,丹陽郡主邀請我去後池參加荷花宴。”

  沈明南只是看她一眼,笑道:“可以啊,這才入京多久就有貴女給你遞帖子了。”

  “……”

  她並不想要,這次什麼荷花宴還不如叫鴻門宴貼切一些,不過,此次她必須得去,她要去驗證一件事……

  沈明南見她不語,挑眉道:“不想去啊?我給你去推了?”

  趙薈蔚抬手打斷他:“大可不必,我要去的!”

  他輕笑一聲,桃花眼裡光華流轉,端的是熠熠生輝。

  趙薈蔚悄悄挪開眼,也難怪丹陽愛慕他,就衝這張臉,他就值!

  “要不要給你配個車夫?”

  “啊?”趙薈蔚眨巴著眼睛,反應過來以後,立即點頭:“要!”

  沈明南配的人她還是放心的,只見他沉吟片刻,便喚了延元進來。

  “那個山匪呢?”

  延元愣了一下,半晌才小心試探道:“主子,您說馮銘嗎?”

  沈明南挑眉:“就是他,他人在哪?”

  “害。”延元都差點把他這便宜小弟忘了,想了一下便道:“好像在馬廄刷馬。”

  “讓他明日不用刷了,來趕車。”

  延元點頭,準備明日再去找馮銘。

  他不是一早就念叨著想換份活路?從刷馬的到趕馬的,也算是一個質的飛躍吧,延元已經能預見馮銘聽聞這則喜訊時那喜氣洋洋的小胖臉了。

  事情到了這裡,也沒什麼可談的了。

  沈明南便叫了晚膳,趙薈蔚極其自然的又在這裡蹭上了一頓。

  吃飽以後她就準備回去鹹魚躺,沈明南叫住她道:“後日你去後池的時候我會派餘淮暗中跟著你。”

  她乖巧點頭:“我知道了,公子。”

  “嗯,你回去吧。”

  趙薈蔚這才慢慢回瑤光閣,她身旁有瓔珞跟著,這吃飽了以後就愛想東想西,想著想著她就想到了她的大黃。

  以前她回院子這傻狗都會來迎接她,現在倒好,狗影都沒見著一個。

  她有些好奇:“大黃呢?”

  瓔珞回道:“大黃最近喜歡去東牆那邊。”

  東牆?那是哪兒?

  見她迷茫,瓔珞繼續解答:“東牆外面就是府外,也許大黃想出去玩了,所以在東牆那兒刨坑?”

  趙薈蔚:“……”

  她思索再三,做了個決定:“走,我們去看看。”

  瓔珞看著這個天色,手裡拎著燈籠跟在她的身後。

  東牆也並不是很遠,這兒還有些蕭條,一看就是沒什麼人打理的,地上雜草叢生。

  她們到的時候大黃還在那兒刨,趙薈蔚走過去,在一叢雜草中找到了大黃。

  它身子前傾,爪子奮力的刨著土,趙薈蔚看了看,已經隱約能看見狗洞的影子了。

  好家夥,還真讓它刨成了。

  大黃見著自己的主人來了,搖頭晃腦的在坑旁直轉悠,像是在邀請她來欣賞它挖的狗洞。

  趙薈蔚好笑的拍了拍它的腦袋:“你可別忘了這是別人家,仔細著被人看見了把你抓去燉了。”

  她揉了一把狗頭:“走了,回去了。”

  大黃看了看洞,才小跑著跟在趙薈蔚的身後。

  翌日

  沈老太君就遣人給她送了東西來。

  是一件看起來質地很輕薄的錦羅玉衣,旁邊還有一些珠釵首飾。

  也能看出來,沈老太君對她確實是用心了,她摸著衣裳心裡暖暖的。

  瓔珞也是稀奇的上手摸了摸,隨即神情興奮:“姑娘,這是上好的軟煙羅,老太君對你真好。”

  就這材質,估摸著這府中的兩位小姐都沒有的。

  趙薈蔚唇畔帶笑,是啊,沈老太君對她很好,為了回報這份好,她怎麼著也不能讓她出事了。

  ……

  沈府馬廄。

  馮銘在搬著嫩草,這馬忒能吃了,他又撒了一把草進去。

  這麼久了,他已經習慣孤獨了,他再也不是從前那個膽小怕事需要人陪的小胖子了。

  在看見延元以前,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直到看見突然出現的延元……

  “嗚嗚嗚。”

  他瞬間兩眼淚汪汪。

  “大哥,我好想你,這裡好孤單!我一個人好害怕,嗚嗚嗚。”

  延元:“……”

  他拍開某胖要來扒拉他的手,一臉嫌棄:“你可以不用呆這裡了。”

  馮銘嗚嗚的哭聲戛然而止,他忍不住揉了揉耳朵,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我不用呆這裡了?”

  延元點頭。

  誰知馮銘哭得更兇:“不要趕我走啊,這府裡刷馬的都沒我刷得幹淨,大哥,讓我就呆這裡吧。”

  延元無語,看著他嚶嚶哭,終於忍受不住給了他一個爆慄:“誰要趕你走了,主子讓你別刷馬了,去趕車。”

  哭聲漸停。

  馮銘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他升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