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村花她又想作妖了 > 第四十三章全幹缺德事,謝家還感激她

第四十三章全幹缺德事,謝家還感激她

  見他精神確實挺好的,蘇桃就沒有管他了,自個一屁股坐在地上歇口氣。

  她發現只要跟賺錢這玩意沾上邊的,都不會太容易。

  這樣下去不行,現在還能撿蟬殼,過段日子就沒撿的。

  她都不知道幹啥賺錢了,當初為了繼承她爸的公司就選了管理,現在好了,在鄉下來“管理”了。

  狗系統除了警告出聲,其他時候就跟死了一樣,人家系統能有吃有喝,還跟著幫忙攻略,它倒好,只幹缺德事。

  突然有少許的風,她扭頭看了過去,軟萌的男娃正在用手給她打扇,“……”

  他真的是好無條件對她好。

  她有些想不通,“軟包子,你是不是對別人都這麼好?”

  謝允棠搖頭,認真道:“我只對桃子妹妹好,別人沒有桃子妹妹好。”

  蘇桃:“……”

  她真的不知道“別人都沒桃子妹妹好”這話是怎麼得出來的。

  她除了欺負他,就沒幹啥好事。

  “我哪好了?”

  “桃子妹妹你很好,給我抓蝴蝶,踩蟲子,還帶我去抓蝦子、螃蟹……”

  “打住!”

  都是系統搞的鬼!

  瞅著要到念書的時候,蘇桃他們才下山了,鄭多銀他們去拿書袋了,只剩蘇桃和謝允棠了。

  蘇桃扭頭瞅了軟包子,見他不知道在哪蹭上了髒東西,下意識抬手就給他擦了,“快去念書。”

  嘶,她幹啥要給他擦!手賤,手賤!是不是不想回去了!

  謝允棠愣了一下,隨即小臉有些紅,軟軟道:“謝謝桃子妹妹。”

  “羅裡吧嗦,快走。”

  蘇桃送他到了學堂後,她提著蟬殼籃子就跑回了謝家。

  今個謝慶也在,陪著謝秦氏做繡活。

  謝秦氏瞅見她來了,笑了笑,“允棠去學堂了?”

  蘇桃點了點頭,“謝叔,謝嬸。”

  謝慶慈愛的點了點頭,“聽夫子說,允棠這段日子性子活潑了些,謝謝桃子了。”

  之前允棠性子溫順,不怎麼愛說話,他還有點擔心念書念木了。

  蘇桃:“……”

  這話說得她都不太好意思了。

  她全幹缺德事,謝家卻還感謝她。

  謝慶笑著又道:“允棠回家你就多帶他出去玩玩,下個月多給你漲點工錢。”

  聽見漲工錢,蘇桃眼睛一亮,甜甜道:“我會帶允棠哥哥玩的。”

  ……

  黃昏,學堂。

  “允棠,你疼不疼,我不是故意的。”周生看著謝允棠手臂破皮了,胖臉全是著急。

  回家肯定要挨娘打了。

  鄭多銀也有點害怕,“我回家拿點藥。”

  謝允棠擺了擺頭,急道:“我沒事,不用。”

  “完了,我娘肯定要打我,允棠,我真的故意的……”周生臉皺巴成了一團。

  “我真的沒事,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謝允棠軟軟保證。

  周生卻還是害怕,他把允棠弄傷了。

  蘇桃在外面沒看見謝允棠,就歪頭看了一眼學堂裡面,見幾個孩子圍著,她走了過去,“軟包子,咋還不出來,都要吃飯了。”

  “姐,我把允棠的手弄破皮了。”周生帶著哭腔道。

  聞言,蘇桃抓著謝允棠的手看了看,只是破了皮,沒有流血,她微微松了一口氣,“破皮就破皮,又沒流血,你哭個啥,像個娘們一樣。”

  “軟包子,走了,我都快餓死了。”

  謝允棠乖巧的點頭,隨後看向周生,很認真道:“我不會給別人說。”

  桃子妹妹真的跟別人不一樣。

  大概是周生不小心把謝允棠破了皮,第二天中午撿蟬殼的時候,周生他們很少跟謝允棠玩了。

  蘇桃都感覺出來了,瞅了一眼彎腰不說話撿蟬殼的軟包子,她沒好氣的對著前面幾個孩子,“咋了,鬼打起來了?跑這麼快!等著我們!”

  “軟包子,你快點。”

  她走過去拉著他,隨後往前面走。

  謝允棠乖巧跟著她走,明亮的眼眸倒映著女娃的側臉。

  他知道桃子妹妹是在關心她。

  桃子妹妹每次都做出兇巴巴的樣子,但她不兇。

  ……

  一連好些日子,蘇桃幾個孩子漫山遍野的找蟬殼,找了大半簍子,加上林三珠撿的,有差不多一簍子了。

  此時已經是九月了,正是炎夏的季節。

  這天一早,林三珠找人來收了蟬殼,收蟬殼的人看了蟬殼,皺了眉頭,“不太好,算你三十文一斤吧。”

  “鎮上不是三十五一斤嗎?大姐你這也少太多了。”林三珠有些不甘心,少了五文呢。

  收蟬殼的人脾氣不太好,“你這蟬殼又不太好,三十文都算是給你高的,不想賣就算了,我去收下一家的。”

  蘇桃不得勁了,這大嬸就是看他們家窮想壓價。

  她可不依,她人都曬黑了。

  “那就不賣了,鎮上藥鋪收還貴些。”

  她停頓了一下,“這個村子我天天都在撿蟬殼,其他家的可沒我家多。”

  “我們就是不想去鎮上,大嬸你要收就三十三文,不收就算了。”

  這話說到收蟬殼大嬸的心窩子上了,確實很少收到這麼多蟬殼了,畢竟現在正是農忙時候。

  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僵了一會,最後沒好氣道:“三十三文就三十三文,你們可不許給別家說。”

  林三珠沒想到自家死丫頭還會講價,有些驚訝,“一定不說,一定不說。”

  收蟬殼的大嬸在價錢上沒賺到大的,就想敲秤,誰知道那黑丫頭站在邊上看著她稱。

  動不了手腳。

  她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二斤七兩平,八十七文。”

  林三珠還在心裡算時,就聽見閨女道:“二斤七兩,八十九文,大嬸,你少算了兩文。”

  別說一文錢,半文錢都別想坑她。

  本來就窮了,這些人還不厚道的想坑他們的銀錢。

  收蟬殼的人沒想到這黑丫頭竟然會算賬,臉色不好道:“看我這年紀大了,算錯了,就是八十九文。”

  之後付了銅錢。

  林三珠不放著她了,一個個數清楚了才讓她走了,看了一眼曬黑的閨女,“你這死丫頭倒是聰明,我還以為你跟個傻子一樣。”

  蘇桃:“……”

  不是說她傻就是說她瘋了!

  “那還不是你生的。”說完她就跑了。

  林三珠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死閨女再說她也跟個傻子一樣,

  她脫了鞋就扔了過去,“死丫頭,你現在沒大沒小的!信不信我打死你!”

  “下山慢點!”

  還好蘇桃跑得快,不然那鞋就砸到了。

  林三珠跳著腳去撿了鞋子,盯著矮小的身影,嘀咕道:“死閨女的性子跟變了個人似的,倒是討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