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村花她又想作妖了 > 第四十五章閨女沒那麼瘋了(感謝淡顏半面妝的打賞)

第四十五章閨女沒那麼瘋了(感謝淡顏半面妝的打賞)

  沒想到這兩口子都還挺吃軟的這一套,蘇桃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美滋滋的從林三珠那裡接過五文錢。

  她嘴甜道:“謝謝爹,謝謝娘,你們是全天下最好的爹娘,我先下山了,等會就去地裡。”說完揮了揮手就往山下跑去了。

  見她風風火火差點絆到樹枝摔倒,林三珠連忙追了上去,吼道:“你這死閨女慢點,又沒鬼追起來,等會門牙磕沒了可不要哭。”

  就這一會,女娃已經跑沒影了。

  她夠著身子望了望,還是看不見,隨後轉頭對著蘇福嗔道:“你就慣著她吧,這死丫頭現在不得了了,早上還說我傻。”

  蘇福憨實的撓了撓頭,笑道:“媳婦,沒事的,我晚上多做幾個墊子,分了家後,桃子病看著好了點。”

  “是瞧著正常了點,帶她去看郎中她非不去,說自個沒病。”

  林三珠想到了什麼,又道:“今個賣蟬殼賣了八十九文,加上這些天的草墊子,有一百三十幾文了。”

  “我想給幾個孩子買張床回來,那死丫頭天天都在吵腰疼,李家大嬸正好要賣床,八十文,我看五十文能買,你覺得呢?”

  蘇福忙著地裡的事情,沒有時間去做床,“媳婦,家裡的事你看著辦就行了,我只管地裡的活。”

  林三珠忍不住笑了笑,瞅了洞裡的兩孩子,她踮起腳親了他一下,羞道:“福子,你真好。”

  這些年吃苦她都覺得沒什麼,蘇福對她好,也願意向這她。

  蘇福有些臉紅,咧嘴嘴巴笑,“你是我媳婦,對你好是應該的。”

  “我一定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

  這邊,蘇桃已經下山了,跑到村裡賣雜貨的吳家,墊著腳,伸著脖子看裡面的芽糖,“嬸嬸,糖怎麼賣?”

  做著做繡活的胖婦人看了她一眼,有些驚訝,“一文一塊,咋了,桃子你還要買呀?”

  蘇桃點了點頭,“嬸嬸,你這芽糖都快化了,能不能便宜點。”

  天氣熱,糖容易化。

  胖婦人看著她可憐巴巴的樣子,心想這孩子可憐,“這次一文給你兩個,下次就不行了。”

  聞言,蘇桃眼睛一亮,立馬拿出五個銅板,“嬸嬸,那我要十個,五文錢給你。”

  胖婦人噎了一下,五文錢十個那賺個啥錢,當即就搖頭,“那可不行,五文錢給你六個。”

  “嬸嬸,剛才你自個說了,一文錢給我兩個的,大人說話要算數,下一次我來就不講價了。”蘇桃學著軟包子軟軟的語氣。

  還別說真管用,胖婦人語氣軟了點,“桃子,真不行,嬸嬸賺不了銀錢。”

  “嬸嬸,你最好了,你是村裡最好的嬸嬸。”蘇桃拍馬屁道。

  胖婦人還挺受用的,她猶豫了一下,最後給她拿了十個,小聲道:“就這一次,下次還是一文錢一個,不許給別人說。”

  她突然想到什麼,又道:“你哪來的五文錢?”

  “我娘給我的,嬸嬸你可以去問我娘。”

  蘇桃乖巧的接過十顆糖,糖紙有些沁了,有些沾手。

  聞言,胖婦人放心了,不過有些好奇,“桃子,你娘還有銀錢給你買糖啊?”

  “是謝嬸嬸給我的工錢,娘獎勵給我的。”蘇桃才沒說是撿蟬殼換的銀錢,不然全村跟她搶生意。

  胖婦人相信了,心想著蘇家二房倒是運氣好,被謝家看上了。

  要是她閨女被看上幹活該多好。

  不行,改天去問問,看還差不差人。

  蘇桃沒想到竟然有人跟她搶謝家的好活,要是知道打死她都不會說。

  她在路邊撿了幾張大樹葉子裹著糖,揣著放好後,隨後就去了村裡空壩上孩子最多的地方。

  村裡七八歲的孩子還是挺多的,也沒蘇家缺德,不會逼著去幹活。

  這群孩子她一個都不認識,只得挑了個最高的孩子說,“你們想不想吃糖?”說著把糖給他看了一眼,隨後又揣會胸膛,緊緊捂住。

  七八歲的孩子怎麼會不想吃糖,許明安眼睛一亮,咽了咽口水,“想吃。”

  “那你們幫我找蟬殼,一百個一顆糖。”

  蘇桃見他半信半疑,她想了一下,拿了一顆糖給他,“我可以先給你一顆,你找到了一百個再給你,我相信你。”

  許明安得到了糖就相信她了,憨實又單純,“那我們給你找。”

  “好,黃昏我們在這兒算賬。”蘇桃一群孩子都去了,她心裡有些美滋滋,她也能賺錢了。

  回到地裡,她就發現林三珠臉頰都被打紅了,她看了不遠處的蘇家人,有些恨鐵不成鋼,“娘,你又讓她打你了?”

  隨後她看著蘇福,又道:“爹,你怎麼就不知道幫娘,到時候阿奶把我們全部打死了!”

  這爹好是好,就是有點老實木訥。

  “死丫頭,怎麼對你爹說話,扯草。”林三珠扯了她一下,示意她別這樣說。

  蘇福有些內疚,“我……”

  說到底就算是分家了,還是不敢對蘇家怎麼樣,只能任他們欺負。

  這咋行,那豈不是跟沒分家一樣!

  蘇桃絕對不允許,好不容易脫離苦海了,這又要跳進去,她才沒那麼傻。

  她看了兩人的慫樣,腦殼都疼了,肯定不能放過死老婆子,不然天天扯草,天天挨打。

  反正她都“瘋了”,再幹缺德的事情也正常。

  她四處看了看,跑到邊上折了一個粗的黃金棍,隨後跑到了蘇家的地裡,“死老婆子,一天不打人你手就癢是不是!”

  蘇福和林三珠嚇得臉色一變,連忙跑了過去,林三珠尖著嗓子道:“死丫頭,你幹啥!”

  蘇錢氏沒把蘇桃放在眼裡,不過還是生氣,“賠錢貨,你拿棍子想打我?反了天了。”

  蘇桃都想不通這死老婆子心是不是黑的,她扭頭看著林三珠他們,豁出去道:“爹娘,你們要是不幫我,我就要被打死了。”說完就棍子打在蘇錢氏的腿上。

  蘇錢氏沒想到她真打了,“哎喲”了一聲,尖著嗓子,“死丫頭,你是不是瘋了!老娘今個要打死你!”

  蘇桃還是有點怕,畢竟自個小,但是不使勁打蘇錢氏一頓,這死老太婆就覺得他們好欺負。

  她狠狠又是幾下,蘇錢氏一時沒躲過,挨了個正遭。

  蘇大貴他們反應過來連忙過來扯蘇桃,蘇桃連忙就跑,但是被蘇金氏扯住了。

  反正都要挨打,那就不要客氣了。

  她抬手就抓著蘇金氏的頭發,使勁的扯,腿也沒有空著,一個勁的踢她。

  她一蠻起來,一時間蘇金氏根本扯不住她,“疼疼疼!大河,快幫我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