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一等龍婿易辰(易辰方新柔) > 第九百九十章 李家潑婦

第九百九十章 李家潑婦

  男的滿臉橫肉,光頭鋥亮,眼角紋著一只蜈蚣,背上交叉背著兩把刀,女的一頭紅發扎著馬尾,臉頰尖尖,一雙眸子帶著淡淡的紫色,眼角紋著一只蠍子,手上帶著兩只露指拳套,走動間一手扶著耳朵的耳機,和耳機裡的人說著話:“我們攔下了他們三個,你放心,有我們兩個出手,他們除了死路無路可走!”

  女人說話的時候根本沒有壓低聲音,顯然不怕易晨聽到。

  “你們是那女人叫來殺我們的?”易晨已經聽到了女人的聲音,自然已經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可他還是明知故問了一句。

  回答他的是女人身邊的男人,男人走動之間,拔出了背上背著的兩把刀:“倒是不蠢,現在後悔放過茉莉了吧?晚了!世上沒有後悔藥……。”

  男人剛吐出藥字,眼前一花,隨後一只手指戳入了他的喉嚨,後面的話再也吐不出來了。

  男人身邊的女人,正在和耳機裡的人說話,驟然見到這一幕,臉上神色僵住了,她剛和電話裡的人說只要他們出手,對面的人死定了。

  沒想到,這才數秒,她的同伴直接被對方戳穿了喉嚨。

  沒有猶豫,女人一閃身向著後方倒滑而出,可她的腳步剛離開原地,眼前一花,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直接出現在了她的近前,一腳落下,她的胸膛被踩穿。

  女人跌落在地的同時,易晨來到了她的身邊,摘下了她耳朵裡的耳機。

  把耳機帶到耳朵,耳機裡傳出了熟悉的女人的聲音。

  “蠍子,怎麼了?說話啊!”

  易晨呵呵一笑:“蠍子他們死了!”

  耳機另一邊安靜了數秒,女人的聲音這才響起:“你,你殺死了他們?”

  易晨笑了笑:“用我說嗎?聽他們說你叫茉莉?記住了,他們的死只是給你們一個教訓,別逼我主動找上你們,要是你們還敢來惹我,惹李家人,就不是死這兩個人這麼簡單!”

  說完這句話,易晨取下耳機丟在地上,一腳踩碎。

  回到車上,易晨把殺死了兩人的事情告訴了李泰然李全明,兩人聽了並沒有太過震驚,表現的很鎮定。

  “這兩人死在這裡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李泰然搖了搖頭:“這些家夥都是通緝犯,死了,根本不會被追究,只會被認為是這些家夥得罪了什麼不該得罪的人!”

  李泰然這麼說了,易晨也不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他們的車輪胎已經爆了,開他們的車回去顯然已經不可能,此時來殺他們的兩人已經死了,他們也就直接開了兩人開來的車。

  李家。

  李婷兒,李全德和李家的一些後輩長輩聚在一起。

  “婷兒,你爺爺他們不會出事吧?這都好幾個小時了。”一個滿頭白發的婦人,嘶啞著聲音詢問著李婷兒。

  李婷兒露出一絲微笑,安慰著婦人:“奶奶,爺爺不會有事的!”

  在李婷兒的聲音落下後,李全德也接過了話:“媽,爸他們有小易跟著,肯定會平安回來的。”李全德的話音剛落,一聲冷笑聲響了起來。

  “二弟,今天本就應該你去的,你讓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毛頭小子去,你就這麼放心把爸的安危交到別人手上?”

  說話的是一個面無二兩肉,顴骨高聳,濃妝豔抹的女人。

  “李燕,你什麼意思?”

  李全德聽出了李燕話語裡的夾槍帶棒。

  “我什麼意思?”李燕冷冷一笑:“李全德,你不要以為你心裡的心思,我們不知道?你早就想著爸死了,然後分家產,正好,這次大哥也被人綁了,大哥和爸一出事,這李家就是你一個人的!”

  不等李全德分辨,李燕撲向了滿頭白發的婦人:“媽,今天不論如何,他李全德要是想獨佔李家,我是不答應的,我也是你的女兒啊,所以,這家產肯定得有我一半的!”

  白發婦人聽了李燕的話,一時間臉色陰沉如水。

  “李全德,李婷兒,你們真的是這樣的打算?”白發婦人雖然是在詢問,但顯然語氣中已經認定了兩人合夥坑害李泰然李全明。

  “媽,一個是我爸,一個是我哥,我是你生的,我會不會幹這樣的事,難道你不了解我嗎?”

  李全德眼含熱淚,盯著白發婦人。

  “大家族有親情可言?這古往今來,子殺父,弟弒兄,不是沒有過?李全德,你別想用這些話來打動媽!”李燕插嘴尖聲喝斥道。

  “姑姑,二叔不是這樣的人!”

  聽李燕這樣說,李婷兒已經再也聽不下去,連忙幫助李全德辯駁,可她只是說了一句話,李燕就對著她咆哮了起來。

  “小妮子,你還敢說話,聯合你二叔坑害你爸和你爺爺,你有資格說話?今天這事要不是因為你,那小子能夠出現在我們李家?要說,李家這次只所以出這樣的事,肯定是你們早就謀劃好的。”

  李燕的發散思維極為豐富,只是片刻間,就畫出了一個極為細致的事件輪廓。

  白發婦人對於女兒的話,一直都很相信,此時李燕這番話,已經腦補出了所有的畫面:“好啊,李全德,李婷兒,你們還真是心狠手辣,沒有半點兒人情味兒,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們也做的出來?”

  白發婦人伸手指點著李全德李婷兒,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此時屋子內,李家的後輩們聽到這裡,也都滿是痛心疾首的看著李全德和李婷兒,對二人指指點點。

  “二叔,沒想到啊,原來李家的事都是因為你們的謀劃?你怎麼狠的下心來的?”

  “我就說那易晨出現的太過古怪,怎麼李家一出事,他就來了?”

  “好你個李婷兒,長得柔柔弱弱,惹人憐愛,原來是一個心思如此歹毒的女人,枉我以前把你當成好姐姐。”

  “奶奶,快請出家法,把他們打個半死,然後趕出李家,讓他們滾出我們李家,我們李家有這樣的人,真是我李家的恥辱!”

  ……

  聽著屋子內李家後輩的指指點點,李燕眼中劃過一抹陰毒的光芒,臉上也與屋子內的人一般,滿是失望的看著李全德和李婷兒:“媽,對付這樣的人,就不應該心軟,為了一點點家產,就敢害自己的父親,這樣的人,就該打個半死,讓他們滾出李家!”

  “好,來人給我綁住他們兩個!”

  白發婦人聽了女兒的話,點了點,對著屋子內的李家後輩吩咐道。

  在她的吩咐下,立刻有人衝了上來,直接把李全德李婷兒拿下,兩腳踹倒在地,讓兩人跪在了地上。

  李燕則拿出了一根兒臂粗的木棍。

  “媽,您老了,不易親自動手,女兒帶您效勞,打死這兩個白眼狼,畜生不如的東西!”李燕揮了揮手中的木棍。

  婦人點了點頭。

  “李全德,李婷兒,你們別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們蛇蠍心腸,連自己的親人,都敢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