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老有所養 > 第一百六十二章改制

第一百六十二章改制

  徐冬鳳“切”了一聲,眼中有失望又不屑也有幾分不信。

  “那老板的利潤越來越低,那以後我們的工資豈不是也越來越低?”徐夏鳳忙問出一個和自己息息相關的問題。

  “肯定是這樣的,當老板的都沒錢賺了,他手底下的員工又能有什麼賺頭?”方志揚嘆息一聲。“但是工資太低了,肯定又沒有人肯來做,所以,只能把計時改為任務制,用我們更多的時間和勞動來換取和之前差不多的工資。”

  “那,我們該怎麼辦?”徐夏鳳眉頭緊皺,聲音低沉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方志揚無奈的回答立馬引起了徐冬鳳的鄙夷。

  “不知道?不知道你這長篇大論的在說什麼呢?”徐冬鳳憤憤的說完,眼中卻滿是不安。

  她顯然是相信了方志揚的話,也在等方志揚能給他們指一條明路。

  方志揚的回答讓她失望,也讓她不禁把氣撒在了方志揚的身上。

  方志揚的嘴巴動了動,看到徐冬鳳眼中的不安之後,方志揚到嘴邊的話又落了下去。

  他不是沒有想法,從事低端的制造業的弊端是如此的明顯。

  轉戰技術,或者重工業或許會好很多,若是有本錢和渠道,做生意當然更好。要是他當年高考的時候,不差那幾分,他的前途更是一片光明。

  方志揚不止一次的遺憾過,只是對於高考的那幾分,這一輩子能做的,也只有遺憾了。

  至於轉行業,對於現在的方志揚和徐夏鳳等人來說,實在也不實際。

  學技術,他們的年齡也實在大了,哪裡還能受學技術的苦和累?

  做生意,他們又缺少錢和渠道,在這個年紀孤注一擲的那僅有的錢去做生意?只怕生意還沒起色,自己倒先失了底氣。

  至於轉行也是不現實。他們都這個年紀了,無論思維還是體力都和年輕人比不了,哪家公司會要一個沒有學歷,沒有經驗,沒有能力還沒有年齡優勢的人呢?

  方志揚能想到的所有出路,對於他們這個年齡的打工人來說,都是個死路。

  所以,他認為,自己也沒有說的必要。

  廠裡今年的開工禮物是一個小紅包,一個小綢袋裝了一把瓜子糖果。

  徐冬鳳拆開紅包來看了一眼,臉就塌了下來。

  二十塊錢!實在也太少了些。

  徐冬鳳從自己的工位下樓去找徐夏鳳,一路上聽了不少的抱怨。

  她走到二樓的車間,看見徐夏鳳愣愣的坐在凳子上發呆。

  徐冬鳳走過去拍了一下徐夏鳳的肩膀,“姐,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徐夏鳳急忙回過神來,“沒想什麼。”

  “沒想什麼?”徐冬鳳顯然不太相信的樣子,不過,她也沒有多問,“有些事情想也沒用。像我們這樣的人,除了在風暴來臨的時候低下頭,還能怎麼樣呢?”

  徐夏鳳的眼睛亮了一下,帶著幾分詫異看向徐冬鳳,徐冬鳳清了清嗓子撇開臉,“沒事是不是?沒事我們就回去做飯吃。”

  中午和晚上的飯菜都很豐盛。這是長期忙碌之前最後的豐盛補給。

  狹窄的出租房也因為這幾盤豐盛的菜裝點多了幾分暖意和讓人期待的希望。

  徐夏鳳和方志揚一大早趕去上班。

  徐夏鳳戴著自己的老花鏡剛在工位上坐下。小組長就把大家召集在一起,開了個簡短的晨會。

  那些勉勵人的冠冕堂皇的話徐夏鳳沒怎麼聽進去。

  徐夏鳳只把三百件這個數字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全組十五個人做完三百件衣服,這聽起來好像並不難。

  到在服裝加工廠的車位流水線上做了十幾年活的徐夏鳳知道,這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車位包含了修邊,車線,卷邊,縫合,這幾道工序。而手工,要剪線,要熨燙,要整理,要打包。

  每一個工序都不輕松,若是加工冬天的棉襖。光是車線就有幾十道工序。一天能做一百件已經是極好的了。

  讓徐夏鳳稍感安慰的是,現在開了春,廠裡做的是夏裝。

  早上八點上班,到晚上十點下班。除了中午休息吃飯和晚上吃飯加起來的兩個小時,每天十二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徐夏鳳想,自己做的那道工序應該能完成三百個。

  但事實卻是,上午連續四個小時的班,她只做完八十件。

  早晨開會的時候,組長已經說的很清楚。三百件不做完,不能下班。

  而且是整個組都不能下班。

  徐夏鳳想早點回去休息,更不想連累別人。在工廠的食堂裡吃完一餐沒有營養沒有口味,只能填飽肚子的飯。徐夏鳳又來到了車間,打開電動縫紉機的開關,開始埋頭做事。

  車間裡工作的人大多在外面租了房。中午休息加上吃飯的只有一個半小時。

  他們都不想把寶貴的休息時間浪費在往返的路上。

  幹脆就在車間裡的工位上趴一下,或者找個角落,在地上墊個紙皮,淺淺的睡一下。總要睡一下,才能抵得住接下來長達**個小時的勞作。

  徐夏鳳盡量將自己的動作放到最低,以便不要吵到別人休息。

  她在自己的工位上一座,就是幾個小時,一座,又是一天。

  徐夏鳳再從工位上抬起頭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下班的時候。

  她打了飯在餐桌上坐著吃,沒一會,身旁的椅子往下一陷,方志揚坐在她的身邊。

  “你中午上連班了?”方志揚直接了當的問道。

  責怪嗎?更多的是心疼。心疼嗎?更多的是責怪自己。

  徐夏鳳匆忙的扒著飯,模糊的回了一聲,“嗯。”

  “夏鳳,你這,你這,要這麼辛苦幹什麼?累壞的是你自己的身體。”

  方志揚說不出什麼甜言蜜語,關心的話到了他的嘴裡也成了抱怨。

  徐夏鳳也早知道他性格,沒有和他計較。只是平靜的敘述一個事實。

  “不上連班,貨做不完。做不完,就要加班。”

  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做不完就要加班。不想加班就只能繼續做。沒有第三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