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第94章 直面過往“我敢!”

第94章 直面過往“我敢!”

  顏喬喬身軀微微一震,牽在公良瑾衣袖上的手指自覺地攥緊。

  察覺廣袖在動,公良瑾唇角微抿,側眸看她。

  只見她臉『色』霎時便白了許多,瞳仁收縮,眸光輕輕地顫。

  他反手將她的手握進掌,安撫地握緊。

  顏喬喬盯著韓榮身後的假山。

  一道人影緩步踏了來。

  身著藏藍錦袍,腰系純黑絲帶,懸一柄烏黑的劍。

  這一身裝扮,與一劍貫入她口時,一般無二。

  血、火、雪、痛……

  那個緊慢、刻意拖著官腔的聲音猶在耳畔——“顏氏父子的骨頭倒是比你硬得多。”

  韓崢麾下的劊子手,江白忠!

  顏喬喬用盡全部力量,壓制住本能的顫抖。

  她身上的溫度原本要比公良瑾高一些,此刻他握著她的手,卻清晰地感覺到她的體溫在飛速流逝,頃刻間,她的臉頰、唇瓣、手上都褪去了血『色』,像個雪人。

  公良瑾上前一步,將顏喬喬擋在身後。

  “敢我妻無禮。”他斂著勢,聲線冷而沉。

  韓榮眯起雙眼,挑高雙眉,正待口吐厥詞,忽見江白忠上前一步,半抬起手,稍加阻攔。

  江白忠的視線徑直掠過管家,落在公良瑾身上,一頓。

  “二公子,王爺請你過去。”江白忠悠悠開口,說話時並看韓榮。

  誰都看得來,大劍宗看上這個紈絝。

  管家趕緊見縫『插』針江白忠道:“大統領,這位趙先生是我家王爺請來世子的。”

  江白忠緩緩頷首,餘光落在韓榮身上:“請吧,二公子,要耽誤。”

  “喔,”韓榮陰冷地了,“行吧,待我先與父王說一聲,再問漠北王討要這個娘子。”

  他把“父王”二字咬得奇重,然後哼一聲,拂袖而去。

  江白忠微微向公良瑾點了下頭,轉身追上韓榮。

  轉過兩道彎之後,江白忠沉聲韓榮說道:“從鹿城一路鬧到這,還沒玩夠麼。此人勢簡單,恐怕是漠北王座上賓,莫招惹。”

  “嗤!”韓榮歪嘴道,“就是個酸腐!你一個大劍宗,行事束手束腳,烏龜一般!罷罷罷,我道你這尊大佛看上我,我也勞你大駕,我要的人呢,我會自己弄到手——我也好再提醒你一遍,韓崢他廢啦,還敢勾結西梁,正被通緝呢!有眼力見的,都該道誰是大西州未來的主子!”

  江白忠抿唇語。

  *

  看那二人離開,公良瑾抬手,環住顏喬喬的肩膀。

  大手握住她的肩臂,骨節分明的手指留下清晰分明的觸印,安撫她的緒。

  她的呼吸略顯急促,抬眸看他,上他了然的目光。

  他用清冷幽黑的眼睛她說,要怕,他會助她復仇。

  他將她往身上緊了緊,帶著她緩步向前走,一步,一步。

  她跟著他一起呼吸,漸漸便徹底平復下來。

  *

  公良瑾與顏喬喬抵達林霄書房時,這位黑鐵壯漢正託腮坐在門檻上,幽幽望著東南神。

  活像個念娘親的豆丁。

  “漠北王!”顏喬喬上前打招呼。

  林霄起身,觀察片刻,忽然驚喜拍手:“是你呀顏高才,居然是你過來了,辛苦你啦!那啥,阿母,阿母她在院長那兒,可還好?”

  兩只眼睛一閃一閃地發光。

  “夫人活蹦『亂』跳。”顏喬喬如實道。

  九尺壯漢呼一口,『露』憨:“那就好,那就好。哎?與高才同行的這一位是……”

  顏喬喬偏頭看了看公良瑾。

  殿下深居簡,平素也無人會盯著他看。易了容,誰也認。

  她狡黠地了:“趙夫子啊。”

  “啊。”林霄面『露』失望,“還真是找了個夫子過來啊?我還合計著,宮中得派高手。”

  顏喬喬偷偷,得公良瑾『露』幾分無奈。

  “漠北王,”他嘆,“事宜遲,請將情況告。”

  “好。”林霄點頭,引著二人走進書房,闔好門窗。

  落坐之後,他將手肘置於書桌上,高大壯碩的身軀微微壓低,眉眼沉凝,壓下嗓門道:“我也是萬萬沒想到,開口引我犯錯之人,竟是我結義兄弟,以及韓致賊!”

  顏喬喬恍然:“鎮西王來了漠北?難怪江白忠在這。”

  林霄輕輕點了下頭:“來祭我阿母,假意與我酒後談,說是他大西州與西梁的仇恨共戴天,若我想要西梁動手,他理解並支持。我那好兄弟,與他一唱一和,一副熱血上頭的子,慫恿我點上精銳騎兵,與韓致狗合作,暗渡陳倉打西梁去!”

  顏喬喬中一跳,下意識望向公良瑾。

  他接住她的視線,衝她輕輕頷首。

  在幻陣中,公良瑾親歷了顏喬喬的前世過往,自然也親身見證了漠北王林霄與神嘯勾結,放神嘯大軍入境之事。

  如今看來,此事當真是另有內情。

  顏喬喬也壓低也嗓音,謹慎開口:“如果,我說如果,夫人未能抵達京陵便事的話,你會會中計?”

  “會!”林霄目光沉沉,“別說阿母事,我就,明阿母沒事,可坐在那白慘慘靈堂聽他這麼慫恿,也差點兒給帶進了溝!”

  顏喬喬中默默再給林霄減去一分嫌疑。

  說到這個,林霄忍住起身,向著東南向恭恭敬敬施了個大禮。

  “該如何感謝少皇殿下的恩情才好!”林霄感慨地嘆息,“若是殿下及時派人提醒的話,我壓根都道阿母遭了血邪。也是殿下運籌帷幄,誅滅血邪大宗師,才救回阿母『性』命。我也該如何回報,便令人選了一百名漠北好女,送入京陵,看看合合殿下眼緣。行的話,我再選,一千,一萬,總之,總要換到殿下滿意為止!”

  顏喬喬:“???”

  公良瑾:“……”

  顏喬喬假:“我替殿下謝謝你的恩將仇報了。”

  “客客,應該的應該的。”林霄憨撓頭。

  顏喬喬中默念兩遍“和傻子計較”,微道:“所以鎮西王韓致留在這,名義上是吊唁,實則便是與你商議謀逆之事?”

  林霄聽得額角直跳,道:“我就裝傻,拖著呢。韓致賊很精,話都讓我那個結義兄弟秦天說,且大半都是借酒說醉話。秦天一個勁兒拍胸膛保證,我去滅西梁,他能給我守好神嘯防線,放進一兵一卒。”

  顏喬喬輕聲暗嘆。

  林霄將主力軍帶走,秦天只要巧加調遣,便能輕易將神嘯大軍放進來。

  事發之後,韓崢正好借著打大西州境內“漠北叛軍”的名義,拒絕兵京陵。而林霄,自始至終被蒙在鼓,最終被大西州的軍隊伏擊時,恐怕還在納悶為什麼共同發兵西梁的兄弟要自己刀兵相向。

  “韓致狗還找了個破理由,說想要與我結兒女親家,每夜拖著我喝酒。”林霄冷,“就韓榮那德行,我好端端的女兒,哪個能瞧得上他!韓狗正好借此事與我拖延扯皮。”

  公良瑾淡聲開口:“韓榮行事如此肆無忌憚,也有韓致刻意縱容之過。江白忠是韓致的劍,有此人在,難動。”

  林霄下意識垂頭應是。

  點了三下頭,後後覺開始納悶——自己在這個夫子面前,怎麼忽然就矮了勢?

  公良瑾眼睫微動,道:“將我二人安排在韓榮隔壁院落。”

  林霄答得飛快:“好。”

  “韓致與你說什麼,只管應下,”公良瑾吩咐道,“穩住他即可。”

  “好。”

  *

  林霄給他的院子安排了幾個五大三粗的侍衛,以防韓榮那『色』胚造次。

  進入臥房,公良瑾牽起顏喬喬的手,帶她走到一丈來寬的黑木雕漆大床旁,扶她落坐。

  抬眸,視線相。

  他很認真地看著她,問:“此事,我來解決,或是一起?”

  顏喬喬眨了眨眼,偏著頭看他片刻,回道:“我要有點參與感。”

  公良瑾輕聲失:“你若參與,便是你的首功,誰也能跟你搶。”

  顏喬喬好奇且專地聽著。

  他的喉結滾了一圈,聲線微沉:“,需要你直面江白忠。可敢?”

  顏喬喬胸口輕輕揪緊。

  被江白忠貫穿過的髒一陣刺痛,她微蜷雙肩,壓制凌『亂』的呼吸,底湧起了激烈的情緒。

  她道,殿下這是在給她機會,幫助她真正走那段過往,立直身軀,端端正正站起來,繼續向前走。

  直面……江白忠……嗎?直面這個,害她父兄,傷她『性』命的劊子手嗎?

  眼眶發燙,她屏息,發顫抖的音:“敢。”

  旋即,她猛然抬頭,直視他。

  顫顫吸入一口,她努力打開收緊的胸膛,一字一頓。

  “我敢!殿下,我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