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第93章 鎮定自持“他裝的。”

第93章 鎮定自持“他裝的。”

  “那我便要吻你。”

  “?!”

  顏喬喬維持著不變的笑容,雙眼一錯不錯地看著光風霽月大君子繞過茶臺,到她的身旁。

  她的跳已經『亂』不成形狀,表情更加不信邪,更加漫不經。

  她彎著眉眼,仰頭看他。

  強裝鎮定,大放厥詞:“如殿下這般清風明月的神仙,放狠話像是春風拂,一點都不嚇人。”

  話音未落,便見他無表情地俯身,一手勾起膝彎,一手扣住肩背,驀地將她橫抱起。

  她出小小的驚呼,下意識抬手攥住他的衣襟。

  寬大的袍子被她一扯,微微敞開。

  還未回過神,他已大步將她抱到主榻旁,頂膝上榻,精瘦堅硬的身軀沉沉壓下,將她扣在被褥間。

  男人寒冽幽香的息肆無忌憚地罩住她。

  顏喬喬下陡然慌『亂』。

  她以為的親吻,是坐在茶臺邊上,像上次那般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鴻『毛』輕吻。

  而此刻,他一只手環著她的肩背,另一只手撫過她的側鬢,扣住她的下巴。

  他的拇指微微用力,她不覺地分開唇瓣。

  雙眼怔怔望著他。

  清冷黑眸中染上暗沉的薄霧,他垂頭的動作極利落,臉微偏,鼻梁蹭過她的鼻尖,薄唇覆下。

  在她下意識地蜷縮雙肩時,一雙大手極溫存地撫過她緊張的身軀,落在她的肩上。

  他不輕不重地按捏她的肩膀,安撫她,幫助她放松。

  他的吻並不算溫柔。

  一吻,又一吻,碾過赤霞花瓣一般嬌豔的唇。

  顏喬喬身都在悸顫。

  她本能地感到瑟縮、害怕,可他的安撫又恰到處,在失措的邊緣,沉穩鎮定地將她撈回。

  慌『亂』呼吸間,盡是他那帶著細碎冰屑感的寒冽味道,鋪天蓋地,將她的神徹底佔據。

  他並沒有更進一步,只輾轉親吻她的唇。

  縱然如此,讓她腦海變一片空白,神魂不知道飄去哪裡。

  渾身不剩一絲力,唯有手指仍攥著他的衣襟,就像攥住一根救命稻草。

  不知過多久,他輕啄一下她的唇角,退開少許,長睫緩緩眨過,壓下暗沉的霧『色』。

  他垂眸凝視她,待她回神。

  顏喬喬『迷』茫片刻,緩緩睜開雙眼。

  視線相對,他勾唇,啞聲問:“還笑嗎?”

  他並沒有把身體的重量放在她的身上,但壓迫力極沉,令她有喘不過。

  她尖微悸,小幅度地晃晃腦袋。

  她在他的黑眸中看到己的模樣。

  鬢微『亂』,眸光微帶驚惶『迷』離,唇瓣紅就像最豔的赤霞株。

  “嗯。”他抬起手指,輕輕理下她鬢邊的散,漫不經問起正事,“為什麼說那個人,當娶王?”

  一雙幽黑清冷的琉璃瞳眸低垂下,注視著她。

  看不出他的真實情緒。

  喂大君子喝醋,一盅便夠。顏喬喬很老實地交待:“這個吳竹生,在前世娶定海王家閨,龍靈蘭。”

  公良瑾顯然沒料到這個答案。

  略微怔忡之後,淡然吐出兩個字:“……如此。”

  距離太近,顏喬喬敏銳地現,他的黑眸懶洋洋泛起一絲笑意。

  她不禁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景。

  驀然驚覺,她對著一個長像韓崢的人說出那句話,的確很像是愛情交織、帶著那麼調-情意味的譏諷。

  殿下能忍這麼久,當真是定力驚人。

  ……讓人疼。

  他不是沒有情緒,只是習慣波瀾不驚。

  她抿抿仍帶著他息的唇,中浮起酸甜的依戀。

  “在幻陣中,韓崢不曾傷到我。”她正『色』解釋道,“您不是每日都讓沉舟將軍與我共情嗎,我有事無事,您忘啦?殿下,您這就是關則『亂』。”

  “你神魂有損。”他探究地望進她的眼底,“不難受?”

  “不難受。”顏喬喬眨眨眼,“神魂有損麼?所以您總說我腦袋裡裝著木頭?”

  公良瑾:“……”

  “罷。”他道,“補足神魂的靈草無『色』蓮產神嘯,此去正。”

  “哦……”跟他在一起,顏喬喬已經習慣無腦跟隨。

  他垂眸,認真盯她一會,然後緩聲開口:“如今雖然十分可愛,但不能讓你病著。”

  顏喬喬:“?!”

  總覺哪裡有點不對,又說不清究竟哪裡不對。

  她猶豫片刻,底不太足地回道:“即便沒病,我是可愛的。殿下。”

  公良瑾:“……”

  他彎起清黑的眸,笑雙肩微震。

  他撐起身體,忽然現她還攥著他衣襟,抬手一撈,順勢把她帶起。

  床榻一遊到此結束。

  他整理衣裝,恢復清風明月的形象。

  顏喬喬把唇抿又抿,忍不住問道:“殿下,趙玉堇親吻許喬的時候,像您這麼鎮定持麼?”

  公良瑾動作稍頓。

  片刻,他雲淡風輕地回道:“不像。”

  頓頓,輕飄飄扔下一句話。

  “他裝的。”

  *

  顏喬喬最終還是吃上定州的海味。

  她愉快地咬著脆嫩彈牙的生鮮,眉眼快要飛到腦門上。

  越過鹿城,便進入漠北地界。

  漠北接壤神嘯,候特徵鮮明,高處是雪山,低處是大片大片的矮森林和草場。獸類繁多,隨處可以看見天然的捕獵景象。

  這都是尋常獸類,不是妖獸。

  大夏境內不容妖獸,見則殺。神嘯有崇拜、祭祀妖獸的文化,並且與妖獸雜交,一代代流淌著半獸人的血脈。

  顏喬喬伏在車窗上,看著遠方奔跑的群獸,聞到隨風而的陣陣腥膻,情不禁十分復雜。

  她沒見過神嘯的半獸人,無法想象那種場景。

  車輪輾過原野。

  顏喬喬看見兩個暗衛蹲在草叢邊,他們前躺著個看不出死活的老人,身上血跡斑斑,像是被猛獸咬過。

  片刻之後,暗衛前回報,說老者已經咽,瀕死之際抓著暗衛的手,求人幫他找一找她的孫小芸——她才十歲,數日前被人擄走。

  老人追出尋找孫,不幸命喪野獸之口。

  顏喬喬聽揪不已。

  很快,公良瑾收到一封身後鹿城的信報,說的正是此事。

  原食肆夥計特意提醒他們注意安全,不僅是因為鹿城治安一向不太,更重要的原因是,前一陣鹿城個惡霸,見到年輕漂亮的子便徑直搶去,弄城中草木皆兵。

  如今這惡霸已離開鹿城,前往漠北州府天琅城。

  看到惡霸的名字,顏喬喬視線不禁微微一凝。

  韓榮。

  韓家的二公子,韓崢的庶弟。

  鎮西王韓致寵妾滅妻,將這個庶子寵成一個欺男霸、無法無天的『色』胚。

  就在她怔怔放下信報之時,前方開道的暗衛又送新消息——路旁現最近動過土的墳包,裡是年輕子的屍首,死前曾遭遇慘無人道的對待。

  顏喬喬驚怒交加,握住車窗的手指不覺地用力,指節繃白。

  從前只知韓榮貪花『色』,不知他竟如此歹毒。

  公良瑾沉『吟』片刻,垂眸,寫下一紙密令,交予暗衛帶走。

  “殿下,”顏喬喬等他處理完正事,輕聲對他說,“能不能將她們送回家去?她們的家人一定在等,就像那個老人一樣。”

  “。”他溫聲道,“你放。”

  “嗯。”

  *

  抵達天琅城的路上,共挖出十具屍身。

  顏喬喬不忍去看,她默默抿緊唇,跟隨公良瑾走進滿城飄素的天琅城。

  這是一座古樸粗獷的城池。

  漠北慣用大紅大黃。

  顏喬喬一路走入城中,現所有顏『色』濃烈之處都已覆上白『色』葛布。能看出,百姓是真祭奠老夫人。

  整座城池都彌漫著悲傷的氛。

  顏喬喬不禁有一點點慚愧,畢竟讓老夫人假死這個計策就是她想出的。

  穿過直貫南北的天街大道,城主府近在眼前。

  公良瑾遞上事先備的夫子文,隨笑容滿的管家踏入花崗石砌成的堡壘式府邸——天琅城是抵御神嘯入侵的重要防線,全民皆兵,屋舍都是戰爭建制。

  “王爺反復交待過,您是他千辛萬苦為世子聘的先生,不可怠慢分毫。”管家微躬著身,引二人往內府走。

  “有。”公良瑾神『色』淡淡。

  顏喬喬用指尖輕輕攥著他的袖口。說不緊張是假的,沒見到漠北王林霄之前,誰說不這裡會是什麼狀況。

  人穿過一道道回廊。

  途經假山時,忽見一個身穿深藍華服的高大男子追著兩名府中侍,大喇喇躥出。

  眨眼便到前。

  老管家眉眼帶愁:“韓二公子,您當,別摔著。”

  此人將頭一抬,視線一轉,忽然便定在顏喬喬臉上。

  顏喬喬亦是一怔。

  韓榮。

  他目中的陰冷如韓崢一脈相承,唇角的笑容油滑至極,毫不遮掩。

  “這個的我要,送我房裡去。”韓榮豎起拇指,朝身後指指。

  老管家著急道:“萬萬不可……”

  韓榮將眼一斜:“沒跟你說話,滾開——江白忠,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