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兩百零三章 父慈子孝

第兩百零三章 父慈子孝

  隴州,城中喧譁熱鬧,鱗次櫛比的房舍斑駁土蜂的孔洞,土黃的街道行人商旅過往,一張張相貌、服飾各異,多是漢人、黨項、吐蕃、回鶻,相熟認識的,遠遠打起招呼攀談起來。

  一片嘈雜裡,耿青錯開過來的幾個黨項人,沿著來時的長街回去鹽鐵署,九玉、竇威、大春等人跟在後面,沒有說話。

  回到院署,後面進來的人,將門扇輕輕闔上,光線暗下來的一刻,走進中堂的耿青在椅上坐下來,手微微曲著放在旁邊桌上捏成了拳頭。

  “事情是多久前發生的?”

  “據傳來的消息,應該是離開長安不久,皇帝便將張都統下獄了。”那傳訊的江湖漢子也累得不輕,接過大春遞來的碗,大口大口灌下溫水,竇威朝他點點頭,漢子便抱拳退下,去了裡間歇著。

  堂中燭火點亮,九玉甩了甩火折子將其蓋好,“沒有噩耗,事情還不算太壞。”

  青年宦官分析不算錯,令得竇威、大春等人多少松了口氣,那邊的耿青勉強的擠出一點笑容。

  心情與他們不是一樣的,張懷義算得上兄弟了,此時出事也有一半是他造成的,另外,同這個消息過來的,還有李曄下詔徵伐西川,估摸這個時候,那邊已經打了起來。

  這個局面,耿青被困住了,想要打破,該如何行事?

  耿青就坐在椅上看著九玉他們商量,過得片刻,門外傳來手下人通報,李茂貞已經進了鹽鐵署。

  “快請李節度使進來。”

  這個時候對方過來,多半也跟這兩條消息有關,耿青從椅上起來,出了中堂,魁梧的身影帶著兩個年輕將領已經過來了,他臉上陰鬱陡然化作笑容,拱著手快步下了石階過去相迎。

  “兄長,怎的來了,也不著人過來通傳,為弟好讓人備上宴席。”

  “呵呵,為兄城中巡視,順道過來看看。”過來半月,熟絡之後,耿青打蛇上棍親昵的叫起兄長,李茂貞一開始拒絕,可叫多了也就笑呵呵的應下來。

  他拱手還了禮,便負在身後走去院裡的火爐,看著工匠乒乒乓乓的的敲擊、打磨鐵片,拿在手裡端詳,看著一個匠人手巧的將這些甲葉一一拼接,贊賞的摸了摸胡須。

  “季常想來不日就做完了,這麼一副鎧甲,確實耗費人力,不過做出來的,當真好啊呵呵”

  李茂貞淺笑兩聲,轉過頭來時,耿青畢恭畢敬的請他入中堂落座,順道也請跟在對方身後兩人。

  入了中堂,李茂貞回頭指了指那兩人,笑道:“他們都是我養子,季常不用見外。”

  那兩個年輕將領,面容中正,頗為風度的一一抱拳。

  “李繼鵬!”

  “李繼岌!”

  “呵呵,青見過兩位少將軍。”雖說是義子,耿青還是將禮數做足,二人面上也光彩,看去耿青的眼神,顯得和善許多。

  寒暄幾句過後,坐在首位的李茂貞大概已經知曉了長安的消息,便與耿青說起陛下徵討西川,順道提上一句張懷義下獄之事。

  “陛下徵伐西川是步大棋,按耐許久才動手,看來已經準備充分,不過聽說,長安還發生一件事。”

  他眸子斜到眼角,瞥去那邊側席上的耿青,笑著端起杯盞喝了一口茶水。

  “想必季常也知道了吧?”

  “今日出門不久,放在外面的手下人就帶了消息回來。”耿青也不作偽,坦言說出來,反正在他人地頭上,被監視再正常不過,坦然說出,反而顯得自己坦蕩。

  果然,李茂貞笑起來,按著扶手輕輕拍了拍,像是在拿捏什麼,他看著外面院內打鐵的身影。

  “那季常怎麼看?”

  “迫在眉睫。”

  “哦?”李茂貞轉過目光看他,側席上的耿青起身,走動中間,拱起手:“張懷義乃我兄弟,李曄如此做,讓在下心裡為他不平,二來,西川戰事已起,他如今便可騰出手來,肅清皇宮裡的宦官閹人,下一步,他會不會如在下之前所說,將目光投到隴右?”

  李茂貞看著他,極為緩慢的點了點頭。

  “這正是我所慮,季常能想得到,看來非之前猜測那般的不中用啊,好了,今日就到這,得空,你將那明光鎧打好,我穿戴穿戴。”

  “我送兄長。”

  耿青做了請的手勢,送李茂貞到了院署外,目送對方上了戰馬抱拳告辭離開,也朝那李繼鵬、李繼岌二人討好的拱手道別。

  “他在試探你。不過眼下,還是如何考慮救張懷義。”九玉上來站到一旁,用著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畢竟張懷義手裡那兩萬神策軍,就算換了主將,只要他出面登高一呼,還是會有不少人轉投過來的。

  “嗯”

  耿青看著遠去的兵馬,慢慢放下手來,“之前我還在想從那裡下手,現在下手的位置了,走,隨我進來合計合計。”

  他目光望著那漸漸遠去的隊伍低聲開口說著,話語落下的片刻,拉著九玉轉身回到院署,門扇拖著吱嘎的聲響緩緩閉合,斷去了裡面打鐵般的聲響。

  街道延伸,踏踏的馬蹄聲慢悠悠的踩在石板鋪砌的長街,前行的隊伍不久後回到了府邸,李繼岌告罪一聲,安置兵馬去了。

  “你覺得鹽鐵使說的那些話,有幾分可信?”

  穿過庭院,李茂貞邊走邊解下披風丟給管事,進了中堂坐下來,李繼鵬跟著坐到一側,雖是義父詢問,但沒有說話,而是安靜的傾聽。

  “皇帝是騰出手來了,拿下張懷義收攏對方麾下兩萬神策軍,確實是一步好棋,這說明,長安那位天子是真有明君之能的,但他對隴右,對我,是什麼態度,還不明確,可為父想知道,你說該如何做?”

  “孩兒不知。”

  哼哼

  李茂貞靠著椅背眯起眼睛,待侍女放下杯盞離開,他抬了下手拍在膝上,“最好的辦法,當然是試探,這城裡不就有一個最好的棋子可落下嗎?”

  “原來父親留著那耿青是為了眼下。”李繼鵬笑了笑,似乎想到什麼,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可父親要是真印證那耿青的猜測,到時讓朝廷震怒”

  “知道朝廷底線就好了,至於遷怒”首位上的男人輕笑兩聲,擺了擺手:“就推一個人出去頂罪便是,繼鵬啊,你能力向來比繼岌強,這也是為父一直將你帶在身邊的原因,鳳翔那邊該是需要獨當一面的人了。”

  “謝父親!”

  李繼鵬興奮的從席上起身,半跪拜了下去,而檐外,交卸了差事的身影立在檐下,天光正照下來,他眼睛眯了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