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七十五章 巍巍古都長安

第七十五章 巍巍古都長安

  耿青這幾日算是體會了一把水路的長途跋涉,順風順水由北向南,船速還算快,兩日便過河中府,西向長安逆流而上,能把他坐的差點憋死,好在途中有芸香解悶。

  向西之後,沿途風景煥然一新,縱然航行不算太快,但兩岸村落、鄉集、小船碼頭越發增多,水路來往的各色船只顯得繁忙,也有停靠岸邊的小蓬舟,掛有紅燈籠,船夫揮著絹帕向過往的貨船、客舟招攬生意。

  耿青站在船首遠遠看著有船停靠過去,有幾個漢子取了錢袋,數了些銅錢給船夫,便排著隊進了船篷。

  前世風月場所進出的人來說,一眼就明白這是什麼買賣。

  不過他倒是不願去碰,就連當初飛狐縣那有一半屬於他的紅樓,他都不屑去進去找姑娘,古代的個人衛生條件較差,一個不小心那話兒潰爛就只能進內侍省了。

  看過了巍巍潼關,到得這日下午,來往的船只更加密集,進入漕運渠千帆重重疊疊蔓延眼前,一艘艘貨船交錯停靠或駛離廣運潭,顯得有些混亂。

  同船而來的書生笑著指去周圍過往大小船只,“國家興衰,亦有此景,可惜終是達不到玄宗是描述:‘餘船洽進,至樓下,連檣彌亙數裡,觀者山積’的景色。”

  站在船樓,耿青望著不屬於後世記憶裡的繁華城池,古老而高聳的城牆延綿遠方不見盡頭,昏黃壯麗的夕陽下,殘紅灑在一棟棟勾欄飛檐的建築鱗次櫛比展開,也有‘咚!’街鼓、鍾樓在霞光裡悠遠回響。

  喧譁嘈雜的碼頭、悠遠的暮鼓,都有著令耿青升起一股新奇的感覺。

  三艘大船駛來廣運潭並不顯得起眼,隨著引渡的小船指向渡橋停靠,耿青推著耿老漢,帶著母親從船上下來,腳下頓時覺得踏實了許多。

  霞光照來碼頭,一個個船工喊著號子拉著沉重的貨物,商賈指尖粘上口水一頁一頁的翻著賬簿一一核對,偶爾有船家過來,商討行船的貨價。

  遠處有碎裂的聲音響起,拉貨的漢子打碎了貨物,引來糾紛,旁邊有同伴不幹,紅著脖子與對方爭吵,推搡間,幾人扭打了起來。

  王金秋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的碼頭,緊張的握緊了兒子的手臂,有些慌亂的看著那邊打架,耿老漢扯了一下妻子衣角,示意別給耿青丟人,有這麼多人看著呢。

  其實他手也有些微微發抖,這南下將近半月,第一次乘坐馬車、第一次看到屠殺、沙陀兵、打仗一般的畫面,也是頭一次乘比房屋還大的船,來到天下間最繁華的大城,這是他與老妻這輩子都從未想過的事。

  將來有機會再回耿家村,他可以一直吹噓到棺材裡。

  “耿郎。”

  秦懷眠背著他的書框從船上下來,到了長安,他後面便要省試,自有去處的,同行一路,到得此時也該是分道揚鑣。

  “住的地方,門下省那邊會有安排,在下便不與耿郎還有諸位一起了,多日同行,終有一別,往後若有用得著的地方,耿郎遣人來崇文院來尋我。”

  說完,向耿青拱了拱手,又向周圍轉了一圈方才離去,消失在混亂而嘈雜的碼頭。

  書生離開後,耿老漢拉了拉兒子的衣袖,問他後面的事,眼看天快黑盡,老人想到的,自然是落腳的地方。

  “自會有的,爹就放心吧。”

  雖說到了長安人生地不熟,可後世的經驗倒不至於讓耿青手忙腳亂,眼前迷茫,隨後他讓竇威著人去找了碼頭船工商量好價格,將船上馬車、裡面貨物、戰馬一並帶下來,由幫眾暫且在碼頭看管,等尋到落腳處後,再一起帶過來。

  碼頭一般來講是有掮客的,早早就注意到下船來的耿青一行人,不用等耿青尋他們,就已有人湊了上來。

  “諸位這麼多人,又是馬車、馬匹,一般客棧可能是住不下,小的知曉城中所有客棧,其中有幾家符合,若是還有其他需要,小的還可以聯系一些好看的姑娘”

  看到人群裡美豔的白芸香,話語轉了轉,小聲道:“西域女子也別有一方風情。”

  “這個暫時不用,可有距離皇城最近的,遠道而來,總要看看皇城才算心安。”

  “有的有的,緊挨東市,平康坊,往北便是景風門,往西走,那可算是到皇城的安上門,和朱雀門了。”

  掮客殷勤的緊,生怕耿青反悔,拉著馬匹的皮韁,小跑的在前面引路,出了這邊的碼頭往熙熙攘攘的集市過去。

  夜幕正漸漸降下,繁華街道掛上了燈籠,人聲嘈雜鼎沸,舉目望去漢人百姓、胡商過往,此時剛到夜幕,尚未宵禁,西域聲樂、各色人種混雜穿梭,交織的叫賣吆喝絡繹不絕,仿如白晝。

  “百年老字號,蕭家餛飩,味道鮮美,湯汁入口不膩。”

  “玉粽,白瑩如玉,香糯可口,還有最後一提,先買先得。”

  “前面的客官,一看您就學問淵博,不來看看咱店裡剛進的一批文房四寶?那可是大家雕琢,能觀賞,又實用的緊。”

  過去的一個個坊街,繁華熱鬧,煎餅的夥計,灑上芝麻,將餅子手中旋起來,引來食客叫好喝彩;街道上,胡音漫漫,琵琶撥弦,晃著鈴鐺的胡姬,殷勤的扭動腰肢,遮掩的薄紗下,雙眼嫵媚的勾去圍觀的男人,一枚枚拋來的銅錢碎銀,跳的更加賣力。

  “有什麼稀奇的,妾身也會跳。”白芸香見耿青直直的盯著外面,以為是在看剛剛過去的那個胡姬,雙手叉去腰身扭了兩下,並不覺得有多難。

  坐在前面一側的巧娘想要舉手說話,想了想,自己好像不會,悻悻的垂下手來。

  旁邊的說話,耿青並未聽見,只是簡簡單單的欣賞這座只能後世書上讀到過的城池,簾外的街景充滿各種各樣新奇,七彎八拐的巷道,襯出街邊高高低低樓舍,屋檐起伏交疊一起,仿佛永遠沒有盡頭,偶爾經過有身份的人家,漆紅大門,金字門匾,還有一對高大的石獅矗立。

  往前,城中交織繁密的燈光裡,隱約能見巍峨延綿的皇城宮牆。

  不久,馬車穿過長街,到了掮客所說的福雲客棧,兩條長串的燈籠從三樓檐下垂直而下,紅底黑字的門匾高立在正中,門前就有數個夥計迎來送往,馬車過來時,也不問那掮客,直接搬了下腳凳放去車輦一側,殷勤的招呼下來的耿青,見到後面那輛有輪椅抬出,幾個夥計手腳勤快,爬上車輦一起將耿老漢抬下來,安穩放到地上。

  一家客棧買賣能做到這般大,都有一定的道理。

  之後,叫來夥計將馬車拉去後院,說明了後面還有十多輛要來,以及二十多匹馬,引路的夥計也沒猶豫應承下來。

  二十多個幫眾,算是耿青、大春一家人,以及白芸香、巧娘,得開二十來間房才夠用,這可是大買賣,就算地方不夠,掌櫃的也會想辦法,將生意做下來,這個就不用耿青去操心了。

  出門在外,前前後後都需要過問,好在白芸香也能幫忙,做些這些瑣碎的事,先開了房間,耿青叫來夥計準備了熱水,一路過來,都沒真正的洗過澡,都是隨意擦了擦,眼下有熱水可洗,夥計一走。

  耿青頓時脫的光溜,泡進浴桶裡,擰了熱毛巾搭在額頭,靠著桶邊,整個人舒服的呼出一聲呻吟。

  想起來長安的目的,明日他得早起,去皇城逛逛,當然也只是外面看看,看能否拜會到顧問福這位老宦官。

  ‘就是不知,他從雲州那邊會沒會來’

  想著時,房門吱嘎一聲打開,繪有牡丹的薄紗屏風外面,隱約看到女人的身影進來,隨手將門栓插上。

  窸窸窣窣的聲響,白皙的小腳踩著木板進來,不等耿青拿下額頭上的毛巾,白芸香已經跨了進來,坐在對面。

  熱水帶著花瓣‘譁’的漫出來,灑去排水的木板縫隙間流走。

  不久,房裡響起若有若無的痛苦低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