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十二章 奸猾之徒耿某人

第十二章 奸猾之徒耿某人

  陽光碧藍萬裡,蒼鷹劃過雲絮發出‘唳’的長嘯,下方延綿山巒間,一畝畝田地裡,農人勞作,偶爾直起身擦去臉上汗水,呵斥田邊亂跑的孩子,目光之中,從大宅院遠遠過來的道路,四人兩前兩後的走著。

  其中三人眼熟,前面兩個是劉老爺的心腹親隨,後面是裡正在和一個十七八歲,皮膚黝黑的青年悄聲說著話,這樣的一幕常能看到,並不太在意,彎下腰繼續拔草丟去田埂,讓自家孩子一一撿起堆積。

  道路那邊過來的四道身影,裡正看著走在前面兩個劉家護院向耿青眨眨眼睛,使了一個眼色,壓低嗓音開口。

  “那份何時予我?”

  “裡正莫急,等會兒到鎮子,我跟他們換手,先摸出一些給你,不夠,之後再補。”

  “行。”

  那裡正會意的點點頭,腳步加快了些許,走到前方與那兩個護院說起話來,耿青跟在後面也不說什麼,安靜的看著三個背影,心裡飛快的琢磨等會兒該如何轉道去縣城,否則就這麼回去,非得被知曉事情的村人給打死。

  不久,回到鎮子裡,一路說笑的裡正請那兩個護院到他家裡喝杯茶水再去耿家村,那兩人自然不敢,雖說是劉老爺親隨,裡正好歹算是牛家集的人物,他們哪能登門喝茶,婉拒一番便催促耿青前面帶路。

  “後面還有長路要走,包袱不如先讓小的拿著,中途累了再換手如何?”耿青眼巴巴的望著一個護院肩頭的包袱,似乎擔心這六十兩被他二人拿走似得,兩個護院大抵明白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心態,互相笑笑,便將包袱給了青年拿著,反正一路要跟著過去,還怕一個瘦瘦弱弱的山裡人跑了不成。

  “耿青。”

  那邊,裡正見他拿到包袱,依照剛才兩人悄悄商議的,開口喚他一聲,那邊耿青朝兩護院告罪一聲:“兩位稍待,裡正可能有事尋小的,去去就回。”

  “去吧去吧,快些啊!”

  兩人是知道王裡正跟自家老爺走得近,心裡自然不會多想,隨後就見那青年小跑的跟著裡正進了屋。

  屋裡,耿青麻利的從包袱隨手抓過兩錠銀子,足有十兩份的,裡正不著痕跡的抓過來塞進袖子裡。

  眼裡有著贊許:“不錯,之後,你想到劉老爺家混個閒差,我替你說情,去吧,趕緊回村裡,將事落實了。”

  “小的謝過裡正幫襯,那我先告辭。”

  外面等到了片刻的兩個護院,正想過去催促,便見到青年挎著包袱匆匆忙忙出來,還沒開口,就先一步說起話,語氣有些急促。

  “兩位久等了,適才進屋,裡正吩咐小的天色還早,替他到城裡一趟買些上好的胭脂水粉。”

  “這”兩護院有些為難了,一路送耿青回耿家村那是差事,可裡正與劉老爺交好,很多事上,都要託這位裡正打點關系,兩人要是將人得罪了,再是心腹親隨,也是吃罪不起。

  耿青見二人猶豫,連忙趁熱打鐵,從腰帶裡摸出僅剩的十幾文,塞去兩人手裡。

  “現在天色尚早,一來一回足夠了,就算回劉老爺那裡遲了,那也是兩位盡忠職守,絲毫不馬虎何況”

  最後兩字拖出的長音,猶如惑人口吻:“何況,又沒其他人知曉。”

  那邊兩人猶豫了片刻,對視一眼便揣上到手的銅錢,跟著耿青先去一趟飛狐縣,他倆敢同意,心裡自然也不懼對方逃跑之類。

  看著走在前面的耿青,摩挲腰帶裡的銅錢。

  “他要是敢跑,城裡金刀幫和跟老爺也算有交情,到時候託他們幫忙搜尋,還怕他能跑出城?”

  “都是一些江湖好漢,跑得了才有鬼呢。”

  “一天辦成兩件事,咱們算是在老爺面前露臉了,哈哈!”

  耿青隱隱約約聽著後面傳來的話語,金刀幫和劉財主的關系,他之前早就有想過,大富之家哪能不沾點這層關系,不然怎能聚起財富而不被人奪?

  快至晌午,三人到達飛狐縣,還是如之前來過的那般人來人往,織席販履的小販少了,顯得有些蕭瑟,而沿街巡邏的捕快卻是增加不少,街邊掛有金刀幫小旗下面,抱著刀劍的江湖人結伴蹲在附近,沉默,或警惕的盯著出入城門的身影。

  耿青隱約覺得應該與之前刺殺有關,隨即便想到那個女刺客,眼下是不是還潛伏在暗處等到機會。

  ‘要是還能碰上,倒是不錯,高來高去的,讓人羨慕啊。’

  “讓開,讓開!”“前面那人停下,轉過來讓我對比畫形!”

  遠遠的,前方街道一陣雞飛狗跳,幾聲暴喝裡,四五個綠林人持著兵器引起一片騷亂,戴著獨眼罩的矮胖男人抓住一人,將對方臉掰過來,與他手中幾張畫像一一對比,隨後一腳將那人踢的趴去地上,吐去一口口水。

  “長的不像,在我面前晃什麼晃,耽擱老子領賞錢!”

  這邊,耿青好奇的看了一陣,旁邊兩個護院捅捅他腰:“趕緊買裡正要的胭脂,還要回你村裡!”

  “曉得曉得。”

  耿青笑著連連點頭,餘光裡,前方那撥金刀幫江湖客從過來,他轉過身來,忽然指去旁邊一間商鋪。

  “看,那不是嗎?!”

  兩個護院順著指去的方向望去,還沒看清門匾上寫的什麼,其中一人‘哎喲’一聲被撞去旁邊的小攤,另一人連忙去扶,耿青後退兩步,扯開嗓門指著砸在攤上的兩人大喊大叫。

  “抓刺客!前日刺殺縣尉的刺客在這裡!”“就是那邊兩人!”

  那兩護院頓時愣住,周圍過往的城中百姓、攤販緊緊的盯著二人,不到兩息,一一轉身就跑,跟著嘶喊起來。

  “刺客在哪裡?!”

  遠處聽到‘刺客’二字的金刀幫江湖人打了雞血般提著刀就往這邊衝來,附近有人急忙抬手指去攤位上發愣的兩個護院。

  “就是他們!”

  看到面前圍了一幫兇神惡煞的江湖大漢,兩個護院回過神,汗毛都立了起來,嚇得血色唰的從臉上褪去,急忙擺手。

  “不他胡說,我們不是!”

  “不是?那把腦袋伸過來!”

  拿著畫像的江湖漢子,不由分說將兩人拉到面前,對比了畫像發現不像後,罵了一聲娘:“不是刺客,亂叫什麼!?”

  讓手下將他倆按在地上,一陣拳打腳踢後,才轉去下一條街。

  哎喲哎喲喂

  兩人鼻青臉腫,扶著腰從地上艱難起來,嘴裡‘嘶’著呻吟,想起耿青時,那邊哪裡還有對方的影子,兩人方才知道上當了,顧不了全身的疼痛,怒罵起來:“這個奸猾的東西!”

  旋即,一瘸一拐的相互攙扶著沿街尋找。

  而距離不遠的坊街。

  一片繁華嘈雜聲裡,奸猾之徒耿青挎著包袱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一路向旁人打聽縣衙位置,隨後加快了腳步,按著指引的地址,尋到了縣衙所在。

  門口持著水火棍的衙役自然不放他進去,揮手驅趕:“趕緊離開,衙門重地無訟不得進來。”

  “這位大兄,我是牛家集耿家村人,有事想要見縣尊。”

  門口兩個差役上下打量他一身破舊的粗布麻衣,“你?”

  就要笑出聲,拿棒趕人,耿青連忙打開包袱,露出一條縫隙,天光裡,閃出一片雪白,映進兩衙役眼底。

  “現在可否能進了?”

  兩人不說話,收起棍棒,另只手悄悄朝裡揮了揮,偏頭看去街道其他方向,對大搖大擺走過他倆中間的青年視若無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