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九章 山

第九章 山

  哦哦哦喔哦~~~

  雞鳴響徹山村,青冥天色裡,安靜的村落漸漸有了人聲。

  陽光照進破爛的窗欞,耿青感受到眼皮上的暖紅,睜開眼,打著哈欠從床上坐起,一巴掌將卷在床沿睡覺的小狐狸拍下去,順手也將又塞進被窩的那些石子一一丟回到地上,才套上補丁的鞋子拉開房門走出。

  院裡,兩只老母雞一聲接著一聲的啼鳴,刨著爪子在菜地裡翻找蟲子,草棚下,婦人正忙著燒火,見到兒子起床出來,指了灶頭上擺著的一只碗。

  “柱子,端去吃了。”

  那是每日都給耿青準備的烏米飯,用來將養身子骨的,農家人不把身子養好,往後如何下得了地?

  “就來。”

  耿青趴在水缸吸了一口水,包在水裡鼓鼓囊囊幾聲,隨後仰頭‘咕波咕波’漱了下喉嚨,朝泥地‘嗬忒’了一聲,將清水吐盡,這才過去灶頭端上那碗米飯,正往嘴裡刨時,外面忽然掀起一片吵鬧,聲音大的嚇人。

  “打人啦!大夥快來!!”

  “出什麼事了?”耿青起身偏頭看去外面。

  這時,旁邊嬸子家的阿奶飛快跑了過來,氣喘籲籲扒著籬笆院門,指著外面:“金秋,快快,那劉財主遣了好些人,跟村裡老爺們幹起來了!”

  “什麼?!”

  王金秋丟到了手裡柴禾,起身在圍裙上擦了下手,拿上鋤頭叫罵:“這個天殺的!”跟著老婦人就朝院壩那邊跑,耿青也連忙放下碗,猶豫了一下,咬牙拿過另一把鋤頭,跟上兩人跑到外面,真到了必要時候,他還是敢動手的。

  提著鋤頭跑到村口,人聲變得嘈雜紛亂,挨家挨戶的村人拿著鐮刀、鋤頭、扁擔就衝了出來,與烏泱泱的一撥人扭打在了一起,村口的門坊被波及,不知誰打偏的鋤頭砸在柱子上,垮塌下來,將一個劉家護院和一個村裡男人給壓了下去。

  “劉老爺買你們地,是看得起你們,不知好歹,給我打!”領頭的那管事,挽著袖口,叉腰大喊,“打死這幫刁民!”

  從外面衝來的護院、打手械鬥、徒手經驗豐富,更是身強力壯,哪裡是普通村子百姓能比,大春他爹衝上去還沒來得及揮開鋤頭,就被人蹬了一腳,坐到地上半天沒緩過勁來。

  村中有威望的太公揚著拐杖走在中間叫所有人住手,沒人理他,被扭打的兩人撞了一下,差點沒栽倒,隨後被王金秋拉到旁邊躲避,隨即婦人舉著鋤頭就衝來進去見人就打,不時喊耿老漢的名字。

  村子已經混亂起來,到處都是扭打的身影,耿青走在外面,見同村一人被打手按倒在地,趕緊趁機一鋤頭砸在對方腦袋上,打的滿頭是血,撒開腳又溜去別處,聽到婦人的喊聲,也跟著尋找耿老漢的身影。

  混亂裡,遠遠看到老頭子和幾個村裡青年在另一頭跟那幫護院打鬥,推搡撕扯間,有人拿著棍棒衝過來,耿老漢正好回身,手中扁擔擋了一下,將對方棍子架住,卻是沒經驗的被那人一腳正中腹部,踉蹌後退,手上一松,架在頭頂棍子呯的一下,打在他頭上,花白的頭發散開,瞬間被鮮血染紅,一口氣沒上來直接倒地。

  旁邊幾個村裡漢子“啊——”的怒吼將揮棒那人撲倒揮拳就打,王金秋遠遠見到丈夫倒地,也尖叫起來,耿青推開前面幾人也在朝那邊擠過去。

  “打死人了!他們打死人了!”不知誰喊了一聲。

  混亂廝打的人群漸漸停下手,那幫護院、打手見躺地,滿頭是血的老漢,一個個對視一眼,收了棍棒,那管事的朝他們招了招手,看到一片混亂的村子,頗為滿意的點點頭,“今次只是讓你們給個教訓,下次就可就不一定什麼樣了。”

  旋即,帶著人離開。

  周圍漸漸安靜下來。

  耿青擠過這邊,看到地上緊閉眼睛的耿老漢,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王金秋擠過來,一把撲倒丈夫身邊哭喊,有經驗的村人連忙回家,捧了柴灰過來,趕緊給流血的傷口捂住止血。

  反應過來的耿青,連忙招呼大春他們幫忙,合力將耿老漢抬回家裡,平放到木榻上,手忙腳亂的擦血止血,好在過得一陣,耿老漢漸漸醒了過來,虛弱的睜開眼睛,只說自己沒事,就是腦袋昏沉的厲害。

  周圍幫忙的村人也都松了一口氣,聚在房門口兇狠的罵起那劉財主。

  “幸好我們都不孬,不然真讓他給得逞了!”

  “不光有喜受傷,咱們不少人也掛了彩,怎麼能就這麼算了,今晚大夥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咱們也去他家裡鬧上一場。”

  “對,弄死他狗日的。”

  兇狠的話語,多是一些憤憤不平的氣話,今日打了一場,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何況那邊護院、打手還只拿了棍棒,要是換做刀兵,一幫村裡人哪裡對付得了,咋咋呼呼過後,是一個跟著一個的沉默。

  快到晌午的時候,眾人才散去,王金秋溼紅著眼睛,將家裡的兩只老母雞殺了一只,拔毛燉上,便坐在灶口發呆。

  看著榻上昏睡的耿老漢,耿青心裡也不舒服,過去陪著婦人,說了幾句安慰的話,王金秋只是點頭,好半晌才哽咽的擠出一聲。

  ‘大柱,要是你爹沒了、地沒了,咱們怎麼活’

  陽光西斜劃過草棚,安靜的村落響著破口大罵的話語,遠去村外的道路,順著面前大山過去,名叫牛口山下的鎮子,房檐低矮,街道破舊,叮叮當當的鐵匠鋪聲音延伸過去的盡頭,連接的碎石小路過去,是一畝畝田田野,不遠的對面,矗立一座大宅院,漆紅大門上方,掛著‘劉宅’兩字的門匾,

  宅院正對牛家集子,卻又背朝耿家村的方向,夜還未降下,院中的僕人早早點亮了燈籠,升在了院門兩側。

  白巖鋪徹的小徑繞過風水壁,一幫護院坐在柵欄與同伴喝酒吃肉,附近的書房,此時正亮著燈火,肥胖的身影掃著書架上的灰塵,拿過一本書冊吹了吹,又放回原位。

  “今天這事辦的不錯,那個老漢不管死不死,你都不用擔心,裡正那邊我會去說,你過來。”

  胖胖的中年男人,轉過身將撣子丟去書桌,拖著一身方孔印紋袍服坐下來,打開抽屜,拿出一串通寶啪的丟給老管事。

  “再備一些禮品,等會兒,你親自給裡正送去。”

  管事雙手捧著那貫錢幣,躬著身慢慢退出書房,揮手讓外面等候的侍女端著一碗補品進去,劉邙摩挲著唇上那撮胡須,翻看賬簿,下一頁,上面俱是耿家村上、中等的良田畝數。

  “老爺不要。”

  他拉過嬌羞侍女坐到懷裡,抱著香軟嬌小的身子,聞了一下白皙的後頸。

  ‘一幫小民罷了。’

  夜色籠罩了天地,‘譁譁’的雨聲隨著雨簾落下,遠方的山腳,茫茫雨水漫過屋頂,順著房檐的茅草,織起一道珠簾。

  昏暗裡,耿青抱著小狐狸坐在檐下,看著那邊坐在灶口的婦人,不久,老母雞燉好了,王金秋盛了一碗吹了吹熱氣,走進亮有油燈的屋裡,給耿老漢端去。

  老頭子只喝了一碗就不再喝了,看著空空的碗底,遞還給妻子,有些渾濁的眼睛,望去關上的房門,嘆了一口氣,虛弱的抬起手,拍拍王金秋的手背,讓她再盛一碗給耿青。

  “別給我端了,浪費。”

  “多加點雞肉,給柱子端去,讓他多吃一些,他正長身子骨的時候我不打緊,應該能扛得住,就算不成了,家裡往後還有柱子,這家就倒不了。”

  風吹著雨點打在褲腿,也有輕微的話語從屋裡傳出。黑暗裡,耿青撫著狐狸毛,望著雨簾的一雙眸子一眨不眨,輕輕放下紅狐,起身走去那邊,將門扇推開,打斷了裡面老兩口說話,他臉上有著笑容,看去榻上的老人。

  “爹,你放心的吃,往後家裡什麼都不會短。”

  耿青眼睛有些紅紅的,仍舊笑著看向一旁的婦人,“娘,能出來一下嗎?”

  王金秋看了看丈夫,後者點下頭,便放下碗,跟著耿青走出房門,隱隱感覺兒子的神色有些古怪,“柱子,你叫娘出來,什麼事?你爹還需”

  “家裡的田契呢,能給我嗎?”

  “你要這個做什麼?”

  “娘,相信我,就什麼也別問。”

  看著耿青的眼睛,這邊,婦人遲疑了片刻,走進臥房從櫃子下面,翻出一張皺巴巴的契紙,小心的遞給兒子,不放心的叮囑他。

  “咱家就這點田,你可別亂來。”

  “我知曉。”

  耿青捏著田契回到凳上,抱起紅狐又繼續看著院裡譁譁落下的雨水,一雙眸子仿佛懷裡的狐狸,亮的嚇人,就那麼沉默的坐著,不知在盤算什麼。

  直到天微微亮,一夜沒怎麼睡的王金秋打開房門出來,凳子上已沒了耿青的身影。

  “牛口山,耿村三十戶,浩浩湯湯與劉宅眾人舌鬥,急眼,又戰於村口,耿公之父頭破,血流如注,方驚走賊眾。”——《耿公撰雜記二十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