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十三章 一環套一環

第十三章 一環套一環

  飛狐縣算是北方一座大縣,平日公務繁忙,耿青進去時,忙碌的差役文吏拿怪怪的眼神看他徑直走去公堂,不多時,頗為尷尬的又出來,原來公堂是平日開堂審案之所,而縣令、主簿、縣尉、縣丞均是在側院處理公文。

  側院數間房舍,門前都掛有縣令、縣尉等字樣,耿青想要一一尋過去,沒幾步就被巡邏的衙役見他穿著、年齡,又是公房重地,過去將攔下趕回到偏院月牙門盤問。

  “小的耿家村人,不是什麼歹人,剛從正門進來的,若是不信,大可去問門口那兩位差役。”

  見這村中青年微笑有禮,那幾個衙役也不急著抓人,點點頭:“我們自會去問,不過,為何過來這邊,倘若有訟要審,可遞訴狀給主簿。”

  “在下沒有糾紛、仇怨,只是有要事想要尋縣尊。”

  幾人見他對答如流,也不像尋常村中百姓,其中有人道:“行,那你不許走動,在這裡候著,我去通稟縣尊,看是否有空閒見你。”

  耿青連忙拱手稱謝,就站在月牙門外,目送著那名衙役壓著刀首走去側院一間房門,敲了幾下,裡面有人出來,跟他說了幾句什麼,隨後衙役徑直尋去了後堂。

  後堂多是縣令家眷居住之地,也有僕人丫鬟過往,那衙役過來時,後堂對門正首位上,胖乎乎的縣令穿著官袍,撐得布料緊繃勒出一圈圈痕跡,約四十左右,臉面白白淨淨沒有胡須,正拿著沏好的茶水吹了吹熱氣,神色嚴肅的朝對面一側席位上俊朗的少年人按手。

  “安司兵坐下說話,不用站著,本縣可是平易近人,沒什麼架子的,快坐下。”

  耿青在這裡,定會認得,這個少年正是之前城門口見過的那個小將軍。

  側面席位前的安敬思雙手一拱:“謝縣尊賜座,不知縣尊喚卑職過來,可有他事?”

  “自然是有,不過先坐下說話。”縣令笑眯眯的點下頭,抬手讓後堂的僕人再上一盞茶,褒獎了幾句,便問起少年人緝拿刺客的進展如何。

  “今日刺客一事,本縣也聽說了,縣尉可有受傷,城中現在如何了?”

  安敬思只是少年人,從山間招來衙門當差不過年餘的功夫,很多事還不懂,但也知曉這位縣令其實並沒有太多權利,反而是縣尉說了算,起先還有些憤憤不平,之後慢慢發覺,縣令並沒有什麼出眾的本事,才被武藝高強的縣尉以及其兄弟金刀幫幫主架空,只能平平淡淡的在衙門裡處理公文。

  但少年人該尊敬的,還是會尊敬,保持禮儀,起身朝首位拱起手。

  “回稟縣尊,那刺客一夥善於隱匿,武藝不弱,眼下縣尉還正在四處搜尋,想來也要不了多久。”

  那縣令輕笑兩聲,贊許的點了下頭,起身過去託住少年雙手。

  “那些刺客真是讓人可氣可惱,讓縣尉操勞了,安司兵你也要多多注意,莫要傷到了。”

  “謝縣尊關心,卑職只是盡職罷了。”安敬思垂著臉,向後退了一步,再次拱起手道:“縣尊公務繁忙,卑職就不打擾,先行一步。”

  “去吧去吧!”

  胖縣令笑眯眯的朝他揮了揮手,送到門檻看著對方轉過拐角離開,笑容才慢慢收斂,回到首位,從桌子抽屜裡翻出一本《三國志》沾著口水翻閱,厚厚的雙唇間,有著疑惑的呢喃。

  ‘嘶怎麼跟書裡劉玄德用的效果不一樣呢?’

  外面,有聲音喚了聲:“縣尊!”

  胖縣令轉過臉看去,連忙正了正神色,嚴肅的將那本書冊放到桌面,坐直了身子,將門外躬身拱手的衙役招進來。

  “喚本縣有何事?”

  堂中,那衙役拱手垂臉,“啟稟縣尊,外面有牛家集耿家村人,有要事想見縣尊當面。”

  “什麼人都能見本縣?不見不見!”

  縣令連連擺了下手,重新捧過書的片刻,嘆口氣又放了回去,將走出門檻的衙役叫住,幹咳兩聲,“本縣也要緊事,見他一面也無妨,萬一真有急事尋我,豈不是寒了飛狐縣百姓的心?!”

  言罷,收拾了一番儀容,便讓衙役前面領路,來到衙門偏院。那邊,月牙門外等候的耿青隨後也被揮來的衙役傳喚,聽到縣令要見他,連忙道了聲謝,便跟著對方進去裡面。

  短短四五十步間,耿青向這個好說話的衙役打聽了縣令的喜怒,後者以為他怕觸怒,惹來板子,也不隱瞞,笑呵呵的說了一些關於縣令的性子,隨後到了一扇門前稟告了一聲。

  “縣尊,人已帶到。”

  片刻,裡面傳出中正威嚴的聲音:“讓他進來吧。”

  吱嘎輕響,衙役打開房門讓耿青進去,只見裡面一張長桌堆滿公文,一個胖胖的男人身著官袍坐在後面,拿筆批改公文。

  房門關上,那邊遊走的筆尖也停下來,那縣令抬起圓臉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黝黑青年,“下面人說,你尋本縣有要事?”

  按照昨夜定好的計劃一環,自然是要事,耿青連忙將肩上挎著的包袱,輕輕放去桌上,響起‘咚’的一聲,隨即解開,裡面頓時滾出數十錠銀兩。

  縣令眼都看直了,連忙晃了晃圓臉,將筆放去墨硯,皺起眉頭看去青年。

  “你這是何意?要是有什麼冤屈,大可說來本縣聽就是,何必有此行賄舉動,本縣可不是貪贓枉法之人。”

  “縣尊法眼灼灼,從不徇私,小的怎敢來行賄,汙了縣尊聲譽。”

  耿青連連擺手,見縣令松開眉頭,嘴角掛起些許笑意,趕緊將此行目的向他解釋一遍。

  “啟稟縣尊,小的耿家村守著幾十畝田地每年也有好多年了,不少人家的田契都破破爛爛,甚至還被鼠蟲咬破許多洞,將來要是有人強佔了田,我們拿出這些田契,也當不了主。”

  長桌猛地拍響,縣令呈出怒容。

  “本縣坐鎮飛狐,秉持朝廷旨意,這定畝是有數的,誰人敢強佔?!”

  “就怕萬一。”

  耿青將那堆銀兩往縣令那邊輕輕推過去,笑眯眯道:“所以這銀兩吶,就是重新更換新田契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