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二十七章 接招拆招步步推進

第二十七章 接招拆招步步推進

  陽光傾瀉窗欞,倒映一片片雪白,首位上‘嘶——’的吸氣聲裡,一盤列的整齊的銀錠端出,下面還有兩層,一一排開擺在右側待客的幾張小桌,那縣令壓住狂喜的情緒,抬了抬手:“看茶!”

  周圍僕人識趣的退到了外面,相貌清麗的丫鬟上了茶水退出,順勢將門扇輕輕闔上。

  “微薄小禮,不知縣尊可還入得眼?”那管事見對面縣令神色,便知今日之事八成是能成了。

  瞟著那邊三盤銀錠,首位的縣令收回目光幹咳兩聲,正了正神色,“我乃飛狐縣父母官,如何收得這些財帛,拿回去,快拿回去,讓人見著了甚是不妥。”

  劉管事垂首笑了笑,“縣尊言重了,此薄禮,乃外面四人家眷替故去的丈夫,交託縣尊幫忙看管,她們婦道人家,孤兒寡母的,拿著這些錢財,弄不好就會把命丟了,縣尊替她們看顧,那可是做好事啊。”

  能被主家遣出交辦這等事,哪一個不是七竅玲瓏心,三言兩語都是讓人舒坦的,那邊,胖縣令沉吟的點了點頭:“你之言,說的也不錯,放在本縣這裡,確實能讓心懷鬼胎之人畏懼,也罷,本縣就暫且先替那些孤兒寡母收下。”

  “縣尊無私,小的替死去之人叩謝!”

  劉家管事一抖寬袖屈膝拜了下去,那縣令連說了兩句,才從地上慢慢起來,託袖遮顏擦了擦眼角淚漬,重新拱起手,出口的嗓音都有些哽咽。

  “你將始末詳細與本縣說說。”縣令說著這番話,也在端詳對面的劉家管事,遮面擦淚、言語哽咽,覺得頗為眼熟,片刻,猛地睜了睜眼皮,好像看到了當初求官時的自己。

  隨即朝老頭揮了揮手,補充了一句。

  “撿重要的說。”

  管事重新走回正手施禮:“縣尊不知,衙門外死去那四人乃我主家家僕,一向忠心耿耿,與人為善,沒想到出門到鎮子裡辦事的功夫,就被人給害了,屍體拋到附近山裡,還被野獸啃食,縣尊,此事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

  “何人行兇?”

  “耿家村,耿青。”

  頃刻,首位那邊陷入沉默,胖乎乎的指頭一點一點的敲擊扶手,想起那日青年離開時說的話,果然應驗了,結合最近外面流傳的傳聞,一開始並不放在心上,此時回味過來,倒是頗具步步算計的風採。

  “此事,本縣知曉了。”

  縣令啄了一口茶水,起身挺著鼓鼓的肚皮,邁著外八步搖晃走動,沉吟了片刻:“爾等可有他罪證?”

  “家主說,縣尊想要證據還不簡單,幾口箱子都裝的下。”

  這話裡的‘幾口箱子’咬的極重,縣令如何聽不出來,只是笑笑沒有說話,負在身後的雙手,手指卻是來回的搓著,走門口打開半扇,看著庭院那可老樹出神,劉家的管事喚了他一聲,才回過神來,笑呵呵的轉身回走,坐去首位上。

  “既然你家老爺這般多證據,那本縣豈能無動於衷,這樣,隨後我便遣衙役去耿家村緝拿耿青送入大牢,待審訊交代實情之後,再定他罪。”

  “縣尊英明!”

  既然事情已定,劉家管事便不再多留了,有了縣令保證,他也可以放心回去向主家交卸差事了,走出後堂,陽光正傾瀉落在忙碌的衙門前院,從可能有波折、耿青擅長算計的緊張裡脫身出來,不由長長舒了一口氣。

  真是什麼時候,都沒有錢財辦不成的事啊。

  臥龍再世?有能耐,你便此刻反轉看看?

  呵呵呵

  不知不覺已至縣衙大門,外面忽然響起一片喧譁吵鬧,有人叫嚷起來。

  “就是他耿青!”

  “他還敢來,看看他身後舉的紅布,這是連死人都不肯放過!”

  “囂張、惡毒,他不怕縣尊治他罪?!”

  劉家管事撩著袍擺飛快踏上石階,跨出門檻就見外面停放屍首那邊,義憤填膺的城中百姓衝擊過來的四個青年,交叉水火棍的差役站在一側,呵斥他們後退。

  見到這一幕,那管事心裡咯噔跳了一下,他是見過耿青的,想不到會在這裡碰上,不過他第一反應,還是琢磨對方拿著皮鼓、紅布過來所為何事,莫非也是跟縣尊有關?

  不過看到對方四人手裡,除了一面鼓和紅布,什麼也沒有,臉上再次有了笑容。

  ‘親眼看著你被抓,回去正好跟主家說說,讓他樂呵樂呵,這樣一來,心裡的鬱結也能好的快些。’

  那邊,驅散出一條道來的差役分列兩排,催促著四人趕緊過去,耿青朝他們禮貌的拱了拱手,看了眼停放車鬥裡的四具屍首,沉默的走上石階,那邊劉家管事也正笑眯眯的看著他,兩人交錯的一瞬,老頭低聲說道。

  “我要是你,調頭就走,遲了,可就出不了城門了。”

  錯過一個肩頭時,耿青停了停腳步,微微側臉,勾起的唇角有著溫和而平淡的話語。

  “我要是你,趕緊回去告訴劉邙,我會掀了他祖宅!”

  兩人交錯而過,留下劉家管事一臉疑惑的站在原地,看著兩手空空,還有門口瑟瑟發抖的三個村中青年,朝離去的背影呸了一口。

  ‘就你?憑什麼!’

  心裡罵歸罵,他還是不放心的看去護送這四人過來的差役,還是打算問問怎麼一回事。

  背後延伸進去的衙門、忙碌的側院,耿青熟門熟路進去不久,便遇上正從後堂過來的縣令,兩人一見面,都愣了一下,後者陡然拔高聲音,指著面前拱手施禮的青年,向左右喚來衙役。

  “大膽耿青,你可知你殺人了?!來人——”

  周圍巡邏而過的衙役停下腳步,卻沒有過來的意思,有人甚至看到了耿青,笑著朝他抬手打招呼,乃是上次門口值守的那人,還叫住身旁的同伴不用過去,說是縣尊在跟他鬧著玩的。

  耿青看了看他們,回頭連忙叫住對面的縣令趁著衙役還沒當真,雙手趕緊比劃了一個大圓,將來意說明。

  “縣尊莫怒,小的有天大的喜事要跟你說。”

  縣令瞅著他,又瞅了瞅那邊駐足觀望的差役,心裡罵了聲‘一幫廢物。’這才勉強應了聲:“何事?”

  耿青湊近兩步,一字一頓。

  “啟稟縣尊,小的發現鐵礦了。”

  “哦,那個耿青運氣著實太好,說是發現鐵礦了!”

  縣衙外面,劉家管事聽著面前的衙役說起,整個人都呆住,回頭再看去那敞開的大門,身子不知覺的打了一個激靈,微微張開的嘴,久久沒有闔上。

  與此同時。

  衙門後堂月牙門前的小道上,一身官袍的胖乎乎人影渾身都抖了抖。

  飛狐縣勉強算得上代州一處重鎮,卻也並不是那般受朝廷重視,發現鐵礦的消息一旦上奏上去,縣令功績簿上添上一大筆,自己的名字說不得還能入聖聽,如若是那樣可就了不得了,過些年任期滿了回去,或許還能混個京官當當,再不濟,也能補一個油水夠的京畿大縣的缺。

  那縣令想的感覺身子都變得輕飄飄能飛起來,再看面前的耿青,像是見了親爹似得,笑的滿面紅光,一把將耿青雙肩按住。

  “可當真?沒有戲耍本縣?”

  “小的正敢拿這種事胡鬧,那可是蹲大牢的。”耿青收斂笑容,神色嚴肅的回了句,隨後,也將來時在城中大肆傳播的事也一並跟這縣令說了,氣得後者拿手就想打過去,肥厚的手掌抬起,對面的青年搶先開了口。

  “縣尊莫怪,做此事也是為了您。”

  抬起的手懸在半空,縣令皺起了眉頭,安靜的聽著耿青的下文。

  “此件功勞,小的不敢染指半分,但縣尉那邊卻不得不分,說句難聽的,縣尊莫要見怪,小的也在城中廝混過幾日,多少知道一些縣尊和縣尉的事,他手中握有兵權,目中卻沒有縣尊這個主官,與親兄弟金刀幫幫主勾結,獨攬了城中事務,若分給他一部分功勞,他與縣尊關系,多少緩和些許,倘若縣尊獨佔,怕惹惱對方,處處使絆子,可能還危及性命,到時候,功績就是他的了。”

  長長的話語裡,那邊胖乎乎的身形進出的氣息都變得沉重,好半晌,縣令才點了點頭,“說的有理,你這一分析,本縣頗為贊同,如此大功勞豈能獨佔,縣尉為飛狐縣操勞,怎的也該有份才對。這樣,待縣尉回來,你便帶我們勘察,如屬實,衙門裡正好有文吏空缺,你來補上。”

  “小的這可勝任不了。”耿青可不願意跟著這個胖縣令做事,尤其自己安全都沒有保障的人手底下,湊近過去,擠出一絲苦笑,“縣尊,我不識字啊。”

  “我識得就行。”

  縣令也不多讓他說下去,眼下還有一件事擺在他面前急需解決,便是門口擺放的那四具屍首。

  耿青靠近他身旁,附耳輕聲說了些什麼,後者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招來一個文吏,讓他著筆寫下訃告公文張貼出去。

  外面,一撥撥等候看熱鬧的人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也有等的不耐煩之人,向衙門吵吵嚷嚷起來。

  “八叔,你說這一關,那個耿青過得了嗎?”

  人群外,遠處一棟閣樓上,唐寶兒立在護欄後面,眺望前方衙門,練武之人目力極好,從上面能清楚的俯瞰衙門前院和側院來往的人影。

  “難說,此人這番行事,大有保命的可能,但他應該不知道死者家眷正好也在衙門告狀,就看那縣令會如何處置。”

  哼哼

  陳數八的一旁,林來恩冷哼了兩聲,“縣尉都這般模樣,那縣令能是有能耐之人?不過擔心怕事之輩罷了。這事兒多半和稀泥了。”

  此時,三人說話間,那邊衙門裡有文吏拿了訃告出來,外面吵雜的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就連哭喊的死者家眷也都齊齊望去。

  那文吏抖了抖文書,自手中展開,朗聲讀了出來。

  “知飛狐縣眾鄉親,經本縣查明,耿青供述,他乃村中農人,不會武藝,根本殺不得四個年輕力壯之人,本縣驗身證明,他身無半寸傷勢,無搏鬥之像。但縣中死人乃大事,本縣又為父母官,不能坐視不理,自當親自查明此案,再做定奪,還死者家眷一個公道!”

  文吏聲音落下,周圍頓時一片譁然。

  此時,擁堵的長街另一頭,數十匹騎馬的身影正朝這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