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三十八章 前樹映日林蔭靜哪知後樓風雨傾

第三十八章 前樹映日林蔭靜哪知後樓風雨傾

  村口忽然多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村裡一幫大老爺們來回走了兩三遍,膽子大的索性放下鋤頭蹲在路邊仔細的瞧個仔細,隨後被趕來的媳婦掐著耳朵硬生生拖走。

  “家裡飯煮好了,就等當家的回來,你倒好,蹲路邊不走,看著不知哪裡來的野花。”

  婦人罵罵咧咧兩句,回頭又望去路邊的女子,呵斥了聲:“你哪裡的人?!迷路了就走前面那條路一直就到牛家集,到鎮上去問。”

  “嬸,我在等人。”

  女子微微笑了笑,目光之中,踩著田埂,不時甩著鞋底稀泥的身影,嘴角更翹了些許,一旁的婦人,周圍的村民順著她目光望了眼,一個個也跟著咧嘴笑起來,那婦人拍了拍丈夫,朝他挪嘴,快些回去給耿老漢兩口子報訊。

  耿青甩著鞋底泥過來時,路邊盡是低低的笑聲,耿青在雜草上又了蹭了蹭鞋底,瞪了他們一眼,目光投去對面的女子。

  “你怎麼找這兒來了,一邊說去。”

  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邀著女子往外面的路上過去,回頭朝那幫還在笑的村漢揮了揮袖口,“看甚,只是認識的一位姑娘。”

  眾人齊齊拉長的聲調,點頭:“哦~~”隨即哄笑起來,勾肩搭背的走進村口。

  “這幫什麼人啊。”

  耿青回過頭,臉上並沒有多少笑容,相反目光四移觀察著遠處,“你是刺客,犯了事,把這村裡人牽連進你們那破事裡,逼著我跟你們一起幹?”

  “這倒是好想法。”

  見到一臉嚴肅的青年,唐寶兒忽地笑了起來,負著雙手快步走在前面,輕踢了一下路邊一撮狗尾巴草,“剛才說笑的,外面都說你是再世臥龍,那本姑娘總是要有誠意三顧茅廬。”

  村外山道,翠綠林野倒映殘陽,在風裡沙沙作響,耿青嘆口氣,不想動彈了,便蹲去路邊,“你見過我這黑黑的臥龍?再說了,你也不是什麼劉皇叔,得多就是黃月英。”

  那邊,女子側過來,臉有些紅紅的,口中呸了一口。

  “算了,不說這個。”耿青也沒心情說笑下去,擺了擺手,看著落去山頭的日頭,陽光刺進眸底,照的眯了眯眼。

  “行刺這種事,我之前已經說的明白,唐姑娘,還是請回吧。”

  站在後面的女子大抵也猜到了這種情況,不生氣,負著手輕微晃著肩頭走過兩步,看著蹲下的背影,有些不甘心。

  “你那般善於計謀,怎的甘心蝸居此處?”

  清脆悅耳的話語,卻在耿青聽來有些毛孔悚然,背後的寒毛都立了起來,這般名聲傳開,或許自己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唐姑娘。”

  耿青忽然開口喚了一聲,女子‘嗯’的看過去,蹲著的青年沉了口氣,抬手指去彤紅的霞光裡,升起嫋嫋炊煙的山村,“村裡都是親戚鄉鄰,還有我雙親,他們一輩子過的困苦,沒見識、不識字,每日只為裹腹活著,不是每個人都跟你們一樣,都想著揚善除惡,要是哪天事洩,遭來殺身之禍、牢獄之災,他們何其無辜?”

  “那你呢?”

  “我?”耿青想必料到了她會這麼問,看著泥道那頭的村口,有著父母的身影出現,便笑了笑,“我自然也要好好活著,你看,現在牛家集快變得更好了,大家有錢賺不用為吃穿發愁當然,如果你們義軍首領哪天當了皇帝,不用你來請我,我自己送上門去。”

  其實唐寶兒搭救耿青那天,就不小心說漏了一些話,耿青將他們做的事,以及江南草軍北上聯系起來,不難猜出,這些人其實就是想要在北方制造混亂,分散朝廷注意力罷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可不要反悔!”唐寶兒頗有江湖女俠氣質轉身離開,“到時候,大將軍當了皇帝,希望能在長安看到你,不然,本姑娘可就帶人來綁了。”

  “那你記著給我留個大官兒!”

  耿青笑著丟下手裡的草葉,目送著女子走遠,直到消失在視線裡,才‘切’了一聲,轉身往回走。

  村口那邊,耿老漢、王金秋相互攙著早就等在那兒了,大春也在旁邊,嘿笑著正和二老說些什麼,見到兒子回來,老兩口推開大春就迎了過去,望著女子消失的方向,拉過耿青到跟前來,夫婦二人臉上眉開眼笑。

  “那姑娘是誰啊?聽見過的村裡人說,長的很俊是不是?一看就是好人家的閨女,她叫什麼名兒?哪裡人士?怎的跟她認識的?”

  一句話接連問了好五個問題,耿青還沒想好怎麼說,大春連忙湊上前來:“我知曉。”就被耿青按住臉推開,“滾回去用飯。”

  便攙著父親,與母親一起邊走邊說起那女子的一些事,當然有關殺人的事,含糊的遮掩過去。

  “這種江湖兒女,恩恩怨怨的太多,可不是良配。”

  聽到耿青解釋,耿老漢和妻子也打消了追問下去的想法,提及到婚事,王金秋將那日回娘家的事講了出來,惹得耿青差點就炸毛,“十三?不行不行絕對不行,就算讓我娶張寡婦也不娶那般小的。”

  還沒走遠的大春回頭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抬手指著自己。

  “那是我”

  過來的耿青看也沒看他,扶著父親,一面走,一面語氣溫和哄著兩人:“娘,外面好姑娘多的是,等忙完了這陣,我自己會找的。”

  快回籬笆小院,耿青回頭看了眼村口,以及村外延伸的泥道,其實他也有想過到外面的世道看看。

  不過,先忙完眼下的事再說。

  兩條通往礦山的路一月間完成,並非易事,一條沿著耿家村通往牛家集那條山道進山,另一條則從劉家宅院後面的山裡出來,過小路延伸飛狐縣西面的官道,附近三個村寨,算上耿家村湊出兩百多號人開鑿、碎石,甚至縣尉還將牢裡的囚犯一並帶來,衙役看管下,做起重活。

  一個月時間裡,兩條寬敞的大路硬生生的被四個村的人合力開鑿了出來,礦山的勞力還未召集,一些走太行的行商卻是瞅上了這條平坦的道路,南來北往的車輛多了起來,幾個村的人依著耿青的設想,沿途擺起茶肆,賣上一些瓜果、餅子,還真賺了一些,雖說現在還少,可礦山那邊還未開始,到時賺的錢財,那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最近耿家村那條道上,修建了不少建築,一個個裸著膀子的村漢扛著木頭送上房頂,也有調灰抹泥砌著石頭築出牆面,偶爾村裡的婦孺收拾完家裡、田地,也會過來幫忙,看著有了雛形的建築輪廓,想著往後越來越好的日子,做活都越發有勁兒。

  有時耿老漢也會坐著木輪椅背妻子推著出來看看,湊湊人氣,這車是前些日子耿青趁有空做好的,還將家裡存的山雞羽毛串在一起做了把羽扇,塞到老頭手裡,若是還能換上一身袍服,戴上冠帽,還真有臥龍那氣勢了。

  下午的陽光照過大街小巷,飛狐縣衙,巡邏的差役走過整潔街道,縣衙側門,耿青挎著抱偷溜出來,走過幾條街巷,鑽進一家新開的鐵匠鋪,從包裡翻出一張大紙,掛去門口,木牌上讓過往的百姓觀看。

  “知城中各位父老,匠鋪利市,互惠百姓,家中若有生鏽變形器物,可添置少許錢到鋪裡更換新物,公平買賣,童叟無欺。”

  大春結結巴巴的聲音落下,周圍百姓一臉驚愕。

  一般來說,家中柴刀、鉸刀(剪刀)生鏽磨磨就好,有些實在用不了了,低價讓走街串巷的貨郎收走,然後再賣給鐵匠鋪。

  有人過來詢問了價格,因廢舊程度不同,給予的錢財便不同,少到幾文,多則五六十文不等,不過相對買一個新的,已經是再便宜不過的事,頓時一群人回去家裡翻箱倒櫃尋來早已不用的破舊器物回到這邊交給大春,後者估摸了補交的價錢,立馬從裡面換了一個新的給對方。

  真假一坐實,更多的人蜂擁而至,一個下午,王鐵匠半個月打出的東西全部換購一空,耿青和大春累的坐在門檻直喘粗氣。

  “大柱,咱們這麼弄,不得虧死啊。”

  大春偏過腦袋,有些擔心的看著裡間堆的快有人高的一堆鏽跡斑斑的器物,這些東西讓王鐵匠融了,重新鍛造那可就真的費時費力。

  “呵呵。”

  對面,枕著門檻的耿青,那堆廢品在他眼裡可是一座寶山,“不用磨,到時候讓王師傅招幾個學徒,打磨一番,弄去鏽跡後,找上幾個走鄉竄村的貨郎,讓他們幫著賣,你算算,咱們是賺了還是賠了?”

  那邊,大春還掰著手指頭算著,鋪子外面,一道人影映著陽光斜斜拉長延伸過來,耿青抬了抬視線,一張大胡子臉正咧嘴笑著,嗓門粗野的叫了聲:“耿小兄弟!”

  過來的高大身形,從街上過來,正是竇威,身後還有兩個金刀幫的嘍啰跟著。

  “原來是竇兄!”

  耿青起身迎上去見禮,那邊擺了擺手,漢子將他手按下來,“咱倆還客氣,行甚的禮,快跟我走,咱幫主有事兒找你。”

  高生找我?

  眉頭皺了皺,耿青問道:“可知尋我何事?”

  “我上哪知曉去,幫主在城裡一家青樓喝酒,指明叫你。”竇威是個直爽的漢子,沒那麼多彎彎道道,頭一次不愉快的見面,耿青便看出來,眼下不知要幹什麼,但也不能拂了對方面子,而且還是武功很厲害的那種。

  想著,耿青收拾一下衣袍,跨出門檻抬手朝竇威抱拳,隨即伸手一攤:“還請竇兄帶路。”

  “哈哈!”

  粗獷的臉上濃須舒張,竇威爽快的大笑,跟著重重抱了下拳,伸手一攤做了一個請。

  “小兄弟,這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