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五十四章 我與那曹賊何異

第五十四章 我與那曹賊何異

  吱~~吱吱~~

  青綠的樹枝風裡搖曳,庭院聚集的幫眾安靜的望著,耳邊是一聲聲蟬鳴歇斯底裡,以及裡面傳出的徐徐話語。

  敞開的廳門,一身補服黑靴的耿青神色嚴肅,目光掃過周圍,將茶盞放去桌上。

  “昨日發生之事,尤為復雜,我接到縣尉囑託,去往城外等候,可左等右等,也不見幫中車隊過來,然而不到半個時辰,我兄弟大春探了消息回來,說是車隊遭遇了伏殺,我剛下了山坡,高縣尉就從城門那邊過來,渾身帶傷,頗為狼狽,他見我在這邊,先趕了過來,似乎想要與我說明緣由,然而”

  耿青話語停下,闔上眼睛,微微仰起臉長出了一口氣,周圍目光投在他身上好一陣,才重新睜開眼睛,嗓音低啞繼續說下去。

  “然而,沒想到的是,還有刺客埋伏,他們是否早有了準備,就等縣尉現身的那一刻,再到後來車隊裡的兄弟都沒滅了口,原本我以為也要死的,可安司兵帶了士卒、捕快趕來。”

  有人皺了皺眉頭:“安司兵怎的知曉?”

  果然,沒有人傻子,耿青今日將事情說不明白,估計也很難走出這宅院,不過敢來,自然也是不怕的。

  他點下頭的同時,三個頭目、旁邊的竇威咬緊了牙關。

  “安敬思!!居然勾結刺客”

  四人話語還剛說到一半,耿青忽然抬手讓他們停下,“要我看,那些刺客殺得好!”

  話語落下,周圍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右側椅上的美貌婦人停了停放去唇邊的茶盞,眸子露著驚訝看去抬手說話的青年側臉。

  “叔叔,為何說出這番話?”

  “殺得好!”耿青重重又重復了一聲,按著桌角起身,單負一只手走去中間,看著泛起怒意的三張臉孔、外面抓緊了兵器的幫眾。

  他吸了口氣,然後吐出。

  “剛才在下也說了,此時尤為復雜,我也才是昨日被安司兵帶回去後,才知曉,你們那些俘虜的女子,可知是要販去北方契丹的。安敬思便才得到消息城中攔截,外面有刺客伏擊的一幕。”

  下面一片安靜,高縣尉、高幫主還在時外出劫掠的事,幫中上下本就不是什麼秘密,擄回的女子也多是以為給幫中最親近幫主的那一批人享樂,想不到竟是拿來買賣,一時間倒也沒人開口說話。

  耿青看著他們表情,負著手前行,快到門檻才停下,“混江湖嘛,哪有不沾黑的,販賣就販賣,但私通外國,將咱們的女子賣給契丹人,這就說不過去了,咱們江湖多是響當當的漢子,不說家國天下,至少不做丟咱祖宗臉面的事吧?”

  外面,俱是普通底層的幫眾,雖說聽得不是太懂,但大概含義還是明白的,有人站出來:“既然如此,我等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這金刀幫往後如何?咱們是走還是留?耿先生,你來拿主意。”

  竇威點點頭,重重抱拳:“還請先生主持大局!”

  廳裡那三個頭目、外面幫眾齊齊抱拳。

  “請先生主持大局!”

  “叔叔!”婦人被丫鬟攙扶著,緩緩起身矮身行了一禮,耿青連忙上前虛託,“嫂嫂先起來。”

  婦人抬了抬溼紅的眼睛,眸地仿佛有著勾魂般的嫵媚,耿青將臉挪開,轉身朝眾人拱起手。

  “眾兄弟抬愛,耿某也不是矯情的人,但有句話,我要說前頭,竇兄暫代幫主行事,若有是不絕,再尋我出面。畢竟我是公門中人,還請諸位理解。”

  想要做官高升,淤泥潭裡就不能多待,但隱在竇威身後卻是可行之法,不容易被人充作詬病。

  想了片刻,耿青腦中迅速組織一些話語,不能讓這群人閒下來,一旦清閒就容易想歪,抬手讓人將門扇關上,屋裡昏暗下來時,他開口說道:

  “竇兄,幫主新亡、高縣尉也離世,幫中骨幹或死或抓,眼下急需要的,將穩固幫中的產業,再看一看,城中有哪些人想要暗中伸手吃上一口肉的。”

  “怎麼看?”

  “寫一些請帖,給城中大戶送去,請他們今晚赴宴,看誰不來,或來的人,將他們神色、言語都記下來,到時抄錄呈給我。”

  “先生放心,一定辦好這事。”

  耿青吩咐下去,彌補了一些細節,叮囑竇威記下後,便準備告辭離開,一直安靜坐在右側椅上的婦人見他起身,也跟站站起來,嗓音柔媚喚了聲:“叔叔,還請稍慢一步。”

  “嫂嫂還有何事?”

  耿青轉身回頭,就見婦人迎面過來,搖曳腰肢停在他身前,抿著嘴角有著輕聲慢語。

  “叔叔,能否跟妾身去一趟後院?”

  “先生,都是自己人,去就是了。”竇威琢磨著剛才吩咐他的事,見耿青遲疑站在那,也沒多想,推著他後背送去側門,那邊,耿青抵不過這粗漢力氣,徑直被推到了門外,只得朝跟在後面出來的婦人笑了笑,往日多是與高生接觸,後者少提及後院之事,也不知婦人姓名,只得拱手道:“還請嫂嫂帶路吧。”

  婦人抬袖遮口,瞥了一眼頗講禮數的青年,便讓丫鬟攙著她走在前面,一路穿過中庭、水榭,過了一扇月牙門到了後院,走進丫鬟推開的一扇房門,裡間檀木圓桌距離門口不遠,上面瓷壺、杯盞雕花倒扣盤裡,牆上掛有關公騎馬持刀的畫像,下方還呈有兵器架,上面是一柄寬大的黑背雪口的刀身,正是那把狂獅刀。

  “叔叔,進來吧。”婦人走進掛有懸著薄紗的雕闌轉去屏風後面,一旁的丫鬟端了酒水過來斟滿,聲音低低的請了耿青坐下,方才退出房間,悄悄將門扇帶上。

  這場面好熟悉啊

  地上香爐升起淡淡煙氣,耿青坐去圓凳,目光掃過周圍陳設,鑽進鼻中的麝香,他也不是雛,自然明白婦人叫他來臥房的用意。

  想著時,薄紗帳簾後面轉出模糊的身影,掀開沙帳出來,“叔叔怎的呆坐著,也不喝酒。”

  一襲香風撲面,耿青轉過臉來,婦人脫去了繁重的紫色衣裙,就著了一件輕薄的紗裙,露出豐腴的身姿。

  走動間,一抹紅巾裹著沉甸甸的兩團雪白都在微微顫抖,邁著蓮步溫柔的坐到身旁,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水,俏臉嫣紅,微微斜身,端杯貼近,露出一道深深溝壑,那雙眸子直勾勾的盯著耿青,

  “叔叔,這是桂花酒,不醉人的。”

  桌下,縫了小花的繡鞋有意無意的靠去耿青腳肚,一點一翹的刮蹭,算上耳邊細弱遊絲的嗓音,耿青終於明白曹阿瞞為何獨好人妻了。

  饒是他經歷風月場所頗多,也差點給迷進去,難怪高生要將這女人娶回家,會這般勾魂的女子才有行房之樂。

  不過他也看得明白,這個寡婦需要一個靠山,金刀幫也需要一個靠山,一場交易罷了。

  “嫂嫂還是說正事吧”耿青端起酒杯與婦人杯口‘叮’的輕磕一聲,正要放去嘴邊,蔥白的手臂猶如一條白蛇伸了過來,勾著耿青手中酒杯送去了她嘴裡,“妾身喝了叔叔的桂花酒,叔叔不如就喝我的。”

  當我是雛?

  呵呵

  耿青笑眯眯的貼近,幾乎貼著婦人臉頰聞著她身上好聞的香味,將喂來的杯中酒一口喝盡,另只手順勢繞到後面,按去婦人下身,使勁掐了一把,入手一片柔軟膩滑。

  “啊——”女人抖了一下,嬌嗔的握起小拳在耿青腿上輕捶,豐腴的身子貼更近了,兩團白皙都擠成扁圓。

  “叔叔,討厭,你手不老實。”

  “還有更不老實的,想不想看?”耿青勾著唇角,燭光裡,他眼睛亮的嚇人,陡然起身一把將女人拉了起來,扯下那件薄紗拋開,勾手由下而上,吃力的將豐腴的身子橫抱起來,惹得婦人嬌嗔拿手打他,便是走去裡間床榻。

  薄紗飄搖,緩緩落去貢桌靈牌,將高生二字蓋住。

  轟隆——

  屋外,白雲如絮遮去了陽光,遠遠的天際走過一趟悶雷,飛狐縣百餘裡外,起伏的丘陵間,幾輛馬車正緩緩駛來。

  “外面是不是要下雨了?給咱家再拿一個靠墊過來。”

  蟬聲嘶鳴,起起伏伏的車廂內,尖細沙啞的嗓音傳出湛清的簾子,“這飛狐縣真夠遠的,難怪說殺縣尉就殺縣尉,你們說,該怎麼懲治一番?”

  車輛左右,盡是沉默的神策軍士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