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八十五章 廣德公主

第八十五章 廣德公主

  “那位殿下,如今多大年歲?”

  微微搖晃車廂內,張懷義聽到這話,‘噗’的一聲,直接將茶水噴了出來。水霧降下,耿青趕緊抬袖當了一下,拍拍上面濺著的水漬。

  “就問問年歲,用得著這般驚詫?”

  那邊,有著明顯呼出一口氣的動靜,張懷義如釋重負擺了下手,“殿下多少年歲,過去你便知曉,昨日她可說了你危險,這次過去,小心點,別亂說話。”

  原來是這樣。

  耿青點點頭,看得出這個平日表現兇悍的公子哥,沒少在這位廣德公主面前吃癟。

  隨著馬車前行,穿過幾個坊街,進入西市,到達祥鶴樓,店家夥計搭著抹布站在門口,少有顧客進出,進了裡間,就見幾個身著常服的侍衛守著樓梯,張懷義其中一個侍衛點了下頭,後者壓著刀柄退到一側讓出道路。

  “二位上面請。”

  耿青其實原以為會在較為特殊的地方見他,倒是沒想到會選在人多的酒樓,大抵也有避嫌的考慮。

  跟在後面上了二樓,幾個侍衛分立各處把守,正對裡間的雅座上,一個杏黃衣裙的婦人坐在小桌前,沏著茶水,慢慢品飲。

  一上來,張懷義腳步飛快過去,恭恭敬敬拱起手來,垂著的腦袋微微看去耿青,眼神示意他趕緊行禮。這家夥平時人五人六,這個時候比耿青都還要殷勤懂眼色。

  “草民耿青,拜見殿下。”

  耿青上前抖了抖雙袖,拱手躬身揖禮一拜,餘光偷偷打量這位公主,彎娥眉下眸子見慣了世態冷暖,淡然沒有絲毫情緒,身上那件普通的杏黃衣裙撫動,面上淡淡微笑,倒了一杯剛沏好的清茶放去對面桌位,“不用多禮了,耿郎君過來入座。”

  抬起的淡淡笑容裡,臉上有著將近四十的風霜,聲音威嚴也有著這個年齡的女人獨有的溫婉。

  “是。”初次打交道,又是一個包含閱歷的女人,耿青稍稍收斂往日隨口玩笑的態度,腳步輕緩坐去對面同時,也禮貌的請了張懷義在旁邊坐下。

  令得後者嘴角抽了抽。

  ‘平日廝混,可沒見你這般禮節’

  兩人落座後,默契的誰也沒先開口,目光微微偏開婦人些許,就那麼直直的看著樓外對面的房頂。

  “聽懷義之前說,耿郎君口才了得,滿腹經綸,怎的落座,一言不發?”廣德公主微翹小指,優雅的捧起茶杯,紅唇輕輕抿上一口,目光落在危襟正坐的青年臉上,有著微微的笑意帶著話語繼續說道:“還是因為一介女流坐在這裡,耿郎君不便開口?”

  果然有閱歷的女人說話就是不一樣。

  耿青嘴角勾了一下,笑著放下茶杯,抬袖拱手施禮:“殿下乃公主,在下不過百姓,見到殿下,自然如坐針氈,不敢隨意開口。”

  “他說的沒錯,第一次見的時候,就坐在末位不敢說話,怕生!”張懷義連忙附和一句,他又不笨,哪裡不知道面前這位廣德公主的厲害,今日叫來耿青,出於義氣,他可不願耿青栽了。

  “沒和你說話。”

  廣德公主微蹙起細眉,張懷義連忙端起茶杯壓在嘴邊垂著頭轉到一邊,這時婦人目光重新落到青年身上。

  “懷義這個實誠人,他維護你,自然覺得郎君好,不過,聽聞了你一些事,我便起了興致,叫懷義邀你過來,讓我見見。”

  “既然殿下見過在下了,覺得如何?”

  能被叫來,見一位大唐公主,被口頭隱約警告,卻沒有實際行動懲治他,那麼目的,耿青就很清楚了,眼下說話自然大膽了一些。

  李寰沒有接他這話,只是掛著淡淡的微笑反而說起了那日的潑皮劉達,贊揚耿青的聰慧,但也說了他用計的狠辣,倒也沒有之前那種話裡藏針的方式,大氣的講了出來,反而將耿青壓去了下風。

  “耿郎君頗具才智,往後在長安多看看,多走動走動,無事也可來駙馬府,與我丈夫討教一些學問,總是好處的,莫要遊手好閒,荒廢了你的天資。”

  婦人說話誠懇,能以大唐公主的身份見一個百姓,可見她對耿青的態度,青年心情自然也是清楚。

  “謝過殿下教誨。待家裡平穩下來,便到向駙馬請教。”

  “嗯,能懂便好。”

  婦人接下來也沒說些什麼,比如虛心求教,莫走歪路一類的居高臨下的話語,反而拉起家常,笑呵呵的問起耿青家中父母,來長安後可適應了之類。

  送著這位廣德公主下樓乘上馬車遠去長街盡頭,耿青呼出一口氣,知曉這女人不簡單,隨後到附近店鋪買了蜜餞,回去的路上,張懷義在馬車上講起了這位公主的一些事。

  “殿下乃宣宗四女,原本駙馬於琮迎娶是永福公主,結果任性小氣,惹來宣宗不喜,姐妹二人互換了一番,由廣德公主下嫁於琮。”

  搖搖晃晃的車廂裡,聽著張懷義娓娓道來,耿青這才填補了對那位廣德公主的認識。

  李寰貞德賢良,與許多唐公主不同,不喜面首,從一而終,對駙馬於琮雙親、姊妹都格外尊重愛護,從不彰顯皇家身份壓人。

  後來於琮兩次貶官,她都毅然跟隨,離開長安遠赴丈夫發配之地,是真正做到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甚至擔心丈夫被陷害之人遣派刺客暗害,每每出行,都走在丈夫身前,用繩將自己與丈夫綁在一起。

  大唐公主的‘美譽’,耿青也曾在書籍上看過一些,堪稱豪放,但到了這位廣德公主,當真是不同的,能做到這種程度,當真讓人肅然起敬。

  而見耿青,是因張懷義推崇,擔心他被利用,後來也因耿青才智也有擔心這樣的青年走入歧途,才有了今日召見。

  “殿下讓你去駙馬府向於駙馬討教學問,這可是難得機會,比咱們兄弟幾個將你塞去那些小官大有好處。要知曉,於駙馬,可是當今尚書左僕射!”

  馬車裡,張懷義興奮的說著,好似他得看重入府一般,不久,馬車在永安坊停下。

  “估摸明日就有人送來駙馬府的腰牌!”

  壯碩青年撩開簾子朝下了車輦的耿青又叮囑了一聲,才拱手告辭,坐著馬車離開。

  ‘若是入得尚書省,倒是不錯的選擇。’

  來長安途中,他就向秦懷眠詢問過了關於朝廷省部一些事,尚書省統管工、刑、兵、禮、戶、吏六部,那可是實權之位。

  只是那位廣德公主真實想法,是要用他耿青,還是僅僅當做一個工具,眼下還沒想透徹,多接觸一段時日再想這些也不遲。

  走進院子,此時時辰尚早,白芸香也還未回來,巧娘坐在檐下趴在一張小桌上聽著惱人的蟬鳴,小腦袋一點一啄。

  腳旁,小紅狐趴在地上,不時撫動尾巴掃開飛來的蚊蟲,聽到腳步聲,懨懨的睜了睜眼,看去進來的主人,吐著舌頭又闔上眼睛趴回去。

  知知知~~

  風吹進院落,指頭蟬鳴一陣接著一折嘶鳴,耿青輕手輕腳走回檐下,搬了一張凳子坐到院裡,拿起之前尚未做好的器具打磨起來。

  還未過去多久,有腳步聲接近,耿青抬起目光,巧娘倒了一碗涼茶端在手裡,青年接過灌了一口,與少女說笑,繼續擺弄起工具。

  巧娘蹲在旁邊,撐著潤潤的下巴,安靜的看著,偶爾,嘴角勾起微笑,輕輕的笑出兩聲。

  安靜的下午,夕陽的殘紅在古老延綿的城牆照來霞光。

  不久,一輛馬車緩緩駛來清冷的街坊,有著宮裝的身影從車輦下來,走進了早已知曉的小院,看著樹下琢磨器具的青年,冷冷的臉上掛上些許微笑。

  “耿郎君,真是許久不見了。”

  那邊,耿青回頭,院門口,一襲淺青宮袍的身影正走進來,便是兩月前在飛狐縣見過的青年宦官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