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一百零五章 耿季常

第一百零五章 耿季常

  月掛枝頭,夜色幽靜,大宅後院,暖黃的光芒正剪出人的身影投在窗欞,書房之中隱隱有話語聲傳出。

  “駙馬吐血你是如何得知?”

  “在下剛從駙馬府出來,被老師喚到府中,聽幾位朝中大臣商議城防之事,結果宮裡顧常侍遣人傳來消息田樞密帶著陛下悄悄出城了。”

  “什麼?!”

  驚詫的聲音陡然響徹,緊隨其後便是‘呯’的一聲茶杯砸碎的聲響,張直方從書桌後站起來,雙目怒瞪,看著下方的耿青,轉身走去縷空雕花的拱簾,叫來外面一個侍衛進來。

  “你持我將令,速去駙馬府看左僕射!”

  “喏!”

  侍衛離開,房門重新關上,張直方轉過身來,徑直越過兒子,站到耿青面前,緊抿雙唇好一陣。

  “耿郎君與我兒相交,聽過郎君一些傳聞,今夜過來將事告知,可是其他想法?”

  耿青並不懼一介武人的威勢,與他對視片刻,點了點頭。

  “駙馬病重不能理事,鄭相遠赴鳳翔擔任節度使,盧相性情剛烈,但精神萎靡,眼下城中唯有左金吾衛能控制城中局面。”

  張直方皺了皺眉,也贊同的點了點頭,“你繼續說。”旋即,坐回書桌後面,大馬金刀的坐到椅上,雙手壓去膝蓋,目光威嚴的等著下文。

  “陛下悄然出城,所帶兵馬自然不多,眼下有兩種解決之法,一個,大將軍有統御皇城禁軍權柄,率剩餘神策軍連夜出城將陛下追回,安定長安人心,死守城池以待各方節度使來援。”

  聽到這裡,那張直方想也未想,就擺手拒絕,追回皇帝容易,劫持皇帝可是大罪,哪怕事出有因,可若是長安守了下來,保不準不會被秋後算賬,。

  “不妥,說下一個。”

  “第二個,就簡單許多,開成投降,不傷一兵一卒。”

  “你讓本將帶頭投賊人?!”

  大手猛地拍響書桌,張直方唰的從椅上起來,嚇得一旁的張懷義連忙過來勸說父親息怒,扭頭苦笑著趕緊讓耿青解釋。

  “後面還有什麼話,趕緊一口氣說完,半截話怪嚇人的。”

  耿青朝他笑了笑,託袖朝首位的老人行了一禮,“大將軍莫要氣惱,聽在下說完,如今長安局勢難以回天,城外反賊縱橫南北多年,兵將精銳,與其身死城外累及百姓,不如開城投降,寬賊人之心,待援軍抵達京畿,再思慮反手一搏。”

  “郎君的意思,讓我詐降?”

  耿青點頭:“為今之計,只能以退為進,先保全身家性命,再圖後事。”

  都是朝堂上的大人物,張直方沉吟了片刻,利弊顯而易見,神策軍如何,他豈會不知,真要打仗,怕是站到城頭都會嚇哭出來,更別說挽弓、提刀砍人。

  “你之言,不無道理,容我想想。”

  耿青拱了下手,便不再說下去,話語過多那就有教人做事的嫌疑,反而惹人不喜,尤其身居高位者,更不能在他們面前指點江山。

  從府邸出來,耿青朝張懷義拱手告辭,隨後上了馬車,吩咐大春一聲轉道又去京兆尹李湯府上,他雖不是士人,但駙馬的關系,還是能讓對方見他的,有著同樣的話語復述了一遍,說起的內容,大抵是提醒皇帝離京,城中必然生亂,當心宵小之輩趁機在城中擄掠。

  待重新出來,已是深夜,回到永安坊,院裡還亮著燈火,王金秋坐在房中給丈夫搖著扇子,幫眾聚集檐下、樹下低聲說話,巧娘與張寡婦坐在樓梯口,眾人看到耿青回來,這才放心下來,一一回去了房裡,亮有燈火的窗欞裡,婦人跟著吹滅了燈火躺去丈夫身邊睡下。

  脫去衣物,耿青躺到床上不久,門扇打開,窈窕的身影溜進房裡,鑽進他被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俊朗的側臉。

  聞著白芸香身上的香味,耿青摸了摸她臉,閉上眼睛睡去,睡去前輕聲道:“來長安碰到這樣的事,讓你們都擔心了。”

  懷裡的女人沒有說話,只是朝他懷裡鑽了鑽。

  院落的人睡下了,然而城中對於朝中百官來說,卻是難以入眠的夜晚。

  百官府舍坊間,早已驚動了,一輛輛馬車駛出府邸,而較近的文武披上衣袍邊走邊穿,與遇上同樣出門的同僚拱手,一起焦急的去往駙馬府,確認這令人仿如鬧劇的事情,一直持續到天亮,眾人才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

  京師安危大局在這一刻籠罩在這些文武頭上,往下便是各種官吏,再往下辦事公差、士兵,幾乎天亮時,整個長安都在這樣的氣氛裡變得緊張,皇帝不在宮中,各種小範圍的摩擦,也開始出現,左金吾衛張直方第一時間站了出來主持大局,將皇城神策軍抓到了手中,強行按下了迸發出的矛盾苗頭。

  十月中旬,潼關失守的消息終究還是在城中傳開,至於皇帝逃去蜀地還被按著,城裡氣氛驚恐緊張到了極致,長安碼頭已經變得堵塞,四周的城門更是排起了長龍,不過之後,四門緊閉,不再允許百姓出入。

  二十五這天下午,耿青所乘的馬車停在了駙馬府,府中管事迎了他進去後院,先拜見了廣德公主,便安排進了一間寢方。

  房裡彌漫濃鬱藥味,推開門進去時,耿青看到了躺在床上被丫鬟服侍喂藥的駙馬於琮,老人臉頰枯瘦無光,眼眶深陷,外面陽光照進來,讓他眯了眯眼睛,看清關上房門轉身過來的耿青,便笑了笑,虛弱的抬手讓他尋椅子坐。

  “我聽他們說了要投降。”

  耿青搬了一張圓凳坐到老人面前,從丫鬟手裡接過藥碗,吹了吹熱氣,喂給老人,“嗯,大將軍已經在做這方面的事了,剛來的消息,草軍已過了潼關,再有一兩日可能就抵達灞上。”

  老人笑了笑,沒有責備的意思,或許是想開了,也或是心灰意冷,只是抬手將勺子推開。

  “老夫終於體會到劉允章的感受了你出的主意吧?呵呵能保住長安百姓,讓朝廷文武多活一些人也是好的,能告訴老夫,後面你會怎麼做?”

  “走一步看兩步,反賊尚未入城,人也不熟悉,不好施計。”

  於琮眼裡有著笑意,搖頭不信:“你這人話留半分,做事藏藏掖掖。”

  “駙馬懂我。”

  呵呵呵

  老人嘴角微微笑了笑,隨後笑出聲來,似乎有人陪他說話,覺得高興,目光渾濁偏去桌上燭臺,此時房中丫鬟已經出去,他輕聲道。

  “草軍沒有根基四處流竄,如今入得長安,定有立足的想法,黃巢此人野心勃勃,對我大唐心有怨恨,若投誠與他,以你才能,脫穎而出不是難事,可也並非好事,從賊之名,難以洗脫。”

  老人言辭誠懇溫和,大抵猜測耿青想要做的事,盡量替他分析一些可用得上的東西,以及將來可能會遇上的麻煩。

  耿青伸手將老人手握住,微笑的點了下頭,“確實如此,但還是要做的,汙名而已,我又非士人,不是太看重這些。”

  老人家只是嗯了一聲,眼中有了些神採,“非常之時,當行非常之事耿青,你現今多大?”

  “上月滿十八。”

  “可有提字?”

  見耿青搖頭,老人笑呵呵的拍拍他手背,“不如老夫給你取字吧青者,四季常在,便提季常,耿季常。”

  陽光從敞開的窗欞照進來,光塵飛舞,耿青微微有些沉默,看著床上與他笑說的老人,跟著笑起來,又聊了許久,老人精神已不好,說著說著便昏沉睡了過去。

  放下藥碗,耿青替他蓋好被褥,起身走去門外,向廣德公主告辭離開,外面長街上,人織,一隊隊馬車駛過去往城外。

  是去灞橋呈獻降書的隊伍。

  “耿郎君。”

  長街人群嘈雜,有熟悉的聲音在耿青身後響起,回頭,一身常服的九玉正走過來,他是來探望於琮病情,順道也是來找耿青的。

  隨後,人過來這邊,話語清冷簡練。

  “阿耶請你入宮一趟。”

  “嗯?”

  此時皇城無主,那也不是耿青想進就能進的,只是眼下皇帝不在宮中,守衛松懈,有內侍省幫襯想要進去不是難事。

  “好,我隨你去。”

  耿青拱拱手,待青年宦官入了駙馬府後出來,兩人共乘一輛馬車,穿行過攘攘熙熙的街坊,駛入皇城安福門。

  長長的宮牆盡頭,便是內侍省的掖庭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