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絕世之勇李存孝

第一百二十九章 絕世之勇李存孝

  晉地山勢雄渾陡峭,蒼翠綠林覆滿山頭,層層疊疊搖曳的枝隙,樹蔭投在積厚的落葉,有著沙沙聲。

  牽著馬匹的身影走上陡峭崖壁上方,扒開遮掩的樹叢俯瞰山勢外的原野,旌旗林立,長龍似得隊伍正沿著官道蜿蜒而行。

  鳴~~

  身影放開樹叢,捏著嘴唇朝周圍噓出一聲鳥鳴,隨後轉身上馬,一勒韁繩調轉馬頭,繞著一顆顆大樹在林間奔馳。

  鳥聲回蕩,另一個山頭也有著身影瞭望,聽到這聲鳥鳴縱馬上山坡,借著高處看了眼,同樣噓出另一聲不同的鳥叫,抽響鞭子促馬跑下山坡。

  馬蹄聲穿過林間,衝去原野時,有數騎正從南面摸過來,雙方愣了一下,那獨騎挽弓就是一箭射去對面,雙腳一點馬腹,縱馬飛奔起來,與那數個齊國偵騎展開短暫而激烈的廝殺。

  咻~~

  短笛的聲音從斥候口中發出,不久,附近山林,有幾個沙陀斥候趕來增援,與追擊而齊國斥候撞在一起。

  鳥鳴攜裹的訊息還在傳遞,更北的方向,某座大山腳下密林,一匹如火炭的大馬甩著尾巴低頭啃著冒頭的嫩草,嗡嗡的蚊蟲飛舞,坐在石頭上的身影聽到了腳步聲自林外過來,一個披頭散發的沙陀人走到旁邊,附耳說了什麼。

  李存孝睜開眼睛,咧嘴笑了起來。

  “等了好久終於派兵出來了傳令,抓緊時間休息,把刀槍磨鋒利,省得砍進敵人身體拔不出來。”

  他身後,是兩千騎兵的隊伍,潛伏這片茂密的林野,一道道牽著馬匹的身影正抓緊時間,將幹糧揉成團塞進口中服水咽下,借著林隙上方投下的陽光,拿著石頭擦著刀鋒、槍矛,偶爾也有嗡嗡的輕微交流,然後又沉默下來,抓緊時間整理裝備,安撫戰馬。

  安靜的林間,坐在石上的李存孝又重新閉上眼睛,聽著附近飛過的鳥雀,那杆禹王槊就插在他身旁。

  這不是他第一次帶兵,卻是第一次有些緊張,這次南下面對的可是將唐皇帝都趕走的反賊,應該是精銳吧那將領該是厲害了。

  能與之戰一場,或許能讓武藝更加精進。

  “將軍,齊兵快過河中府了。”再次有斥候回來,帶回了更加精準的消息——五萬齊兵,以步卒為主,馬隊三千左右,主將乃孟絕海。

  “就怕他們不來。”

  青年從石上起身,一把將身旁的打槊拔出,吹了聲口哨,喚來遠處啃草的坐騎,翻身而上。

  長槊斜斜垂在地面,李存孝兜轉馬頭,目光掃過身後一個個跟著上馬的身影。

  “剛得到消息,南面的反賊遣五萬過來,而我們只有兩千,諸位怕不怕?”

  一道道身影翻上馬背,拔出腰間鋼刀,發出一團哄笑:“不怕!”

  紅色的馬匹上方,李存孝眼中閃過兇戾,對於自己調教出來的騎兵,多少是滿意的,“敵人五萬,有三千騎兵,可能是精銳,既然過來了,那就不用管他們多少人殺過去便是。”

  高亢的話語響在這片密林之中時,西南方向,越過幾座巍峨山勢,五萬兵馬的隊伍猶如一條長龍首尾難見,激起的塵煙裡,馬蹄聲、腳步聲、車轅聲混雜一起,浩浩蕩蕩沿著官道越過了河中府。

  陽光傾斜,孟絕海騎在他馬匹背上,手中翻看不斷遞送回來的情報,離開長安一路北上已經是第五日下午,朝晉陽方向前行,如今已過了河中府,途中派遣的斥候,也越來越多,不時爆發小規模的斥候戰。

  他知道,距離對方的主力越發接近了。

  天色漸漸暗沉,夕陽掛去山頭時,他已經選好了駐扎的位置,在河中府東北面,一座山腳砍伐林木扎營過夜。

  斑斑點點的篝火在營間燃燒,孟絕海與諸將如鄧天王、孟楷、蓋洪、林言走在營中巡視,他身後還有名叫彭白虎、班翻浪的兩個副手,俱是勇武過人之輩。

  “今日斥候交戰更加頻繁,想來敵人主力距離很近,聽聞那李克用也是勇武過人,若是戰陣遇上,必叫他好看。”鄧天王勇武好鬥,是軍中出了名的,言語間難以掩蓋興奮的神色,他揮舞臂膀,“拿下他,北面威脅就直接解除,陛下便能全力對付西面的鳳翔軍。”

  “你我兄弟,不可自負,尚讓、王播就是前車之鑑。”孟絕海武藝比眾人都要高,性子卻是稍顯穩重,他笑了笑,看去身後。

  “耿監軍,可有建議?”

  他話出口,身後諸將這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個人來,紛紛偏頭望去,走在末尾的耿青拱手上前,跟著笑起來:“在下哪裡能出什麼建議,諸位將軍都是百戰之將,殺人無數,我一個文弱之人,連雞都沒殺過,怎敢隨意開口,軍中之事,還是孟防御使拿捏。”

  “哈哈,監軍有此承諾甚好,本將就怕不懂之人胡亂幹預,以至於錯失戰機,導致大敗。”

  孟絕海點點頭,帶兵徵戰在外,他也沒了在朝中那般謙和,帶著眾人巡視過營地,看著柵欄、拒馬齊備,這才與諸將回營帳做好部署,以及之後的戰陣的策略。

  夜色漸深,商議的戰事定下,耿青也聽的眼皮直打架,待到散去,這才向孟絕海告辭回去自己的帳篷。

  “監軍。”

  正與帳口兩個幫眾打過招呼走進裡面,背後陡然有話語傳來,耿青回頭,就見林言笑眯眯的提著酒壇向他揮手,身旁還有一人跟著過來這邊。

  提酒的林言是黃巢外甥,耿青是知道的,而另一人,則是孟絕海的心腹彭白虎。

  這兩人找我做什麼?

  難道耿青眼皮跳了一下,臉上卻沒絲毫變化,只是笑著迎上去朝兩人拱起手,“林轉運使可是睡不著,尋我喝酒?”

  “可不是。”林言將酒壇提起來,在上面拍了拍,“明日可能就要交戰,沒多少睡意,幹脆就拉了彭將軍一起,以前,常聽陛下說侍郎有智慧,讓我多親近,想著便過來了。”

  “如此倒是耿某有幸,裡面請。”耿青伸手請了林言,看去那彭白虎,也做了一個請的收拾,壯漢性子寡言,抱拳拱了下手,便跟在後面一起走了進去。

  做為監軍,帳篷還是不小的,足夠容納十多人,正中擺了簡易的木榻,涼席褥子,小爐、水壺、矮凳一應具有。

  三人圍著矮幾坐下,耿青擺上陶碗,看了眼沉默低垂眼簾的彭白虎,以及旁邊不停說話,一面撕開封口倒酒的林言。

  他笑了笑:“林轉運使,其實尋在下不光是喝酒吧?”

  “監軍想哪裡去,我還能有何”

  林言的話語還未說完,就在‘何事尋你,就是想與監軍喝酒。’的話語後面,耿青的話語插進來打斷,“轉運使該是想殺在下,可對?”

  話語落下,一直沉默的彭白虎兇臉抬起,目光凝出了殺氣,正倒酒的林言笑臉也漸漸冷了下來。

  帳外,跟隨耿青的兩個幫眾鑽進來,將簾子放下,‘鏘’的一聲將拔出腰間兵器。

  “監軍以為靠這兩個綠林人就能護你周全?”

  林言瞥了帳口一眼,慢慢將酒壇放下,端起酒碗灌了一口,酒漬漫出嘴角,酣暢的笑道:“原本想喝了這壇酒再跟監軍攤牌,可惜啊現在用不著了。”

  “哦?他們護不了,那轉運使也未必有人護得了。”

  耿青笑眯眯的看著他,眼珠向下移了移,示意林言往下看,那頭,林言皺起眉頭,將信將疑低頭往下,矮幾下,六個漆黑的孔洞正對著他腹部。

  “此乃火器,轉運使距離我如此近,在下只需動動手指,它就能在你肚子上打出無數個孔來,哦對了,就連旁邊的這位彭將軍也未必能幸免,畢竟裡面都是鐵屑,會散射出去。”

  耿青壓著矮幾一手下巴,朝前傾了傾,一句一頓。

  “要不要,賭一賭?”

  輕聲的話語令得氣氛凝固下來,此時帳外的大營一切如常,夜色正漸漸深邃下來,巡邏的兵卒,入睡的人們都未發覺這邊的異樣。

  風吹過黑夜,立在營中的篝火,帶著火星飄飛夜空,外面漆黑的天地裡,嘶鳴的夜蟲忽然戛然而止,包裹布巾的蹄子踩在了一團青草上,黑暗之中,紅色的馬頭噴著粗氣,李存孝握著禹王槊促著戰馬緩緩走出。

  望著黑暗的前方,矗在山坡之下,亮有斑斑點點火光的營寨,他閉了閉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另只手撫著躁動的坐騎鬃毛,長槊緩緩抬起,指去黑夜。

  “準備”他輕聲說了一句。

  身後,一道道布巾包裹鞋子、馬蹄的身影無聲上馬,悄然列陣,兩千騎兵促馬並列聚集過來。

  頃刻,李存孝拍去披膊獸頭上一只飛蟲,轉過臉來,雙眸有著猙獰的殺氣,話語低沉:“闖陣,讓這幫南人見識什麼叫騎兵!”

  禹王槊‘嗡’的劃過昏暗,指向遠方的營地,他一夾馬腹,紅色的戰馬高亢嘶鳴,然後,鐵蹄蹬在地面,旋起了草皮、泥屑,俯衝而下。

  下一刻。

  他身後兩千騎兵,無數馬蹄翻騰,潮水般緊跟而下,蹄聲震動大地,在黑暗中發起了衝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