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六十九章 借刀殺人

第六十九章 借刀殺人

  噗!

  箭矢沒入後背,架車的身影聲線斷去,一頭撲去驢背,翻滾一側,手中拽著的韁繩緊繃,拉著驢頭向山壁拐了一下,差點撞上的剎那,青驢停下腳步,眼睛眨了眨,疑惑的看去地上拽緊韁繩的人。

  餘光之中,車鬥上剩下的三人跳下來,捉刀朝前狂奔,身後空氣裡,破空疾響,又有箭矢‘嗖’的接連飛來,呯呯釘在其中兩人後背,一聲未吭直直趴在了地上。

  最後一人嚇得回頭看了一眼,腳下踢到凸起的石頭,直接摔了下去,驚恐的翻過身,坐在地上看著那邊一道魁梧的身形騎馬躍過了堵塞山道的車架,他連忙丟了兵器,擺手搖頭:“我投降,我向沙陀人投降,我知道前面那些人底細”

  邪忽兒聽得懂漢話,甚至許多沙陀人都能聽懂,嘴角勾出猙獰,互相看了看,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握著武器,這般慫的漢人。

  “很好,你過來,告訴我,逃走的那些羊會去哪兒?帶了多少財寶,我會分你一點,當做報酬。”

  邪忽兒抬了抬手,讓身後的麾下停下笑聲,翻身下來馬背,大步走到那人不遠,伸手摸過車鬥載著的家當,不過都是一些尋常人家的東西,甚至還沒那邊堵塞路中間那些瓷器值錢。

  不過上面兩籠雞鴨,還有幾袋糧食倒是不錯,風餐露宿幾日,該是吃頓好的了。

  畢竟之前劫的那家富戶除了銀兩,就只剩一些綢緞、珠寶,能吃的也就幾日的口糧,晚上與百餘個兄弟吃上一頓,剩不了多少了。

  邪忽兒從軍多年,做事小心謹慎,隨意抓了一個糧袋,從裡面抓了小把米粒,遞去那投降的漢人,目光閃過兇戾。

  “放進嘴裡,咀嚼吞下。”

  那人哆哆嗦嗦捧起雙手將那把米接過,倒也沒有猶豫的塞進口中,咬的咯嘣亂響,使勁咽進肚裡,臉上擠出諂笑。

  “沒事”

  “你很好!”

  邪忽兒等了片刻,咧嘴獰笑,揮手招來幾個心腹,將裡面糧食全拿去煮成粥,再將雞鴨殺了,給將士補補身子,隨後回過頭來,頗為贊賞的拍拍投降的漢人肩頭,走到路旁問起車隊的情況。

  “有多少人?去定州?”

  見這個沙陀頭領不殺他,那幫眾頓時松了一口氣,話語倒豆子般,噼裡啪啦一口氣全說了出來。

  “回沙陀大人,都是一些會點把式的江湖人,我們從飛狐縣出來,準備逃去長安。這些人不足為慮,但要小心裡面一個叫耿青的,會步步算計,有臥龍再世的美譽。”

  “耿青?你們漢人的名字真是古怪不過我記下了,還有呢?”

  “車隊裡,還有個女的,叫白芸香”

  山間晨風吹過山壁、道路,帶著諂媚的話語飄去了遠方,目力所及的山道盡頭,倉惶逃開的車隊,前半截才堪堪下了山坡。

  “麻煩了。”

  重復的話語在耿青口中輕說,他扒著車簾門框,眺望四下,出了山道,下去緩坡,周圍方圓十多裡一馬平川,只有零零落落幾個光禿禿的丘陵像墳包矗在視野當中,根本沒有任何險要可以借助的。

  之前被他刻意弄去驢車的那四人,死就死了,本來準備用毒米將他們弄死,想不到最後還能有一點利用的價值,時間不差的話,估摸追上來的沙陀人應該會少一些的。

  想著,竇威騎了一匹駑馬過來,朝著車輦上眺望四方的青年抱拳。

  “耿先生,現在怎辦?損失了四個兄弟,竇某有些對不住他們,眼下方圓十幾裡都事平坦路面,咱們很快就會被對方追上。”

  “那四位,我心裡也有些難過,但眼下,不能急躁。”

  耿青掃過四周,思緒在腦中飛快打轉,抬起一只手輕輕敲打著門框,目光之中,不少人因為那四人的死蘊有憤慨,車中母親擔憂的望來一眼,又被耿老漢呵斥的拉回去,後面的車架裡,白芸香俏臉發白,捏緊了手帕,想來知道遭遇到了沙陀人,會發生什麼。

  他輕聲又說了句:“跑肯定跑不過騎兵眼下,他們該是會吃了早飯,喂過馬匹才會繼續追擊,我們還有些時間。”

  還有些時間。

  耿青目光掃過周圍,隨後落去最近的一座丘陵,手掌握成拳頭嘭的砸響門框,咬牙擠出一聲。

  “竇兄,我們過去那邊。”

  “有辦法了?”

  “有辦法了。”耿青微微眯起眼睛,點了下頭,輕聲道。

  不久,後半截的車隊緩緩下來山坡,隨著前面的馬車一起朝著遠方的丘陵過去,陽光漸漸上去雲端,後面蜿蜒的山道上,有著嫋繞的炊煙斜斜飄去天空。

  幾處篝火燃燒,沸騰的小鍋傳出米粥的淡淡香味,宰殺燙去了羽毛的雞鴨呈出金黃的顏色,油漬滴去柴火,‘滋’的升起輕響。

  崖邊向著外面的魁梧身形,聽到麾下喊出開飯的話語,朝那邊看了一眼,叮囑了聲:“分批用食。”

  回過頭來,繼續聽著身旁投降的漢人講述。

  那邊,顫顫兢兢的聲音繼續道:“那白芸香,相貌身材著實令人眼饞,她可是代縣青樓的頭牌,後來我家幫主買回來,一直藏在後院,小的也見過幾回,魂都差點被勾了去,如今正好寡居,就碰上沙陀大人,這不是天賜良緣嘛。”

  呵呵。

  那沙陀將領只是輕笑,他又非急色之人,何況之前已經解決過了需求,並不吃這一套,反而對方口中說的竇威還有那臥龍再世的青年,有些興趣。

  軍中正好缺少這種能出謀劃策之人。

  “啊!”

  “將軍”

  陡然有幾聲話語響徹,邪忽兒皺起濃眉,偏頭看去,幾個兵卒忽地倒下的同時,其餘幾處篝火用飯的沙陀兵打翻了陶碗,捂著脖子,嚅著白沫,一個接著一個栽倒,扭曲卷縮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米裡有毒!!”有士卒上前檢查,一腳踢翻了鐵鍋大喊:“不要吃了!”

  有毒?!

  邪忽兒猛地轉過身,目光落去面前嚇得毫無血色的漢人身上,“你竟詐我!”

  鏘——

  腰間,刀鋒唰的出鞘,砍了過去,那金刀幫幫眾正連連擺手,“沙陀大人,不是這樣,我不知道米裡有毒”

  下一刻,手掌,以及頸脖都被劈開,血光、半截人的手掌齊齊掀了起來。

  邪忽兒一腳將屍體踹去山崖外,看著拖著血線墜沒下方林間,這才提刀轉身,心腹隨行過來走在他身邊,匯報了中毒的兵卒。

  片刻間,一百二十輕騎,死了四十多個,還未死的也有二十人,但已經失去了作戰能力,如果得不到救治,一個時辰裡,也會接連死去。

  “啊——”

  邪忽兒猛地踹飛路邊一塊拳頭大的石頭,呲牙欲裂的咆哮一聲,大步走上心腹前來的戰馬,翻身而上。

  “留下十個人照料,其餘人隨我繼續追擊,我要殺光那幫漢人。”

  聲音響徹,一夾馬腹,縱馬狂奔起來,他身後,剩下的四十騎兵翻身而上,沿著山道轟隆隆跑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