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七十章 殺

第七十章 殺

  一輛輛馬車停靠丘陵腳下,光禿禿的土面踩出一深一淺的道道腳印,上方,十多個金刀幫眾攀爬而上,搬了大小不一的石塊藏在大巖後面。

  耿青站在車輦指揮著人群來去,聽到有人喚他,與竇威說了兩句,偏頭望去不遠停靠的馬車,耿老漢正被大春和大春他爹抬下來,見到兒子跳下車輦走來,將他手握住。

  “柱子,真不會有差?咱家虧不起這麼多條命,你得想好了。”

  “爹,到了這一步,必須的試,不然被騎兵追殺,也是被屠殺的下場。”眼下周圍除了丘陵,耿青沒有其他辦法可借助,但人要活,就得什麼都要試上一試,他拍拍耿老漢手背,安慰兩句,便看去大春,還有大春他爹。

  “等會兒,帶我爹娘去丘陵後面的半山腰,聽到動靜也不要出來,待我說沒事才是沒事了。”

  “嗯。我們省得,你爹娘就交給我爺倆了。”大春他爹年輕時候也是耿家村裡響當當的漢子,自有一把子力氣,招呼了大春,兩人合力將耿老漢連帶輪椅抬起來,依著去往的位置,一步步走上丘陵。

  “你也一起去。”

  耿青見他們上去丘陵,轉回臉對想要說話的巧娘吩咐了一句,後者張了張嘴,終究沒有說出什麼來,只得抱著小狐狸跟了上去。

  嚶嚶嚶~~~

  小狐狸在少女懷裡掙扎,巧娘走上兩步,怯生生的回過頭來,看著下面朝她笑著揮手的先生,喊了聲:“先生要當心啊”

  周圍,人影走動,砍了一些樹枝的幫眾將枝條插在了後領,躲去附近小片樹林灌木,已經上去的十多人,依著山腰的巖石堆積起了不少石頭,見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耿青叫來準備上丘陵背面躲避的白芸香。

  “會唱曲兒嗎?”

  “會可妾身已經許久未唱過了,先生這是要聽曲?”女人提著裙裾返回,回頭看了一眼走去丘陵背後的幾人,大概也是想過去,可眼下的耿青有事喚她,自然先應承這邊的。

  “非我要聽。”耿青看著她笑了笑:“等會兒你去丘陵最高處,唱你拿手的曲子,見到騎兵過來,若能邊唱邊跳,那就再好不過。”

  說著,他揮手招來一個幫眾,領著遲疑的女人往丘陵上方視野最開闊的地方,一旁,竇威皺著眉頭過來。

  “耿先生,這會不會有些危險?布置的東西,感覺有些故弄玄虛。”

  “我就是要讓他們覺得我在故弄玄虛。”耿青拍拍這大漢肩頭,耳中隱約聽到轟隆隆的馬蹄聲,他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山道。

  “你也去準備,到時候還是要真刀真槍殺一把。”

  視野所及的盡頭,蜿蜒山壁的道路,一道道奔馳的馬匹卷著煙塵猶如潮水般衝下了緩坡蔓延而來。

  起起伏伏的馬背上,為首的邪忽兒已經遠遠看到停靠丘陵腳下的十幾輛馬車,這一馬平川的地勢,這幫人想要從鐵蹄下逃離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從箭筒抽出特制的箭矢,張弓搭去弦上,朝天‘咻’的一聲飛去天空,哨箭在半空響徹,跟在身後的馬隊聽到命令般,變換長列,四散開來。

  “雨色霏霏蕩出池水漪漪”

  籲!

  馬鳴長嘶,手裡的韁繩勒緊,馬背上邪忽兒緩下馬速,抬起另一只手,身後本行舉弓的麾下緊跟停了下來。

  “漢人在唱曲兒?”邪忽兒濃眉微蹙,促馬邁開幾步,看去遠處那丘陵上,有著身影的輪廓,似乎是一個穿著樸素的漢人女子。

  “荷蓮鴛鴦雙棲蝶雙飛,手挼桃花瓣,終日望君君不至”

  又近了些許,丘陵變得清晰,上方那女子邁著蓮步踩在下方大巖,輕搖慢舞,脆生生的嗓音聽的人心坎都快化了。

  有人擔心那邊有詐,待接近,挽弓搭箭瞄去那女子的身影,“慢著!”邪忽兒忽然開口,抬手讓那麾下住手,目光掃過丘陵周圍,小片林裡,枝葉撫動,馬車擁堵丘陵腳下,而上方的巖石後面,人影幢幢,濃須間,他忽地笑了起來。

  “漢人狡詐,可惜我看過漢人的故事,這空城計換做旁人,定會上當!眼下,豈能如他們意。”

  馬蹄攢動,他撫了撫鬃毛,隨即抬手一揮。

  “十騎下方以箭矢掩護,其餘人隨我上丘陵,擄了那漢人女子,看對方會露出什麼表情來。”

  話語當中自有他的氣魄,一支城中富戶車隊,能打能殺之人能有多少?戰陣之上,江湖人的把式不過支撐片刻罷了。

  轟隆隆的馬蹄聲四散圍了上去,悍然推至一輛輛馬車前,邪忽兒翻身下馬,他身後三十名騎士也跟著下了馬背,撩開車簾,俱是一些裝有銀兩、珠寶的木箱,隨意拿了一錠在手裡拋了拋。

  “好東西啊”

  他聞了一下銀錠,隨手又丟回車裡,拔出腰間兵器,“沙陀的勇士,我們踏上這座丘陵,殺光那些躲藏的漢人,搶走那個最漂亮的女人!讓她在狼帳內,為我們歌唱!”

  下一刻。

  野蠻的呼嗬爆發開來,三十個沙陀兵提著刀鋒發足狂奔衝上丘陵,看似莽撞,一個個卻是撿著上方有大巖的位置奔跑,以此來遮擋可能擲下的巖石。

  呼嗬的叫喊隨著人群蜂擁而上,白芸香優美的聲線都在這一刻變得有些顫抖,下方躲在巖後的十五個金刀幫幫眾吞著口水,手、腳、身子都在隱隱發抖,這不同街頭鬥毆,江湖廝殺,那種戰場獨有的氛圍,光是憑感覺,都有種針扎在後頸,令人頭皮發麻,甚至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有人探頭看了一眼,下方沿著坡道狂奔的身影陡然挽弓,那幫眾幾乎本能的縮頭,一支羽箭唰的貼著他頭皮飛了過去,噹的釘在後方的巖石,才無力的墜下。

  “差不多了,投石!”

  看了一眼的那人估摸著距離,朝兩邊的同伴呲牙大喊了一聲,兩邊十五人,當即抱起身邊堆積的石頭,唰的擲了下去,人頭大小的滾石重重落去陡坡,濺起泥塵的同時,翻滾著狠狠砸在一個沙陀兵腦袋上,迸出鮮血。

  人影倒下順著山坡滑落,後方緊跟而上的沙陀兵抬腳跨過去,抬刀擋下飛來的一顆卵石,刀身插去地面,反手掏弓搭箭,拉動的弓弦‘嘣’的帶出一聲顫音,有探出身子舉起石頭的漢人中箭倒下。

  頃刻,更多的石頭紛紛翻滾落了下來,也有箭矢零零落落飛去上方,畢竟由下往上,力道和準心要弱上許多,並未造成多大的傷害。

  仿如攻城的畫面裡,一直待在林中的剩餘十餘人由竇威領著,看著那邊丘陵一面對攻的一幕,慢慢伸手將頭上、後領的樹枝一一摘下丟掉,手掌按去了刀柄,緩緩拉出森寒的光澤。

  濃須間,他低啞的嗓音一字一頓:“準—備—”

  刀尖滑出鞘口的剎那,竇威一字一頓的聲音,陡然拔高,嘶喊:“殺!”

  魁梧的身形舉著刀身瞬間衝出了灌木,草葉簌簌作響,後面、左右蹲伏的一道道幫眾幾乎也在同時齊動,衝出了林子,齊齊大喊。

  “殺!”

  十餘人的江湖俠客沒有任何陣型,就那麼提著各自的兵器,憑借矯健的身手朝車隊那邊十騎猛撲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