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心有百般刀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心有百般刀

  陽光升上雲端,‘唐’字的大旗傾倒,丟去高聳的城牆下,皇宮的輪廓自巡邏而過的義軍兵卒延伸展開。

  咚!

  鍾樓報時的鍾聲敲響,騎卒奔湧,浩浩蕩蕩進出皇城門。

  太極宮集英殿,親衛持刀而立,一個個兵卒端著菜肴走過檐下,粗手粗腳轉進敞開的大殿當中,宴席鋪開,一張張大圓桌前擺滿了菜肴酒水,都是底層起來的將領,粗野豪邁,並不惜太多規矩。

  酒碗觥籌交錯,身材高大的鄧天王與人拼過酒水,一口喝幹碗底,順手扯下一只雞腿塞進嘴裡大口大口咀嚼;孟絕海拉著名叫朱溫的將領說笑,他之前與老宦官拼了一記,不能喝酒,還在對方年邁,說不得就被一掌打碎內髒了,說起這件事,拉著朱溫唏噓,說這掌怎的多換點功勞雲雲。

  御階之上的龍庭,年至六旬的黃巢看著下方觥籌交錯的席間眾將,滿意的笑了笑,心裡多少也有著關於接下來的打算,如之前一般劫掠後離開,還是留下來,在這全天下最為繁華的城池裡,成就帝業。

  如果這般,之前的那一套就該摒棄,盡量留下一批朝臣做為根基,由老兄弟們坐大官兒監督他們,安撫、拉攏附近郡縣,吸引流民,構築出穩固的後方。

  不過對於留下朝臣的事,之前也有過期望,可看到莊人離將駙馬於琮的屍身帶回,便知曉有些矛盾已不可調和了。

  不久,他的命令傳達了下去,四品以上原唐庭官員撤去,四品以下如常辦公,不得攜帶,為了拉攏下層官員,還從底下選了一批遷升以示恩賜。

  是夜,皇宮燈火輝煌,銅獸燈柱搖曳火光。

  黃巢打發了過來催促他的妻子曹氏,伏在龍案翻看旁晚從來的名錄,都是一些底層官吏,只需從下面提拔幾個便可。

  想不到,我也能有今日。

  老人看了上面一長串的名字,從筆架取過御筆沾了沾朱砂,點去名冊上的幾個姓名,猶如回到當年,旁人批閱他考卷一般,在上面輕輕畫上一個圓。

  其中一個,便是耿青。

  隨後,闔上名冊丟去一邊,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望這些人知恩圖報,兢兢業業為我做事。”

  呢喃間,老人放下御筆離開了書房,將名冊交給了殿外等候的差人,不久快馬奔出皇城,去往了門下省。

  夜色還未黑盡。

  最後的霞光裡,城牆巍峨壯麗,城中升起了萬家燈火,永安坊的院落內,眾人圍坐一起熱鬧的吃起晚飯,說笑吵鬧間,巧娘看到閣樓上的身影開門出來,擦了擦嘴角飯粒,趕忙放下碗筷,起身再添雙碗筷。

  “不吃了,等會兒要去吃好東西。”耿青叫住小姑娘,偏頭招來眾人裡輕身功夫厲害的,將手中一張信函交給他,叮囑了幾句,後便拍那人肩膀,讓他快些去,之後,朝竇威,以及剩下的一幫幫眾笑道:“趕緊吃飽點。”

  王金秋不知道兒子要幹什麼,還是將碗筷推給他,又看了看核桃樹下孤零零的身影。

  “你帶回來的那個婦人是誰?年紀有些大,你可不許喜歡比你大的。”

  白芸香下意識的抬起臉來,王金秋白了她一眼。

  “你不算。”

  女人這才抿著嘴角,偷笑的又將頭埋回去;耿青接過碗筷將母親按回座位上,隨口解釋了兩句,便在碗裡夾了一些菜,端著走去了院裡老樹下。

  人一走,大春連忙放下碗,筷頭悄悄指了指樹下的婦人,小聲道:“我知道,我看到大柱,從駙馬府裡抱出來的”

  話還沒說完,腦袋上就被他爹給敲了一筷子,老頭子目光嚴厲。

  “吃你的飯,別亂說話。”

  “哦。”大春揉著腦門,弱弱的應了一聲。

  與此同時,院裡核桃樹下,灶房那邊的燈火照過來,黯淡昏黃的光芒裡,廣德公主攏這裙擺坐在桌凳上,哭過一場的緣故,雙眼紅腫,毫無神採的看著地上的落葉,

  縱然年歲四十,與丈夫一起經歷過許多風雨,可終究是女性,是感性的。

  夜風輕撫,映在燈火裡的枝葉影子在地上搖晃,耿青走過來,看著婦人呆滯的表情,並沒有說什麼話,沉默的將碗筷放到石桌。

  ‘我去給駙馬的靈位弄些祭品。’

  坐在旁邊一陣,耿青開口輕說了聲,看了看時辰,便起身招呼那邊差不多用完飯的竇威、秦懷眠、九玉等人。

  九玉是宦官,他過來朝廣德公主行了一禮,轉身跟著耿青走出了府門,片刻,三輛馬車駛出永安坊,路過太平坊時,有馬車由遠而近,交錯停下,裡面有衙門打扮的身影將一個囚犯推下馬車交給了他們。

  “林叔,讓你受委屈了。”耿青倒了一杯涼茶遞過去,“那次相見,在下剛到刑部做令吏,一個小官,也不好跟莊掌門說,怕到時候是個誘餌,朝廷將他們一網打盡。”

  “嗯,林某明白。”

  想來牢裡時,受過不少折磨,林來恩言語有些模糊不清,精神也不太好,聽到義軍入主長安,自己也要回到莊人離那邊,神情多少激動的,接過涼茶一口飲盡,不停催促外面駕車的大春加快速度。

  馬車顛簸,耿青保持端坐的姿態,微微搖晃,說完話後便一直沉默,林來恩初放出來,有許多話想要說,看到他一臉嚴肅的模樣,問耿青是不是出什麼事?

  外面街檐掛著的燈籠光芒照進車簾,落在耿青臉上,隨後光芒消失,車廂又陷入黑暗,他面容有著微笑浮現,搖了搖頭,聲音很輕。

  “小事,就是城裡死太多人了,心裡有些沉重,林叔莫要在意。”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年輕看得少了。”

  林來恩肚子有些餓,問耿青要了一些吃食,靠著車廂邊吃邊道:“寶兒與你相差不多,見過的死人可就多了,她就不會在意。”

  粗漢抬起一條腿,手肘壓在膝蓋上繼續說道。

  “江湖上打打殺殺,反正死了的人,就不算是人,跟阿貓阿狗沒甚的區別,往後你經歷多了,也會這般麻木的。”

  “謝林叔解惑。”

  耿青看著他,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不久,行駛的馬車漸漸停下來,到了地方,林來恩先一步撩開簾子下了車輦,這是一座朝官的府邸,一對石獅,漆紅大門兩側,大紅燈籠高掛。

  耿青跟在他後面,看了眼另外兩輛車下來的秦懷眠和九玉,便向粗漢拱了拱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叔,到地方了,請。”

  “請請!”

  這邊粗漢連連說了兩句,拉著耿青頗為興奮的敲響了院門。開門的是一個江湖漢子,看到林來恩,臉上泛起喜色,連忙將門扇全部拉開,放幾人進來。

  “林兄弟,快進去,國師正在裡面等你。”

  “哈哈哈!”

  林來恩能回來,心情自然沒的說,朝那人抱了抱拳,腳步飛快就前院過去,中堂此時滿上了宴席,滿滿的江湖人來回走動笑罵勸酒,其中一桌還空著。

  莊人離、唐寶兒、陳家兄弟坐在附近席位等著消息,遠遠聽到林來恩的笑聲,唐寶兒高興的回頭朝老人喊了聲:“林叔回來了,那個騙子果然信守承諾。”

  “嗯。”

  老人輕撫長須,目光之中,過來的身影走進了燈籠範圍,當先一人正是他得力手下之一的林來恩。

  “掌門!”

  林來恩走進中堂,看到首位端坐的老人,雙手重重抱拳,單膝跪了下去,一旁的耿青,還有跟隨的秦懷眠、九玉隨意抬了下手算是示意過了。

  “起來起來,回來就好,先回房洗漱一番,我已著人燒好了洗澡水!”

  莊人離見到手下回來,心裡也是高興,拉著對方起來,拍拍肩膀,連贊了幾聲‘好好好。’便將人打發去後院,他目光這才投向耿青,讓人上了茶水,待他落座,對方才跟著坐下,這般禮節讓老人滿意,是越發欣賞這個年輕人。

  “你很好,不如投到我門下如何?”

  “國師說哪裡話,在下字都認不全,只會一些小聰明,當不得國師高看。”耿青吹了吹茶水,抿上一口,說笑的方式婉言拒絕。

  隨意聊了些話後,看了看正撐著下巴朝他看來的唐寶兒,耿青起身準備告辭離開。

  “本國師送你。”

  莊人離也跟著起身,沒能讓這個青年入他門下也是意料之中,自然心裡有些不爽罷了,正從首位起來,已走到門檻那邊的耿青忽然停下腳步,望著外面漆黑夜色裡的滿天星辰。

  “月黑風高啊國師何故欲置黃王於死地!”

  嗯?!

  正過去的莊人離愣住,周圍哄鬧吃席的一幫江湖人也都停下嘈雜,詫異的望去門口的背影。

  清冷的月光照在庭院,滿眼好似鋪滿銀霜,耿青眨了眨眼睛,往外又走出了兩步,緩緩轉過身來,面上帶著微笑,眸子裡卻是一片冷然的的看著中堂內的老人。

  “黃王以仁義布施,縱橫南北可謂艱辛,國師一己私欲,擅殺大賢,毀黃王前程,讓百姓寒心,當真居心叵測!”

  耿青陡然袍袖一揮,聲音拔高:“國師意欲造反自立,拿下——”

  堂內眾人面面相覷,甚至有人像看白痴一樣看去門外的青年,然而下一刻,後院不遠的側廂有悽厲的叫聲傳來,上百道身影翻過院牆,拔刀擎劍一一降下來。

  有巡邏的江湖人拔刀撲上,一柄關刀劈出黑暗,直接將人剁翻在地。其餘方向,上百名刑部捕快,以及王飛英、屠是非持槍提鞭,全都不說話,就那麼沉默的走入中堂外檐下光芒範圍。

  上百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裡面的所有江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