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怕不是一個奸臣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憧憬

第一百六十七章 憧憬

  永安坊小院,積雪無聲的滑落沉甸甸的枝頭,灶房檐下,大春、竇威、趙弘均蹲在那裡,邊吃零嘴,邊看著樹下的身影,還有閣樓那邊的宦官,不時嘀嘀咕咕兩句,不知說什麼。

  巧娘舀了熱水摻進水壺,輕搖碎步過去樹下將茶杯續上,微微俯身又倒上一杯,偷偷看了眼看書的先生,抿嘴輕喚了聲:“先生,茶好了。”

  “有勞巧娘了。”

  耿青放下書本笑著朝她說了句,小姑娘學著不知哪裡學來的小步,晃著細腰,就算冬衣厚實,裙後的屁股也凸顯的豐潤。

  故意擺的估摸跟從白芸香那兒學來的,這女人又教了些什麼看來得找機會給她說說了。

  耿青正想著,視野間陰了陰,風塵僕僕的身影坐到了對面,端起熱茶抿了一口,九玉一路馬不停蹄趕回長安,回到永安院落裡,吃了王金秋特意給他溫的飯菜,方才在檐下休息,眼下坐過來,大抵是要說起正事。

  “黃賊已死,想必陛下不日即將抵達長安,塵煙落下,郎君做何打算?”

  兩人年齡相近,飛狐縣結下了些許情誼,到的如今長安兩年,彼此之間常有來往,說話間沒有任何高低之分,而且耿青從未因為九玉的身份而看輕,這點讓青年宦官一直記在心裡,在他面前,才覺得自己像一個完整的人,被公平的對待。

  說起這個正事,耿青其實心裡多少有些空落落的,黃巢還在時,多少有個對手,可以去想,此刻腦袋都被裝進木盒放在不遠的屋檐下,頓時像是失去了目標,泛起了一種無事可做的微妙感覺來。

  眼下被九玉問起接下來的事,耿青想了想,笑起來:“後面的事有何可想的,沒事最好,各得安逸。陛下回京,安頓好一切,就該是論功行賞了,大抵也能混個京官來當當,還是像齊庭那樣位極人臣就別想了,了不起四部選一個,當個頭頭。”

  “郎君就沒大志向?”

  “多大?當宰相,還是當皇帝?太累了,成天不是處理政務,就是忙著造人、培養後繼者,說是坐擁天下,可連京師都出不了幾回,天下江河山川看過幾眼?說是前呼後擁,從者百萬,可都是衝你身份罷了,剝了那身衣服,跟那盒子的老頭有何區別?”

  做為後世之人,耿青接受的信息比這個年月的人都多,皇帝固然讓人羨慕,可難有自由。

  說是揮揮手,血流成河,可沒事誰想著殺人玩兒?除非心裡有疾之人,古代人口本就少,殺那麼多,多久才能填補上?

  權利固然大,卻只能站在宮宇間,仰望天空。

  那邊,九玉被他一句話給堵的說不出話來,端著茶杯好半晌都沒緩過來,也就面前這位像狐狸一樣的青年,才敢隨口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郎君說的,大概有些道理吧”九玉抽了抽嘴角,低頭吹去杯口嫋繞的熱氣。

  耿青笑了笑,也端過茶水抿上一口:“也就你我兩人說說罷了,真要到外面,我還不敢,說不得第二天就被押著去菜市口砍腦袋了。”

  語氣頓了頓,耿青呼出一口白氣。

  “當年來長安,其實不過就想撈一個小官當當,照顧完家中二老後,若是娶妻生子,就帶婆娘娃娃尋個好去處,逍遙快活;若孑然一生,便學了武藝仗劍江湖,縱馬天涯。”

  九玉點點頭:“是個好想法,不過郎君這身板,怕是出了長安,不到兩三裡就被人劫財了。”

  噗!

  耿青剛喝進嘴裡的茶水,差點噴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坐在那兒頓時笑起來,這樣的想法確實接近現實,這世道混亂,剪徑強人多如牛毛,沒秦懷眠、九玉,哪怕竇威、唐寶兒那樣的武功出門的話,最好成群結伴才是正理,不然死在那兒,臭了都沒人知曉。

  之後兩人又聊了其他,待皇帝回長安,九玉大抵還是要回宮裡當差的,外面雖然逍遙快活,卻不是他這種人習慣得了的。

  話語停了停,待巧娘過來斟茶離開,九玉忽然壓低了聲音:“那處院子裡的嬪妃,郎君該如何處置?”

  耿青看他一眼,茶杯懸在手中,沉默了片刻,笑起來。

  “自然送回去,又不是我婆娘。”

  “郎君若是好人妻有中意的,不妨留下一兩個。”

  “嗯?”

  “咱家不說,沒人知道。”

  “現在他們也知道了。”

  耿青抬手指去灶房那邊,蹲成一排的大春三人看到宦官陰測測的目光望來,連忙齊齊擺動腦袋,嚼著炒豆轉了一個方向,齊聲道:“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兩人嚴肅的說著這話,其實不過一些玩笑罷了。

  巧娘撐著小下巴,撅著小嘴頗為無聊的看著他們,隨後轉開視線,目光落到了閣樓檐下那張小桌上的兩個木盒,泛起了一絲好奇。

  做賊般張望了一下那邊樹下說話的先生,躡手躡腳的挪去閣樓,來到小桌前,小心翼翼的伸手摸去盒蓋,偷瞄了那邊沒人注意,輕輕的將木盒打開。

  縫隙漸漸張大,露出裡面圓滾滾的一顆什麼東西,小姑娘臉上血色唰的一下褪去,兩眼一翻,直直倒去地上。

  這時,秦懷眠正從外面回來,就聽嘭的一聲重物摔倒的聲響,那邊樹下的耿青偏頭看來,放下茶杯急忙過去,將小姑娘抱了起來,看也不看木盒,隨手將盒蓋給闔上。

  “竇兄,勞煩將這倆東西收起來,放去密室。”

  顧得上跟九玉說話,差點將它倆給忘了,辛虧母親推著爹出去溜達還沒回來,要是看到了,指不定嚇出什麼毛病來。

  耿青上到二樓,推開小姑娘的房門,將她放到床上,掩好門退出來,秦懷眠跟在一旁,待關好門時,他輕聲說道:“皇帝的車隊已經出漢中了,估計下月初,就會到長安。”

  壯碩書生臉上有著難以壓抑的興奮,黃巢這件事裡,他功勞與屠是非等人相差不多,多少也能混上一個官身,正印證了當初耿青說的那句:跟我走,有肉吃。

  到的那時,也該是自己一展抱負的時候了。

  耿青向他道賀了一番,下樓與九玉又聊了些往後期望的事,往後一起輔助皇帝雲雲,之後,九玉有事離開,耿青心裡還有一件事沒做,便送宦官到門外,隨後叫上大春牽出馬車,駛向光德坊。

  路上又買了些給眾位嬪妃的胭脂水粉,敲開宅院大門,開門的女子看到門口熟悉的臉龐,一下拉開房門,笑嘻嘻的叫了聲:“相公!”

  隨後,去抱耿青手裡提著的禮品,轉身跑向前院,邊跑邊喊:“相公來了,姐妹們快出來。”

  不多時,二十多道鶯鶯燕燕的女子身影,一窩蜂的從前院、水榭、花圃間湧了過來,有人手裡還提著噴壺,有人正晾著被單、或手裡捏著小銅鏡,一時間將耿青團團圍住,一口一個‘相公’,喊的那叫一個酥麻。

  一群女子身後,還有拄著拐杖的廣德公主站在檐下。

  耿青連忙將禮物塞給眾女,從紅粉堆裡擠出來,朝檐下的婦人恭恭敬敬的拱手躬身。

  “青,拜見師娘。”

  神態舉止,越來越像一個讀書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