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豪門未婚夫失憶了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打發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打發

  好不容易把小家夥哄地不哭了,許承澤面帶愧『色』,和江苑道歉:“阿囡不懂,讓江醫見笑了。”

  江苑替阿囡把被子掖好,站身:“小孩子,難免有些小脾氣,很正常。”

  也身:“我平時工作忙,很難兩邊兼顧,這些真是多謝你對阿囡的照顧。”

  江苑搖頭笑笑:“這是我應盡的職責。您今好好陪陪她吧,我先去查房,待會再過來。”

  “嗯,江醫慢走。”

  江苑開出去,看,靠牆站的人時,有片刻愣住。

  也不知來多久了,面『色』倒是平靜。

  面在下雨,偏低的溫度。周身也裹挾淡淡寒氣。

  江苑動作稍頓,小心翼翼把病房關上:“來多久了?”

  “沒多久。”笑容平和,“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這反常的語氣,讓江苑莫名覺得哪裡不對勁。

  但具體時哪裡不對勁,她也不上來。

  就沒太深入的去探究。

  “不是還要過幾才能回來的嗎,工作完成了?”

  “原本打算給你一個驚喜的,不過好像驚喜不成,反倒成了驚嚇。”

  站直了身子,聳聳肩。仍舊在笑,要多溫和有溫和。

  可江苑總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仿佛此刻的笑不過是掛了張假面在臉上。

  她打開休息室的:“我怎麼覺得你今怎麼怪怪的。”

  把套脫了,隨手掛放在椅背上:“有嗎。”

  江苑看松領帶,無名指上的婚戒明晃晃。

  她下意識看了眼自己光的手,不動聲『色』的往身後放。

  自以為的無人注意。

  “我還要查房,今是晚班,要不你先回家?”

  拖出椅子坐下,閒散語氣:“沒,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

  挺稀疏平常的一句話,但在此刻卻顯得很耐人尋味。

  江苑看了眼時間,還是沒再麼。

  “那我查完房再來看你。”

  婚戒她不是故意不戴的,是因為工作的『性』質,不方便戴。

  阿囡應該是做噩夢了,一直趴在她爸爸的懷裡哭。

  許承澤有足夠的耐心,柔聲哄她。

  直看江苑的那一刻,她的哭聲才稍微小了些。

  她她夢自己死了,被關在一個方方的小盒子裡,再也見不爸爸了。

  她從床上身,抱站在床邊的江苑,頭靠在她懷裡。

  江苑笑容溫柔,『摸』『摸』她的頭,不會有的。

  “阿囡怎麼可能會死呢,阿囡要活好多好多年呢。”

  她的話仿佛比爸爸的話還要有效。

  阿囡終於不哭了。

  護士過去給她換『藥』,許承澤和江苑一出了病房。

  是個很儒雅溫柔的人,話溫聲細語,待人處總是照拂人的感受。

  此時笑容溫和,卻有幾分強撐:“阿囡病這些年,為了給她看病,我帶她輾轉了很多個城市。她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醫院,以往也有過幾個朋友,不過先後都因病去世了。現如今我也沒了別的念頭,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

  繩索偏挑細處斷,這世上有太多的苦難磋磨。

  大約是因為她的人也並非順風順水,所以才能比別人懂的心情。

  江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人,便陪站,吹了會冷風。

  夜『色』濃稠,如一團逐次暈染開的墨。

  許承澤這個角度,正好能看身後走廊。

  目相對,大抵有了猜。

  笑和江苑道了別:“那我先進去了,江醫就......”

  “自求多福吧。”

  玩笑般的五個字。

  江苑愣了愣。

  轉身便看見賀輕舟,也不知來多久了,下顎微抬,唇角帶笑意。

  江苑沉默幾秒,走過去:“不是讓你在裡面等我嗎。”

  笑道:“不出來怎麼知道我未婚妻和別人聊的這麼開心。”

  江苑好像突然弄懂了許承澤後來那句自求多福是麼意。

  難怪她一直覺得今的怪怪的。

  江苑:“你今有點陰陽怪氣。”

  賀輕舟若有所的點頭,很坦然的承認了:“好像是有點。”

  ,“還是剛才那個人溫柔體貼,對嗎?”

  江苑沒發散維這麼強:“是病人家屬,裡面在換『藥』,所以我們就出來了。不是你的那樣。”

  靠牆站,懶散模樣:“嗯,是我誤會了。我為了給我未婚妻一個驚喜,提前完成了一周的工作量回國,結果看她和別人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挺好的。”

  從前倒不知道,的醋勁這麼大。

  江苑過去牽的手:“你怎麼像小孩。”

  “我哪能和小孩比。碼你還能哄幾句。”

  如果剛才是隱晦的陰陽怪氣,那現在就是直接放明面上了,連偽裝都不願意。

  江苑無奈的笑幾聲,將拉樓梯口。

  這兒僻靜,也不用擔心被人看。

  這個點醫院本就沒麼人,倒是出奇的安靜。

  江苑『摸』『摸』的臉,讓靠在自己肩上:“你比小孩還嬌氣。”

  彎下腰抱她,低沉氣音:“那就多哄哄我。”

  江苑如所願,哄了很久,嘴唇都有些紅腫破皮。

  -

  工作這個點,累頭重腳輕。剛上車,江苑就坐在副駕駛睡了。

  第二醒來,人已經躺在床上。

  賀輕舟做好了早餐,她還處在半夢半醒的狀態。

  賀輕舟把她從被子裡撈出來:“再不床就遲了。”

  她哼唧幾聲,倒有點像家裡的那只貓。

  縮在懷裡繼續睡。

  賀輕舟無奈輕笑,抱她去了浴室,牙膏都擠在牙刷上了:“自己不動手的話,我來?”

  江苑後知後覺的清醒,發現自己沒穿鞋子,小心翼翼的踩在腳上。

  左右看了看:“我鞋子呢?”

  “在房裡。”

  扶她的肩膀,看鏡子裡的她:“近都是夜班?”

  她搖頭,滿嘴牙膏沫,話也有些模糊不清:“同家裡有,昨和我換了班。”

  電動牙刷在口腔裡發出嗡嗡輕響。

  她好像做麼都是慢條斯理的,包括刷牙洗漱也是。

  十分鍾過去了,賀輕舟把她抱去客廳,進臥室拿了拖鞋出來。

  去看腕表上的時間,提醒她:“還有十小時。”

  從家裡開車去醫院,也得十幾分鍾,別這個點還是上班高峰期,堵車佔去十分鍾。

  江苑吃得很快,賀輕舟無奈輕笑,給她倒了杯溫水:“慢點吃,別噎。”

  “你怎麼不早點叫我。”

  這罪責反倒落在身上了。

  賀輕舟笑道:“江醫,也得我叫得醒才行。要不是你還有呼吸,我還以為你睡死過去了。”

  江苑兩三口消滅了一整塊面包。

  再慢條斯理的人,在面對遲的恐懼時,也會加快進度。

  不十分鍾便結束。

  好在今並沒有多堵車。

  她解開安全帶下車,賀輕舟還不忘叮囑她:“別和那個單親爸爸太多話,看你的眼神不太對,我不喜歡。”

  江苑:“......我看是你的不太對。”

  賀輕舟單手握方向盤,探頭往:“江苑,你再多往前一步,我可就沒有昨那麼好哄了。”

  這副淡漠,有距離感的臉,平日裡隨便幾句威脅,都足夠震懾作用。

  但在江苑看來,和小狗撒嬌沒麼區別。

  她笑過去,柔聲哄道:“剛才是逗你的,真氣了?”

  別開臉,沒話。

  江苑從包裡拿出一盒巧克力,是七夕節禮物。

  倒是一秒破功,得了便宜還賣乖:“七夕節?”

  江苑笑:“提前送了。”

  完她就進去了。

  賀輕舟拿出手機,點開日歷。

  這提的也太前了。

  掂掂手裡的巧克力,也不知道是在哪個路邊攤順手買的便宜貨。

  用這個就把打發了?

  嗯。

  打發了。

  笑把那盒巧克力放進套口袋裡,寶貝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