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項少撩妻成癮 > 第177章 她以前被傷過?

第177章 她以前被傷過?

  “聽到了嗎?這個就是胎兒的心跳聲。”

  彩超室的醫生一邊為沈馨言做著檢查,一邊說著。

  “這就是寶寶的心跳聲嗎?”

  好神奇,沈馨言在這一刻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正在孕育著一個小生命。

  那最原始的母愛被喚醒,一絲絲甜甜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你這是頭胎吧?”

  醫生微笑著問。

  “嗯。”

  躺在做檢查的醫用床上,沈馨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著。

  “第一回懷孕都是這樣,既緊張又興奮。”

  醫生笑了笑。

  “總體來說沒有問題,胎心發育的也不錯。”

  “謝謝醫生。”

  檢查完,沈馨言拿著打印出來的彩超單子走出彩超室。

  “我現在要去哪裡?”

  沈馨言走到傑西卡的面前問著。

  “彩超單子給我,我陪你去翟主任的診室,她是你的孕期檢查醫生。”

  傑西卡看著沈馨言說著。

  傑西卡這個女人,不冷不熱的感覺。

  不是說她給人的感覺不好,只是感覺不是容易熱絡起來的一個人。

  沈馨言跟在傑西卡的身後,無奈的笑了笑。

  翟主任診室內。

  “嗯,胎心和胎芽發育的都挺好的,你現在是孕初期,多補充葉酸和微量元素,我一會兒給你開點,去取藥窗口取就行了。”

  翟主任仔細的看了看彩超單子,微笑著說。

  “主任,我什麼時候還要來做孕檢?”

  沈馨言認真的詢問著。

  “兩個月後,然後你如果在我們醫院生孩子,就在這裡建檔立卡,每次孕檢之前我都會通知你。”

  翟主任細心的說著。

  “好的,謝謝主任。”

  沈馨言禮貌的說著。

  “不用謝,我們醫生也都希望每一位準媽媽都可以生出一個健康的寶寶。”

  翟主任溫柔的說著。

  這個翟主任的笑容真的很治愈,沈馨言感覺心情都會隨之變好。

  離開翟主任的診室後,沈馨言跟著傑西卡回到五樓,來到院長辦公室內。

  “檢查完了嗎?怎麼樣?”

  展興揚看著走進來的沈馨言和傑西卡,問著。

  “展院長,我今天的檢查做完了,翟主任給我開了一些孕初期吃的微量元素之類的,讓我一會兒去取。”

  沈馨言走到展興揚的辦公桌旁,微笑著回答。

  “傑西卡,你去幫項總夫人去取藥吧。”

  展興揚對著站在一旁的傑西卡說。

  “好。”

  點了點頭,傑西卡走了出去。

  “我是不是在一直麻煩傑西卡?感覺她好像不大願意和我聊天的樣子。”

  沈馨言看了一眼門外,喃喃的說著。

  “她就是那樣的一個人,也許是因為她不是**人的原因吧。”

  展興揚解釋著。

  “嗯,那沒什麼事情,我就可以回家了吧?”

  沈馨言實在是不喜歡在醫院裡待著。

  即使是展興揚的醫院,也是如此。

  “當然可以,等傑西卡把藥取回來,我就送你回去。”

  展興揚點了點頭,笑著說。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你還在上班,不能這樣麻煩你。”

  沈馨言推辭著。

  “可別,要是讓曜天知道了,還不和我翻臉啊?你現在在她心裡,比什麼都重要。”

  展興揚誇張的說著。

  “不至於,我又不是不能走路,我叫個網約車就行。”

  沈馨言淡淡的說著。

  “你就聽我的,我送你回去,不麻煩”。

  展興揚語氣有些不容反駁。

  “那好吧。”

  淡淡的笑了笑。

  果然是項曜天的哥們兒,這不容反駁的態度太像了……

  不多時,傑西卡取了藥回來了。

  “傑西卡,我現在要出去送項總的夫人回家,如果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處理。”

  說完,把自己的白大褂外套脫下來,掛在衣架上。

  “好的。”

  傑西卡職業性的點了點頭。

  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沈馨言。

  又是這樣的感覺,沈馨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

  反正就是有些無奈於傑西卡那冷淡的態度。

  而且,細心的她發現,傑西卡在看向展興揚的時候,眼神是有變化的。

  那是女人在看到自己心儀的對象的時候才會有的眼神。

  這傑西卡是不是因為展興揚對自己特殊照顧,吃醋了?

  傑西卡肯定是喜歡展興揚。

  沈馨言總算是想明白了。

  不過,自己是項曜天的老婆。

  她要吃醋也不應該吃自己的醋啊。

  看來,這個女人的佔有欲應該很強……

  在自己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已經坐在了展興揚的車裡了。

  沈馨言不由得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展院長,那個傑西卡一直都是你的助理嗎?”

  沈馨言坐在車內,問著正專心開著車的展興揚。

  “做了我三年多的助理了。馨言,不要一直叫我展院長,你是曜天的老婆,和他一樣叫我興揚就可以了。”

  展興揚微笑著回答道。

  “那好吧。”

  沈馨言看著展興揚,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興揚,你,是不是喜歡語晴?”

  “你怎麼知道的呢?”

  笑了笑,展興揚問著。

  “語晴說,你有請她吃過飯,可能是直覺吧,所以,我才問你啊。”

  沈馨言淡淡的說著。

  “我是對她有好感,李語晴是你的朋友,我不知道她對我的印象是怎樣的。”

  點了點頭,展興揚對於自己的感情,向來都不隱藏。

  “她對你的看法嗎?她沒有對我說過。”

  沈馨言回答著。

  “你的朋友,不是個容易追求的女人。”

  無奈的笑了笑,展興揚說著。

  “沒錯,你別看語晴平時大大咧咧的,其實,她的感情世界很脆弱的。她怕再受到傷害,所以,一直都很回避別人對她的追求。”

  沈馨言點了點頭說道。

  “她以前被傷過?”

  展興揚好奇的問著。

  “嗯,不過,我並不是太了解怎麼回事。”

  其實,就算自己知道李語晴過去的感情,也不方便在背後說給他人知道。

  “我懂,如果有一天,她會自己給我講她的故事,就說明她開始接受我了。”

  展興揚淡淡的說著。

  沈馨言看著展興揚,也許這個男人會讓語晴再次相信愛情。

  不過,那是他們的事情,自己還是管好自己就行了。

  沈馨言在心裡對自己笑了笑。

  展興揚的車子開到項曜天的別墅院大門外停了下來。

  李姐聽到車聲,從別墅內走了出來。

  “少奶奶回來了?”

  走到大門前,打開院子大門,“展少爺?少爺沒有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