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 > 第118章 雙生花——未來並盛町的雙重人格……

第118章 雙生花——未來並盛町的雙重人格……

  第118章

  換上最好的手腳,擁有最好聽的聲音,再有一個聰明的大腦,或是一個足夠討人喜歡的『性』格。

  池上玲花準備一點點的將己改造,作為一個最完美的作品呈現在己的母親面前,她想超過己的姐姐,得到母親的愛意,而不是作為一個一直被忽視的孩子,永遠是汙點和空氣。

  “你即使不成為最好的,還有愛你的人。”

  “不能,沒有人會期待我。”池上玲花喊著,她的眼裡滿是絕望,“媽媽的眼裡永遠只有姐姐,因為姐姐那優秀,不管我怎努力沒辦法成為姐姐,所以她不愛我。”

  “明明是我和姐姐兩個人的生日,是她只姐姐買蛋糕,親昵的對著姐姐生日快樂,她買想要的禮物,而我,仿佛不是和姐姐在同一天出生一樣。”

  池上玲花搖著頭,“所以,只要成為最好的人,媽媽才會明白,我期待著她愛我。”

  “所以你就去傷害那無辜的人?”日向創皺眉,“奪走天才的思想,搶走歌唱的聲音,它當作己的?”

  “那是因為我沒有!”池上玲花用力的攥著手,她的指甲陷己的手心裡,“我天生就是一個普通人,我沒有遺傳到媽媽優秀的基因,我的平庸就是罪過,我只能去搶走別人的東西。”

  “我知道這是錯的,是,我忍不住。”

  池上玲花一步步後退著,“我想知道,被媽媽珍愛著的姐姐到底是什感覺。”

  日向創感覺到了強烈的絕望感從這個只有14歲的少女身上散發出來。

  她在為了己是普通人而絕望,為己沒有任何以被母親珍惜的才能而絕望,是她卻沒有想過,正常的母親根不會因為己的女兒沒有才能便不再愛她。

  所以她明知道這是錯的,明知道己會愧疚,她還是去做了。

  不管付出什代價。

  “那樣的話,你就不再是你了。”日向創小聲開口,“你的手腳是別人的,你的思想是別人的,甚至是你討人喜歡的『性』格不是己的,你全身上下是別人的集合體,那你的媽媽,愛的到底是你,還是你身上的優秀呢?”

  池上玲花笑了,她:“已經不重要了。”

  她的心在落淚,她嘴上著不重要,心裡卻在不斷的哭泣,因為絕望氣息正在不斷的散發出來。

  “不要欺騙己。”

  “欺騙?”

  “不覺得己很憐嗎?”日向創的聲音平靜,“沒有才能,媽媽不愛你,想要吸引母親的注意,明明在意的不得了,卻還在倔強的著不重要,再欺騙己的話,不會顯得更憐了嗎?”

  池上玲花看著日向創,“只要媽媽不覺得我憐,那我永遠不會憐。”

  日向創皺眉,他走過去試圖控制住這個女孩,就在那一瞬間,日向創看到了什,女孩黑『色』的眼睛裡帶著譏諷,那是讓人難以理解的笑意,日向創退後兩步,女孩手中的匕首刺空了。

  “咦?躲開了?”池上玲花歪頭,她看著日向創,那雙剛才還在為了母親悲苦的眼睛變得滿是冷漠,“真是無趣。”

  “你……”日向創道:“是誰?”

  “問我是誰?我當然是池上玲花。”池上玲花玩弄著己的頭發,“當然,我一直是池上玲花,真是無趣極了,喂,這位奇怪的先生,我們一玩兒吧!”

  她發出歡快的笑聲,聽上去像是個瘋子。

  “那個所謂天才的思想竟然是那讓人討厭的東西,他根就不聰明,要這樣的思想根毫無用處,是沒關系,先生,你好像很聰明的樣子。”池上玲花笑得很甜,“以你的思想送我嗎?”

  “當然不行。”日向創很冷靜,“小孩子不能隨便問大人要東西。”

  “大人的世界是這樣嗎?教育著小孩子各種各樣的事情,是,卻總是依靠著大人對孩子的絕對掌控力去『操』縱孩子,真是受夠了。”池上玲花一副感嘆的模樣,“做大人有什好的,先生來陪我一做小孩子吧!”

  “不行。”日向創看著她,“現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

  池上玲花歪頭,片刻後她收了笑容,“真是煩人啊,教育小孩子的大人。”

  在日向創的眼前,池上玲花轉身跳了海水裡,像是一滴水珠一般直接融入水中,日向創站在海邊看著海水,片刻後他才移開視線。

  看來是時候和池上的母親聊聊了。

  第二天一大早,日向創店裡和店裡的小貓拜託狛枝凪鬥,接著就在狛枝凪鬥控訴的眼神裡來到了池上家。

  今天是周六,池上曜夢沒有上學,剛來到她家門口,日向創便聽到了裡面激烈的爭吵聲。

  “所以媽媽你根就沒有報警?”池上曜夢的聲音傳出來,“如果不是我去警察局問警察叔叔妹妹的情況,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這瞞下去?!”

  “小夢,媽媽是有苦衷的。”一個成年女『性』的聲音響,“媽媽這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就是讓玲花離開嗎?”池上曜夢不理解,“為什?玲花難道不是我的妹妹,不是你的女兒嗎?”

  日向創在思考這個問題,他曾經想過池上玲花是不是並不是池上家的孩子,是在到池上玲花後這個想法就被打碎了,畢竟池上玲花和池上曜夢長的一模一樣,她們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花,長相上沒有絲毫區別。

  “媽媽當然不會害你!”

  “玲花做錯了什嗎?她什沒有做,為什你不管玲花的死活。”

  “因為媽媽要保證你的安全啊小夢。”

  日向創微微皺眉,他摁下了門鈴,正在吵架的母女兩人同時看向門口,在看到日向創的時候,池上曜夢跑過來,她眼睛亮了亮。

  “先生,你找到我妹妹了嗎?”

  “昨天遇到過,是被她逃走了,是別擔心,她現在還活的好好的。”日向創這樣回答,回答的同時他的眼神悄悄的瞥向池上的母親,果然看到了她越發扭曲的臉『色』。

  “你是誰?”母親池上元焰一拉過曜夢。

  “媽媽,日向先生是我委託去找玲花的。”曜夢連忙解釋,“他是那家有名的萬事屋的店長,已經答應我幫我尋找玲花了。”

  “不行!”池上元焰大聲喊著,“小夢,媽媽求你了,不要再去管玲花了,就當她從來不是你妹妹。”

  池上曜夢看著己的母親,她的眼裡完了疑『惑』和悲傷,女孩強忍著不讓眼淚落下來。

  “媽媽,你一直這敵視玲花嗎?她明明……是你的女兒。”

  “她才不是!媽媽的女兒只有你一個人!”池上元焰大聲喊著,“小夢,媽媽真的是在保護你,她是個惡魔,從小到大在做怕的事情,她的身體裡住著一個惡魔,再繼續下去,她會害死你的!”

  池上曜夢愣住了,“媽媽,你什?”

  “惡魔?”日向創看向接近崩潰的女人,“關這件事以和我一下嗎?你的女兒委託我找到她的妹妹,如果就這樣停下來實在是不甘心,而且,我想知道為什一個母親會喊己的女兒叫做惡魔。”

  “不過如果你不想的話沒關系。”日向創道:“畢竟這是你們的家事。”

  女人緊張的看著日向創,是,日向創這個人實在是太友善了。

  只要是個正常人能感覺到日向創身上的善意,為他的溫和所感染,女人逐漸的恢復了情緒,片刻後她打開門請日向創來,還從廚房裡端出了茶水,此時的池上曜夢還很茫然,她坐在沙發上看著有怔愣。

  池上元焰低著頭,“發現她不對勁是在她們5歲的時候,那時候,我剛和丈夫離婚,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實在是照顧不過來,就讓她們一玩兒,而我出門工作賺錢。”

  是,池上元焰沒想到己從家裡回來時會看到這一幕。

  玲花和曜夢爭搶著玩具,因為力氣比姐姐小,玲花沒有爭搶過,是她從地上拿一個硬物用力的砸在池上曜夢的頭上。

  池上元焰連忙跑過來,曜夢因為疼痛不斷的哭泣著。

  “媽媽。”池上玲花眼睛看著面前的女人,她並不害怕,相反還非常坦然,她:“姐姐己摔倒了,磕在了地上,姐姐好笨哦。”

  在那一刻,池上元焰感覺有什東西在己的心中破碎。

  是,池上元焰當然不相信己的女兒這小就會傷害別人,她努力告訴己這只是因為她還小,還不懂傷害別人是什意思,是池上元焰努力的教育她,告訴她姐姐對她來有多重要。

  姐姐是和她一從胎盤裡出來的並蒂花,她們永遠是最親密的人。

  是池上玲花她的回答卻讓她遍體生寒。

  “為什姐姐沒有在出生前就死去呢?這樣媽媽就不需要分姐姐了。”那個小小的孩子這樣。

  “她是真心想要殺死小夢,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每一次在付諸行動。”池上元焰用力的攥著手中的衣服,因為過用力,她的手指在顫抖,“我一直在保護著小夢,想要玲花暫時送出去,是每一次,她會己跑回來。”

  “著己想要和姐姐在一,是看著小夢的時候,眼裡從來沒有笑意。”

  池上曜夢抬頭來,“為什我不知道?”

  “因為你那時候還小,根不知道死亡是什,就算是被推水裡不會想到是己的妹妹推的。”池上元焰道:“她心中沒有親情,沒有愛。”

  “她是一個真正的惡魔!”